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不要撩我了!

    傅乔轻飘飘带过话题。

    两人几周没见,视频还是隔了一层。此时白桦安静坐在傅乔身边,空气中的味道好像都是久违的熟悉,是傅乔最常用的橙子味沐浴露。

    他观察一圈,显然傅乔的生活十分平稳,没有太大改变,甚至门口的高大护工依旧很凶,一步不离盯着房门。

    窗外开始有初夏的暖风吹过尚且稀疏的枝条,传来簌簌声响。

    这里的确是个旅游的好地方。

    没有傅乔的家人在,白桦非常放松,他不需要再去克制对傅乔汹涌的想念,他将病房大门一关,又几步过去拉上遮光窗帘。

    现在宽敞的房内变得有点暗,只有偶尔被风吹开的窗帘侧角稀疏透进来几束光。

    这样暗下来的环境让白桦多出许多安全感和勇气。

    他甚至有些急切,凑过去一蹭上傅乔的嘴唇就下意识用牙齿咬了一下。

    熟悉的味道让他沉迷,白桦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主动,他甚至双手环住傅乔的脖子,差一点就要坐到对方腿上。

    好在及时清醒过来,傅乔现在的状态恐怕经不起他的重量。

    傅乔似乎是笑了,很配合地双手掐住白桦的腰,他手劲很大,白桦就这样被悬在半空中。

    两人亲起来没完没了。

    空气中好像都被暧昧又黏糊糊的水声挤满了,温度也渐渐升高。

    “你要快点好起来。”白桦手还搂着傅乔的脖子,却很严肃地要对方保证。

    “嗯。”傅乔含糊的声音溢出嘴角,他没停顿几秒钟,很快又将人压的离自己近一些,嘴唇沿着白桦洁白略尖的下巴亲下去,细细密密地划出一连串吻痕。

    最后白桦捂着脖子瞪他,拿起一套睡衣去洗澡。

    等待的那几分钟,傅乔却恢复了面无表情,无目的地看向开了一丝缝隙的窗外,手指在扶手上敲了几下,终于是下定决定。

    洗完澡的白桦看起来很暖和,头发贴紧皮肤,有晶莹的水珠沿着额角脖颈留下来,微微打湿深灰色睡衣,又悄悄流淌进锁骨之下。

    白桦要在这里逗留一晚上,然后乘明天的飞机回国。

    他无法请很久的假,也不敢将自己此行目的告诉任何人,对他来说,确认傅平安无事,旅途目的就达到了。

    珍贵的相处时间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白桦将傅乔扶到床上,自己捡了本书看。

    中途医生和护士进出几趟,给傅乔更换几次输液,直到临近10点,护工将门关了自己进到病房连带的房间睡觉了。

    护工临走前拍拍白桦肩膀,说了一大串口音浓重的英语,白桦思索一会才恍然大悟,脸有些红。

    路灯反射着草坪的绿意,微微照进房间,白桦将傅乔腿上的灰色毛毯拿开,换了薄被,自己从另一侧缩进去,放松地躺在枕头上。

    他稍稍转头,发现傅乔也朝着这边看他,眼睛含着笑意认真注视着他。

    好像回到了一年以前,他第一次被傅乔捡回家,对方在临出门前小心翼翼的问他可不可以留下来。

    现在他们做了很多更亲密的事情,但这样安静躺在一起,还是会觉得很安心。

    傅乔声音很轻地缓慢讲起自己的病情,“桦桦,我最怕的事情就是让你担心。但我也不想对你说谎。”

    “之前没有跟你视频那一天半,我接受了神经科的微创手术,从大脑取了血肿,手术很顺利。”

    傅乔尽量保持声音平稳又温柔,但他还是察觉到白桦贴着自己的手臂渐渐绷紧,他伸手摸到白桦背上,安抚似的拍了拍。

    “现在已经没事了。”他说。

    白桦没说话,但是主动将脸靠近他胸前,好像这样会有额外的安全感。

    傅乔锁骨下有一处小小的切口,已经快要愈合,留下发红的结痂。

    他没有出声,只是贴着傅乔胸口听他心跳,一声一声,让人很安心。

    他在这样略吵的的心跳声中慢慢闭上眼睛,飞行一天的疲惫渐渐涌上来。

    半梦半醒间,傅乔声音温柔极了。

    “晚安,宝贝。”

    回国之后时间又被按了加速键,从每次大考小考,总结发言中飞速划过。

    母亲恢复的很快,等到阳光开始变得过分强烈时,母亲已经可以独自行走了。

    她迅速电话联系了白桦,辞掉了护工,省下的钱却很大方的给了白桦一笔,让他在学校好好吃饭,多补身体。

    白桦也没推辞,好好的存下来。

    欠傅夫人的钱不知道要还多久,他想要尽快进入大学,努力兼职赚钱。

    暗不透光的生活好像终于要到头了,再坚持一点点时间,他就可以参加高考,结束这漫长的青春期。

    考前一周,傅乔坚持把每天都视频时间限制在十分钟内解决。

    他似乎比白桦还紧张学习情况,又像个小心翼翼的家长,大多数时间只敢旁敲侧击的问白桦成绩,从不敢直接问出来。

    白桦倒是十分轻松,最后仍旧稳稳保持成绩,直到最后一天。

    考前一天晚上,白桦开了空调呆在宿舍,安静等待视频的时间。

    整栋楼几乎都空了,大部分考生被父母接回家,等待第二天决定命运的考试。

    校园静悄悄的,白桦很喜欢。这个时候没必要再多看书,他只拿了平时的错题看看,很快就到了傍晚。

    傅乔今天没有像平时一样在视频前面演示他走来走去的矫健身姿,而是老老实实坐着,镜头下神采奕奕,非常兴奋。

    “明天考试了,紧张。”傅乔说。

    “……”

    白桦想了想,会不会是傅乔也很想参加考试,又因为车祸养病错过,所以现在心情应该不好吧。

    于是他劝说道,“你还是想跟我一起参加的吧。不要太难过,明年考也是一样,我在大学等你。”

    他也不知道怎么劝好,又不敢多说,很快就闭嘴沉默。

    谁知傅乔愣了一下,不在意地摆摆手,“你在说什么,我根本没伤心。”

    “你快点学习吧!明天考完再聊。”傅乔看看时间快到十分钟,迅速挂了视频。

    白桦只好继续背单词,心里有点委屈。

    考完就好了,考完他要过去陪傅乔,陪他康复锻炼,陪他恢复到跟所有健康的少年一样,再次回到篮球场上打比赛给他看。

    检查完最后一遍涂卡,白桦合上试卷,等待考试结束铃声响起。

    白桦看向窗外正是枝繁叶茂的梧桐树,笔在手里打个旋,轻轻落在卷纸上。

    好像就这样结束了,他为之努力了十二年的高考。

    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

    从考场出来,白桦忍不住脱掉长袖外套,耀眼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在他身上,白桦眯起眼睛,混在人群中走向大门。

    无数老师和家长穿梭其中,很多学生捧着大束花朵,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

    他越走越快,即将走出这学习了三年的高中时,白桦放缓了脚步。

    很神奇的,他从考前视频之后就开始的预感渐渐落下,像是美梦成真。

    傅乔那天大约是在飞机上,所以没办法走路给他看,又怕他发现,所以短短几分钟就关掉视频。

    而跨越了几十天后的这一天,傅乔穿着跟他一样的校服,笔直挺拔地站在校门前,手里是灿烂耀眼的红色玫瑰花束。

    他向白桦走来,脚步沉稳,唇边带笑。

    此刻天是蓝的,太阳是亮的,玫瑰花是盛开的。

    而傅乔是他的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