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都有收到礼物。
  更何况今年的乞巧节,阿渊与他结为道侣,更是将性命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他,许他从此再无伤痛。
  “乞巧节......”迟渊低喃了声,将其记在心间。
  两人吃完面,歇息片刻又出府闲逛了圈,晏昀顺便买了盆醉玲珑,回来种在花圃里。然后与迟渊备了酒和瓜果,用山河图来到迟骁夫妇的墓前。
  当初迟骁说过,若是他和晏昀成亲,记得带最好的酒来敬他们。如今两人已是道侣,自当前来祭拜。
  “你的意思是,他们早已知晓我与你的关系?”
  待祭完酒,迟渊方才说起当时迟骁的话,晏昀对此全然不知,脸上神情好奇又惊讶。原来早在回迟府的路上,迟骁就已经看出来了。
  他那时还心有不安,也不是怕什么,只是他毕竟答应过迟骁,要找机会劝阿渊娶妻生子,结果应下没多久,自己就......
  迟渊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与他十指相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道:“他只是不想我孤身一人,可是晏昀,若在我身边的不是你,即便再热闹,我的心也是孤寂的。”
  他说得极为认真,夕阳斜晖洒下,将他深邃的眼眸映得似琉璃。晏昀怔然的看着,若非现在身处墓地有所顾忌,他已经吻上去了。
  “阿渊。”他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漂亮眼眸认真的看着他:“我天生神核,修炼极快,却也因此七情六欲薄弱。所以不管是以前在神界,还是后来成为魔尊,我都从未想过会爱上谁。”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孑然一身,直到那年大雪纷飞,我在檐上喝酒,垂眸间看见了你。”
  月老曾言,人间姻缘自有定数;佛家有云,凡世间事有因必有果。他想,他们之间的命数因果,便是从那时开始的。
  作者有话说:
  下章是云游的番外。


第80章 番外四
  东夷山, 明月城。
  前些日子正逢庙会,城中的人在庙中祭拜时,偶尔会听到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 以及轻微的剑鸣声。
  白天人多还好, 到晚上就听得比较明显。连着几日后,城中便传言那庙中有鬼,又有人怀疑是那邪神未死透, 因被战神镇压着才会如此。
  晏昀和迟渊在雅间喝茶, 两人云游至此,听着外面的人谈论, 互相看了眼, 瞬间心领神会。
  于是当天晚上, 恰逢庙中无人, 晏昀和迟渊连身形也没隐,如常人般入了城中的战神庙。
  因着之前那场大战,人间新修了不少战神庙。两个人云游时也遇见过, 有的庙更是连迟渊的神像也有,大概知道两人是道侣, 才将他与战神像放在一块儿。
  不过眼前这座战神庙只有晏昀,而且看上去也是新修的, 打磨得光滑精致, 颇显战神英姿, 而他手中的那柄剑, 看上去也锋利无比。
  两个人借着月色打量着, 便在这时, 庙中忽然传来一声低呼。
  那声音很轻, 说气若游丝也不为过, 因为落在两人耳中,发出声音的那人应该受伤极重,大约是在忍痛,才这般低吟。
  可奇怪的是,每次出现这个声音,便会听见一阵轻微剑鸣。
  倒是和城中那些人说的一样,但很显然,这庙中既无鬼气,更不会有邪神残念。或者换句话说,对方并无害人之心。
  迟渊沿神像绕了圈,正疑惑间,余光瞥见晏昀不知道在想什么,出神的看着神像手中的长剑。
  “怎么了?”他没避讳,直接轻声道。既然那些人白天也能听见,便说明那个声音并不怕人,又或者毫不在意。
  晏昀自然也知晓,他默然看了片刻,疑惑道:“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熟悉。”
  熟悉?迟渊微微凝眸:“声音?”
  “不是。”晏昀摇头,看着那把剑道:“是剑鸣声。”
  他的话音刚落,那剑鸣声忽的再次响起,而且比刚才还要清晰。与此同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不再是呢喃般的低呼,而是完整的两个字。
  “主人......”
  语气太弱,却足以两人听清,晏昀当即沉眸,像是想到什么,拂袖一挥,将神像手中的长剑给卷了下来。
  那石头雕刻的长剑落在他手中,在灵力的作用下,碎石转瞬化为云烟,不消片刻,他的掌心便只剩下小半截银白剑身。
  “无邪,果真是你。”晏昀看着那熟悉的剑身,敛眉灌入灵力,紧接着一个白衣少年的虚影出现在眼前。
  迟渊在他身侧默默看着,不用猜就知道,眼前这虚影是晏昀无邪剑的剑灵,难怪声音那么虚弱,那剑应该只有原身的三分之一。
  晏昀继续给他灌了些灵力:“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我......”少年抬眸看他,又看看他身侧的迟渊,察觉到两人身上气息交融,瞬间明白过来,也不再纠结,直接将自己知道的讲与他听。
  不过他知道的也不多,三千年前那场大战后,无邪剑被折断成三段,但他那时灵识已毁,根本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直到他被意外塑进石剑,在庙中的香火将养下,才逐渐重生出灵识。
  但剑折实在太痛了,他忍不住轻呼,然后没多久,便遇上了晏昀。
  其实在他说时,晏昀便猜到了大概,他看着眼前这极其孱弱的少年,自责的垂了垂眸,低声道:“是我的错,没有及时来找你。”
  “不不......”少年忙摆手,安抚道:“剑无灵识,又断成几块,即便主人神识扫过,也不会有感应,找不到的。”
  今日若非他重生出灵识,就算晏昀来了,也断不会察觉,这怎么能怪他呢。
  迟渊自然也清楚,他见晏昀有些感伤,伸手握住他左手,对那少年道:“既然你已有灵识,那能否找到剩下的断剑?”
  “可以。”少年点头,剩下的断剑与他本为一体,自然会有所感应。不过......他似想到什么,有些为难的看着两人。
  “我现在还比较虚弱,需要剑气养养才行。”
  “好。”迟渊没做多想,化出临渊剑,少年见晏昀没说什么,也不再犹豫,白影一闪钻进了临渊剑中。
  能找回无邪剑,怎么也算喜事一桩。迟渊带着人回到客栈,临睡前两人都喝了些酒,情动混着酒意,悄然间落下两道结界。
  第二天上午,晏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迟渊已经起了,从外面买了些粥点回来。两人吃完后在长街上转了转,昨晚庙中剑被毁,得重新找人去修补。
  石雕铺的老板是个精瘦的老头,一双手厚茧斑驳,听闻两人来意后,才搁下手中刻刀笑起来:“战神剑啊,我知道,你们也不是第一个为此事来的。”
  不是第一个?晏昀有些不解,迟渊没什么表情,那老板见状,示意他们看眼前的长形石块。
  “两位觉得这块石头如何?”
  问完也不等他们回答,自顾自道:“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不少人来找我,说昨晚战神像的剑不见了,托我重新给刻一柄。”
  虽然他听到时很震惊,好好的剑怎说没了就没了,不过也因此,一上午都没再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大家都说是战神显灵,以剑降伏了那野鬼,所以不管怎样,就算没人拜托,他也会给战神重新雕一柄剑。
  晏昀:“......”
  战神显灵,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老板看着精心挑选的石头,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又见两人有些仙人之姿,自来熟的继续道:“两位是修行之人吧,我听说那明无仙尊是战神的道侣,可是真的?”
  晏昀:“......”
  迟渊点头:“真的。”
  “真的啊......”老板闻言,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刻刀,低喃道:“我记得那战神庙挺大的,既如此,那我就再雕个明无仙尊好了。”
  他说着笑起来,像是很满意自己这个想法,甚至在脑海中定好了用哪块石头。晏昀见状有些好笑,漫不经心道:“你知道他长什么样?”
  老板自是不知,只道:“我可以去问,或者买幅画像。”
  “不用。”迟渊站在晏昀身侧,道:“照着我刻就行。”
  老板:“???”
  老板还没反应过来,晏昀便拉着迟渊,转瞬消失在石雕铺内。待他想明白追出去时,长街上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
  城北的天香楼里,晏昀和迟渊要了个雅间,小二前脚一走,他便再也忍不住,单手伏在迟渊肩膀上低笑。
  迟渊偏头看了他一眼,唇角也泛起浅淡笑意。他以左手倒了杯茶,待他笑完了,自然而然的递给他。
  两人在雅间用午饭,这天香楼是明月城最豪华的酒楼,用饭时还会有人在楼下亭台说书,讲些民间流传的故事。
  晏昀边吃边听,以前他云游时只身一人,听也只是听,如今有迟渊在,还能闲谈两句,倒是别有一番惬意。
  不过待他饭吃完了,那说书人的故事也没讲完。晏昀有些没尽兴,在回客栈时瞥见路边有人卖话本,一时心血来潮,看也不看便全部买下。
  然他买了后也没多少心思,索性直接扔进了芥子中。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根据无邪剑灵的感应,从东边到西境,又南下绕了圈,兜兜转转,终于将剩下的断剑给找了回来。
  然即便如此,无邪也无法恢复如初,好在剑身已全,他将其传回神界,托负责铸剑的神官修铸。
  那之后两人去了趟灵渊山,在寻剑期间,迟渊意外获得一枚雪灵丹。据那炼药的圣女所言,此丹可解百毒,即便是他三师兄那种情况,只要有人在一旁相护,也有一定几率苏醒。
  不管怎样,他想试一试。
  重华在见到两人时颇为意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之后迟渊将那药喂给柳彧,晏昀则在旁边以灵力相护。
  两日之后,柳彧苏醒过来,刚开始还有些神智不清,好在没多久就恢复如常。只要再将养些时日,便能彻底痊愈。
  晏昀和迟渊没有多留,转而去见了凤梧和白祈,解了与白祈的灵宠契,邀请两人一起过除夕后,方才回到晏府。
  突然不再奔波,晏昀歇了不到半月,便有些坐不住了。
  是夜,窗外圆月当空,晚风轻拂。
  迟渊坐在书案前,认真写着自己对剑法修行的领悟。此事乃重华所托,他亦觉得不错,所以毫无保留的将其分享出来。
  晏昀懒洋洋的在地上绒毯坐着,大半个身子靠在迟渊腿上,闲得无趣时忽然想起芥子中的话本,伸手一旋,便随机取了三本出来。
  但他实在没多少耐心,第一本翻了两三页,第二本好一点,翻了五六页,然后随手一扔,打开了第三本。
  迟渊正好写完搁笔,见晏昀忽然安静,一页书半天没翻,脸上也不知何时变得烫红。他疑惑的皱了皱眉,抬手将那话本从他手中抽出。
  晏昀本就有些出神,一时不察被他抢了书,正要伸手去夺,却见迟渊眸子深沉,已然看见了。
  那是本画册,迟渊怔然看着,脸上神情莫名,好一会儿才偏过头,淡声道:“你喜欢这样?”
  晏昀:“......”
  晏昀百口莫辩,他本以为那也是话本,想也没想便打开了,又一时震惊,结果忘了合上。
  然迟渊不等他开口,直接将他打横抱起:
  “既然喜欢,那今晚就试试。”
  作者有话说:
  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感谢各位小可爱的陪伴和支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