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品:《攻略之神穿成潘金莲+番外

示意武松在床榻上躺下。
  待武松躺好之后,付臻红也上了床榻。
  他半撑在武松的身侧,至上而下的凝视着武松。
  “不后悔?”他最后问着武松。
  “不后悔。”武松的回答依旧坚定无比。
  “好。”付臻红笑了,紧接着,便将床两侧的纱幔放了下来。
  烛光山洞,照在了半透明的纱幔上。
  月光从窗户的缝隙里漫洒进来,与屋内灯焰散发出的光晕融合在一起,照出了里面的两道身影。
  在这样一个寂静无声的夜晚。
  在这场似虚幻非虚幻的梦境里。
  武松以武植的身份,圆了内心深处那最旖旎的一场梦。
  他是可耻的。
  可耻的回到最初。
  回到兄长和潘金莲还未曾相识、还未结为伴侣的时候。
  然后可耻的顶替了他的兄长。
  成为了那个迎娶潘金莲的存在。
  在这梦境里,他终于得偿所愿,娶了这个让他魂绕梦牵的存在。
  他心爱的男子一身红嫁衣,嫁给了他。
  他们喝了交杯酒,成了真正的夫妻。
  而胸口处盛开的血色莲花,就是最深刻最好的证明,也是独属于他们之间的秘密。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
  睡了一宿的武松从梦中缓缓醒来。
  他看了一眼桌面上还摊开画卷,手指眷念的触摸着画中人。
  在古墓里的那段模糊的幻境记忆,他已经记起来了。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甜蜜,反而是一种怅然。
  不属于他的,终究是不属于他。
  武松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将画卷收起来重新放回到了暗柜里。
  一身的酒味让武松皱了皱眉,他走到柜子旁从里面拿出干净的衣衫,准备好好洗漱一番之后换上。
  而就在他拿着衣衫经过铜镜的时候,忽然在铜镜里看到了略微敞开的衣领处,看到了一丝痕迹。
  武松呼吸一滞,有些紧张的松开衣领,待他脱下上衣,看到胸口处的莲花时,突然笑了。
  先前怅然若失,在这一刻尽数消散。
  一种隐秘的甜蜜,从他那刻着莲花的胸口蔓延到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仿佛身处于满天的芬花之中。
  武松不想去深究这背后的原因。
  对于他而言,胸口处的莲花,足以让他在日后多困难的环境里,也留有一片值得回忆的心灵净土。
  可耻,却也欢喜。
  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武松唇角勾起的弧度顿时扩散了几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付臻红那好,关于这个世界攻略进度,达成了100%的完美结局。


第86章
  今日, 还未到酉时。
  武植就关了药铺,早早回了小院。
  或许也不能算是小院了,因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武植与付臻红已经搬离了之前租下的小院, 在更幽静的清雅地段,买下了一栋更大的别院。
  不过,住处虽然是变大了。
  但是庭院里的装潢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动。
  这是武植特意为之的结果。
  包括那个秋千,武植也重新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不过结实程度, 比上一个更甚。
  而之所以会特意加固了结实和稳固程度,则是因为武植有自己的私心。
  至于这私心, 那便是源于之前他, 未能在秋千上和潘金莲恩爱的遗憾。
  想到这一点, 武植神色微动,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包袱。
  付臻红在武植进书房之后,就注意到了他手中提着的包袱。付臻红没有放下书册, 只是抬眼问道:“你买得什么?”
  付臻红问得随意, 对于武植买了什么, 其实并不在意。
  武植走到付臻红的身边坐下, 将包袱放在了桌面上,他的眼中浮现着一抹笑意, 意味不明的说道:“你猜猜看?”
  付臻红闻言,对上武植意味深长的眼神, 然后放下手中的书册,伸手在包袱上摸了摸。从这触感来看, 像是:“衣衫?”
  武植点头:“对, 衣衫。”他话音一转:“不过不是普通的衣衫。”
  付臻红闻言, 来了些兴趣,轻笑一声,不疾不徐的问道:“有何不普通之处?”
  武植没直接回答,而是将包袱推到付臻红的面前,笑着说道:“你打开来看看就知道了。”
  付臻红见武植这般,也不再多问,伸出手解开了包袱上的结口。
  待他将包袱打开,发现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套做工精良的大红喜服。
  付臻红微微挑眉,抬眼道:“你这是何意?”
  武植微笑:“嗯……就是你心里现在猜想的那个意思。”
  付臻红:“你想让我穿?”
  武植点头:“我们都穿。”他说道:“我们的相遇严格来说并不算美好,我们那时成婚也并不是圆满的。我对你怀有恨意,你也对我有诸多猜测。”说到这,武植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将掌心放在了付臻红的手背处。
  他凝视着付臻红的眼睛,带着一种缱绻的炽热的情义,继续道:“所以我想我们能够真正的如同这世间的寻常夫妻一般,喝交杯酒,互说情义,然后做着夫妻之间情之所至时该做的事。”
  “这身红嫁衣,你愿意为我,再次穿上吗?”最后这一句,武植的声音放得很轻,带着一种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紧张。
  而他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忐忑的。
  好在,最后他得到了最期望得到的回应。
  他从眼前这个男子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最简单却最让他满意的回答:“好。”
  武植笑了起来,心中的喜悦让他站起身,情不自禁般的将付臻红整个人腾空起,然后就这么抱在怀里转了好几圈。
  付臻红低下头,将双手放在武植的肩膀,说道:“你这样,到是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稳重。”
  武植抬眼道:“我只是开心,很开心,很开心。”
  他连着说了三次开心,足以可见此刻激动的心情。即便两人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但是付臻红答应下来的这件事,是不一样的。
  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的。
  付臻红拍了拍武植的肩膀,说道:“好了,可以放我下来了。”
  对于武植,付臻红是尽可能的给予对方更多的回应。
  虽然都是这个世界的天选之子。
  但是武植,与武松西简林是不一样的。
  武松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心中有推翻腐败的朝廷,结束这乱世的抱负。
  而西简林,因为并真正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对现代世界存有牵挂。
  三人之中,唯有武植。
  唯有付臻红眼前这个,重生而来的武植,是全身心的真正为他。
  他没有武松那样的志向,也不似穿越而来的西简林,有想落叶归根,回到自己世界的念想。
  武植的心,很小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付臻红这一个存在。
  面对这样的武植,付臻红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好,也没有理由冷漠的看着武植一个人唱独角戏。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愿意在有限的时间里给武植回应。
  武植虽然不知道付臻红此刻心中所想,但他能感觉得出来,自己的心意有被对方好好在意着。他将怀中的男子放下来,然后俯身吻了一下对方的鼻尖,用低沉磁性的声音亲昵的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付臻红应了一声,然后问武植:“现在穿?”
  武植说道:“不着急,你可以先看看书,再过半个时辰,你再慢慢换。我这会儿先去把院子好好布置一下。”
  付臻红有些疑惑:“布置院子?”
  武植轻笑:“对,布置院子。我想把我们的婚房改成室外。”话落之后,武植也不等付臻红说话,就迅速起身走了出去。
  就像是怕自己走得再慢一点,付臻红就会拒绝这个提议一般。
  看着武植离开的背影,付臻红低笑一声,收回视线,重新坐回到位置上,拿起书册继续看了起来。
  [小红,我严重怀疑大郎之所以把婚房改到院子里,是为了在秋千上和你酿酿酱酱!]
  [把怀疑去掉。]
  [可……可恶……这么刺|激的吗……!]
  弱鸡系统吸溜了一声,声音里透出了一丝请求:[就是…那个…我可以……你不能不…屏蔽……]
  弱鸡系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付臻红屏蔽了。
  弱鸡系统:[淦!]
  它这么可爱的系统难道不配看个现场吗!
  如果这个时候付臻红能听到弱鸡系统的愤愤不平的抗议,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回一句——
  不配,不行,别想。
  当夜。
  武植将院子里所有的下人都清了出去。
  有家的放他们回家探亲,没家的,让他们好好待在房间里,不得踏进院子半步。
  …………
  月明星稀,月光皎洁。
  朦胧的月色下。
  武植将曾经一直想做、却又因为各种原因而没能做成的事,彻底做了出来。
  幽静的庭院里,潺潺的流水咚咚。摇晃的秋千上,落下了付臻红和武植的身影。
  武植坐在结实的秋千上,他抬着锋利漂亮的眉峰,眼中印满了付臻红此刻的模样。
  怀中的男子,那艳丽的眉眼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漂亮的红,像是在风中摇曳的玫瑰,每一片花瓣都缀着湿润的风情。
  武植看着看着,眸色也越来越深。他就像是不断发起攻势的豹子,撕碎着猎物的平静,肆意而又大胆。
  滚烫的汗水顺着他流畅硬朗的面部线条,一路下滑,流过滚动的喉结,然后来到了他的锁骨处,最后再隐没于纹理清晰的肌肉线条里。
  两人身上那红色的长裤在翻卷摩擦之间发出了窸窣的声响。
  而这些声响与武植粗而重,急而喘的呼吸融在一起,成为了这夜色里另类的缱绻和温情。
  夜色很长。
  晚风吹拂,庭院的空气里,飘散着一种悱恻绵绵的味道。
  第二日,付臻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武植侧躺在他的身侧,把玩着付臻红的发丝。
  看到付臻红醒来,武植就这么俯下身,在付臻红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饿不饿?”他说道:“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付臻红懒洋洋的说道:“不饿。”
  “好,”武植轻轻摩挲着付臻红的秀发,神情慵懒的说道:“那就再睡一会儿。”
  付臻红问他:“你今日不用去药铺吗?”
  武植说道:“不用。”他唇角微微勾着,语气低沉,夹杂着一丝温柔:“不想去药铺,只想陪着你。”
  付臻红闻言,懒懒的嗯了一声。
  武植想了想,又说道:“你想去其他地方玩玩吗?”
  付臻红抬眼:“其他地方?”
  武植点头:“其他地方。”他想在今后的时间里都陪着眼前这个男子,不愿在把时间放在其他事情上。
  付臻红:“药铺不管了?”
  武植道:“我请了大夫坐镇。”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已经攒下了足够多的钱财,他想和潘金莲去其他地方看看不同的山河美景。
  也不想那些世家公子,再找各种理由,来打扰他和潘金莲。
  武植再次问:“你觉得如何?”
  付臻红道:“先去哪里?”
  武植思索了片刻:“江南?”
  付臻红:“好。”
  武植笑了起来,一个翻身,将付臻红压在了身下,他将唇凑到付臻红的耳畔,低声说了三个字:“还想要……”
  付臻红抬了抬眼皮,正欲说话,却被武植的吻淹没在了唇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