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孩子们分出去之后,他一般不会主动去接收副意识的记忆,所以他并不清楚孩子们分出去之后的具体生活是怎么样的,新年的时候,也就只有与谢野家的双胞胎和森围巾还在了。
  江渡寻英轻笑:“他们过得挺好的吧?”
  “嗯,”中原中也点点头,有些在面对、嗯、面对老师的紧张感,“我们当然会好好照顾他们。”
  江渡寻英叹口气,幽幽的说道:“但是比起武装侦探社和异能特务科的孩子们,港口Mafia的工作实在是太多点了吧?”
  中原中也眼神飘忽。
  没办法啊,毕竟是黑手党嘛,终究是比不上政府部门和半政府机构的。
  江渡寻英看中原中也这幅样子,也不开他玩笑了,笑道:“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他们本来也不是真正的孩子,要工作也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吧,他们到底长得是个孩子模样,想要变成成年人的样子,还要好多年呢。”
  江渡寻英摩挲着手里的水杯:“就算是黑手党,压榨小孩子也不是很好的哦。”
  “更何况……”江渡寻英的语气有些古怪,“森首领的工资是不是没有发到位?”
  中原中也:“诶?”他表情一僵。
  他开始迅速回忆起自己的账户,自从中原帽子正式开始和他一起出任务,或者是单独出任务之后,森鸥外就把帽子的工资打到了他的账上,因为平时不怎么在意钱,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这工资有没有发到位啊。
  毕竟他的工资很高,除非多了一个零,否则他都不在意。
  那孩子们的工资到底有没有发到位啊!
  中原中也陷入了头脑风暴。
  当然发到位了,江渡寻英想,但是钱这种东西,肯定是越多越好啊,森围巾现在还开始帮森鸥外培养继承人了,中原帽子代替了首领秘书的工作,工资肯定是要涨一涨的对吧?
  江渡寻英扬起了一道无比亲和的微笑:“嗯,我觉得我需要和森首领谈一谈孩子们薪酬的问题了,毕竟小孩子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这总不能节省的,你说是吧,中也君?”
  面对真正的大家长,中原中也的心抖了抖,不得已说道:“我问一下首领。”
  “放心吧,他肯定乐意见我的。”江渡寻英说道,“孩子这么小就要外出打工,我总要见一见雇佣童工的老板吧。”
  远在港口Mafia的森鸥外猛地打了个喷嚏。
  “首领先生,是着凉了吗?”中原帽子关切的问道。
  森鸥外揉了揉鼻子,打了个颤:“不是。”
  就是感觉有种微妙的危机感。


第142章 完结章
  江渡寻英跟在中原中也身后,走在了港口Mafia大楼里,正往顶层的首领办公室走去。
  他们走得比较慢,好像中原中也是奉命要拖延时间一样,带着江渡寻英像是逛景点一样慢慢走,甚至还介绍了一下每一层都有些什么东西,带着他去了食堂,又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又见过尾崎红叶,这才往楼上去。
  江渡寻英也任由中原中也拖延时间,反正首领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全部都通过森围巾的眼睛知道了。
  “所以来的人是你们的‘妈妈’?”森鸥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接收到来自中原中也的消息,立刻就把森围巾叫了上来,“还是个男的?”
  不对,是男是女这不是重点。
  “你们‘妈妈’居然出来找你们了?”
  森鸥外也不是没有动用过港口Mafia的势力去试图寻找所谓的‘妈妈’,但是结果可想而知,他什么都没有找到,这些孩子就像是从异空间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到他们露面之前,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于是后来森鸥外就放弃了,本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没想到这位所谓的母亲突然冒了出来,还说要找他给孩子们加工资?
  森鸥外有点懵,他火速翻了翻账目,没觉得自己发的工资有什么不对。
  数目没问题啊?
  “可能,”森围巾给森鸥外打着预防针,“可能是因为我们外表都是小孩子吧,所以工资怎么也得多一点。”
  “而且我和帽子干的活也要多。”
  男孩轻咳一声:“所以……”
  这、这样吗?如果只是单纯的要加薪的话,森鸥外当然没问题啊,毕竟能够多出来两个这么能干的下属,就是发多点钱当奖金也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只是要加薪这一件事就要那位‘妈妈’江渡寻英亲自来找他?森鸥外总感觉有阴谋。
  习惯了把事情往坏的一面思考,森鸥外不免得开始想着自己或者是港口Mafia有什么是对方想要得到的东西,简直就要开始头脑风暴起来。
  森围巾得知了森鸥外的想法,嘴角一抽:“森首领,你想多了,他只是顺便来看看你,毕竟以后我和帽子要留在这里打工,中也君也还需要好几年之后才可能接替你的位置,总要见一见老板。”
  他的内芯开始思考,他对中原中也说的话有那么容易被人误会吗?他真的只是单纯的过来要加薪,然后再从另一个角度看一看森鸥外为人罢了。
  可惜森鸥外不信,带着这种些许的不安,他让中原中也先拖延一下时间,又叫来了中原帽子,试图从两个孩子口中拼凑出关于江渡寻英的事情。
  中原帽子和森围巾当然是能有多好说多好啦。
  于是森鸥外更加不安了。
  这世上还有那么好的人?无偿的养着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久,又不求回报的就这样把人放出来了。
  这种不安一直持续到了江渡寻英来到他的面前。
  “森首领。”粉发的青年朝森鸥外微微鞠躬,轻笑着开口,“久仰大名,我是江渡寻英,初次见面。”其实见过很多次了。
  森鸥外打量着江渡寻英,不得不说,眼前的青年在外貌上非常的有欺骗性,一双如水平静的蓝眸,和中原中也那种带有侵略性和兽性的眼神完全不同,他在笑着,就连眼神都在笑,温和得和这港口Mafia的环境格格不入。
  看上去是那种老好人一类的人啊。森鸥外在心里想。
  也许是江渡寻英现在还跟森围巾意识相连,看向森鸥外的眼神都不由得平和了很多,也不再是看雇佣童工的屑老板了,反倒有点看后辈的心思。
  嗯……稍微有点可怕,这样想。
  江渡寻英压下了来自森围巾那边传过来的情绪,朝森鸥外问好:“森首领,虽然‘妈妈’这个称呼是孩子们的玩笑,不过在你们看来,我确实是孩子们的‘妈妈’没错。”
  他在心里叹口气,哎,他最终还是认下了英雄母亲之名,成为了男妈妈,有点悲伤啊。
  “你好,江渡君。”森鸥外点头,示意他到一旁坐下,“我很荣幸见到你。”
  森鸥外让中原中也先退出去,留下了两个孩子,他试探的问道:“不知道江渡君来找我,是所为何事?”
  “当然是因为孩子们的薪水问题啦。”江渡寻英友善的笑着,“毕竟之前都是我在宠着他们,完全不舍得让他们工作呢,现在孩子们长大了,都出来打拼了,我做家长的,总要给孩子们多谋求一点福利才是。”
  “涨薪当然没问题。”森鸥外很干脆的说道,“帽子和围巾为港口Mafia做了很多事情,以后还要多多拜托他们才是,我想他们的薪水翻一倍怎么样?节假日还会有带薪休假,做大任务还能抽成当奖金。”
  森鸥外可以说是下了大手笔了,生怕工资发不够,江渡寻英转头带着孩子走,两个能干的人,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啊!不然他也不至于哭没有人可用这么多年了。
  江渡寻英一噎,完全没想到森鸥外这么干脆,而且给的条件还这么丰富。
  既然如此,那他就再得寸进尺一点好了。
  “将来孩子们都会长大的,”江渡寻英说道,“就算他们基本都和家人一起住,但也要有自己的地方才是,不知森首领意下如何?”
  这是在给孩子们要房子呢!森鸥外想了想,清理组织的时候基本上能得到不少房产,不过他觉得江渡寻英怎么也不会想要这些不干净的屋子给孩子们住。
  “没问题,我立刻联系人去给他们选房子,”森鸥外也同意了,“他们想要什么样子的,只管提要求就可以了。”
  江渡寻英眉开眼笑,有什么比房车工资更能得社畜的心呢,加班可以,干活可以,钱要到位嘛!
  “那就麻烦你了,森首领。”江渡寻英看向森鸥外的眼神更温柔了,他朝森围巾招招手,自己来到了自己身边。
  青年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心想手感真好,嘴上说道:“围巾是家里年纪最大的孩子。”
  “如果说其他孩子我都多多少少有点担心的话,对于围巾,我是非常放心的。”
  江渡寻英用另一种角度看着森围巾的脸,怎么看怎么可爱:“所以也请森首领不要真的把他当孩子看待。”
  森鸥外:“这是当然,围巾非常能干。”相处过后怎么也不可能当对方是个孩子啊。
  “事实上,除了孩子们的薪酬问题,我还想问森首领要一个承诺。”江渡寻英说道。
  森鸥外端正脸色:“江渡君,请说。”
  “以后围巾和帽子都会生活在横滨里,不出意外的话,也会一直待在港口Mafia,你能保证你现在对他们好,以后也能对他们好吗?”
  江渡寻英深知森鸥外的狐狸性格:“没人知道你会不会变,也许你现在还能够放心的将权利交给他们,能够放心的培养中也君,那几年之后呢。”
  “以你的年纪,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十几二十年,你真的甘心几年之后就把位置交给中也君吗?”江渡寻英眨了眨眼,问道,“森首领也知道我会出一趟远门,如果我很久很久都不会回来,你是否就会觉得孩子们背后没有人,于是又将他们推出权利中心,甚至忌惮他们警惕他们呢?”
  森鸥外刚想说话,江渡寻英就抬手制止了他:“森首领现在说的话我并不保证以后也能做到,我们就来做一个约定吧。”
  青年拉着森围巾来到森鸥外面前,扯下了孩子脖子上的红围巾,示意森鸥外叠到自己的那条上面去:“森首领,你就抓着两条围巾,和他们约定吧。”
  江渡寻英盯着森鸥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假如你背弃了你现在的想法,那么,挂在你脖子上的红围巾,亦会被鲜血染红。”
  森鸥外一只手握着两条围巾,对上江渡寻英的眼睛,不由得笑出来:“我贯彻了我老师所说的三刻构想那么多年,怎么也不会在剩下的日子里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的目光放在了森围巾的身上,看着这张与自己相似的面容,心里清楚,如果他不够合格的话,那现在这张脸就不会是他的,当然,以后或许就是中也的模样了。
  “只要他们能和我一样,为了横滨安定而努力着,我自然会遵守约定。”森鸥外说道,“我们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当前认可度:80%(100%)]
  江渡寻英眯起眼,勾唇笑道:“我知道了,真是狡猾啊,森首领。”
  “既然如此,那就请森首领给围巾起一个名字吧。”
  江渡寻英低头看着自己的壳子:“今后,他也会守护在这里了。”
  森鸥外点头:“好的,放心吧。”
  ……
  从港口Mafia离开的时候,江渡寻英啥也没带。
  中原中也送他下来,问他去哪里。
  “我去侦探社吧,”江渡寻英说道,“中也君不用送我了。”
  中原中也:“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刚才谢谢你。”
  虽然中原中也不会怀疑自己的首领,但江渡寻英刚才的话,确实是给孩子们上了一层保险,今后他们只要不忘初心,守护在这里,那么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了。
  江渡寻英笑道:“毕竟横滨也算我半个家了。”
  他有半个家在原来的世界,如今也有半个家在这里,他的副意识们都等于他,他们生活在这里,他也就生活在这里。
  不管中原中也有什么疑惑,江渡寻英也不在说话,他转身离开港口Mafia,朝武装侦探社走去。
  武装侦探社已经知道了江渡寻英要来,不管有没有委托任务要不要上学,侦探社的孩子连带异能特务科的坂口痣都齐刷刷的等在了侦探社里头。
  在江渡寻英敲门进来的时候,动作极其一致的扑向了青年,把人当成圣诞树一样挂满了小屁孩。
  江渡寻英摇晃了两下差点没站稳,最后还是太宰绷带用本体支撑住了地面,才没有让他带着一身的挂件摔倒在地上。
  “这就是你们妈……啊不,是江渡先生?”中岛敦好奇的探头,看着江渡寻英摇摇欲坠的带着一群孩子坐在了沙发上。
  江渡寻英将身上的挂件扯下来,擦了擦头上的虚汗,扭头朝中岛敦笑着点点头:“中岛君。”
  “诶?!您认识我吗?”中岛敦有些惶恐。
  “嗯,”江渡寻英说道,“因为我一直看着孩子们哦。”
  中岛敦眼神亮亮的。
  其他人原本还有点犹豫要不要上来搭话,此刻见他好像很和善,也纷纷上来聊天了。
  “江渡先生,您一个人照顾那么多孩子不累吗?”
  “不累哦,他们都是好孩子,很听话的,也不需要我特别照顾。”
  “江渡先生,为什么孩子们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呢,这是不是您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