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品:《洪荒第一辅助

    功通天盖世,五万年前吾等一战不胜,才沦落至此。怎敢再与他为敌?”

    其余人都沉默,看来都赞同此法。

    路清风只觉得失望。还以为找到了什么契机。

    倒有一个魔讲到关键:“鸿钧之愿,唯天道耳。若有一法能叫魔道天道两不相灭,定能叫他恶心一番。是以这些年魔祖四处藏身,不为天道所获。”

    路清风告诉他,罗睺已经被囚禁在鸿钧的光牢里。但凡天道经不住鸿钧的忽悠手刃兄弟,鸿钧的天道就修成了。

    众魔乱作一团,就是拿不出个主意。难怪乌合之众大败于鸿钧。

    但见得天际来了片火烧云。

    路清风认得那就是红云师叔。

    红云是个会拿主意的,特地赶来相助:“你师父有主意。既是天地宝鉴将你传唤至此,想必也有法子将你传送回去。若是抓住机会将魔祖一并传回,岂非天道魔道永不干涉?”

    路清风心想有理。回到大唐时期,早就绝地天通,天上人很难直接干涉人间事。

    红云将天地宝鉴交予路清风,在耳边嘱咐一番使用之策。

    路清风会意而去,吩咐众魔:“诸位,若天道一统,魔道不复,你们也该死绝了。”

    众魔俱明白其中道理:“但凭魔后差遣。”

    路清风不知道他怎么又多个称号,听着怪怪的,算了不介意,指挥道:“尔等分为六队。四队东西南北四向分别涌出,遇神杀神,但叫天庭兵力无从应对。”

    四队领命而去。

    路清风又命:“再一队赴酆都地府,务必将后土说动,请她牵制亡灵。”

    这队人面露难色:“后土素来与紫霄宫交好,怎会听从我等?”

    路清风道:“她若不愿,你们便大闹酆都,闹多了她就愿了。”

    再剩一队,直从万寿林赶往洪荒,让妖族巫族俱重回海内,搅他个天翻地覆。

    安排好六方兵力。路清风的神行也冷却好了。趁着天地大乱之际,正好直入紫霄。

    天道和罗睺两人站在光牢前相顾无言,看来是没法将罗睺放出。

    见得路清风前来,罗睺立马嬉皮笑脸:“看,有人来探我,你个单身狗羡慕不过来吧。”

    路清风白他一眼。依着红云之言,将山河社稷图和天地宝鉴一同祭起。

    天道见势大叫不好,唤路清风赶紧收了。为时已晚,鸿钧一道光牢降下,直将那两个宝贝纳为己有。

    天道叫道:“谁出的馊主意?难道不知这三件宝物合为一体,便是能同时知悉过去现在未来的无上玉牒吗?”

    路清风一下子懵了。红云师叔该不会跟明月一样,也是道祖安插的内线吧?

    只听得鸿钧的声音传来:“玉牒得复,幸甚善哉。天道,你还不愿出手灭魔,好证真身?”

    路清风只是大呼鸿钧卑鄙。

    鸿钧叹口气:“天地万象,皆在牒中。我便示于你看。”

    天道只是摇头:“我本愿护你,奈何至此。”

    路清风听他这口气,倒有点鸿钧自取灭亡之意。

    玉牒归位,金光万象。金光之内,一眼万年。

    后世的光景不如鸿钧所料。天道存,魔道仍存,十方宇宙,阴阳不息。

    鸿钧再度沉默。但见得鸿钧与红云飘然而至,冲着穹顶上的紫气打一稽首:“老师悟道多年,可知这才是真正的大地之道?”

    鸿钧不语,他但凡理亏的,总是不语。

    他既是道祖,就要尊道。既然道说了未来天道魔道争执不休,他就只好撤去光牢,将罗睺放出。

    可他还是存了一丝执念。这丝执念便是只要非人之道,不要阴阳之道。一生二不好,二合一才算得完满。

    然而道本来便不是一,岂非他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来自未来的天道琴爹自然懂得这点,他只为着照顾鸿钧的感受,才煞费苦心将三片玉牒拆开,不叫他得知真相。

    众人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鸿钧都没有说话,天道下逐客令:“尔等离去罢。”

    罗睺拍拍天道的肩膀:“好自为之。刚才还真说错了,看来你也不是一个人。”

    天道不知在路清风耳边嘀咕句什么,忽然把他吓得跑个没影。

    罗睺急道:“你使的什么坏?”

    天道调皮地眨个眼睛:“二合一不是正道。所以给你一分为二咯。”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撒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