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者”的位置,从没有变过。
  尤其那本名叫《最帅系统的主神小娇妻》的文里,作者直接把他写成了一个在床下又酷又A,一旦上了床就变身嘤嘤怪,缠着沈星烈不放手的柔弱美人。
  更要命的是,那本小说的点击量还最高,传阅度也最广。
  陆驰缓缓放下手里的喝空了的骨瓷杯,原本毫无情绪的眸子里不由得多了一丝坚决。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下去。
  攻受是小,面子是大。
  等他真的把沈星烈睡了,看那些人还能不能继续叫嚣什么“主神攻,绝无可能”。
  打定主意之后,陆驰立刻在系统内输入了另一串数据,调出了最快的同城购物系统。火速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下单,点击确认付款。
  待订单成功,确认晚上之前能送到手里之后,才松了口气,唇边不由得多了一丝胜券在握的笑。
  这段时间以来,碍于他神识尚未稳固,两个人每次连亲密都显得小心翼翼,忍耐又克制。不管是他还是沈星烈都没有真正尽兴过。
  如今他的身体早已无碍,这段时间里也已经恶补过一些关于同性之间的知识,所以那些事情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手到擒来。
  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数据屏上的“订单成功,物品等待配送。”的字样上,须臾,冰蓝色的眸子里隐隐多了一丝期待。
  -
  夜幕缓缓降临,漆黑的夜空将整个破坏系统悄悄覆盖,从位置阳台的位置上看过去,窗外万家灯火,一片霓虹,竟然有几分普通世界的热闹与静谧。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陆驰正扶着阳台上的栏杆,做第十九次深呼吸。
  虽然早已准备好了所有物品,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说到底,他也只是理论知识丰厚,实践经验匮乏,所以难免还是会有点紧张。
  听到敲门声,他下意识顿了顿,缓步行至门前。在房门前做了第二十次深呼吸之后,才抬手握住把手,轻轻将门推开。
  门外的人似乎刚从系统大楼赶过来,身上还穿着那身纯黑色的系统服,更显得他身材修长匀称,走廊里暖白的吸顶灯洒在眉眼处,仿佛打了一层柔光一样,好看又勾人。
  明明是从小看到大的人,可偶尔还是会被惊艳到。
  太离谱了。
  陆驰握着门把手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进来,我做了牛小排,一会就凉了。”
  沈星烈点了点头,跟在陆驰身后走进房间,换鞋的时候视线不经意划过餐厅,脚边的动作微顿了一下,又迅速抬起眼看过去,眸中有一丝懵然。
  餐厅内的灯光非常昏暗,除了桌面上的几只蜡烛之外,再无一点光亮。餐桌上原本的小老虎桌布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纯白色的镂空织花简约桌布,桌面除却牛排餐点和细碎的玫瑰花瓣之外,甚至还放着一瓶醒好了的红酒。
  陆驰已经走到了餐桌边,一手拿着醒酒器,一手执着高脚杯,正慢悠悠地往里面倒酒,还不忘抽出时间催促滞在门口的人,“过来啊,愣什么。”
  沈星烈怔了一下,下意识点了点头,走过来的时候眼底还有一丝茫然,“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怎么,”陆驰将倒好酒的杯子放在桌面上,看向他的时候眸中含着一丝亮晶晶的笑意,“不是什么日子就不能吃烛光晚餐了吗?”
  “没有,”沈星烈的视线落在陆驰带着笑的眼睛里,声音不自觉轻了许多,“只是有点意外。”
  确认关系之后,为了防止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擦枪走火,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们相处模式还是和之前一样,除了吃饭时在一起之外,休息时间还是各自回到一墙之隔的家里。
  再加上这段时间系统内又到了每年一度的考核期,需要处理的琐碎事情无形中多了很多。两个人连用餐时间都很难一致,更不要说和往常一样腻歪在一起。
  所以这几乎算得上是这些天里,他们唯一好好相处的机会,还被陆驰布置的这么隆重,沈星烈自然会有点懵。
  还是那种混含着惊喜和感动的懵。
  “这段时间你们都辛苦了,”陆驰扶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好,自己则俯身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现在好不容易处理完系统里的那些事情,当然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每年的系统考核都是各分部最忙碌的时候,但今年因为陆驰的身体还在恢复中,沈星烈和四大长老便一致决定不允许他参与这次的考核工作。
  徐长老甚至怕陆驰闲不住,这才收集了那些同人小说转发给他,甚至天天把他关在数据厅里,除了看小说之外,什么工作都不肯给他。
  所以他说的“你们辛苦了”,是真的不包含闲的抠墙皮的自己。
  “嗯,”沈星烈单手扶着桌面坐在位置上,轻轻点头,“好。”
  “这是孙长老从人类世界带回来的红酒,说在那边贵的离谱,”陆驰拿起面前的酒杯看向沈星烈,“来,我们尝尝看到底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好。”
  说这话的时候,陆驰的唇边一直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看上去胸有成竹,波澜不惊。但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捏着高脚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在微微泛白。
  肉眼可见的紧张。
  “不能喝太多,”沈星烈下意识阻止,“你的身体还没回恢复。”
  “早好了,”陆驰忍不住反驳道,“都两个多月了,该恢复的早就恢复了。”
  末了还不忘在心里补了一句:该做的,也都能做了。
  “但是......”
  “今天我回来之前专门找系统医师核查过身体,他说我的各项指标都早已恢复正常,”陆驰没有给他继续挣扎的机会,直接把医师的话重复了一遍,“过度小心,反而会不利于以后的身体状况。”
  陆驰手肘搁在桌面上,一手捏着酒杯,一手撑着额角看向面前的人,慢悠悠地补充道:“你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
  沈星烈的视线一直落在陆驰的眼睛里,喉结无意识滑动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今晚的陆驰有点不一样。像是揣了坏心思的小孩,明明动作语言都毫无破绽,但眼睛里却一直藏着一丝贼兮兮的光。
  像是紧张,又像是期待。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沈星烈被陆驰哄着喝完了第一杯红酒。刚要抬手倒第二杯的时候,陆驰探出手阻止了他,“别,不能喝太多,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好做了。”
  沈星烈握着醒酒器的手指微顿,下意识抬起眼看向面前的人,眸中有一瞬空白。
  陆驰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还兴冲冲地撺掇他吃自己煎的牛排,“尝尝看,我专门跟大师学的手艺。”
  沈星烈缓缓放开捏着醒酒器的那只手,眼睫微垂,视线落在面前餐盘里鲜嫩多汁的牛排上,顿了一瞬,又抬起眼看向面前的人。
  “愣什么呢,”陆驰催促道,“快点吃啊,要不等会就真的不好吃了。”
  沈星烈不由得点了点头,垂首切下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肉质鲜嫩,入口还带着汁水,口感非常好。沈星烈缓缓咽下,抬眸看向面前的陆驰,“好吃。”
  陆驰立刻笑得眯起了眼睛,“我就说味道绝对不赖吧。”
  为了这顿饭,他专门看了一下午的教学视频,买了十几种不同的食材搭配,自然不会出错。
  周围昏暗又暧昧的灯光搭配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薰,再加上味道尚佳的餐点,这顿晚餐吃的格外成功。饭后沈星烈本能地起身收拾餐具,指尖还没来得及碰到盘子,便被陆驰烂了下来,“你别动,这个明天再收拾就好。”
  “我们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做。”语毕他拉着沈星烈的手往卧室走,声音似乎波澜不惊,但手心却开始微微冒汗,捏在手里都有点打滑。
  “陆驰,”沈星烈垂眼看向自己掌心里那只格外纤瘦的手,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声音里不由得多了一丝犹豫,“你的身体......”
  “怎么,”走进房间后,陆驰抬手抵上了沈星烈身后的门,凑近看他的时候,眸底多了一丝玩味,“你不想吗?”
  晚餐的酒虽然甘香醇厚,但因为陆驰的坚持,他们都没有多喝。只是两个人的酒量都不好,所以即便只有一杯,也足够他们进入微醺的状态。
  陆驰说这话的时候,睫毛微抬,落地灯在眼底里映出一小片光,略显朦胧的眸中有询问,也有挑逗。
  想,很想。沈星烈几乎脱口而出,发疯了一样想。
  可在不确定陆驰安全的情况下,他依旧不敢有一丝妄动。原本去任务世界走一遭就已经耗费了陆驰极大的能量值,若是后期不好好休养的话,身体上怕是会吃不消。
  也正因为这样,这段时间他才一直小心又克制,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嗯?”见他不回答,陆驰不由得抬手蹭了蹭他的下巴,声音很轻,“想吗?”
  沈星烈下意识捏紧垂在一侧的手指,声音微微发干,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格外清晰,“想。”
  “那不就好了,”陆驰抬起下巴蹭了蹭他的唇,声音含混不清,“医师都说没问题了,你还在担心什么?”
  分不清是谁先开始的,等陆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沈星烈压在柔软的棉被间亲吻。温热的舌尖在他口中放肆侵略,一寸一寸抽走了他所有的呼吸。
  “等一下,”陆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下意识偏开脸躲了一下,“你先起来......”
  挣扎中无意间蹭到了身下的枕头,一早被他藏在枕下的东西也随之滚了出来。
  “别......”陆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噌”的一下全部涌上了脑袋,整个耳朵都在发烫,“你别看......”
  不应该是这样,至少不该是现在被他看到。
  “大人,”沈星烈的视线从幽紫色的瓶子和软软的方形包装纸上挪开,落在了陆驰的眼睛里,声音很低,“我真的可以吗?”
  “......你先起来,”陆驰抬手撑在沈星烈胸前,想要将其推开,然后自己再压上去掌握主动权。奈何手中力气早已尽失,连推开面前人的力道都没有,情急之下,声音都有点抖,“我们重新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他一定能提前将沈星烈压在身下,像他亲吻自己一样,把他也亲的手脚发软,不能反抗。
  “大人,”沈星烈俯下-身轻轻吻了吻他的唇,另一只手顺着他的后颈缓缓下滑,“让我伺候你吧。”
  陆驰不由得僵了一下,还来不及作何反应,身上的人毫无预兆地加深了这个吻。他下意识抵抗了两下便失了力气,任由这个被自己一手带大的人,一点一点将他的衣物褪去,侵略占有。
  ......
  ......
  -
  次日一早,陆驰失神地躺在柔软的鹅绒被中,呆呆地瞪着卧室房顶上的吊灯,眸中没有半点情绪。
  一会后悔自己之前太傻,才会纠结谁上谁下的问题,一会又惋惜自己没早点开窍,将这个臭小子吃干抹净。
  千头万绪汇最终成了一句话——早知道躺着不动能这么香,还干嘛跟她们争论那么久。
  面子哪有享受重要。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文就此完结了,其他番外如果想到的话会再写,感谢所有小伙伴的收藏、订阅、评论和雷,谢谢你们,我们下本书再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