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作品:《金主总在逼我学习

    “——他是我的爱人,闻锵。谢谢你,我爱你。”

    这一刻摄影师仿佛发现了盲点一样把镜头对准了岑帜和闻锵的手,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钻戒赫然宣示着两人的关系,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娱乐圈里同性恋人并不罕见,但是在拿到金影奖这样的巅峰时刻不是为了给自己宣传一波热度而是用来告白的,却是真正的罕见。

    俊美的青年走下铺着红地毯的舞台,停在闻锵面前。

    同样俊朗帅气的两个男人,一人抬头,一人低眸,对视间仿佛自成一方天地,温情脉脉,岑帜不好意思在全世界面前和闻锵接吻,于是拿起奖杯,在奖杯上轻轻印了一下,随后将自己留有唇印的那一面在闻锵嘴唇上贴了贴。

    无数闪光灯争先恐后亮起,这一幕被无数人记录下来,成为了本次金影奖最具浪漫气息的一个场景。

    同一时刻,国内,看完了金影奖直播的粉丝们已经兴奋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想去群里、微博里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次小旗子拿奖肯定是头条,然而当粉丝去看热搜榜的时候,热搜第一再一次震惊了他们的眼球。

    #岑帜博士生毕业#

    粉丝们:“我靠???”

    微博博主是京平大学心理学系,博主在恭贺今年毕业的研究生,发了一张毕业生的合照,合照中间空了一个位置,还是C位,当即就有人问这个位置空出来做什么,博主回答:「这是岑帜的位置,他出国了,所以就留了一个位置,到时候给他P上去。」

    [???P上去?那你倒是先P了再发啊!]

    博主一本正经回复:「先P就会有人说我们伪造,因为这时候岑帜在国外啊,我们很实事求是的。」

    众人:“……”

    [不是,你们的重点是不是搞错了,重点是小旗子他居然博士毕业了啊!我还是个大学生呢!]

    被博主的骚操作给带歪的网友们顿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了,对啊,岑帜才二十二岁,居然就博士毕业了!这还是人吗!

    [妈妈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终于出息了,他不仅拿到了影帝,还是博士,喜极而泣.jpg]

    [上面姐妹你漏了一点,小旗子不仅是影帝、博士,他还结婚了,全球直播上面公开秀恩爱!我、无、憾、了!躺平.jpg]

    [用奖杯间接接吻真的杀我,这到底是什么绝世可爱小旗子啊呜呜呜]

    紧跟在#岑帜博士生毕业#后面的tag才是#岑帜最佳男主角#、#只将CP高光时刻#等等,一夜之间,岑帜彻底火遍了大江南北。

    岑帜和《正常与非正常》剧组回国当天,刚出机场就被记者团团围住了,闻锵下意识揽住了岑帜,把岑帜护在怀里,这下更让记者们激动了,本来的问题顺序里是要先问一下有关金影奖的事情的,但闻锵这个护主的动作一出,谁还管问题顺序啊,一个个想到什么就问什么,全都抛了过来:“请问你们真的结婚了吗?”

    “双方家人同意吗?”

    “是否考虑过结婚对以后事业的影响?”

    岑帜从闻锵怀里抬眼看了一眼问问题的记者,抽空回答了一句:“考虑过。”

    他一说话,所有记者眼睛就亮了,目光灼灼盯着他,也不围堵拥挤了,就拿着话筒对准他,希望他再多说点儿。

    岑帜随了他们的愿,说道:“我决定正式退出娱乐圈。”

    记者们:“???”

    不止记者懵逼,剧组众人也面露惊讶,虽然他们早有预感岑帜会离开,但是这也太突然了。

    前脚刚拿了金影奖,后脚就退圈?

    真正的急流勇退?

    记者们准备的问题全没用上,反应快的连忙问道:“您是认真的?为什么要退圈?退圈之后您有何打算呢?”

    岑帜耐心回答:“认真的,很早之前就有这样的打算了,出演《国士无双》第二部 的时候便已经决定了,靳琼他们就是知道我的决定才来捧场的。”

    “退圈是私人原因,不管有没有拿到金影奖,我都会这么做,金影奖可以说是帮我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和帮扶。”

    “退圈之后会回归专业行业,具体就不方便透露了,我们有缘再见。”

    第246章 包养你一辈子

    #岑帜退圈#

    #国士无双#

    #岑帜退圈后会做什么#

    ……

    从六月底的金影奖开始,岑帜以博士学历毕业,然后在功成名就之时果断退出娱乐圈,紧接着《国士无双》第二部 在暑假档应时播出,评分一路保持在9.3以上,在古装电影中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直到《国士无双》院线下架,岑帜的热度都还没有降温的趋势,只是关心的点从“小旗子居然退圈了呜呜呜呜”变成了“小旗子以后到底要做什么啊着急”。

    岑帜说退圈就退圈,一点儿含糊都没有,他前面刚和记者公布,后面经纪团队、荧嵘就发微博证实了,告诉网友们岑帜说的是真的,并不是在驴大家。

    粉丝:“……”这种时候反而希望是在驴我们啊!

    岑帜也在微博上和粉丝们正式道别,下面一溜儿的“舍不得”“不要啊”“哭唧唧”,岑帜看的也挺伤感的,但是他一直很确定自己要做的事情,并不会因为其他人而改变。

    两个月过去,粉丝也佛了,小旗子退圈是既定事实改不了了,但是小旗子以后要做什么还没有小心啊,然后就有网友和当初八卦岑帜男朋友是谁一样搞了一个投票,来猜一猜岑帜以后的职业。

    [这有什么好猜的,小旗子明明白白说了回归专业,那就是心理学相关啊。]

    [实不相瞒我去恶补了一下心理学这个圈子,你们肯定不知道小旗子在心理学圈早火啊!他去过好多学术会议,和好多大佬都有合照!]

    名为“心理学圈中的小旗子”的帖子一出立刻风靡整个粉圈,一堆非专业根本看不懂的术语、会议上都有岑帜的身影,正如博主所说,小旗子在娱乐圈没半点儿消息的时候,其实是去心理学圈发展了!

    [我是个假粉,真的,假粉,崽崽如此出众我却只看重他的颜!]

    [看得我想去学心理学了,等我学个七八年能和崽崽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吗?]

    [所以你们都默认崽崽以后会去搞研究?]

    [那不然捏?]

    网友不知道岑帜的打算,闻锵也不知道,岑帜毕业后彻底闲了下来,他把遗留在1702的东西全部搬回家,1702就彻底空了下来,岑帜想了想就挂在租借中心出租了。

    卫赫作为岑帜的助理,同样陪了岑帜七年,这七年简直是卫赫工作最最最开心的时候,轻松而且薪资丰厚,虽然老板喜欢扣奖金,但是总的算下来还是他赚了,而如今岑帜退圈了,助理自然也不需要了,卫赫就得被迫失业了。

    卫赫:“???”

    卫赫舍不得,扒着门哭:“不要抛弃我啊小岑,我可以留下来照顾只只和将将啊!”

    闻锵面无表情盯着他:“当初让你过来当助理只是暂时的,现在小岑不需要了,就回去继续给于铭当助理。”

    卫赫:“……”卫赫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失业啊。”

    岑帜&闻锵:“……”

    打发了卫赫后,公寓就成了岑帜和闻锵的二人世界,闻锵很想问岑帜的打算,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岑帜似乎算准了他会问,所以每次在他开口之前都会岔开话题,久而久之闻锵也无奈了,算了,小恋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是可以的。

    岑帜退出娱乐圈的五个月里,各大娱乐公司都捧出了几个形似岑帜的新人,一些新粉的注意力就被瓜分了,但是岑帜的流量依然可怕,这大概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被渐渐分流了。

    冬天到的时候,意味着年底将至,闻锵又忙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岑帜告诉闻锵,他找好工作了。

    闻锵差点都忘了这件事:“真的?是什么?”

    岑帜笑:“心理咨询师。”

    情理之中又预料之外的答案,闻锵知道促使岑帜走上心理学这条路的就是当年柯恒和王息的死,但是以岑帜的能力,在心理学界搞学术研究也未尝不会有成就,而且他拥有那么庞大的资源,可没想到,岑帜在心理学界也急流勇退,直接去一线搞实践工作了。

    但仔细想想,这对岑帜来说,恐怕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闻锵摸了摸岑帜的头发:“可以,很适合你。”

    岑帜有些惊讶:“你不问我为什么?”

    闻锵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耳垂:“不为什么,我相信你的选择。”

    岑帜白玉似的脸颊上浮现出红晕,他抿了抿唇角,卉访拉着闻锵进了卧室,闻锵有些愣:“做什么?一会儿还要上班,时间可不够。”

    岑帜瞪他:“你想什么呢,帮我选一套衣服啦!”

    闻锵:“……”原来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搭配机器。

    最后闻锵给岑帜选了一套很温暖的装扮,浅棕色的高领毛衣和修身的牛仔裤,外搭一件卡其色的风衣,看起来帅气又平易近人。

    出门时,闻锵给他围上围巾,问道:“不让我送你去,那下午要我去接你下班吗?”

    岑帜下巴都埋在了围巾里,这一刻他又像是几年前那个可爱俏皮的小孩子,岑帜摇摇头:“不用。”

    闻锵:“那晚上我们出去吃饭,我定餐厅,庆祝你第一天上班。”

    岑帜眉眼弯弯:“好呀。”

    随后两人出门,各自驱车前往公司。

    接近年关,荧嵘又是一堆的文件需要签字,闻锵到公司就没歇下来,刚处理了一部分文件,于铭就敲门进来了。

    闻锵:“什么事?”

    于铭:“之前成立的心理咨询室部门,勿忘我心理咨询室那边,夏歆医生已经让人过来顶替她的位置了,夏医生说这位医生虽然年轻但是资历是足够的,人事那边也同意,您看,您需要见见他吗?”

    在当初岑帜为了写论文调查娱乐圈艺人的心理状况时,闻锵就有了要在荧嵘设立一个心理咨询室的想法,毕竟柯恒、王息、邓衍等等,这些人给的教训已经足够惨烈了。

    咨询室之前一直是夏歆负责,但是夏歆的主要工作还是在勿忘我那边,今年年初的时候夏歆就告诉他们会有人来接替她的位置,闻锵没有异议,只要这个人认真负责、能力足够就可以。

    荧嵘的心理咨询室说起来可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艺人的心理状况某种程度上也会影响到前途,所以闻锵需要一个绝对能够信任的人。

    想到这里,闻锵说:“见见吧。”

    于铭应下离开了,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请进。”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闻锵抬头,冬日暖阳里,那个令无数人痴迷的清隽青年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穿着他早上亲手搭配出来的毛衣牛仔裤,笑意盈盈望着他。

    岑帜俏皮笑道:“闻总——”

    那一刹那,昏暗的大理石质感的走廊和简约大气的办公室,七年前那个十五岁的小孩和如今二十二岁的青年重叠了。

    “——愿意包养我吗?”

    这一次,男人没有迟疑,没有对小孩儿既无奈又怀疑,他专注的看着仿佛沉浸在光明中的青年,露出一个宠溺又温柔的笑:

    “好啊,包养你一辈子。”

    @岑帜:心理咨询师岑帜今日上岗,以后请多指教。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