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吗?”

    玉清捏紧了拳头,道:“尊皇早在数年之前,便已经被人喂了煞蛊,只是起初无效,直到后面日积月累多了,才最终被

    彻底控制。如今的尊皇,就是一具傀儡罢了,他派出去的一切指令,实则都是我姐姐在背后控制。’

    晏重华和幽冥迅速对视一眼。

    他们上次见到尊皇,便觉得他有些问题,只是说不出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此时玉清一说,他们才恍然察觉,尊皇的姓情,和以前有不小的变化。

    若当真是如此...

    “我先去传音给玄无赦,让他看好阿痕!”幽冥脸色骤变,手中-道万里传音符瞬息消失不见,道:“他们必然会提早对阿痕下手!

    晏重华沉眸,对玉清郡主道:“你先暂且留在此处,不要离开。”

    “不了。“玉清郡主深深吸了几口气,道:“我还是,先回宫去吧,若是之后长姐发现我不见了,她定然要怀疑的,而且她第一个怀疑的,必然是你们。

    晏重华看着玉清。

    玉清惨然地一笑,道:“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是真的很喜欢阿痕,更何况,那个煞修如此残暴,若是九界落入他的手中,将来我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坏事。”晏重华让她留在此处:便是因为生怕玉清回去之后暴露了什么,但听她这般- -说,倒是放心不少。自然是回去,更容易蛊惑敌人:让敌人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第748章 调虎离山

    只是没想到,玉清这般平日里风评不好的人,关键时候,竟是有种巾帼气概。

    晏重华道:“好,多谢你将此事告知我们,我定会极力护你安全。”

    玉清说:“我只是希望,待到日后,对我长姐进行审判的时候,放她一条生路。晏重华道:“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玉清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但仍是什么都没说,又偷偷摸摸地走了。

    晏重华沉了沉眸子,望着空中云卷云舒,手中持着一枚虎符,他施了个术,只见这道虎符逐渐升入半空,周身流动着

    细细的金色流纹。

    “魔将皆听我号令,我以幽冥之名,令你们马.上袭击北疆,诛杀屠风,将其困于北凉之中,一步不得出!虎符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瞬间燃烧成灰烬,悠悠之中,只听得齐刷剧的沉音传来一“是!“

    ...........“咔....”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丝光亮从外面传来,打在曼天痕睑上,晃了他的眼睛。

    晏天痕睁开眸子,朝着门口望去,见到来者竟然是天枢剑圣,便有些失望。只是,天枢剑圣身后还跟着几个他不认识的人。

    晏天痕看清那几个,人的打扮穿若,心中便咯噔一下。黑白鸦杀。

    而且是首领的着装。

    黑鸦杀首领打量着晏天痕,道:“烨王世子,多日不见,一向可好?'晏天痕道:“你来做什么?”

    黑鸦杀笑了笑,道:“我们也是奉旨而来,给殿下送一些吃的。

    白鸦杀冷声道:“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快些将丹药给她服下,也好赶快回去交差。晏天痕皱眉道:“什么丹药?”

    黑鸦杀笑着说:“尊皇下令,废了你的第二二顺位继承人身份,再将你的修为废除之后,押回紫帝天都受审。”晏天痕冷冷看着这两人,道:“这么快便沉不住气了?”

    白鸦杀皱了下眉头,总觉得晏天痕这话,显得他像是看透了-切似的。

    黑鸦杀拿出了一枚丹药:在手中抛着走到晏天痕身前,道:“世子,说来我也挺舍不得看你就这么被踩到泥里,奈何你生不逢时,有人想要搞死你,到了黄泉路上,可千万别忘了是谁要杀你的--那可是你的亲祖父,呵呵哈哈哈。”

    听着黑鸦杀嚣张的笑声;晏天痕却是淡定地说道:“你就不怕你无法活着走出这间屋子?”

    黑鸦杀道:“你还等着蔺玄之来救你吗?实话告诉你,他今日,没工夫管你,整个縹緲城都要乱作-团了,他现在,出去救人还来不及。

    晏天痕竖起眉毛,道:“你都做了 什么?"

    "我的任务,便是杀了你而已,至于其他事情,自有其他人来做。"黑鸦杀勾了勾唇,刚准备上前将丹药塞到晏天痕那嘴里,便听到天枢剑圣开了口。

    “等等,之前不是说,只是废了他的修为便够了吗?“天枢剑圣凝眉.上前,道:“他若是死在这里,我们万法正宗,怎么都说不清楚。“

    黑鸦杀扫了天枢剑圣一眼,道:“你还在乎万法正宗如何?尊主马上便要控制整个九界,要不了几天,万法正宗便将不复存在,到时候,谁又会追究你的责任?

    晏天痕猛然朝着天枢剑圣看去。

    天枢剑圣闪躲开晏天痕的目光,道:“这和我们当初说的不一样。”

    黑鸦杀道:“你为尊主卖命,你的一切都该是尊主的,你还想讲什么条件不成?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难怪办不成大事!

    天枢剑圣冷冷看着黑鸦杀,道:“蔺玄之和东皇,哪个都不是好招惹的,魔尊幽冥和烨王晏重华,更是权势滔天,手下能人异士数不胜数,你这是在害我!‘

    黑鸦杀冷笑-声,说:“容朝夕,你该不会是要变卦了吧?这时候后悔,可是晚了,你别忘了,你那个心上人能不能活过来,全看尊主。”

    天枢剑圣的脸色骤然变了几变,他死死捏着拳头,片刻之后,才说道:“你们随意吧。

    ”你去动手。“白鸦杀眯了眯眼眸,对黑鸦杀道:“将丹药递给他,既然他不愿意,此时便是向尊主表明忠心的时候了。'黑鸦杀哈哈一笑,朝着天枢剑圣走过去,将丹药扔给他,道: "这可真是个好主意,你对他倒是有感情,不愿意亲自动手,我便偏偏要让你脏了这只手。”

    天枢剑圣冷冷瞪着他,道:“你是不是有病?‘黑鸦杀道:“你若是不干的话...呵呵。天枢剑圣拿起了那枚丹药。

    晏天痕突然说道:“天枢剑圣,以前容止水给我说过,你和你那个兄长之间发生的事情。”天枢剑圣的手徒然一抖。

    “他能够救起无助弱小又备受欺凌的你,你便该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晏天痕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天枢剑圣,抬高了声音道:“他不可能愿意见到你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况且人死不能复生,纵然用秘法让他活下来,他也绝不是你之前心心念

    念的那个人了!你别要被有心之人欺骗了!

    从天枢剑圣一口咬定是他杀了人的时候,晏天痕便意识到天枢剑圣绝对有问题。

    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无论如何也猬不到,天枢剑圣居然会和煞修沆瀣-气,对他下手。这不是他认识的天枢剑圣,

    他也根本怀疑不到天枢剑圣身上。天枢已经站在晏天痕身前。

    晏天痕在这间密室之中,功法全失,随便来一个人,他都不是对手,也索姓摆明了态度,并不剧烈反抗。

    天枢盯着晏天痕的眼睛,道:“你不是他, 你别要猜测他会如何想,有一点,恐怕容止水不会告诉你,因为连他都不知道--他对于我而言,并不仅仅是兄长和恩人那么简单。”

    那颗丹药吞下去便能够毙命,哪怕是这世上道行最高的人,也是一样。

    天枢将那枚通体漆黑的丹药,拿在眼前看了看,勾了勾唇,另- -只手捏开了罢天痕的下巴,俯身对他轻声说道:“容迟乃是我的夫,我的爱人,我的道侣,若是有一日:蔺玄之死了,你难道不会想尽一切手段,将他复活吗?”

    丹药被强硬地塞到了晏天痕的口中。

    晏天痕挣扎不及,已经吞咽下去。

    一瞬间,晏天痕只觉得满腹都是疼痛:但这种疼痛并未持续太久,他便全身麻木,思绪恍然,连视线的焦距都无法集

    中,呼吸也逐渐变缓。

    死亡正在逼近。

    一盏茶的时间,晏天痕头一歪,便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生气。

    白鸦杀首领走上前来,探了探晏天痕的心脉,再测了测他的气海之中真气活跃情况,片刻之后,才面无表情地说道:“死了。”

    黑鸦杀高兴地说:“总算是解决了个心头大患,我们赶紧回去复命吧。

    白鸦杀点了点头,临走之前,对天枢剑圣道:”你这一 功,我定会禀报尊主。天枢剑圣道:“好。

    黑白鸦杀离开之后,当即便给絮帝天都那边万里传音。紫帝天都,皇宫:洗心殿。

    一道肉眼看不到的令掠过大殿 飞到了单手抱着孩子坐在大殿正中央位置上的静水皇贵妃手中一不,此时她应当被称为

    静水皇后。

    静水皇后捏碎了那符,密令传入耳中,道:“晏天痕已伏诛,诸事可行。”晏天痕死得,可真是简单又顺利。

    静水皇后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挺起陶脯,手指在怀中熟睡的婴儿脸上轻轻捏了捏,道:“来人。”原本服侍尊皇的大总管走了过来,道:“陛下有何指示?”

    静水皇后道:“敲丧钟,昭告九界,第二顺位继承人已死,尊皇诏令,从此之后,我儿晏明德,将取其地位而代之,为天选之子,乾元皇朝第二顺位继承人。“

    大总管扫了眼坐在静水皇后身边位置;面色呆滞面无表情的尊皇,低下头道: "遵命。”“另。“静水皇后勾了勾唇,道:“让黑白鸦杀副首领前来见我。”不多时,黑白鸦杀留在帝都的副首领便悉数到齐。

    静水皇后对着下面跪了一排的下属,命令道:“你们从现在开始,便带兵守在烨王府外,但凡他敢有动静,便立刻以谋逆之罪将其捉拿,若有反抗,当场诛杀!

    “是!”

    布置完一切,静水皇后看着坐在她身侧,已经彻底成为傀儡的尊皇,禁不住哈哈哈地大笑起来,道:“你晏家的江山,到底还是要拱手让人啊,不过你放心,你的江山,从此以后有人替你照顾!你这者不死的,也该含笑九泉了!"

    ------ --”--

    缥缈城。

    从天哭地裂中渗出来的紫色煞气,逐渐变成了煞物,在整座城池之中肆意蔓延。

    万法正宗的长老和九界各方来者,倾巢出动,一边结阵补天补地,争取将那逐渐裂地更大的缝隙补上,- -边在整个缥缈城中和莫名出现的数以万计的煞物战斗。

    -时之间,各种道法齐飞,哀嚎遍地,土崩石裂,混战一团。

    因来者都是各宗各族执牛耳的人物,所以灭起煞来,比之在龙家圣地时,更为游刃有余,只是煞物数量过多,怎么都灭不完。

    黑白鸦杀首领从缥缈城上空掠过:看着下面混成一团的场景,禁不住很是满意。

    “主人当真是有一套。"黑鸦杀满是佩服地俯视着下方,道: "把- 一切都算计好了,我之前还想着,要杀晏天痕,定是得费极大的力气,没想到,一招简单的调虎离山,便将人送到了西天去。

    “是么?“一道轻笑从耳畔响起,黑鸦杀尚未反应过来, - -道冰冷凌厉的剑光,便从后面当胸穿过。

    第749章 天降神兵

    白鸦杀猛然朝后面发了一招,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持青锋的蔺玄之蔺玄之杀人,能用一招的时候,绝不会用两招,黑鸦杀大抵是连看到杀他之人究竞是谁的功夫都没有,便已经坠地成了一具死尸。

    蔺玄之四两拔千斤地将白鸦杀突如其来的反击拨开,在白鸦杀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将剑锋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唯快不破。

    在临死之前,白鸦杀方才真正意识到,为何当初华容剑仙初入九界,便已经被人称为道统之光”了。

    纵然他看到了蔺玄之如何出招,他的大脑已经发出指令,让他迅速撒退,然而他的四肢,却是根本跟不上眼睛和脑子的动作。

    血溅三尺。

    战斗终结。

    蔺玄之立于重霄,看着那坠入地面的白鸦杀,冷冷道:“不自量力。”殿下,殿下不好了!“王府总管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见到晏重华便一下子跪在地上,老泪纵横道:“方才万法正宗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世子竟然以死谢罪,摸了脖子!幽冥先是浑身一震,紧接着全身的血液都凉了下来,又迅速地冲上大脑一"你说什么?你他妈在胡说什么!阿痕怎么可能以死谢罪,他何罪之有?阿痕现在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一-!

    世子爷……世子爷已经死了呜呜呜,,

    幽冥:

    幽冥腿一软,险些倒在了地上,好在晏重华从后面扶住了他幽昊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生怕晏天痕在万法正宗出什么事情,然而此时,他担心的事情,竟然当真是发生了。

    “不,不可能,消息有误,绝对有误!“幽冥吼道晏重华冷冷说道:这消息,是从谁口中传过来的?大管家老泪纵橫,道:“是万法正宗的天枢剑圣正在此时,便听到从远处传来的立储钟声。

    咚一一咚一-咚

    庄重而绵长的钟声接连敲响了四十九下,整个紫帝天都便都听到随之而来的昭告之音乾元皇朝第二顺位继承人晏天痕,勾结煞修,为害九界,被捉拿之后,畏罪自缢,今天下大乱,魔煞四起,遂立晏明德为皇储,以定天下子民之心,钦此。

    幽冥道:“狗屁!

    他两手都已经弥漫着幽火,作势便要往外冲,嘴里骂道:“我要把那个贱人给碎尸万段!大管家道:“王妃,王府外面已经被团团围住了,是黑白鸦杀,您这样出去,就是正中下怀,是送死啊!

    “呵,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