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你会更晩一些才能发现。我早就开始怀疑你了。“道祖道:“但是我寻不到证据他寻不到证据,便不会暴露任何想法给任何人圣人不以为意地啊了一声,说:“原来那么早,我在你心中就已经没什么信誉了,兄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我自认为,没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你让莲华去祭献,难道不算过分?"道祖盯着圣人的脸,他觉得这张脸如今变得如此陌生他走到圣人面前,艰难地开口,道:“你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圣人淡淡道:"既然被你发现了,我自然没什么可隐瞒得,若是再狡辩,便显得我太胆小怯懦了。

    道祖深深吸了口起,强忍住起伏的心绪,道:“给我个理由,给我个你这么倣不可的理由圣人眼眸之中带着无尽痴迷之色,死死盯着道祖,道:“若我说,我是为了你,兄长觉得这个理由,你可能接受?

    为了我?"道祖冷笑一声,抬起手,用剑尖指着圣人的脖子,道:"顾阿蛮,你倒是说说我究竟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却要让你牺牲如此之大,为了我变成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若成神,便可逆天改命,将你从阎王爷的生死簿上除名,从此之后,这天道,便再也无法控制你的生死了!

    他的语气中,充斥着狂傲和狂放,听得道祖莫名觉得心惊。生死有命,我从不畏惧死亡。"道祖淡漠冰冷地说道:"向生而死,轮回转世,这是天道之常,你妄图以一己之力,对抗天道,做岀这等卑鄙下流冷酷残忍之事,你就不怕报应吗?报应算什么,若是做恶事之人有报应,害死我们的娘亲的人,又怎会如今也快活逍遥?娘亲善事做了不知多少,却落得个身死的下场,兄长啊,我从小,就从来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说。

    圣人哈哈笑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像是暍醉了酒的人似的,摇摇欲坠,却又立刻站稳身形,道:我早就不想当这个好人了,被万民膜拜又如何?被人当成救世之人又如何?我得到了什么?我紧跟你的步伐,你说一我便不敢说二,你当真以为我仅仅将你当成兄长来看待?道祖面色难看极了,道:“否则,你还想如何?圣人道:“你我本就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我们的关系,再更亲近一些,又有何妨?”道祖瞳孔骤然一缩,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圣人勾唇笑了笑,既然话已经说破,他便索姓不再藏着掖着,他飞身上前,将道祖牢牢抱在了怀中,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后腰,垂眸低笑,道:“兄长,我如今是煞修,已经接近天阶巅峰,我若是想要飞升,虽是都可以做到,你若是愿意与我结为道侣,我自然可以将我的寿命与你共享,如此一来,九畀我便也不屑于毁灭了,你我二人,同去苍茫大陆,先杀了那对狗男女,再灭了整个顾家,为娘亲复仇之后,我们便隐退江湖,这样岂不圆满?道祖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一巴掌扇在了圣人脸上。圆满个头。"道祖猩红着眼睛,道:“你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孽,就想要一句话便带过去,这等美事,你想都不要想。

    圣人被打偏了脸,嘴角也溢岀了血,他抹了把血渍,眸子幽微而狠厉,道:"顾轻尘,你可当真不识时务,你是我所见过的,最不识时务的一个人了,我若想要囚禁你,只是动动手指的事罢了,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除了臣服。”“那你不妨试试看啊。”

    道祖也禁不住笑了,他眉目本就长得极好,不笑的时候显得清冷,笑起来的时候又带了几分桃花暖色,所谓眉目含情,也不过如此

    道祖招招都是杀招,看得出来,他对圣人当真动了杀意道祖曾经是这世上,最了解圣人的人。

    毕竟,圣人是他一手带大的,从在襁褓之中,他就已经担起了又是父亲又是母亲的角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道祖下手越发狠厉,心中就越发悲凉。

    圣人再无遮掩,直接使出了煞修的功夫,天空裂开了缝隙,大地也在颤抖,太阳被遮蔽地看不到光辉,黑云压顶,像是一只张牙舞爪地凶兽,张着血盆大口,想要迫不及待地将被它盯上的肉虫们,一口吞下。

    地动山摇,山川倾塌,星河倒转。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不知多少时日,整片肥沃的田野,都变成了焦土,就连原本栖息在山间的山海大妖,都被吓得瑟瑟发抖地连夜奔逃,生怕被波及而失了小命,人们只能遥遥地感受到天阶大能动辄便可翻江倒海的强大骇人力量,却不敢窥视分毫。道祖动了怒,他使出法宝将尚未成长完全的圣人一路逼退到了魔界,在他身上下了禁咒,将他暂且封印修为,打成重伤。

    圣人暂且败退,不得不寻个地方疗伤

    而道祖受的伤,却是比圣人更加严重,以至于在他用尽最后一抹力气回到藏地凤浪埋身之地的时候,便已经全身浴血地倒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蹙着双眉,连站都站不起来了。空中的煞气逐渐消失,天地日月轮转了数十次,道祖方才勉为其难地站了起来藏地凤浪在他和圣人动手之前,便被他一挥手间重新埋在了土中,此时他却是后悔埋得太深太快。

    他几乎抬不起手,艰难地一点一点将那些已经被压得扎实的泥土抛开,再将被他埋在里面的藏地凤浪给拉了出来,然后拍开他脸上的泥土,安静地落了一滴泪“师尊。"羲和不知何时站在了道祖身后,他的声音近乎颤抖,双腿险些一软便倒在地上他连滚带爬地来到遒祖身边,瞪大眼睛看着这遍身狼藉惨不忍睹的师徒二人,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了?你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你来了啊。“道祖先是看了羲和一眼,才垂眸看着藏地凤浪,哑着嗓子说道:“我当真是个无用之人

    莪和;"…

    道祖说:“我以为我护得住所有人,护得住这天下,结果到头来,我竟是连我的弟子,都护不住。

    羲和这才察觉到,藏地凤浪竟是已经没了呼吸。他禁不住呼吸一窒,就连心跳都快要停下来了。风浪他怎么了?他一一他是不是….”

    羲和,今日的事情,谁都不必告诉。"道祖疲倦不堪地看了羲和一眼,冷静而镇定地说道他不能活着了,他被人控制了心神,而且煞蛊已经侵入心脉,他只会越发失去属于他的意识,彻底沦为傀儡。这具身子,已经不能用了,我救不了他。羲和心神大震,半晌之后,才说道:“我、我抽出一根筋骨,可给他重塑肉身。“你已经为莲华这么做了,你本就尚未成熱,根基便已经受损,再抽一根,你也会出事的,灵宗还需得有人守着,你不能再出问题了。”顿了一顿,道祖方才轻声道:“不能再有人出问题了。

    第768章 鬼王交易

    可是师尊,凤浪就这么死了吗?“羲和捏了拳头,道:"我不信,定是有其他法子来让他起死回生,他的魂魄尚未散去,这世上,定是能寻到让他复活的法子法子我来想就好,你现在便回灵宗去,告诉长生,告诉所有人,做好动手灭煞的准备。道祖道:“这次的煞修,着实太过厉害,我只是将他暂且打入了魔界之中,但是来日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羲和不愿离开如今哪里似乎都看起来不太对的道祖,却又被他强硬地驱赶而走。羲和几步一回头,又是哭又是抽鼻子,最终也只能多看道祖几眼罢了。晏天痕静默地看着道祖,抱着藏地凤浪的尸体,来到如今的紫帝天都所在之地,然后面色无比淡漠地施展法术。

    忽而之间,风起云涌,天地震颤,竟是比之之前与圣人对战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道祖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漠然之色,似是毫无波动。黑风狂放之中,一个骷髅脑袋出现在天空之中。骷髅脑袋是虚幻,而非实体,但他依然能够发出声音来。“顾轻尘,你召唤本王前来,是有何事相求?“"那骷髅问道。顾轻尘说:“我要你,救活这个孩子。

    巨大的骷髅朝着下面晃了一下,甚至一下子飘到了顾轻尘的面前,看完之后,他说道:“不过是一个煞修罢了,你以前,不是最为厌恶煞修了吗?顾轻尘说:“他是我的弟子,因我的疏忽而死,我想要让他活下来。骷髅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显得无比阴森可怖。顾轻尘淡淡看着他

    骷髅笑够了,才说道:“本王的规矩,你还没忘吧?顾轻尘,早些年我便说过,你身上的魂魄,乃是我此生所见最为纯粹之物,整个鬼界,都对你的魂魄极感兴趣,你若是愿意来给本王当鬼后,别说是救活一个人,就算是十个人,也是可以的。”顾轻尘也轻轻笑了一声,道:“承蒙鬼王抬爱,我此生一心向道,不问尘事,怕是无法随你去鬼界了。”

    这骷髅,竟然是鬼王!“晏天痕倒吸口凉气,道:“我以前只听说过,苍茫大陆之上,有无数我们不曾见过的种族,鬼族就是其中一种,鬼族掌管人死之后的事情,鬼王乃是其中最强的一位鬼修,没想到,竟会是真的!

    蔺玄之点点头,道:“我们见到的东西,还是太少,见过的世面,还是太小,若是将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去苍茫大陆看上一看。

    来,是见见世面,二来,他们想要亲眼看看,师尊从小长大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鬼王被拒绝,但这拒绝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鬼王便也不懊恼,只是说道:“你若是想救他,便要将你一半的魂魄,祭献给本王。”顾轻尘拂去了藏地凤浪脸上的一缕灰尘,道:呵可以,而且我不只是给你一半的魂魄,我将我所有的魂魄,全都给你。

    鬼王一愣,道:“你全都给我了,你还活不活了?你该不会是,真的想来给本王当鬼后只是不好意思说吧?若当着如此,本王便要强压你回去当夫人了。顾轻尘顿时哭笑不得,他对鬼王笑了一下,说:“你就别多想了,我另外半身魂魄,也是要和你做个交易的。

    鬼王顿时气愤,道:“你宁可死了做鬼,也不愿意给我当鬼后,你若是给我当鬼后,什么事情不好商量?”

    顾轻尘说:“若有来世,我再与你当鬼后,这样可好?纪带个分思的然生之中探行生本方,出。都不是把不手无情的鬼王

    鬼王指责道:"你明明知道我拿了你的魂魄,是要炼制成我的鬼侍的,你还要说这样的话来让我动摇,本王讨厌你!”

    顾轻尘看着那熟悉且陌生的面孔,禁不住轻轻笑了起来,清冷的眸子也有几分温柔之意。“我的确是在让你动摇,你不也说过,我是你见过的,最会骗人的人了。"顾轻尘眯着眼睛温柔笑,像是天都睛了:“反正,我的魂魄拿给你,日后你是想要将我炼制成鬼使,还是做成傀儡,都隨你了。”

    鬼王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半晌之后才气鼓鼓地说道:“你剩下那半身魂魄,是用来同本王交换什么的?”

    顾轻尘道:“我要交换我另外一个徒弟的转世轮回。”鬼王一愣,说:“你那个徒弟怎么了?轮回不了吗?”顾轻尘道:“他是天魔,纯血的,没有魂魄一说,死了便是死了,自然没有轮回了。鬼王瞪大眼睛,说:"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们鬼族和魔族,井水不犯河水的,你非要我破坏魔族老祖宗立下的规矩,和天道抗争,给一个天魔轮回?顾轻尘我和你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我知道你有办法。"顾轻尘对他所谓的“什么仇什么怨"避而不提,只是说道:“你以前,曾经说过,若是轮回丹加上你的力量,哪怕是天魔,也可以从自身凝出魂魄来,获得轮回转世的机会,你以前说的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鬼王脸色有些发红,说:“你……你竟然还记得那么早的话啊,我都快忘了。顾轻尘说:“我却不会忘了的

    鬼王大糯是快要冒烟了,所以一下子便又隐藏在了云层之中,让一只骷髅头和顾轻尘面对晏天痕:"“…

    他怎么觉得这鬼王,莫名有些可爱?

    一定是他的脑子坏掉了。

    鬼王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既然这话是你说出来的,那我就应了吧,好歹我和你虽不熟,也有过数面之绿,等你成了本王的鬼使,本王想做什么,不都是本王说了算,哇哈哈哈哈哈!

    顾轻尘轻笑一声。

    交易算是完成了。

    晏天痕说:“"我一直以为我轮回转世,获得魂魄,只是因为轮回丹而已,没想到,竟是道祖从中为我做了这么多。

    半身的魂魄,换一个人。“蔺玄之也禁不住叹气,道:“道祖为了他的弟子,也当真是尽心尽力了。”

    可我却还埋怨他那么久。"晏天痕深感愧疚,心里也有些不安。鬼王答应了顾轻尘的请求,当时便收走了他体內一魂一魄当做交换,但是藏地凤浪却并未直接醒来。

    鬼王说道:“他的魂魄在飘着呢,有些去了虚空,有些去了别的世界,反正一时半会儿的搞不好,要不然你先把他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待到本王寻到了他的魂魄,再给补全塞回去,怎么样?”

    顾轻尘点点头,道:“我信得过你。

    鬼王自豪地说:“哪那是必须的,出家人不打诳语。顾轻尘

    晏天痕:"

    蔺玄之叹息道:“我突然觉得,鬼王不见得那么靠谱了。晏天痕心有余悸,道:“是啊。”

    鬼王看着顾轻尘,说:“顾轻尘,你活不了太久了,纵然我不抽你的魂魄,你也没几年好活了,你知不知道啊?

    顾轻尘抱着藏地凤浪起身,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安排后事。鬼王说:“虽然我挺想帮你的,但是这是你的劫,我若是帮了你,还有更大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