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把敌方陛下拐回家+番外

吻。
  她们额头相抵,玛格丽特的声音藏着难以察觉的恳求,“请别再离开我。”
  萨曼莎轻触她的脸庞,回吻她,柔声许诺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教皇被送上处刑台,他没有被斩首,而是处以哈德罗教中最残酷的刑罚,火刑。
  也是在那个黑暗的年代令无数无辜的人失去生命的刑罚。
  此时所有的孽力都回馈到他的身上。
  教皇瓦伦丁死了,他的尸体被扔在乱葬岗,这里夜晚饿狼横行,或许过不了多长时间,世上便再也没有教皇瓦伦丁·赞威尔。
  “你当时应该跟我商量!”
  “我也只是猜测,谁知道瓦伦丁疯的那么彻底。”
  萨曼莎又和阿比特因为那天的事吵了起来,她当时走到一半便感觉大地在颤抖,她迅速反应过来,藏到了玛格丽特的行宫内,躲过了教廷里的人的搜查。
  她也没想到四年前约翰二世的藏身之地,有一天会变成她唯一的避难所。
  按当时的情况来看,她根本没有时间通知阿比特。
  萨曼莎丝毫不惧阿比特,她抱着身边在看书的玛格丽特,和阿比特斗了一上午嘴。
  玛格丽特淡定地翻开下一页,并不准备加入这对父女幼稚的争吵中。
  阿比特要气死了,“要不是女皇陛下及时想到,你就等着饿死在里面吧!”
  萨曼莎紧紧贴着玛格丽特,“我知道陛下会回来,要不然我也不会躲在那里。”
  她一直都相信玛格丽特,相信玛格丽特会回来,相信玛格丽特懂她。
  她又一次赌赢了。
  玛格丽特夹起一块小方塔塞进萨曼莎嘴里,在阿比特被气过去之前,成功堵住了某人的嘴。
  等两人都平静下来,玛格丽特合上书,“我要回国了。”
  阿比特理解,奥利维亚女皇出来这么长时间确实该回去了,而且斯格特克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把女皇卷了进来,怎么说都是他们的过失。
  阿比特开始在脑海中盘算该准备哪些歉礼,萨曼莎倒是依依不舍,她刚和玛格丽特确认关系,便不得不面临着长期的异地恋生活。
  但她身为一国之主,也明白玛格丽特的难处,玛格丽特要是再不回国,奥利维亚那边确实不好办。
  所以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她还是同意了。
  玛格丽特离开那日,正是斯格特克一年一度的花神节,在漫天飘飞的花瓣中,萨曼莎送别了她的爱人。
  三年后。
  玛格丽特身着便服,再次踏上了斯格特克的土地。
  肯尼特现在是奥利维亚和斯格特克两国重要的商业汇聚地,它是两国重要的商品贸易交易点。
  远比四年前玛格丽特初来乍到之时还要欣欣向荣。
  玛格丽特在街边的商贩买了束郁金,踏过熟悉的街道她来到了教堂。
  如果尤妮丝在,肯定能立刻认出这是当年她们被绑到肯尼特,收留了她们的教堂。
  紫藤萝缠绕在青色的墙壁上,玛格丽特推开大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主台阶上的萨曼莎。
  没有神父,没有繁华的婚礼,没有如云的宾客,没有珠光宝色,没有鲜花艳艳。
  有的只是两颗此时在向彼此靠近的心。
  在寂静无声的教堂深处,她们交换了为彼此准备的戒指。
  玛格丽特牵着萨曼莎的手,甜蜜地笑了,她向萨曼莎郑重许诺:
  “玛格丽特·曼斯菲尔德注定属于她的国家,但维尔斯小姐的一生属于卡洛琳女士。”


第85章 番外
  奥利维亚的边境有一座名为阿德尼里的边陲小城。
  它曾经有过一段令人怜惜的黑暗历史,但现在的它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
  清晨,金发女孩双臂推开木窗,迎着第一缕晨光,深吸了一口大自然的新鲜空气。
  一对鸟儿叽叽喳喳像是在吵架般落在了女孩的窗台上。
  女孩转身单膝跪在床上,拍了下赖在床上的团子,“亲爱的醒醒。”
  白团子动了动,好半天才慢吞吞冒出一个毛绒绒的头,“怎么了?今天不轮到我做早餐。”
  玛格丽特耐心地哄她,“家里没菜了,吃完饭后我们要去赶早市,买点生活用品。”
  “唔。”萨曼莎动了动,还是不愿意起来。
  玛格丽特继续道:“我们好不容易才抽出一个星期时间见面,你确定要在床上过吗?”
  这话终于让萨曼莎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玛格丽特奖励似的给她一个早安吻,“快起来洗漱,早饭做好了。”
  萨曼莎理了下自己炸毛的头发,阿德尼里天气干燥,每次早上醒来萨曼莎都要炸一次毛,好半天才能捋顺。
  等她穿好衣服洗漱完来到餐桌坐下,玛格丽特刚好把牛奶热好,放到她面前。她们边吃饭边聊着等会要买的东西。
  “面粉快没了,要不要买一个火腿?”
  “不用买太多,我们待不了多久。”
  “你想吃鹅吗?”
  萨曼莎一顿,“鹅?”
  玛格丽特点头,“皇宫最近来了位东方的厨师,他做的鲜鹅煲很好吃,我偷师学会了,要不要尝尝?”
  萨曼莎没有异议,她不挑食,一般玛格丽特说好吃的,对她来说都称得上是美食。
  在早市买完其他东西,两人转了一圈都没见有卖鹅的,后来还是卖小鸡仔的商贩告诉她们,鹅这种比较能闹腾的要去乡下买。
  她们今天一天都没什么事,去别的地方转转也未尝不可。
  玛格丽特找了辆去村子里的牛车,她和萨曼莎坐在金灿灿的稻草堆后面,双腿垂在车边,一路欣赏秋景。
  玛格丽特将准备好的午餐拿出来递给萨曼莎,“这么多年没回来,这里一点都没变。”
  牛车遇到石子颠簸了几下,萨曼莎及时扶住玛格丽特,帮她理了下头上的帽子,避免那头惹人注目的金发露出来,“小心点,别掉下去了。”
  玛格丽特嘴角堆满笑意,她指着对面的小山,“那里曾经有片苹果园,是一堆年迈的老人家在经营。”她仍然记得那对喜欢给他塞苹果的热心老人,只是阿德尼里在经过一次屠城后,他们生死不知。
  玛格丽特在心里叹了声,希望他们当初及时离开了。
  牛车又走了一段路便停了,她们送别让她们搭车的老农夫,玛格丽特按着商贩给她画的图,找卖鹅的那户人家,“马蒂尔......马蒂尔......”她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直到她们敲开马蒂尔家的门扉,来开门的是个老妇人,“来了,谁啊?”
  她颤颤巍巍地打开门,和玛格丽特打了个正面。
  玛格丽特瞬间记起了这个老妇人,是刚才还在念叨的喜欢送她苹果的马蒂尔夫人!
  她就说这个姓氏怎么那么熟悉!
  马蒂尔夫人显然也认出了玛格丽特,她牵住玛格丽特的手,唯恐她离开,“好久不见,维尔斯。”
  见到故人玛格丽特十分激动,她乖顺地让马蒂尔夫人拉她进院子坐下,好好聊了一通。玛格丽特这才知道,原来奥托屠城前,来投奔马蒂尔夫妇的亲戚便告诉他们战火要烧过来了,所以他们当时连夜举家迁徙离开了,直到战争彻底结束才回来。
  马蒂尔夫人舍不得玛格丽特离开,玛格丽特算是她看着长大,早把这个乖女孩当做自己的孙女看待,当初听说她被人绑走,她差点哭瞎了一只眼。
  她问玛格丽特怎么找过来了,玛格丽特说明了来意,马蒂尔夫人便道,“那群鹅被我们养在后山,野得狠,我让老头子带你们去。”
  萨曼莎按住要起身的玛格丽特,“你们再聊会,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够了。”
  玛格丽特想了下,抓鹅好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便同意了。
  马蒂尔夫人笑眯眯地拉着玛格丽特又聊了会,当聊到婚嫁时,玛格丽特才发现萨曼莎居然过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她有些招架不住要给她做媒的马蒂尔夫人,心里疯狂呼唤萨曼莎。
  当马蒂尔夫人都要拍板给她介绍隔壁村的杰克时,玛格丽特终于听到了萨曼莎的声音。
  她面露喜色迅速起身,“他们回来了,我去看看。”
  而她刚踏出门槛,就见远处的萨曼莎一路狂奔过来,“亲爱的!”
  萨曼莎见到她立刻跳到她身上,双腿紧紧缠在玛格丽特的腰间。
  要不是身后还有堵墙靠着,玛格丽特早就被萨曼莎撞飞出去,但饶是这样,也够她吃一壶了。
  “我的腰!”
  “嘎嘎嘎嘎!”
  玛格丽特还没缓过来,便见她和萨曼莎被一群大白鹅团团围住,有只特别凶残的跳起来就要去叨萨曼莎。
  玛格丽特连忙抱着萨曼莎往后退,“你怎么惹着它们了?”
  萨曼莎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可爱逗了下,谁能想到这么凶残!斯格特克的鹅都没有这样的!”
  玛格丽特想说,斯格特克的是优雅的天鹅,和这种散养的大鹅不一样。
  但见萨曼莎累成这副样子,她只好默默在心里吐槽。
  马蒂尔先生紧赶慢赶终于赶回来,他擦着汗赶走了不愿离开的鹅群,“维尔斯,你的朋友跑得可真快,我腿跑废了都赶不上。”
  玛格丽特尴尬一笑,萨曼莎参过军,身体素质确实比常人要好。
  折腾许久天色有些晚了,晚霞爬满了天空,晕开一幅火红的画卷。
  玛格丽特和萨曼莎告别马蒂尔夫妇,搭上下午来的牛车准备回家。
  “你是不是天生不得动物的眼缘?”
  “我得它们的眼缘有什么用,得你的就好。”
  “我记得你是不是之前也被野猪追过来着?”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狄龙?罗斯?还是考夫曼!”
  “哈哈哈哈,你猜~”
  萨曼莎决定对嘴硬的维尔斯小姐,施以“残酷”的惩罚,她压着玛格丽特,两人陷进柔软的稻草堆中,玛格丽特的笑声瞬间消失在两人的唇间。
  旁边被五花大绑的单身鹅发出愤怒的抗议:“嘎嘎嘎嘎嘎!”
  至于这只蠢鹅,欺负了她家萨曼莎,当然是要被抓回去当她们的烛光晚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