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绿茶徒弟偏执又疯狂

现在这个情况必须要立刻摆明态度,立刻道:“老奴知错了,老奴本想着新夫人还未进门,所以待遇差了些,老奴立刻回去同大家说清楚。”
  “夫人因跪灵晕倒,身体不适,便回去休息吧。他刚嫁过来,应该还未安排房间,就到主院的厢房里吧。”萧楚玦直接吩咐道。
  “这……”管家正准备说这不合规矩,哪里有夫人不为相公守灵的,但是转念一想萧楚玦作为儿子也没有守灵,他便不敢再提这回事,连忙答应下来便要人去准备。
  管家低着头看了一眼屋内坐着的小哑巴,感叹这位可是交了好运了,能被这位爷看重。
  戚晚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萧楚玦站在门口说了几句话,好像管家就没有再追究他的责任,他顿时放下心来。也就没有再多想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到主院里,毕竟在他的认知范围中,主院就是老爷待的地方,他作为老爷的夫人也是住得的。
  完全没有想到,老爷去世了,主院就是萧楚玦的地盘,而他就住在萧楚玦的院子里。
  萧楚玦说完话便走了回来,看到戚晚无辜懵懂的望着他,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快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休息,好不好?”
  戚晚点点头,完全被面前这个男人的笑容迷惑了双眼,认为面前的人就是一个大好人。他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吃着吃着就有些犯困。他实在是太累了,跪了那么久饿了那么久,神情高度紧张,现在放松下来很快便躺在贵妃榻上睡着了。
  睡着的小哑巴毫无防备,和一只温顺的小兔子没什么两样,看起来实在是可爱又可口,眼睛看起来略微有点肿,泛着一层薄红。萧楚玦眼神微暗,直接把人抱起来,兜回了自己的窝里。
  戚晚感觉这一觉睡得很沉很舒服,他很久没有睡得如此舒服了。身上轻轻松松,不需要多加思考,床铺软乎乎香喷喷的,周围安静又舒适。
  终于戚晚睡得浑身舒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却第一眼就看到了萧楚玦就躺在自己面前!他惊得瞪大眼睛,差一点就叫起来,却被萧楚玦给直接捂住了嘴。
  “叫什么?好像我对你做了什么似的。”萧楚玦凑到戚晚面前低声说道。
  戚晚明显感觉到自己只穿了一件亵衣,这件亵衣绝对不是之前自己穿的那一件,而且他现在和萧楚玦就在一个被窝里,甚至说萧楚玦的腿还缠在他的腿上!
  “呜呜呜!”戚晚双眼微红,眼睛水意盈盈,明显是被吓到了。
  “你要做什么?”戚晚连忙眼神示意。若是被其他人看到了,他定然难逃一死。他是刚入门的新妇,竟然和名义上的继子搞在了一起,躺在同一张床上,他怎么能不害怕。
  “我能做什么?”萧楚玦反问道,“只是看你这个后娘甚是貌美,不愿你独守空房罢了。”
  他的话说的暧昧,让戚晚这个受礼教束缚的小夫人目瞪口呆。戚晚连忙摇头想要表示这是不对的,他们不应该躺在一张床上,但是转念又想到昨日二人甚至亲在一起,顿时双颊微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萧楚玦简直爱死了戚晚这个茫然无措又羞耻的小模样,干脆把人逼在墙角,困在怀里好好的亲上半天,直到小哑巴呜咽着承受不住才勉强作罢。
  小哑巴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声音却是一等一的好听,柔柔的带一点低沉的音色,让人一听心里就烧上一把大火。
  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毕竟不能吓到自己的小后娘,于是萧楚玦勉强忍耐下来,穿好衣裳准备带戚晚出门。昨晚他就打听到自己这位小后娘出身低微,被继母困在家中哪里都不能去过。刚好这两日下了雪,萧楚玦便让下人准备好东西,带着戚晚出门到北山看雪。
  戚晚一开始不知道萧楚玦要对他做什么,还以为萧楚玦要把他拉出去卖掉,于是战战兢兢的上车,哭丧着一张脸,看得萧楚玦心里直想笑。
  “只是去带你赏雪罢了,把你吓得。”萧楚玦揉了揉戚晚的头,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感,看得戚晚微微一愣。
  戚晚很少能出来,所以对外边的什么都感觉很新鲜,转头望向马车外边,不敢再抬头看萧楚玦。
  北山离萧家不远,没过多久便到了。刚下没多久的雪,北山一片银妆素裹,看起来竟真有几分大气磅礴之感。萧楚玦带着戚晚走下马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小亭子附近仔细赏雪,实则主要目的还是亲近美人。
  今日他给哑巴小美人寻了一件银狐裘,与戚晚甚是相配,美人典雅高贵,站在雪地里看起来也格外的美好。
  萧楚玦远远的望着下马车后在雪地里活蹦乱跳玩雪的小美人,心里也不免觉得高兴极了。不过没过多久,他便看到小美人停下了脚步,似乎被什么吸引到了。他连忙走过去,却在不远处看到了两三个读书人在一旁站着赏雪吟诗,戚晚似乎正是在看他们。
  萧楚玦觉得有些奇怪,便躲在一旁偷听。
  “我看时常跟在赵兄身旁的小哑巴有好久没来了,怎么不见小哑巴啊?”那人用调笑的语气向旁边一位青年说道。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知道赵兄看到那小哑巴就烦还提这些。”另一位穷酸书生模样的人说道。“不知道城南的富商之女林小姐看上赵兄了吗?自然要与那小哑巴断绝关系。”
  后边的话实在是太过粗俗,戚晚不愿再听,连忙低着头匆匆换了一个方向离开。
  萧楚玦神情莫测的听完了三个穷酸书生的话,他记得昨日他看戚晚的资料,下边的人便说戚晚同一个姓赵的书生关系不错,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止于此啊……
  萧楚玦冷哼一声,转身追上了戚晚小美人。
  哑巴小美人正心情低落,他口不能言,所以平时没几个朋友,只有赵书生还不算太嫌弃他,但是没想到人家居然是这样想的。戚晚心中有些伤心,却连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漫无目的的走在小路上,望着雪地发呆。
  他这辈子可可怜怜,父母不疼,家境贫寒,是个小哑巴也就算了,还遭人嫌弃,最后无奈以冲喜的方式嫁入萧家。
  这一辈子都毫无他选择的余地。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是偶尔也是会伤心的。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从他身后袭来,猛地把他抱了起来。他吓得呜呜轻叫,回头便看到是萧楚玦把他给抱了起来。
  “在这里想什么呢!”萧楚玦恶声恶气的说道,他从背后拿出一支小小的棍子塞给戚晚,让他拿好。
  戚晚不明所以,傻乎乎的拿在手中,看着萧楚玦用火石把小棍子点燃。小棍子发出滋滋的声音,飘出来小小的火花。
  原来是小烟花!戚晚看着手中滋滋作响的小烟花,心里不知怎么的也就察觉不到难过了。小的时候他常常看到其他同龄人玩这个,但是父母却以家贫为由不肯给他,没想到现在竟然能玩到小烟花。
  戚晚向萧楚玦露出感激的眼神,甚至眼神里已经有了些许爱慕与崇拜。
  萧楚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看到戚晚心满意足的眼神,他也会觉得心满意足。他就安静的看着戚晚在这里玩小烟花,直到烟花棒全都烧完了才拉着戚晚回家。这个时候戚晚对萧楚玦已经毫无防备,像是小兔子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毫无防备的跟着大灰狼。
  这样无知无觉的小兔子,实在是烧得萧楚玦心尖发痒。他扶着戚晚刚爬上马车,就把小美人退到了车厢的一角,把人困在车厢墙壁上肆意亲吻。小美人毫无防备,全身心的信任着萧楚玦,被结结实实的欺侮了一场。
  车厢外边就是驾车的下人,戚晚怕被发现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求救了。只能在车上任由萧楚玦欺负,欺负的眼泪汪汪的。
  “呜呜呜……”戚晚不知所措,还想着拒绝萧楚玦,可是他不能说话,这里也没有纸笔,他所有的眼神示意都被曲解成了别的意思。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的……”戚晚眼泪盈盈,拼命的摇着头。
  “你不想停啊……那就满足晚晚的愿望好了。”萧楚玦只让戚晚喘了一口气,紧接着又亲了上去。
  戚晚之前别说亲吻拥抱了,就连同其他人牵手都没有过,被这样对待,吓得几乎要“哭了”。更别提萧楚玦眼神如狼似虎,就算戚晚不解风情也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呜呜呜……”戚晚再度摇头,拼命阻止着萧楚玦的手,想要萧楚玦住手。
  “晚晚不必不好意思。”萧楚玦低头亲了一下戚晚的手腕,“等明日我便寻个由头把你退回去,到时候再亲自过去提亲。好晚晚,你就让我同你亲热亲热好不好。”
  戚晚顿时无语凝噎。
  但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下山的时候他们的马车又碰到了那几个书生。穷酸书生没有马车,早早的便往山下赶了,这才碰上萧楚玦他们。戚晚也不知道萧楚玦怎么突然发了神经,偏要马车停下来,掀开马车的窗帘,要同几个穷书生打交道。
  那几个穷书生不明所以,还以为萧家少爷要与之结交,对萧楚玦毕恭毕敬,直到戚晚的脑袋从车窗中探出来。
  “这……”这几位书生面面相觑。
  “我听晚晚说你们认识,还关系匪浅,是吗?晚晚?”萧楚玦坐在马车里,怀里抱着戚晚,在说“是吗”的时候还轻轻拱了一下戚晚。顿时戚晚羞窘得双颊灿若红霞,连点头都点不出来,只能咬着嘴唇把脸扭到一旁。
  因为车窗狭小,离几位书生距离稍稍有些远,外边看着像是戚晚和萧楚玦坐在一起,,萧楚玦用肩膀亲昵的拱了一下戚晚。
  这几位书生一看是萧家少爷,便只顾着攀高枝上去结交,完全不在乎现在奉承的是刚刚嗤之以鼻的小哑巴。
  “原来是萧家少爷,今日也过来赏雪吗?您这一身狐裘看起来真是丰神俊朗啊!还有阿晚,你竟然认识萧少爷,之前怎么不向我们引荐一下。”
  他们对着戚晚和萧楚玦便是阿谀奉承,然而车上的人却根本没有注意到。
  见戚晚扭过头去,萧楚玦的耐性也没有了,对着几个书生冷下脸来,无情的说道:“不过我与旁人结交并不看人贫富,只看重人品。之前你们还嘲笑晚晚,想来你我并非一路人,还是不必多言了。”
  说完他一脸冷漠的把窗帘放下,车夫立刻驾车离开,留下几个书生悔恨交加,后悔为什么没能抓住机会。
  然而此时戚晚却想不了那么多,他只能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呜咽出声。
  车辆颠簸,很快戚晚就有些承受不住,紧接着白光一闪而过——
  戚晚睁开眼睛,怒气冲冲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萧楚玦!你编的这是什么破幻境!”戚晚气得直接抽出长剑就往萧楚玦躺的地方砍去。
  萧楚玦才刚醒,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就是自家师尊的怒吼声和宛若天外飞仙的一剑,能把一向温柔的师尊气成这样也是很不容易,吓得萧楚玦连滚带爬的躲避着。
  因为萧楚玦和戚晚一整日都没出来,燕时和小果子一直守在门口附近,但是卧房里一直没有动静,他们两个也不敢进去。但是没想到刚出声音就是这样的打斗声,他们二人刚准备进去就看到萧楚玦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后边追着同样衣衫不整但是英姿飒爽的戚晚,正举着剑疯狂袭击萧楚玦。
  看到这一幕的燕时和小果子并没有慌张,而是不紧不慢的拿出小板凳和瓜子鲜果在一旁看戏。
  最终这场战斗以萧楚玦的全面失败告终。
  并且因为这件事情,小果子登堂入室,被允许和阿爹一起睡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殊荣。
  至于萧楚玦……
  被罚晚上在卧室门口跪着,强制性收听自家前世小情人和师尊亲亲我我。
  --------------------
  作者有话要说:
  燕时:不管小果子姓什么,只要不姓萧就行
  萧楚玦:终于到番外了,我要亲自当编剧!
  戚晚:看了眼剧本,我这么多年到底教出了什么样的弟子,竟然……竟然敢……呜呜呜……啊……
  完结啦!快乐!就这一个番外,没有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