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作品:《我靠卖惨扳倒白月光+番外

“他说他身体畏寒,恐不利生养,问我是否嫌弃他。”
  祁决想停下来了,他觉得一五一十地说这些话很奇怪,可苏明御显然并不想他停下来。
  “哥哥是怎么回答的?”
  “我自然是说我不嫌弃。”祁决清声道:“可他说身体畏寒却是实实在在的假话,他穿得那么少,也没表现出什么不适,甚至手指的温度比常人的温度还要高。”
  “他将雪猫递给我的一瞬间感受到的。”祁决飞快地接上下句话。
  苏明御的神色稍霁,只是眼神仍然深沉着。
  “看来雪际灯会结束后我们要去皇宫一趟了。”苏明御的话锋一转,道:“不过他果然对哥哥有意,哥哥在他面前表现得很温柔吗?”
  “哥哥对我都没有那么温柔。”苏明御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委屈,箍着祁决腰间的手渐渐收紧,身体严丝合缝地贴着祁决。
  “可能他指的,就是摸猫的时候?”祁决的手不知道往哪放,最终怜爱地搂着苏明御:“都是装的,我在你面前才是真实的自己。”
  “我本来就不是很温柔的人,也成为不了很温柔的人。”祁决撇得很干净,他轻轻地将苏明御推倒在一侧,低头吻他:“换而言之,他喜欢的是虚假的我。”
  苏明御的醋意彻底消散,祁决的爱是具有侵犯性的,也有很多自己的脾气,两人初见敌对时言词亦有些刻薄,只有喜欢上自己之后才会显出几分深情。
  性格确实和温柔沾不上边。
  “只有你才喜欢真实的我。”祁决静静地看着苏明御,轻声道:“而我,也喜欢真实的你。”
  “包括我撒谎骗你那一部分吗?”
  “那还是算了。”祁决低头一笑。
  “哥哥。”苏明御不满地挑了挑眉,翻身将他推倒:“算不算?”
  “你别耍赖好么?”祁决低笑道,浅淡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提醒一下,我的剑就在床头。”
  “这话说得,”苏明御扣着祁决的手腕一紧:“好像你下得了床似的。”
  ……
  *
  雪际灯会结束之后,一行舞女跟随敬事房的太监来到了皇宫内礼乐司的住所。夜色已深,几名舞女放置好行李后,敬事房的几名太监便退了出去,不曾留意到烛火熄灭后的动静。
  王一啸借着轻功一路跃行来到了乾清宫的檐上,他掀开檐瓦,忽觉身后一缕凉风刮过。
  他纵身一跃,后退几步于檐上站定。
  不远处的两名手下此刻也已赶至他的身侧。
  “你是何人?”王一啸的声音压得极低,显然不想引起御林军和大内高手的注意,平添事端。
  “来取你性命的人。”祁决拔出白源剑应战。
  几人陷入混战,御林军护卫已赶至乾清宫,却难以加入战局。
  南疆的阴阳秘术亦正亦邪,修行之人摈弃了男儿的身份,身形如女子般轻盈如燕,却又拥有女子所不及的力量。
  祁决面对数人的围攻,并不像想象中那般轻松。
  苦战了七八十个回合后,才终于结束了战局。
  “抓起来。”祁决知道这些人终究要交给大理寺处理,并未下死手。
  这也是他苦战如此之久的原因。对方都在置他于死地,他却要控制好力度。
  他收剑回鞘,途中路过倒地的几人,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那人的脸上满是尘土的痕迹,略显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悲凉:“没想到公子竟是朝廷的人。”
  祁决一开始便已认出了他,只是彼此既已是敌对的关系,就更没有叙旧的必要。
  那人似乎看出了祁决的冷淡,低声道:“雪球和其他几只狸猫都还在那个院里,我应该回不去了,可以麻烦公子帮我照顾它们吗?”
  “就当是我为公子留个念想。”
  “我会帮它们找个好归宿的。”祁决看了他一眼,清声道。
  “为……为什么,”那人眼里的光渐渐消散了:“公子不喜欢它们吗?”
  “我有要照顾的人了。”祁决淡声道:“除非他很想收养它们。”
  树枝在风中传来轻微摇晃的声音,苏明御落至檐上,走至大理寺少卿的跟前道:“剩余几名舞女也被尽数拿下,可以押回候审了。”
  “是,王爷。”大理寺少卿道。
  “哥哥,还不走吗?”苏明御走至祁决的跟前,见一人正打量着自己。
  苏明御从小到大见过的打量多了去了,并不在意。
  祁决看着他,忽而道:“你想养猫吗?”
  苏明御愣了愣,转而实话实说道:“不太想。”
  “那就算了。”祁决道:“走吧。”
  空中飘起了极小的细雪,落在脸颊上带着点微凉的触感,很快便融化了。
  “哥哥,其实如果你喜欢的话,不必问我的意见的。”苏明御清声道:“只要是哥哥你喜欢的,我都愿意试着去喜欢。”
  “我照顾不好它们,我连花都容易养死,猫这种生物还是太精贵了。”
  “就算不精贵,也只有短短数十年的寿命。”苏明御开口道。
  “我不太喜欢养宠物,任何宠物。”苏明御道:“总有一天它们会走在我前面,我不想承受这样的痛苦。”
  夜色中苏明御的声音苍茫而悠远:“我不想将情爱系于一物上,变得患得患失。”
  “但哥哥你不一样,我太想拥有你,可以忽视掉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
  祁决难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甜蜜有之,心痛亦有之,更多的却是沉重。
  发自内心的沉重。
  可能爱有时候就是沉重的。
  他一时间不知自己该作何回应,唯一明确的就是自己不想逃离,他甘愿承受这样一份沉重。
  “和我成亲以后呢?”祁决开口道:“你还是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吗?”
  苏明御道:“我不怕哥哥不爱我,但我会时常担心你受伤,担心你被迫离开,担心会降临到你身上的病痛和意外。”
  环境陷入寂静,只有两人呼吸喷吐出的冷气。
  “我没有那么娇弱。”祁决沉默许久,才开口道:“你能从那么多年的腥风血雨中活下来,我也能。”
  “我会好好活着,在你没有离开我之前,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祁决握过苏明御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你可以将所有情感寄托在我身上,我陪你,直到永远。”
  苏明御在一片雪花引起的苍茫雾气中,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后的光阴,那么地清晰而真实。
  正如手上传来的温热的触感。
  “我信你。”苏明御侧身抱过祁决,与他紧紧相拥,玩笑道:“不过,永远是多久?”
  这是个难以回答的答案,但祁决却没有思索多久,因为他知道,苏明御要的从来都不是答案。
  他搂紧苏明御,在他耳畔轻声道:“永远就是,永远永远——”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这么久终于完结了,谢谢各位宝贝一直以来的陪伴,爱你们——
  隔壁新文初步定在下周一开,求个宝们的预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