狼镝

作者:凉蝉

文案 元康三十二年,大瑀、北戎订萍洲之盟,靳岄以质子身份前往北戎。 在白雪皑皑的驰望原上,他遇到了一个烈火般炽热的人。 —————— 贺兰砜问过靳岄,如果靳岄回了家乡,是否会想自己。 靳岄只是诧异:“获得自由的奴隶是长足了翅膀的...

靠一口仙气混娱乐圈

作者:捡枝

文案: 沈溪:红是不可能红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红的。 秦墨:再说一遍试试! 观众:这位小哥哥怕不是想要在娱乐圈修仙,要靠着一口仙气红起来……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作者:墨不休

文案: 医生祁泽有一个秘密 他一次次重生,又一次次死亡,死法千奇百怪 雇佣兵祁泽有一个秘密 重生一回,他变成了医生祁泽 ———————— 重生第二天:死亡地点,医院,死亡原因,中毒。 ———————— 祁泽是否会继续死亡...

反派又软又粘人[穿书]

作者:小胖子拍肚子

文案: 夏知桃穿书第十五年,师祖带了个小师妹到面前。 小师妹生得可爱极了,怯生生地望着她,声音带着点含糊尾音,绵绵软软的:“师姐好。” 夏知桃:“…………” 师祖啊,您牵着的这个,不就是那位令人闻风丧胆,一击削掉咱们两个山头的魔教教...

穿成主角A后把炮灰O扛跑了

作者:草莓坨坨

文案: 鉴婊机邱振阳穿书了,穿成了一篇星际校园ABO文里狂炫酷霸拽的alpha主角攻。 他默默看向身下眸含春水怒视着他的少年,这少年是他刚退婚的炮灰受, 周身四溢的信息素昭示着他即将进入发情期。 上还是不上?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末世对我下手了

作者:一把杀猪刀

文案: 江星怀打了盘丧尸游戏,声音大的收到了隔壁理工IT男邻居的投诉。 他没理,并且出门前在IT男门上踹了几脚。 晚上回家就看见踩着自己肠子的丧尸在踹他家门。 江星怀:“…………” 丧尸扑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想非法闯入能报警吗。 下一...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作者:蓝白内裤的猫

文案: 这个世界,所有超英都崩坏了 穿越过来的萨沙为了求生 肩负起洗白他们的重任 萨沙:……超英虐我千百遍,我待超英如初恋…… 他为了自己的洗白任务 几乎把一切都献了出去 好容易洗完了,萨沙准备功成身退 ……然后世界线重...

每天都怕总裁发现我是卧底

作者:老Keng

文案: 卧底第一年 裴航:随便混混就走吧 卧底第二年 裴航:这儿的待遇太好了,再多留一段时间吧 卧底第三年 裴航(不耐烦):为什么还没人发现我是卧底? 卧底第四年 裴航(生无可恋):好怕被发现,又好怕没人发现 卧底第...

被迫和残疾新帝成亲的日子

作者:乔柚/乔陛

【文案】 老皇帝生平爱美人,老来虽不能人事,却要寻一绝色美人为其殉葬,不为别的,就是排面。 自幼体弱多病,为好养活而扮作女孩儿的恬期就这样被迫送进了宫里,于万千美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天选之子’。 老皇帝临死下旨让他陪葬,新帝却不惜炸...

国家发的omega,甜!

作者:眠眠咩

文案: 每个A到了十八岁就可以去领一个国家分配的o老婆。 李寒泽黑进了系统,将自己改成不孕不育,直到三十多岁才被发现,强行补发给他一个老婆。 李寒泽:“我不要包办婚姻。” 领到老婆后。 李寒泽:“好可爱!好小一只,眼睛好漂亮!他以...

掐断男主那颗小苗![快穿]

作者:苍翼之狼

文案: 简单粗暴的完结法——将男主掐断在小苗期 —————— 林桐猝死了,扑街在了键盘上。 死前,她唯一的执念就是完结了自己正在写的那篇文,保全她绝对不坑的招牌。 所以当一个名为‘宁可烂尾也不太监’的系统找上门的时候,林桐毫不犹...

重生之豪门宠夫

作者:黑色小小白

文案: 段黎瑾一生只爱过一个人,成婚那日,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联合他哥将他杀害。 灵魂状态的他听见了哭声,是那个跟他反目成仇的程家澍,他抱着他的尸体哭着。 哭得撕心裂肺!!! 后来,他看着程家澍为给他报仇,与杀他的人同归于尽,他明明不喜欢...

渣男他又软又甜

作者:甜甜八块腹肌

文案: 宓家大少宓寻,腰细腿长屁股翘,人美钱多爱玩闹,就只一点,人家对象是月抛,且谈的还是精神恋爱,不能有任何肢体接触的那种,就是牵手也不行! 宓寻,环海一中声名赫赫的渣男,渣的明明白白,但即使这样,少男少女们还是前赴后继的想往他这个大火...

渣完就丢的老攻找上门来了

作者:新苗

文案: 被家里弃置了二十多年,临到头还被强行退了婚,单临溪决定自力更生,生个孩子争夺继承人位子,千挑万选终于看中一个,长得帅,气质佳,脑子聪明,好像还很有钱,基因一定不错,就决定是你了。和男人在国外厮混了半个月,约莫着差不多了,单临溪二话不...

奶味儿alpha

作者:调戏君临天下

文案: 接了个Abo的小说推广,季小米就穿越了,成为了abo世界里的异类,能闻到每个人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是不属于任何一个种类,大家都以为他是beta。 重操旧业?成为了一个游戏主播,合租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奶味儿的omega小粉丝。 季小米觉得自己又行了...

我在古代做储君

作者:大叽叽女孩

文案: 不学无术的顾宝莛正在地里看哥哥们斗蛐蛐儿,自村口跑来一个破衣烂衫的红衣兵,手里举着一根生锈的长刀,扑通跪在老顾家摇摇欲坠的土墙外面,大喊一声:“参见皇后娘娘与众位皇子!” 满脸皱纹跟个五六十岁老太太的老娘耳朵有点不好使,听了这话,...

霸总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作者:桃李笙歌

文案: 吴醉捏着妹妹粉红的手机,和系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系统小心看了一眼男人的花臂:“作为本书第一百万位贡献点击的读者,可以穿书体验一把女主的日常,但必须要遵从剧情。” 等妹妹回来的吴醉随手翻开《落跑娇妻去种田》的目录。 第一章...

我渣了豪门大佬后破产了

作者:吃瓜的瓜

文案: 作为某耽美文里的恶毒男配,许木可以说是兢兢业业作死,各种对主角受强取豪夺关小黑屋,拉满仇恨值,助攻主角攻受修成正果,终于圆满杀青领饭盒。 可万万没想到他又复活了…… 于是,曾经被他戴绿帽的高冷未婚夫,曾经被他金钱侮辱的富一代,...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作者:一纸无稽

文案: 在星际旅途中,江沅的飞船发生爆炸,他的灵魂与光脑融合后魂穿abo星际时代,变成了abo中最普通的Beta。 这些对于江沅来说不是问题,他上辈子好歹也是星际有名冒险者,更何况现在他的灵魂内还有光脑这样逆天的存在,操作、改造、设计机甲对他来说都...

被偏执校草告白后

作者:银河勋爵

文案: 攻:张扬自恋极品美男子! 受:腹黑公子哥流落人间! 哪里来的转校生这么帅气?!完了,老大你的地位不保了!从试探到重拳出击,转校生再怎么好看也是我的人! 柳曜转学和司朗成为同桌,柳爸入狱,柳妈死亡。昨日刚发誓要永远在一起的男朋...

原来我是霸总们的白月光[重生]

作者:椰汁柠檬

文案: 一场车祸后,沈烨霖神奇地重生回到了过去,还意外地获得了一个系统。 在系统的帮助下,他不仅发现了自己过去原以为平淡的几十年人生竟如此丰富多彩,还狗血地身处暴风的中心,是一群霸总们心中的白月光。 他们在他死后沉默、追悔、撕心裂肺,...

立海大专职陪练

作者:狄耿

文案: 因飞机失事死亡的网球职业选手,如今是立海大高一生。 杀人网球、玄幻网球的世界,那些唯心主义的球技,终于让他见识到了哈哈! 还有仁王的cos,柳莲二的眯眯眼,柳生被不透光眼镜遮挡的眼睛,原来是这样的!真甜和幸村,你俩这一对皇家夫夫能...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作者:殷云染

文案: 被系统绑定后,师临清只好做一只家猫,对着男主师修卓喵喵喵,任由他捏爪爪,摸尾巴~ 只要等剧情能量吸收完毕,让师修卓摆脱离奇失眠病症,他就大功告成~ 只可惜,师修卓说影响健康,不让他暴饮暴食! 于是,贪吃的小猫咪甩甩尾巴,偷溜出...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作者:木兰竹

文案: 大学生青言响应国家号召支援西部,成为全国最后一个国家级贫困村的大学生村官,却发现这个村庄的村民全是妖怪。而这个村的村支书,居然是自己四年前告白失败的对象,敖琅学长。

炮灰男配的逆袭之路[穿书]

作者:狐灯破

文案: 音乐天才冉以初误打误撞进入小说世界中,发现自己穿到了一个废柴男配身上,满世界拉仇恨不说还已有身孕? 渣渣牧一鹤:“再给我一次机会。” 冉以初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美人司九祖,冷笑:“抱歉,我不喜欢你。”

小受又被弄哭了

作者:半缘君

文案: 穿进老攻是个病娇鬼畜且还是个暴虐狂的酱酱酿酿小说里,许一凡是那个最悲惨的男配。 他本来直的不能再直,现在不仅被掰弯送给了老攻男主,还变成了小受男主的一个垫脚石。 瑟瑟发抖……怎么能活着直着爬下老攻的床? 偏执阴鹫病娇黑化攻V...

我不是天生欧皇

作者:蛋白

萧栗在一次晚归途中收到了一封求救信,在会闹鬼的恐怖高校中,别人的任务都是存活下去,唯有他的任务与众不同,收到了来自任务本的特殊任务信息,开启了与任务本一同冒险的新篇章。本文用幽默的笔调描绘了一个个奇妙的恐怖世界,令人身临其境穿梭其中,通过从主角...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

作者:一丛音

文案: 一朝穿成修真文里的清冷师尊沈顾容,反派和主角都是他徒弟,结局还喜闻乐见地被反派小黑屋了。 职业十分高危。 沈顾容故作镇定,打算教教反派怎么做人。 小反派还没团子大,哒哒哒跑到他身边,冲他软软撒娇:“师尊,想吃糖!” 小主...

绑定太监系统肿么破

作者:停云里

【本文文案】 【叮咚!恭喜玩家绑定太监养成系统!】 【游戏正在加载中……】 【加载完毕!】 【开启主线连环任务一:初入宫闱 第一环:成为一个真正的太监 任务道具:一把锋利的刀 任务描述:请尽快自宫^ ^。】 【任务道具:一...

男妻+番外

作者:乌拉韩阳

文案: 傲骄毒舌直男攻vs美艳诱惑人妻受 “你这等污秽之人,怎配做我焰山派的掌门夫人?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有过多的妄想。” “我知道自己出身青楼,你娶我并非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