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作品:《师尊补习班

    不愿听上方修士的胡说八道,抬头吻住了他的唇。

    这一动作立马得到了上方修士的热烈回应,唇舌交缠,鱼水之欢。

    唾液濡湿衣衫,好在这衣衫立即便被褪下,未被进一步地沾湿。

    直到安和逸开始挣扎了,温修远才抬起头,在锁骨处印下红痕,又顺着莹白皮肤一路向下而去。

    安和逸闭着眼,身上的触觉便更加灵敏,似是有万千双手抚摸,让他无处可逃。

    “别……别这样。”安和逸努力收缩双腿,想逃开这情潮,可挣扎了半晌,仍是被狠狠压在身下,被身上霸道的修士印上一身的印记。

    修士巨大的龙根青筋虬结,让人看了便生出惧意。

    温修远好笑地望着师尊,“师尊下面不是尝过很多次了,怎地还是会害怕?”

    安和逸别过脸不去看他,只觉得呼吸困难。

    手轻轻揉动穴口,巨大一点一点挤进去。

    “呜……”安和逸受不住地呜咽出声。

    细微的声音,听着便让人忍不住摧残。

    温修远俯身轻吻安和逸的身体,半哄骗着,“师尊放松一下,我马上出来。”

    上了数次当,压根不相信他的安和逸一口咬在了他的锁骨上。

    “噗嗤”一声,那庞然大物挤进了身体里,烫得安和逸想逃。

    “呼……就是这般,师尊咬得徒儿好舒服”,惑人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安和逸扭过头不去听。

    紧缩的穴仍能感受到青筋跳动,安和逸咬住下唇抑制住即将脱口的呻吟,保留他作为师尊最后的威严。

    可身上的修士偏偏不肯让他如愿。

    “啊”剧烈喘息着,上半身止不住地向上挺,体内的龙根已经到达了敏感点,毫不顾忌师徒情谊地狠狠碾压着。

    安和逸着实受不住了,睁开眼,眼角湿润地向上望去,“慢……一点。”

    话音刚落,身上的动作便更快了。

    狂风暴雨的袭击打在脆弱的敏感位置,让安和逸止不住的呻吟,眼泪止不住向下流去,这番样子却丝毫没有获得身上人的同情。

    反而被对方扣住腰狠狠向下拽去。

    耳旁是一声接一声的粗喘,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谁。

    剧烈的刺激让安和逸缓不过劲来,只知道打开身体迎接对方的侵犯。

    粗壮的肉棒碾过软肉,换来身下修士的不住求饶。

    坚挺的龙根狠狠插进深处,四处捣动着压着深处敏感的嫩肉,安和逸止不住呜咽出声,手抱紧温修远背部企图分担这份疯狂的情潮。

    他太热了,要被这无情刺向他的巨大东西烫化。

    “别……别进去了,”流着泪祈求身上绝情的修士。

    若是一般的修士面对这般美人的哀求,只怕早已投降。

    温修远却是例外,眼睛兴奋地透出着妖异的红,压着身下的安和逸狠狠肏弄,只怕不能死在师尊身上。

    “混……小混蛋,”不会骂人的安和逸搜索尽了词库也只能找出这么一句,骂出来却被对方嘲笑了一般。

    温修远笑了一声,下身更加猛烈地挺动,插进穴内,体会那湿软的龙根安眠之地。

    清爽的气息打在安和逸耳旁,他听见对方说,“师尊合该是被徒儿弄的。”

    下身抽动,腿股拍在臀部啪啪作响,龙根在湿软穴内抽动时发出噗哧水声,溅起的汁水飞落在床间。

    安和逸摇头拒绝这份狂热的爱意,却抵不过身上的修士太过热情,拽着他要将珍藏的体液送给他。

    穴肉勾勒出龙根的形状,收紧地感受着它不留情的侵犯,酸胀伴随着噬人的酥麻而来,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如同落在秋水烟波里,视线朦胧看不清上方修士的脸,唯有身体记住对方一下又一下凶猛的力度。

    细白的脚踝被紧紧握住向下拉,下身剧烈抽动,引得身下修士喘息绵长,待顶至最深处,暧昧的呻吟便破碎开来。

    腹间被那庞大的物矢顶出一个凸起,回落后又不断地被顶起,看着分外色情。

    安和逸扭动身体,浑身上下染成了粉色,身上的手恣意妄为,将那如玉的身体摸了个干净,不仅如此,唇舌仍要留下记号。

    安和逸摇头求饶,换来对方更深的侵犯。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烟花炸开,脑中五颜六色的彩光之后只余下一片空色。微凉的液体沾湿了白皙圆润的臀,从濡湿的穴中缓缓流出,带出粘腻的液体沾在身上。

    安和逸微微松了口气,抬腿想要起来,缺发现腿部早已酸痛不已。

    身体一动,上半身杯搂了起来,温修远手放在安和逸臀部向上一拖,将师尊带到了身上。

    “噗嗤”一声,龙根重新填满穴内。

    “啊呀,徒儿忘了双修了,师尊再来一次吧。”

    不待安和逸开口,龙根碾着软肉重新抽动。

    “……啊”安和逸止不住发出了声。骑在温修远身上,上身随着对方的手一上一下,每一次坐下,巨大的肉棒便分开紧致的穴肉钻进最深处,将安和逸捣弄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戚戚地受着对方的欺负。

    摇头拒绝这份疯狂的情潮,握住他腰的修士却不肯罢休,变本加厉狠狠抽插着。

    面上红晕久久不散,潮湿的发甩动滴下汗珠,下方胀得发麻,却仍要承受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打。

    “呜”安和逸受不住地想逃,却被温修远牢牢困在了臂膀之间,清香顺着体液沾染一身,缠绵地混在一起。

    温修远见着师尊受不了的模样,嘴角却勾起笑意,眼中呈现一抹疯狂,下身加快抽动,引得身上的修士身体不住颤抖,穴肉更加紧缩。

    “……哼嗯”温修远轻哼一声,吐出暧昧的气息,两腿间的物件更加坚硬。

    “师尊,便这般陪徒儿一个月吧,徒儿好生助师尊渡劫飞升,师尊可别浪费了徒儿的苦心,咬……咬得紧些,别浪费了徒儿的精华。”

    强烈的刺激袭来,安和逸红着眼角,受不住地俯身咬在对方的锁骨处,换来温修远毫不留情的报复。

    龙根碾压软肉,安和逸受不住泄露一声声轻吟。

    红烛晃动。

    夜深交颈效鸳鸯,锦被翻红浪。

    龙根深入,偌长偌大,偌粗偌胖。

    作者有话说:

    小温:你以后就是我媳妇儿了!

    安安:……中

    小温:好了,我知道你行了。

    安安:……中风?!

    小温:……?

    你懂的内容在微博√

    @努力填坑的飞鹤

    第105章 番外4 大结局

    这几日,安安与小温暻精神愈加不好,安和逸与温修远对他们也都更加小心,生怕磕着碰着让他们的状态更差了。

    安安前所未有的粘起了安和逸,就连向来傲娇的小温暻也追在了温修远身后。

    安和逸与温修远虽没表现出来,内心却都有些不舍。

    “我感觉我今天就要走了,”安安趴在安和逸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正在翻书的安和逸手一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想见见我弟弟妹妹,”肩上的小人努力睁开眼睛,声音细弱。

    手中的书轻轻合上,似是担心惊扰了浅眠的人,安和逸只淡淡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风穿过屋子,桌上的纸张飞扬,安安的眼睫颤动着,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童年曾经踩过的秋季。

    门外一阵嘈杂。

    安和逸抬手挥开,见到门外一大一小的两人。

    温修远站在门口手指轻轻戳着小温暻的额头,“什么叫你想看一下你媳妇儿,那是我媳妇儿。”

    紧接着便被小温暻狠狠唾了一口。

    温修远眉一挑,却是没什么怒气,只装腔地表现出恼火的样子。

    小温暻侧过头,咬住温修远肩上的布,手扒在他身上,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安和逸与温修远相视一眼,无声叹息。

    风呼啸吹过耳际,下方的人群变成一个个看不清的点。

    带着安安与小温暻登上坐骑,安和逸小心护着趴在他肩上浅眠的安安。

    睡着前安安还抬起头趴在他耳边说着,到了要叫他一声。

    百里村上空白浪翻滚,阳光正好,斜斜照在土地间。

    “到了,安安。”安和逸轻轻拍着安安的背。

    浑身无力地眨巴眼睛,安安伸出小手轻轻揉着,睁眼望着下方屹立的学堂。

    简陋的木屋子搭建在上方,屋顶盖着稻草,零星的学生坐在屋子内。

    朗朗的读书声从下方传来,间或一两句嘈杂的辩论。

    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

    百年之前的墓地早已不见,后人将这块地方改建成了学堂,试图用年轻人的朝气镇住这片土地的尸骨亡魂,带领这片土地上的人奋进。

    安和逸沉默地望着这一切。

    良久,耳旁传来细微的笑声。

    安和逸如玉如珠的眼睛在阳光下敛着星星点点的光,化在他身上融得只剩下柔和。现下尽数投在安安身上,飘落在他微勾起的嘴角。

    “挺好的,弟弟他会开心的。”

    安和逸眼睛微敛,露出无悲无喜的样子。以往他未曾觉得安安像他,只在这时才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没一会儿安安突然手撑着安和逸的肩要爬起来,安和逸见着连忙抬手相护。

    小手最终伸向了温修远。

    安和逸轻叹一声,果然。

    虽说在温修远的牵线下,安安终于肯靠近安和逸了,但安和逸也明白,在他心中,没有谁能够比得上温修远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便是这般以为的,正如此时的安安。

    到底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不会变的。

    温修远小心护着安安,安和逸便见着安安趴在温修远耳旁不知说了什么。

    说完之后,温修远便抬眼看了下他,安和逸疑惑地回望,对方便收回了视线。

    小温暻伸手嫌弃地推开温修远的脸,转过身体背对着他,向安和逸张开双手。

    温修远翻了个白眼。

    临走之前也不见得小温暻对自己有什么好脸色。

    阳光之下,那双小手愈加透明,仿佛下一刻便会随风飘散。

    安和逸吓得急忙伸手,小心地接过小温暻,生怕一个不注意,他便消失了。

    小温暻努力地站直身体,走过去的时候却有些踉跄,腰背挺直,奋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

    到底是同温修远一般的骄傲。

    小手握住安和逸的手指,小温暻表情严肃,乌色眼珠流转,隐藏住深处的忧愁。

    那双眼睛紧紧盯着安和逸,似是放心不下。

    直到安和逸将他放在肩上,听到对方细弱的一声,说完便没了声响。

    肩上散落一片碎光,仿佛阳光被谁撕裂开来,随手丢下一片,留下一丝寂寞的温柔。

    “本尊……很想很想你。”

    浓烈的感情飘散在空茫的天地间。

    安和逸手抓住袖子,记忆似乎回到久远的早已被遗忘的过去,那里有一位青年,踩着深秋的雨和落叶而来。

    肩上一暖,安和逸转头望见温修远的手,双手有力地扣住他的肩膀。

    额头紧接着感受到一阵温热,手的主人轻轻印下一个吻。

    “他们只是回到我们之中了。”

    安和逸闭上眼,过往的事情愈加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

    深秋的人,淅沥的雨,还有久久散不去的熙春茶香。

    “师尊,安安说,让我猜一猜为何他只跟着我,说我若是猜不出,便来问你。那我要我师尊,为何?”

    风带起半丈青丝,缠绵相合,安和逸静望着眼前的,呼吸也跟着静了。

    温修远眼中缓缓染上笑意,薄唇微张,“师尊,为何?”

    “我心悦你。”

    修士一声叹息,满是魇足意味。

    “幸好你来了。”

    温修远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全藏在小温暻不加掩饰的举止里。

    那些因为不可得而早早被他埋藏在心底,以为已经遗忘的人与事,全被小温暻牵引而出。

    温修远庆幸。

    幸好安和逸来了。

    兜兜转转,终是相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