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作品:《男团选秀小导师是团宠

    贺洲:“我今晚,会留在你们这里过夜。”

    陶语的眼睛立刻亮了:“我们这儿可没有多余的房间,你只能睡林固大神的屋里。”

    陈弥小脸微红:“…………嗯。”

    陶语激动得双手合十:“感谢上苍,我磕的CP,今晚终于能修成正果了!”

    贺洲却皱起了眉:“啊这……陈弥,我劝你,保重。”

    陈弥看向贺洲:“嗯?”

    为什么你要一脸同情地看着我?

    陶语却已经洞察了一切。

    他拍了拍陈弥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那是因为贺洲是过来人。他啊,知道得比你多,你看见贺洲脖子上那些红点没?那可不是蚊子包,那是他夜夜被……”

    “不许说,不许说。”贺洲立刻扑过来捂住陶语的嘴,不让陶语继续往下说。

    陈弥虽然没能听到后面的内容,但已经猜出了几分:“贺洲,你不会跟时哲已经?”

    陶语挣脱开贺洲,又开始爆料说:“没错,而且动静还挺大。”

    “也没,没夜夜……也没挺大……反正不是陶语说得那样。”贺洲越解释越乱,又开始伸手想捂陶语嘴。

    陶语一边挣扎,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贺州……你……别捂我啊……你得……得给……陈弥……传授点经验!”

    陈弥看向贺洲:“可以吗?”

    后来,贺洲就拉着陈弥去小角落里说悄悄话了。

    陶语追在后面,也想加入:“我可以听一耳朵吗?”

    结果贺洲冷冷地拒绝了陶语:“单身狗,不许听。”

    陶语表情僵住:“……”

    贺洲仔细回想了一下他跟时哲的第一次,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屁|股在隐隐作痛。

    他语重心长地告诉陈弥:“你一定要争取在上面,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忠告。因为在下面的那个人,会哭得很惨。”

    陈弥问:“时哲他把你弄哭了?严重吗?”

    “反正……不怎么好。”贺州的脸,已经红得不能看。

    他皱了皱眉,脑中又浮现起时哲第一次把自己哄去他房间时的情景。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夜之后,自己第二天一整天都没下得了床。

    陈弥看着贺洲一脸纠结的模样,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贺洲,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可如果我在上面的话,那林固哥就要在下面。说真的,我不太舍得把林固哥弄哭。”

    “啊……这!”贺洲眯起眼,在脑中幻想了一下林固大神如果哭的话会是什么模样,但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那画面。

    因为哭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林固大神身上的。

    贺洲想了想,又叮嘱陈弥说:“那你在上面的时候,对林固大神温柔一点,大神他应该能忍住不哭。”

    “是吗?”陈弥若有所思地看向贺洲,缓缓地点了点头,“嗯,我会对林固哥很温柔的。”

    *

    晚上的生日派对,大家玩得很开心。

    陈弥吹了蜡烛,许了心愿,给大家分了蛋糕吃。

    吃完蛋糕没过多久,时哲拐走了贺洲:“贺贺,陈弥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我们别打扰他和林固的二人世界。所以,今晚你去我那里睡。”

    陶语也很快拖走了秦闲:“跟我走,你可别再盯着陈弥看了。你再怎么看,陈弥也是林固大神的人。都去一年了,你也该从失恋里走出来了。”

    渐渐的,大家也都各自回了房间,不打扰林固和陈弥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

    林固的房间有单独的卫生间。

    陈弥先进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了一件纯白的棉质睡衣,坐在林固哥的大床上,开始刷微博。

    他的手指,机械地在手机上点来点去,眼睛却在放空,耳朵听着卫生间里林固哥哗啦啦洗澡的水流声,心思早已飞远。

    他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

    就按贺洲说那样,我待会儿要动作轻一点,对林固哥温柔些,一定不能把林固哥弄哭。

    等林固洗完澡,从卫生间走出来时,身上穿了件棉质T恤,头发湿漉漉的,眼神也湿漉漉的,像是蒙了层温温的水汽。

    陈弥抬眸,见林固哥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他的心情一下子变紧张,手中的手机也不小心滑落到了枕边。

    “林  ……林固……哥。”陈弥轻轻唤了一声。

    他一想到今夜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紧张得喉头有些发硬。

    林固看出了小朋友在紧张,于是微笑着温和地说:“弥弥,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聊聊天?”

    林固和陈弥肩并肩地靠着床板,腿并腿地坐在一起,他给陈弥讲起了自己成团以来遇见的趣事。

    聊了会儿天,陈弥也渐渐放松下来。

    他终于鼓起勇气,问:“林固哥,一会儿我可以在上面吗?林固哥你放心,我保证会对你很温柔的。”

    林固唇角微微扬起,表情似笑非笑:“…………弥弥,想在上面?”

    陈弥怔住。

    林固哥这表情这语气,该不会是不肯答应吧。

    看来林固哥也怕在下面啊。

    那要不,我就把上面让给他吧。

    毕竟林固哥是我追了这么久才追来的,我该好好心疼他。

    但出乎意料,林固却答应了:“弥弥在上面倒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不过弥弥你是第一次,在上面的话,难度会有点大。”

    林固说到这里低下头,靠近陈弥的耳边,几乎是咬着  陈弥的耳垂说:“若弥弥非要的话,我可以教弥弥……不过可能会有点……疼。”

    陈弥咬了咬牙:“我不怕疼。”

    再疼能有下面疼吗?

    贺洲都跟我说了,下面那个能把人疼哭。

    于是,林固扶着陈弥的腰,耐心指导:“你坐上来。”

    “我这样对吗?可怎么……怎么这么难?”

    而且还挺疼。

    陈弥尝试了好久,却由于林固的尺寸,他都快疼哭了也没能成功。

    林固见小朋友痛得额上满是细细的汗珠,很心疼:“行了弥弥,别试了。第一次就让你在上面,挺为难你的。”

    他抬手把陈弥拉了下来。

    等陈弥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林固哥按躺在床上。

    下一秒陈弥就发觉,林固哥在上面时和自己在上面时,好像不太一样。

    他疑惑地问:“林固哥,你刚才不是这么教我的。”

    “嗯?”林固闷哼一声,没有回答,低头吻住了陈弥……

    陈弥这下是真真切切地感到疼了。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嘴巴被林固牢牢吻住,想哭也哭不出声,只能呜咽……

    *

    第二天中午,陶语拿着手机开直播:“给你们看看我们男团今天的午饭有多丰盛。什么?你说我们人不全?林固大神不在?你的眼睛可真厉害,林固大神的确是没来吃午饭,他连早饭都没吃,大概是昨夜太累的缘故吧……啊,你问林固大神昨晚为什么累?那还不是因为陈弥来了。看在你们也都是古城迷林CP粉的份上,我就偷偷透露给你们,昨晚可是陈弥第一次在林固大神的屋里留宿……你问陈弥现在在哪儿啊?那当然在林固大神屋里……啊啊啊,林固大神从终于从屋里出来了”

    结果陶语只看到林固一人出来,完全没见到陈弥的影子。

    他好奇问林固:“陈弥人呢?”

    林固拿起一个盘子,盛了些菜,说:“在我屋里,我拿些午饭回屋给他吃。”

    林固返回房间后,陶语开始感慨:“看来陈弥是起不来床了,林固大神霸气啊!”

    直播间也因为CP粉们的激动刷屏,炸欢了,连直播画面都卡了好久。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篇番外也写完了,这篇文全部完结啦!开心!谢谢大家的陪伴!下本见。

    全订有抽奖哦!请看抽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