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选,费心费力准备好的礼物,布料滑过皮肤,落在模特身上,拉上拉链,露背收拢处的蝴蝶结恰到好处的装点,让唐豆的整个背部的优美线条展露无遗。

    蓄势待发的大狗按捺下自己的急躁,在留声机上放好唱片,暧昧沙哑的节奏流淌出来,和被黄昏染透的房间融合在一起,江彦林牵起唐豆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抵着唐豆的鼻尖“咱们来跳舞吧。”

    唐豆低低地笑出声来,“我可不会。”江彦林一把固住自家糖块的腰身,拉近,“没关系,我带着你。”唐豆握住江彦林的另一只手,笑笑,没有反驳。这只哈士奇向来懂得如何浪漫,如何讨他欢心,如何带他沉溺在名为爱情的温柔乡里。

    脚步的切换,旋转的舞姿,唐豆突然觉得身旁的事物都成了虚影,一晃而过,而眼前只有心上人的眉眼和轮廓,笑容和姿态都印入眼里刻进心里,耳边是自带暧昧气息的萨克斯和手风琴的合奏,唐豆觉得是酒精度数过高,让他有些晕晕乎乎,想不管不顾的沉溺下去,和心上人一起,来一场狂欢。

    不知是谁的唇先俯身缠绵,还是谁的手先游弋向下,夜幕正式降临,华灯升起时,屋内已是一片旖旎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