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诃航轻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手:“没事,死不了。”

    是死不了,但是很疼啊!

    乔一楠就开始哭,他现在更不愿意看陆天逸了,又不是厉诃航的错,他凭什么这么对厉诃航。

    乔一楠一边哭一边道:“陆天逸,我讨厌你,厉诃航他什么都没做,你这般对他,良心过得去么?”

    厉诃航给陆擎上了香之后,对陆天逸道:“人死不能复生,只能请你节哀顺变。”

    乔一楠扶着他,厉诃航带着乔一楠离开,陆天逸气的握紧了拳头。

    一出去,上了车,厉诃航才窝在乔一楠怀里撒娇:“老婆,好疼,要你亲亲才好。”

    番外一:我真的讨厌你

    乔一楠一边抹眼泪一边道:“你怎么不知道躲的?你故意的吧你?”

    厉诃航就笑:“欠了他一条人命,他杀了我都应该的,我躲什么。”

    乔一楠虽然知道厉诃航会自己愈合伤口,但是还是心疼,他说:“我心疼。”

    厉诃航躺在他怀里,笑了笑道:“这就够了。”

    他伸手将乔一楠的头按下来,轻声道:“要亲亲。”

    乔一楠看了看前面开车的司机,眼角还有泪:“回去了再说,这在外面呢......”

    厉诃航才不管,抬起身子就去亲乔一楠,乔一楠躲了半天没躲开。

    就只能抱着厉诃航亲。

    这样的厉诃航可是少见。

    亲了半天,乔一楠面红耳赤。

    厉诃航这才又躺回他的怀里,乔一楠摸了摸他的伤口,发现伤口已经愈合了。

    厉诃航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轻声道:“我睡会儿,到家里喊我。”

    乔一楠点头,轻轻地抚着厉诃航柔软的长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爱这个男人,他想,他和厉诃航应该会恩爱一辈子吧。

    他一点都舍不得厉诃航,分开的日子够久了,以后就再也不分开了。

    厉泓回到中心星球的时候,就看到了到处都是找他的消息,他看着那些消息许久,突然觉得回家真好。

    他很久没回这个地方了,他直接去皇宫见厉诃航。

    厉诃航刚忙完一些事情,请一家人吃饭呢,突然有人禀告说有人找他,厉诃航让人进来后,才发现是厉 泓。

    安沁看到厉泓的时候突然哭的不像样,放下筷子冲过去就抱住了厉泓,厉泓的眼眶也红着,安慰安沁 道:“妈,我回来了。”

    安沁哭的不能自持:“我的樊樊回来了,你可想死我了,担心死我了。”

    厉泓抱紧她:“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哭了啊。”

    厉诃航和厉霄也上前,给了厉泓拥抱,兄弟三个算是都在安沁身边了,乔一楠也跟厉泓打招呼。

    安顿着厉泓入座,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一家人都开心极了,厉诃航也就暍的多了点。

    吃完酒席,要给厉泓安顿住处,礼厉诃航突然提起安邵,厉泓一愣,问厉诃航:“找到他了么?”

    番外一:我真的讨厌你

    厉诃航说:“找到了,现在在监狱里。”

    厉泓抿了唇,沉默半晌,问厉诃航:“大哥,想怎么处置他?”

    厉诃航说:“我去问他你的下落,他不告诉我,说你被他杀了,原本我想着你要是真被他杀了我就杀了他 给你报仇,现在你回来了,他的死罪免了。”

    厉泓点头,说:“谢谢哥。”

    厉诃航问:“谢我什么?”

    厉泓也不知道谢厉诃航什么,或许是因为他饶了安邵一命。

    厉诃航并不知道厉泓和安邵之间的纠葛有多深,所以也没多问什么,厉泓却问:“哥,我能去看他么?” 厉诃航点头:“可以。”

    厉泓再次感谢了厉诃航。

    厉泓去见安邵的时候,安邵已经被打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了,躺在监狱里,一动不动。

    听到监狱门被打开,他以为又是厉诃航来问厉泓的下落,不耐烦地语气虚弱:“我都说他死了,要问几遍 才信?我亲手把他杀了的,厉诃航,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为他报仇。”

    厉泓将门关上,没说话。

    安邵躺在那里,没动,依旧冷笑着:“你要是知道他在我身边过得什么日子,你就不会留我了,厉诃航, 杀了我吧。”

    厉泓终于开口问:“这么想死?”

    安邵听到熟悉的声音还一愣,随即慢慢地挪动身子回头,却见厉泓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安邵的眼眶忽而就红了:“你竟然还活着。”

    厉泓点头:“命硬,没死。”

    安邵问:“那现在呢?是不是要报仇了?”

    厉泓走过去将他扶起来,看着他,摇头:“只是来看看你。”

    安邵突然就落泪了: “厉泓,你什么意思?”

    厉泓声音清冷:“没什么意思,好歹在最后关头,你也没杀了我,我来看看你,也没什么。”

    安邵说:“让你哥杀了我吧,或者你杀了我,我也就知足了。”

    厉泓将他扶到那破旧的床榻上,摇头:“我不会杀你,我哥也不会杀你,你要是好好做人,好好改造,还 有机会出去的。”

    安邵摇头:“不行了,是我自己不想活了,这能最后看你一眼,我也满足了。”

    安邵又道:“你以为我只是折辱你,只是折磨你,我的心里想的什么,你永远都不知道,厉泓,我爱你 啊,你为什么就不明白?你连喜欢我一下都从来不会,又何故来看我?”

    厉泓没答话。

    安邵一边说一边落泪:“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以后都不用再面对我了,你该开心了。”

    厉泓说:“我没想过让你死。”

    安邵摇头:“我自己不想活,我想激怒你哥杀了我,可是他就是不肯,既然你来了,我的这条命,就由你 结束吧,死在你手里,我也觉得不亏。”

    厉泓起身要走,安邵一把拽住他的衣襟:“你别走。”

    厉泓说:“我不想看你发疯。”

    安邵怒吼:“我怎么就发疯了?我连死都不配么?”

    厉泓问:“为什么要死?死的人还不多么?”

    安邵问:“那我不死,你会爱我么?”

    厉泓回答:“不会。”

    安邵说:“那就行了,我没什么期待了,厉泓,你没错,错的都是我,我该死,求你给我痛快。”

    厉泓一把甩开安邵,安邵一下子就掉下了床,厉泓头也没回地出了监狱,走到门口才顿住脚步,厉泓眼里 也有泪。

    他忍住泪意,对安邵道:“你从来都知道逼迫我,从未为我想过,安邵,我讨厌你,真的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