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作品:《你必须娶我!

    有势的人,颜氏集团虽然前程似锦,但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要是心思浮动了,总能找到更高的枝儿。

    齐真听颜妈妈的话,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给了颜妈妈一个安抚的笑容,说:“我带了名单过来,给你们看看,我爸爸身体不好,婚礼的事他们帮不上什么忙,都由我和你们商量着就好。”

    颜妈妈听了这番话,像是吃了颗定心丸。

    齐真妈妈看上去不安分,但齐真显然不是那种没主见的人,不会轻易跟着别人的话走了。

    看着齐真将名单摊开在茶几上,颜妈妈心里有多了几分心疼,这女儿的婚事,父母竟然一点都不关心,什么都要女儿自己来,都是头一回结婚的小姑娘,哪能事事周全?

    她拿起名单,仔仔细细的帮齐真看了一遍,道:“好的,真真你有事就和我们说,我们现在退休在家,除了忙你们的事儿,就是瞎玩,闲得骨头都散了。”

    “你们很闲呀?”

    正在吃甜点的颜以云忽然抓住了重点,笑眯眯的问:

    “爸,你最近都没什么事对不对?”

    颜爸爸看着她狡黠的笑容,直觉女儿要甩什么锅给他了,然而,他最近确实是闲得发毛,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找不出来,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是啊,小云怎么了?有什么事要爸爸帮忙?”

    “有有有,”颜以云忙不迭的点头,“你看,我们准备婚礼,又要挑婚纱,又要看礼车,天天迟到早退也不是个事儿嘛,要是公司的人看到我们这样,有样学样怎么办?到时候也不好处理,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颜爸爸听了她这一通话,觉得是这个道理,说:“没错,那你说怎么办?要不要我请哪个叔叔去公司坐镇?”

    “不用不用,”颜以云连连摆手,她眨巴着眼睛,对颜爸爸说,“还找什么叔叔来啊,爸你亲自去坐镇,不是更好?”

    颜爸爸愉快的退休生活刚过了一年,就听见女儿想甩锅给他,下意识的想拒绝,然而被颜妈妈毫不留情的瞪了一眼,光是看她那神情,就知道意思是女儿都要结婚了,还不让她专心准备?

    颜爸爸还没说话,颜妈妈就大手一挥,笑得一脸慈爱:“没问题,你们专心准备,公司交给你爸。”

    第155章

    婚礼当日,颜以云端坐在化妆椅上,由颜妈妈为她戴上了洁白的头纱。

    颜以云有些紧张,握着颜妈妈的手,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草坪上的红毯,说:“不知道真真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颜妈妈拍了一把她的背,说:“等会就能见到了,你急什么。”

    她们虽然是在国外登记结婚,举办婚礼仪式,但婚前还是按照颜爸爸和颜妈妈的建议,整整一周没有见面。

    为了这个,颜以云没少给齐真发微信嘀咕:“又不是没见过,干嘛还来这套啊。”

    齐真安慰她,说:“爸爸妈妈想有个好兆头嘛。”

    她们提前一个月到了圣托里尼岛,刚到岛上时,颜以云还每天拉着齐真,在准备婚礼的间隙四处疯玩。

    出海打渔、船上烧烤、游海泳开摩托艇、深潜摸珊瑚……岛上能有的娱乐,她一个都没放下。

    颜以云玩到兴起,坐着晃晃悠悠的海船,吃着烧烤,感叹道:“海边真好,海上能玩的真多!”

    直至于小桃上了岛,第一眼见到她就惊呼起来:“老板,你这么天天玩,晒黑了怎么参加婚礼啊!”

    颜以云这才意识到,婚纱照不光是之前拍的,婚礼上也会拍一些!这下她才开始慌了,每天猫在酒店里不出门,天天做面膜SPA,才将一身好皮肤养了回来。

    谁知她刚松了一口气,颜爸爸和颜妈妈就上岛了,掐准了时间,让新婚小情侣分开一周,准备婚礼。

    颜以云自从和齐真在一起后,就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别说在一起后了,哪怕是认识以来,也没有这么长时间见不到面。

    颜以云感觉自己心里满是相思,婚礼前夜,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齐真了,她一分钟都睡不着。

    早晨五点被挖起来化妆时,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只能坐在椅子上,任由化妆师和颜妈妈摆布。

    化妆师见多了这样一.夜未眠的新娘,动作麻利的遮住她眼下的痕迹,飞速的给她化起新娘妆。

    颜以云化完妆,整个人更心神不宁了,刚刚还有事转移一下注意力,但现在只剩下等待婚礼开始,漫长的等待里,她更加想念齐真了。

    齐母不像是颜妈妈,一早上就起来陪女儿化妆,她和齐父完全就是来当客人的,上了圣托里尼岛,就开始计划着吃海鲜拍照,玩得不亦乐乎。

    齐真的这一边,是由她的恩师来帮她戴上头纱,陪她化妆准备的。

    恩师已经年近六十,一通忙碌下来颇有些累,齐真连忙握住她的手,担心的说:“老师,您先去睡一会儿吧,婚礼还早,到时候我叫您起来。”

    恩师拍拍她的手背,慈爱的笑道:“真真,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一个人忙?肯定是要有长辈陪的。”

    婚礼开始时,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整片海面,粼粼波光折射出动人的色彩,离海滩不远处的草坪上,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

    颜以云从南瓜马车上下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无暇的纯白。

    娇艳欲滴的香槟色玫瑰花点缀长长的餐点台,婚礼拱门和罗马柱带来了满满的典雅氛围,雪白的古堡如同公主的城堡,就连参加婚礼的宾客们,身上都穿着白色系的套装,颜以云挽着爸爸的手臂,站在红毯的起点,她看着长长的红毯,终点就站在她的此生挚爱。

    她出现在红毯上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前来观礼的宾客们看着这对眼中只有彼此的新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颜以云第一次看到齐真穿婚纱的样子,她挑了一袭鱼尾长裙,裙摆层层叠叠的蔓延开来,落在红毯上,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美得颜以云呼吸一窒。

    她知道齐真很美,但她不知道齐真竟然这么美,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艳光四射,每一处地方都完美无瑕,圆润的肩头下是小巧的锁骨,她送给齐真的项链就坠在那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齐真微微转身,等待着她的到来,颜以云看见婚纱背面的镂空设计,隐隐露出了漂亮的蝴蝶骨,令她神魂颠倒。

    婚礼进行曲中,颜以云缓缓的向齐真的方向走来,她的婚纱有着圆圆的泡泡袖和蓬蓬纱裙摆,典雅的款式令颜以云显得纯洁高贵,一举一动都有一股说不出的风韵。

    齐真定定的看着她,颜以云的婚纱如同温柔的云朵,衬托得颜以云更像是从城堡中走出的公主,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而这位公主就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她,要将自己的人生交到她的手中。

    颜以云终于走到了齐真的面前,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她感觉自己几乎有点想哭了。

    她梦寐以求的幸福,就这样降临在了她的面前。

    神父温和的声音在她们的耳边响起,问道:

    “齐真,你是否愿意和颜以云相伴终生,不论她是贫穷或是富有,美丽或是丑陋,年轻或是衰老,都永远爱着她,和她走过生活中的风风雨雨,一起走向幸福?”

    齐真看着颜以云的眼睛,握着她的手,坚定的说:“我愿意。”

    神父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颜以云,你是否愿意和齐真相伴终生,不论她是贫穷或是富有,美丽或是丑陋,年轻或是衰老,都永远爱着她,和她走过生活中的风风雨雨,一起走向幸福?”

    颜以云点了点头,声音甜得像是蜜糖,说:“我愿意。”

    神父道:“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

    齐真握着颜以云的手,将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随即低下头,虔诚的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她看着颜以云手上的戒指,心中涌动着满满的幸福。

    见到颜以云的时候,她已经从高处连连下落,跌入了人生的最低谷,失去了对快乐的渴望,不再奢求能够得到幸福,每日都如同冰冷的机器人,重复着相同的日子,而这一切,在颜以云朝她甩出那张结婚证时,都开始渐渐的终结。

    颜以云就如同一束光,照亮了她已然灰暗的世界,让她慢慢的走出了阴霾。

    那多年前玩笑般的童言,今天终于成了真。

    颜以云想起那天的阳光,就如同今天的阳光一般明媚耀眼。

    齐真站在她的面前,说着“我一定会娶你”的那一天起,颜以云的心上就已经刻下了她的名字,她的笑容和身影日日夜夜在她的心中浮现,是她在无数难以入眠的夜晚坚持下去的动力。

    后来,再次见到齐真时,除了命运的相遇,颜以云没有别的词可以用来形容。

    这就是她等待了二十年的人呀,这就是她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的人呀。

    颜以云的心怦怦直跳,她等待了这么多年的一刻,终于到来了。

    她和齐真从今往后,会成为彼此最重要的人。

    颜以云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在那一刻,齐真感觉全世界的幸福的都落在了她的指尖,这枚戒指是承诺,锁住了她往后的人生,但她却甘之如饴,心甘情愿的沉.沦于束缚。

    曾经,齐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但是,今天她明白了,和自己最爱的人相守一生,就是最大的幸福。

    齐真和颜以云的双手交握在一起,神父的声音再度响起:“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娘了。”

    金色的阳光下,颜以云闭上了眼睛,她第一次觉得黑暗是如此的温柔,只因为有她期待着的那个吻即将落下。

    齐真象征着永恒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颜以云的心中满满的都是甜蜜。

    她们紧紧的相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