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果在后面这件事情,我插不了手

    顾轻尘回眸浅笑,说:“多谢

    鬼王叹了口气,说:“这九界的味道,快要恶心死了,全是灰不溜秋的煞气滋味儿,我快要闻吐了,九界看这样子,是快要毁了。

    顾轻尘点点头,说:“是啊,我弟弟变成煞修了,不过我已经将他打成重伤,短期之內,他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了。

    鬼王摇了摇头,说:“不对。

    顾轻尘一愣:“如何不对?

    鬼王说:"这大陆上的煞修,可不止你弟弟一个啊,我触目所及之处,修为已经成气候的至少有上百个了,顾轻尘,你的修为如今已经低到什么程度了?你又何苦这么为难自己,不过是个小世界罢了。

    顾轻尘抿了抿唇,道:“还有那么多么?

    要不我教你个法子吧。“鬼王说:“你用阵法,将这大世界所有的雀灵都同时引出来,然后让雀灵里面的灵气直接和煞气对战

    么多,肯定能把煞气给团灭的,不过你得想明白,这么干的话,按照这个世界如今的

    肯定控制不住,灵气过多,就会产生爆炸,到时候,整个九界都要毁喽。

    顾轻尘道:“那依你看,什么时候用这一招,最为合适?”鬼王想了想,说:“至少万年吧,这也是没招的招数了,反正其他几个世界,也是这么解决的,不过都爆了废了。

    顾轻尘说:“多谢告知。

    鬼王眨眨眼睛,说:“顾轻尘,你是不是想把自己变成煞修,然后去和煞修对抗啊?能灭煞的,只有煞,不光是九界头疼,就连苍茫大陆,都对煞修的存在,无比厌恶头大。顾轻尘说:“是啊,这种事情,我不上,谁还能上?鬼王突然笑得有些恶劣,道:“你准备上谁呢?你这副身体,谁都上不了了,只能躺平了等死喽

    顾轻尘无动于衷,说:“死就死吧,我活了这么多年,也觉得无趣了。鬼王说:“你之前与我做的交易,我还要再附加一条,和你那个徒弟有关。顾轻尘说:“什么?”

    第769章 来世再见

    鬼王说:“你对你那个天魔小徒弟那般上心,便让他来当这个救世之人吧,顾轻尘,天地之间,一切都有因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纵然能给他魂魄,他若是对这世界无大功德他纵然轮回一世,也一样是白搭,该死还得死啊,该寂灭还是得寂灭。”顾轻尘微微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鬼王接着说:"除非你将这累世之功让给他,他得了天道的认可,得了天道的抬爱,他获得的魂魄就是永生永世的,甚至他的来生,也会顺风顺水心想事成,他想要变成怎样的人,就能成为怎样的人,他之前所受到的不公和苦难,到头来都会获得天道的偿还,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顾轻尘沉吟不语

    鬼王说:“毕竟送佛送到西嘛,宝贝儿,要是换个人,我才懒得给他说那么多呢,简直就是浪费唇舌。

    顾轻尘过了片刻,方才失笑,他看着那一张巨大的骷髅脸,道:“鬼王啊鬼王,你未免算计的未免也太久了,你不仅想要我这辈子亏欠你,还想要我永生永世都亏欠你,你可当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他半身魂魄换来灵毓的来生,鬼王送灵毓进入轮回,这交易本该这辈子便终结了,可鬼王的建议,却是让灵毓永生永世获得轮回的可能,如此便相当于他永生永世都欠鬼王一命

    不过,这又能如何呢?

    他终究是会答应罢了。

    云层中的骷髅脸做了个呐喊的表情。

    鬼王说:“本王也只不过是提议罢了,你自己且看着办了。顾轻尘道:“多谢,我会好好考虑的。”

    顾轻尘抱着藏地凤浪的尸体,朝着远方走去,天上的乌云快要散去的时候,忽而,他听到鬼王在他耳边小声问道:“顾轻尘,你说你若有来世,便要给我当鬼后,这话可是真的?顾轻尘笑了笑,说:“我说出口的话,从来都是作数的鬼王哈哈笑了两声,狂放而喜悦,道:“顾轻尘,那你我便来世再见。顾轻尘道:“来世再见。”

    此一别,也许就是永别。

    晏夭痕突然泪流满面,他看着同样红着眼眶的顾轻尘道:"师兄,师尊骗了那个鬼王。”“他根本就没有来世了。

    “我想起来了,师尊死后,有一个少年曾经冲到灵宗,来寻师尊,他说师尊还欠他三魂七魄,不能就这么算了,他还说师尊是个大骗子,说话不算数,他的三魂七魄,其实早就已经散晏天痕抽了抽鼻子,看着蔺玄之说:“东南界的天柱里面,有师尊的魂魄,他在控制其他八根天柱的时候,魂魄已经受了损,最后的那些支撑着他身体的魂魄,也早在最后镇压圣人的时候,被打散了,师尊最后叫我过去的时候,将剩下的半身修为悉数传给我,他不等多久,便成了一具尸体。

    蔺玄之道:“我亦是见过鬼王,在很多年之前,在羲和和莲华,都还没来到灵宗的时候。那时候的鬼王,是来寻道祖的。

    长生那时候还小,他被道祖牵着小手,漫步在山海之间,道祖告诉他,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还告诉他,唯有走的路多了,见的妖兽多了,方才知晓这世间的美好,放才能怀有敬畏之心对待这天地的一草一木。

    有一日,他们行至苦海边,遇到了一个穿着单薄的黑色法袍、披着一头及腰黑发的漂亮男道祖很是意外,道:“你怎么来这里了?鬼界可是出了什么事情?”那男子一双眼眸轻轻眯着,见到道祖却是喜悦,轻松愉快地说道:“正是因为没什么事情,我才有功夫来这里寻你,本王只是甚是思念你而已,难道不能成为我来到这里的理由吗?”道祖的手无比温暖,长生亦是能感受到道祖在同那个男子说话时的温柔。那种温柔,与对他的那种温柔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小时候的长生却是无论如何也描述不了的。

    此界灵气虽浓厚,却并无鬼气,你在这里莫要太久,最多三日便可,否则会对修为有损。“道祖柔声说道。

    男子哼了一声,说:“那么多小世界你都不挑,偏偏非要挑这么个地方,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躲着我的吧?你不愿给本王当鬼后,难道还怕我压着你拜堂成亲不可?道祖说:“这倒是不怕,鬼王是个光明磊落之人,怎可能会强人所难?被称为鬼王的男人撇了撇嘴,说:“你少给本王带高帽子,本王是什么德行,本王自己心里不得比你清楚?”

    道祖笑了笑,说:“那换句话说,我可并非会被强人所难之人。鬼王:"…

    鬼王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苍茫大陆美人众多,你既然对本王无意,本王也不愿意娶个冤家回家,本王就是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既然看起来还不错,那本王就放心了。道祖望着鬼王,说:“只是为了这个?

    鬼王挑挑眉,说:“不然呢?

    道祖说:“你没什么事情吧?”

    鬼王说:“当然没有。”

    又道:“这里实在太难受了,我先走了,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现了,我留给你个信物,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本王帮忙的,可以用这信物召唤我,不过,要是没什么大事儿别随便用,本王平时可是很忙的。”

    道祖说:“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用的。”鬼王似乎只是为了来见道祖一面,见过他之后,鬼王便离开了。沧海依然是那个沧海,道祖却站在海边,良久也没有离开,他只是对着沧海,如同星耀般沉黑却明亮的眼眸之中,映着日月之光,和大海星辰。长生牵着道祖的手,问道:“师尊,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啊?道祖说:“是我舍不得的人。

    长生道:“舍不得什么?“

    道祖低头看着长生,对他轻轻一笑,说:“舍不得看他有丝亳为难,也舍不得看他吃半分苦头,总之,各种舍不得。”

    长生也望着道祖,道:"师尊若是喜欢他,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道祖说:“人鬼殊途,他这一世,注定是要成为鬼仙的。之后,长生再也不曾见过鬼王。

    道祖将藏地凤浪的尸体用万年不朽的灵珠护着,藏在了灵宗的一处深藏于地下的密室之中,他休整身体之后,将那把无弦之琴交给了一直在随他学习琴术的万姓外门弟子,让他将琴藏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莫要拿出。

    他窥测天象,算到了万年之后,煞修将会卷土重来,那才终将会是九界面临的最大灾难,便又炼制了这么个煞阵,交给随他学习阵法的水云一族,也留下了最后的希望接着,道祖移转星轨,改变了长生和灵毓的命星,亦是改变了九界的未来轨迹。此乃通天之能

    晏天痕看着那星罗棋布的夜空,禁不住震撼道:“道祖竟是已经到了能够逆天改命的地步,他的道法,究竟有多高深?”

    蔺玄之却是沉沉说道:这是燃魂逆天之法,道祖乃是纯灵之体,是最接近天道的体质,他以自身魂魄灵为祭,违逆天道之常。”

    长生亦是随着道祖学了占卜窥天之道,此时的蔺玄之清晰地看到,属于灵毓的那颗命星,俨然已经微弱无光

    道祖将灵毓的命星,藏匿于云层之中,饶是天道也寻不到他的存在,待到灵毓服下轮回丹鬼王送他入轮回,哪怕是天道,也再也无法奈他何煞既不可彻底灭绝,那便等到万年之后罢。"道祖对着天空,不知是想告诉谁:“九界雀灵乃是灭煞的最后法门,置之死地而后生,苍茫大陆有雀脉生生不息的源泉,寻来一个便好了。接着,道祖去魔界寻了躲在那处休养生息的圣人,并和他打了最后一场。圣人被打下黑渊的时候,不可置信地咆哮:“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这绝不可能!

    道祖说:“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是尽力而为,我是以命相搏,你的那些下属,我替你接手了,你死之后,也不必再挂念什么。”

    圣人吼道:“顾轻尘,我是你的亲弟弟,你这个冷血的怪物!道祖轻声冷笑:“我本就冷血又偏执,怪只怪你不够聪眀。若是到了黄泉路上,你不妨四处寻寻,看能否见到那害死娘亲的女人。

    说完之后,道祖转身便走,亳不留恋

    晏天痕禁不住咂舌,道:"师尊还是这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样子,何曾变过。蔺玄之说:"的确没变过,只是平日里师尊大多从不与人争执,也无人敢忤逆他的意思便总有人觉得他软弱好欺。

    能成为九界尊主的人,怎可能是圣人心中那个没有心机只知自我牺牲的傻子?道祖算尽了一切,也铺好了一切。

    只等着之后的那些人,按部就班地来完成他的计划。晏天痕说:“虽然觉得不太爽,但我现在也不得不承认,道祖还真是算无遗策,若我是他,怕是做不到走一步算百步,步步为营。

    蔺玄之摇摇头,道:“不对,他错算了一点。”道祖没有想到,圣人居然那么命大,竟是身受重伤入了黑渊之地也还能活下来,想来这也是他不打算将圣人真实身份告诉灵毓的原因。况且,毕竟那是他的亲弟弟,道祖纵然说得决绝而冰冷,心中怕也是难受的不行。所以,不愿再提,也不愿旁人提起。

    第770章 九界现状

    晏天痕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莫要看了,便是师尊魂飞魄散,我彻底叛离灵宗,成为煞修。我一边打着煞修的名义,将那些原本归属于圣人的煞修,收之麾下,趁机打压他们的势力,吸收他们体内的煞气,增强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在不断被追杀和主动杀人的路上艰难前行一一那些你都知道了。

    蔺玄之轻声道:“好,那便不看了。

    他们已经得到了灭煞的终极法子,九界如今不知已经成了什么模样,他们每在煞阵之中多,外面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晏天痕道:“大哥,你看明白师尊留给我们的法子了吗?蔺玄之道:“万年之前未用的法子。”

    晏天痕叹了一声,说:“若是将九界所有的雀龙同时点燃,让灵气高度集中释放,吞噬煞气,的确是个可行的法子,但是在这之后呢?也不知道等待我们的,究竟会是什么,九界就此毁灭,也说不准。

    "所以这是个玩儿命的法子。"蔺玄之淡淡道:“当年道祖最终也不曾选择这条路,宁可费尽心机去算计,虽说鬼王也曾经明言,灵宗时代的万年之后,雀灵消耗到了一个算是安全的数量,便可以控制住九界达到平衡而非直接爆裂,但这必定是个变数。”谁都不敢轻易去赌。

    若是赢了,皆大欢喜,若是输了,就再也翻盘重来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绝于是,最终晏天痕和蔺玄之决定,先去外面看看情况,若是不会说出这么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煞阵并未有意困着两人,在蔺晏二人寻找煞阵出口的时候,一道卷轴从灵宗方向飞来,带着闪烁的金光,和亲和的气息。

    蔺晏二人被这金光笼罩,瞬间脱离了煞阵賦予他们的蜜蜂和蝴蝶外形,恢复了原身。还来不及惊讶,一个青袍男子便隐隐约约出现在两人面前。顾轻尘微微眯着眼眸,打量着这两位不速之客蔺晏二人见到此人,喊了句师尊,然后同时跪了下来,对着他行了个道门师礼这恐怕只是顾轻尘的一抹残留意识罢了,甚至连神识都称不上。顾轻尘说:“还是来了。

    蔺玄之道:"师尊,我们回来看看您老人家。”顾轻尘问道:“外面如何了?

    蔺玄之道:“不太好。

    顾轻尘道:“你们既然看了所有,便将真相告诉凤浪,让他莫要再怨念了。晏天痕说:“凤浪倒不至于闹出太大麻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