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声缠绕在一起,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安洛。
  “你是,我的……”


新文求收~
  齐肖霖忍辱负重了五年,终于血海深仇得报,吞了全部资产不说,还把仇人一家送进了监狱,把仇人的养子强行带回了家,日夜羞辱。
  “从头到尾都是假的,我根本没喜欢过你!从始至终都是利用!”
  “你别想逃走!你养父养母把我家逼到绝路的时候都没有想过仁慈,我为什么要对你仁慈!”
  “你这辈子就是来还债的,生不如死才是你应有的下场!”
  明明是他主导的一场戏,可最后入戏最深的却也成了他。
  晏清鸣对他的话永远都表现出一副不喜不怒的模样,内心的痛彻心扉唯有他自己清楚,他如果想走,没人能拦得住他,可心底却依然抱着那一丝可怜的期盼。
  直到最后亲眼目睹了那个曾口口声声说过会爱他的人,与别人站在订婚典礼上,他才终于死心,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齐肖霖的世界里。
  “齐总,您要找的人找到了,您十二岁那年避难的时候,拼了命也想要救你的人,就是晏清鸣!”
  ——
  【强强,强制爱,双洁,he,】
  【疯批暴戾年下糙汉攻x美强惨冰山美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