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作品:《一品良缘之夫人在上+番外

也要陪着。”
  摄政王点头:
  “今日不上朝,但是要早些起身去给父皇父后请安,然后跟他们一起用早膳,请安回来才继续休息,嗯?”
  怀里人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后揉揉眼睛:
  “好吧……”
  他确实挺难受的,但是要不去请安的话就太失礼了,父后大概不会说什么,父皇是肯定会不高兴的。
  摄政王手掌在他后腰揉了一会道:
  “我先起来,你再躺一会,等我伺候你。”
  封云宴松开扒在他身上的手:
  “……嗯。”
  摄政王伺候封云宴收拾妥当走出内殿时,杳音和紫堇已经在外殿等候多时,俩人妆容得体,见到他们后便上前来行礼:
  “臣妾参见王爷,太子殿下。”
  封云宴脸皮薄,点点头就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摄政王只得笑答:
  “免礼,准备好了就前往东华殿吧,父皇父后该是在等着了。”
  俩人又欠了欠身异口同声道:
  “是。”
  话音落,杳音便主动上来挽住封云宴的手臂:
  “殿下请。”
  “嗯。”
  封云宴抬眼看了下摄政王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摄政王和紫堇相互点点头也跟随其后。
  虽然现在宫里但凡能够接近封云宴和杳音的宫人近侍都被摄政王给换了,不过行走在外的话还是要做些面子功夫的。
  封云宴脸色有点差,虽然步态稳健,看似杳音亲昵的挽着他,实则更多的是他在借杳音的力。
  不是他娇气,好歹他也是习武长大的,确实是腰酸得很,只怪某人昨晚太凶了些。
  而走在他们身后的两人,紫堇拿着帕子掩在嘴边悄声对摄政王戏谑道:
  “殿下到底矜贵,从小给您宠惯了,新婚燕尔的您还是稍微克制些比较好。”
  摄政王眼里含笑,点了点头:
  “王妃言之有理,本王会注意的,只是惦念许久的东西终于得到,总会有点情不自禁的嘛……”
  “……”
  四人一同王东华殿去,看在外人眼里,当真是和谐美满。
  而东华殿里,封镜逸和应离也早已在等着,看着他们从外殿走进来,帝君突然侧身凑到帝后耳边轻声说:
  “朕还以为晏儿要摄政王抱过来呢。”
  帝后放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的捏了他一把:
  “摄政王才不像您当年那么不知节制呢,再说了,晏儿也不似小时候那般娇气了,他不要面子的啊……”
  帝君尴尬的委屈道:
  “朕哪有不懂节制……”
  他记得事后他有让他家帝后好好在家里好好休息来着。
  “……”
  应离不答,不理会他故作幽怨的样子,袖子下的手又用力拧了他一把。
  新婚翌日前来请安是一种礼数,但除了帝君帝后特别赐礼之外,其余的也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平常有时间的话也都会跟父皇父后一同用膳的,
  不过今天相比于其他人在帝君帝后面前的坦然自在,太子殿下略显拘谨,尤其是在对上父皇的目光时,浑身都忍不住绷紧,只顾低头吃东西掩饰。
  父皇曾暗示过他以后是一国之君,不要在摄政王面前太乖了,不要什么都依着摄政王,可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哪里改得了嘛……
  更何况他也不想改,他很享受摄政王对他的照顾,哪怕有时候霸道了些。
  气氛微妙的请安后,四人很快起身告退,一来紫堇和杳音有任务要去执行,二来顾及封云宴的身体不适,再有就是,过一会,公主和驸马爷该入宫请安了。
  封镜逸和应离走出殿门看着他们离开,封镜逸绷着的表情松懈下来感叹:
  “朕也只能帮他们到这里了……即便是有所遗憾,也是为了他们好,为了天枢国的大局好。”
  应离笑着挽住他的手:
  “这样就够了,您已经为他们做了很多,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臣听说过几日民间有庙会,帝君可要去看看?”
  封镜逸闻言眼前一亮:
  “当然要去,朕就等着呢,趁着现在事情也不多,朝堂之事就交给太子和摄政王,我们寻个地方清净清净,享受一下平反的生活,好不好?”
  应离微笑点头:
  “好,您说了算……”
  “……”
  ……
  完婚后,公主最终决定跟驸马一同远赴北疆,还扬言要随夫征战沙场巾帼不让须眉。
  帝君帝后虽然心有不舍,却也欣慰他们的决定。
  在公主跟随驸马出行北疆没多久,太子突然生了一场病,外人看到摄政王时常携王妃入宫探望。
  却不知摄政王晚间长居东宫,而太子妃则和摄政王妃在摄政王府逍遥自在。
  太子和摄政王对彼此明面上的婚姻多少还有点不适应,反倒是他们的妃子们惬意潇洒。
  如此,封云宴仅剩的一丝顾虑才放下,他和摄政王的事情并没有让别人受委屈,这样他就彻底安心了……
  太子病好后,跟太子妃的关系如胶似漆,来年三月多的时候就传来太子妃怀孕的喜讯。
  帝君帝后从宫外微服私访回来,命令太子在小皇孙出生前不能插手政务,安心陪着太子妃。
  众人只当帝君帝后是对皇嗣的看重,并不知道另有隐情。
  守卫森严的太子寝宫里,封云宴神态自若的坐在椅子上让童童诊脉,摄政王和紫堇杳音脸色严肃的伺候在旁。
  童童给他诊过脉后,拿出一个造型普通的灰色陶罐放到他面前,认真嘱咐:
  “母蛊在里面,每当太子殿下心口泛疼的时候,就是它需要进食的时候,太子切记别忘了,要不然会对您的身体和宝宝造成不好的影响,在孩子降生前,您注意身体别受伤,一切都会顺利的。”
  封云宴小心的接过陶罐,点头:
  “多谢,我知道了,会注意的。”
  圣莲蛊寄生他身体的阶段他就领略了母蛊不安分的痛苦,到底不是合乎常理的东西,不用多说他都会格外注意。
  童童看看他,又看看旁边表情严肃的摄政王,稍作安慰:
  “其实现在的母蛊已经强了很多,只要不是什么大的意外是不会出问题的,太子殿下也不用太刻意,跟平时一样就好。”
  他为了试验圣莲蛊,怀孕的时候也没少折腾,最后得出结论,只要不让身体受到太严重的创伤是不需要太小心翼翼,差不多就可以了。
  “……”
  摄政王虽然点头,心里却想着不能让晏儿跟贤王妃一样乱来,必须得小心再小心。
  童童是不擅长跟人话长短的,给封云宴诊脉后就告辞了,不过临走前把小世子给留在了宫里。
  除了希望小家伙能给太子解闷外,还有就是以后世子也是要留在宫里跟其他人一起学习的,慢慢适应很有必要。
  番外 《全文完》
  皇太孙出生的时候是冬月底,同月,帝君昭告天下宣布来年五月退位,届时太子封云宴正式登基。
  天枢国繁荣强盛,附属国众多,庇护万民的同时也受万民敬仰,新君继位自然是天下大事,消息一经传出,恭贺的书函便纷沓而至。
  尤其是跟天枢国关系相对特殊的南安国和赫连国,
  南安国和赫连国除了传来贺函之外,都说等到新君登基的时候会派遣使团前来。
  其中,赫连大祭司将代表赫连王亲自前来道贺,顺便跟天枢国的学者们探讨学问,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留在天枢国。
  接到消息后,应离第一时间就给扶桑城家里传了信。
  接到信的颜骆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颜老夫人和司烨。
  颜老夫人虽然身体硬朗,但到底也上了年纪,时常念叨着素未谋面的孙子,这下终于是盼到了,自然高兴非常。
  安抚完母亲后,颜骆又前往账房,年底了,司烨这几日都在账房查账。
  这些年,颜府内务被司烨打理得井井有条,曾经胆小的人如今变得从容儒雅,无论府上的事情多么繁杂都能游刃有余的应对自如。
  颜骆拿着书信走到账房门口,看到司烨正伏在书案上眉头轻蹙翻着账本,三十多岁的人,俊美的外貌舔了成熟的魅力。
  看着自家夫人的模样,颜骆有时候暗自想,要不是颜家家底摆着旁人不敢随便招惹,司烨不知道得惹出多少是非。
  “夫人。”
  颜骆进门的时候先喊了一声。
  伏案看账本的人抬起头来,轻拧的眉头很快舒展露出微笑:
  “颜骆……你回来啦。”
  “回来好一会了,你都忙了小半天了,休息一下吧……”
  颜骆笑着说,接着扬了扬手里的信: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
  司烨闻言将手里的账本放好起身迎上来:
  “什么好消息?”
  颜骆神采飞扬的告诉他:
  “来年五月太子登基,赫连国的大祭司会亲自前来拜贺,届时路过扶桑城大概会先来府上拜访。”
  “……”
  司烨微微一怔,一会之后才惊喜的反应过来:
  “赫连国的大祭司……不就是睿儿?”
  颜骆笑着点头:
  “对,睿儿要来看我们了,而且,这次前来除了给新君道贺之外,还顺便来求学,留在天枢国跟学者交流学习,会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呢。”
  “真的?”
  司烨双眼发亮,把他手里的信拿过去认真看起来,看着看着忍不住眼眶发热,激动得喃喃自语:
  “……果然是真的……”
  “赫连国的大祭司就是睿儿……睿儿要来看我们了……”
  “真是太好了……”
  “……”
  睿儿和渊儿明年就十四岁了,弟弟越儿今年也八岁了,这些年司烨和颜骆看着渊儿跟越儿长大,也无时无刻不想着他们一直没有机会再前往赫连探望的睿儿。
  颜家家大业大,人丁又少,老夫人不再管事后,府上上下里外的事情都得他们夫夫料理,所以前往赫连的事情便一拖再拖。
  转眼孩子们都长大了,司烨和颜骆心里对睿儿莫名的感到愧疚,即便知道没有必要,即便知道睿儿在赫连被照顾得很好,他们也还是觉得对不起他。
  现在,睿儿要来看他们了,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激动之情。
  多年未掉过眼泪的人因为激动流下泪来,转身抱住身旁的颜骆:
  “我们终于可以跟睿儿团聚了呢……他既然先路过扶桑城来府上拜访,想来王兄已经把真相告诉他了,我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赫连的大祭司历来是很少离开皇城的,睿儿此行,终究还是王兄心疼他们。
  “嗯……我也是……”
  颜骆自己也高兴,用力抱住他激动道:
  “夫人,我们带着渊儿他们和母亲,到时候一起去帝都陪睿儿生活一段时间吧,府上的事情交给林修他们就行。”
  他们这一辈子,能陪伴睿儿身边的时间注定很少,所以,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计划。
  孩子们渐渐长大后,在母亲的提醒下,他们也把关于睿儿的事情说出不少,也是为了有朝一日小家伙们兄弟之间见面不会太生分。
  枫儿也长大了,因为不会说话,从小到大都不跳脱,养成了温文尔雅的性子,颇有几分清儿当年的风范,这些年把两位弟弟照顾得很好。
  在得知了睿儿的事情之后,枫儿时常问起什么时候能见到睿儿,关心睿儿在赫连的情况,近年来还帮忙代笔回过很多封写给睿儿的书信。
  这下,终于可以让他们兄弟几个见面了呢。
  ……
  几个月的时间并不长,年节过后冬去春来,新君登基是五月中,三月下旬的时候赫连的使节团就到了天枢国。
  得到帝君的准许后,颜骆和司烨打算先将睿儿接到府上,其他人则继续前往天枢城。
  这样既不妨碍赫连睿的私事,也能让兴师动众的使节团如期到达天枢城。
  跟颜骆和司烨想象中的一样,睿儿跟渊儿长得很像,见到面的时候让他们感觉熟悉又陌生。
  大概是因为司烨的相貌太出众,所以他们的几个宝宝外貌都继承了司烨俊美的外貌,晃眼看去都带着几分司烨年少时候的模样。
  空旷的官道路口处,浩浩荡荡的赫连使节团护卫森严,屏退周围的人后,看着朝他们走过来的白衣少年,司烨紧紧的拽着颜骆的衣袖屏住呼吸看着。
  直至赫连睿走到他们面前,冲他们腼腆一笑:
  “睿儿见过父亲,爹爹,多年未见,请受睿儿一拜。”
  说着撩起衣摆跪了下去叩首行了大礼。
  虽然不知道赫连王是怎么跟睿儿说的,但是看着多年未见的儿子如此懂事,他们既欣慰又感激。
  “快起来……”
  司烨上前把人扶起来,而后抱住:
  “睿儿,你终于来看我们了……”
  “嗯……”
  睿儿点头,声音有点哽咽:
  “父王父后说,睿儿懂事了,是该来看父亲和爹爹了……”
  他是十岁的时候得知自己身世的,知道后心里就一直惦念着。
  父王说路途遥远,他们一家人团聚需要适当的时机,他因此受到鼓励,为了今天的相聚格外的努力。
  睿儿跟司烨拥抱一下,又主动拥抱颜骆,他对生父们的记忆都来自父王父后的诉说。
  但即便如此,这种记事以来的初次见面却丝毫不觉得陌生,无法言喻的亲切感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力量吧。
  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说话,准备妥当之后,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