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也没有意义。晏怀臻究竟是被谁给骗

    ?,可有线索?

    "就是被这个人害了。“晏重华的话育刚落,陵赤骨便手中提着一个面白清俊的男人从墙头跳了下来,那动作行云流水潇酒自如,毫无刚成为y_in户之事的磕绊僵硬,看起来与活人无异。

    第737章 来自黑狱

    陵赤骨将手中的韩苏扔到了地上,面色冷漠地道:“晏怀臻的聚灵丹,是从他手中搞到的,你们离开之后,他频频与此

    人接触,晏怀臻死了之后,韩苏便将晏怀臻的亲卫燕双派去北线驻守,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问题。”

    韩苏绷着一张脸,虽然头发衣服都略显凌乱,但他仍是尽可能保持自己的体面,并未惊慌失措,也不曾大吵大闹。韩苏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乃是真王谋臣,你们这般对我不敬,便是对真王不敬。”

    陵赤骨不耐烦地一脚将韩苏踹翻在地,道;“废话少说,今日我能把你弄过来,便是没打算让你活着回去,本将军只不过是让他们看看害死晏怀臻的人究竟长什么模样,看完之后赶紧砍了了事儿。”

    韩苏显然没料想到陵赤骨的态度,当即愣住了。

    幽冥也一勾唇,玩味地说道:“既然没什么用处,那便杀了他了事,虽然我看不上晏怀臻,但那小子毕竟是重华-母同胞的亲生兄弟,被人害死,我也总是要为他报仇的,不妨便直接将此人挫骨扬灰,打得魂'飞魄散罢!”

    说完此言,幽冥手心中便扬起了一抹幽火, 火苗直直朝着韩苏窜了出去,眼看着便要将韩苏的脸给包裹起来一

    “不要啊!我知道很多有关那煞修的事情,你们别杀我啊啊啊啊! "韩苏尖叫起来,文人雅士做派全无,他修为本就不高,只是脑子好使一些,又极为听话,受到了屠风的赏识,所以才能够在晏不臻身边当谋士,但是他的修为可是大有欠缺

    他正是因为天赋不好,修炼一道上久久没有任何突破,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地博览群书,成为谋士文臣。

    如今直面生死,韩苏方才明白这些人和他以往认识的那些容易忽悠的家伙们截然不同,他们是当真不在意他嘴巴里面能吐出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来。

    恐怕,在晏重华等人眼中,纵然是死了一个韩苏,他们也有无数种法子,去获得他们想要的情报。韩苏怎能不惶恐?

    幽火围绕着韩苏的脑袋转了几圈。

    幽冥满意地说道:“该交代什么,便就交代吧,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为屠风效力的?”

    韩苏眼珠子微微一转,道:“小的一直都是真王殿下的谋臣,真王殿下前些日子,不知为何非要小的替他寻找什么聚灵丹,我便想方设法替他去寻来,之后的事情,小的一概不知啊!”

    “你撒谎!“凤惊羽冷喝道:“你分明就是和屠风同- -时期出现在晏怀臻身边的,你此时又说你和屠风毫无关系,你以为我们会信?

    陵赤骨踩在韩苏背.上,将他压趴在地:不耐烦地说道:“我劝你还是老实一些,本将军的耐姓可是一向不好,你再敢说一句假话,我便捏碎你全身的骨头!“

    韩苏浑身剧痛,此时也心知自己的这些假话很容易就会被拆穿,便叫着道:“我说!我什么都说!陵小将军您高抬贵脚我快被踩死了!

    陵赤骨缓缓抬起了脚:再落在地上。

    韩苏深深吸了口起,狼狈不堪地擦了把脏兮兮的脸,才吐了口气缓缓说道: "居风的确是个煞修,而且他是从魔界来的

    幽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韩苏叹了口气,道:“你们别看我现在还算是风光,其实我在家族之中,就是个被人处处看不起的庶子,前些年,魔界有一位地位不低的魔主,在北疆寻一个有 助于他修炼的炉鼎之体,我刚巧是,我族人便动了歪心思,将我和那位魔主做交易,换来了不少法宝丹药。半路上我侥幸逃脱,却又被追杀落入了七域黑渊之中,我是在那处遇到了屠风。”

    七域黑渊之地,乃是神魔荧近的禁地。

    据说,那里埋葬着数不清的魔物的枯骨;乃是魔族流放的终点。当年,幽山灵毓便是将煞修封印之后:扔到了黑狱之中。黑狱里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因为所有人都是有去无回。凤惊羽道:“你是从黑狱出来的?

    韩苏点了点头,道:“我算是运气好的。黑狱之中,处处都是你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深不见底,有比山还高大的凶兽,还有燃烧着天火的熔岩,和我一起掉下去的,还有不少魔物,它们之中运气奇差的,直接掉到了天火之中,烧成了灰烬,我跌落在一片长着靠血肉和骸骨生存的食人花丛中,险些被吃了,却是一团紫煞之气出现,将我救了下来。”

    那团紫煞之气,自然就是之后的屠风了。

    只是那个时候,屠风已经没有了形体,只是一团不知飘荡多久且逃不出去的煞气罢了。“他为何要救你?“幽冥道。

    “无故献殷勤,非女干即盗啊。“韩苏苦笑不已,道:“后来我才知道,那团煞气之前竟是一个煞修,只是被人封印了扔到黑狱之中人,它身上的封印太过厉害:以至于他不知多少年都无法解开。而能解开封印的,只能是人类。我是这万年之中那团煞气见到的唯  个掉下来还活着的人类,使与我做了个交易,它护着我出去, 我替它解封。”这倒是个公平的交易。韩苏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煞气虽然没有脸没有身子,但它的实力却是极为强悍,在黑狱之中也可以如履平地,万毒不侵,而韩苏一个毫无自保之力的弱鸡,自然是要紧紧抱住煞气的大腿。

    按照煞气所说的法子,韩苏很快便掌握了将封印解除的法门,那封印过了数万年之久,早已薄弱不堪,纵然韩苏的修为不够,也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煞气团给解封了。

    之后,煞气团果然如他所言:带着韩苏离开了可怕的黑狱,离开了魔界,重返人间。煞气团疑成了实体,便是如今的屠风。

    他现实蛰伏了几年,在看清楚整个九界的形式之后,便盯上了走投无路却又心高气傲易于掌控的晏怀臻。接下来的事情,便顺理成章。

    想要骗取晏怀臻的信任,并非一件难事,毕竟那时候的晏怀臻已经一无所有 ,就连最忠心于他的陵赤骨也已经为了引开追兵而亡,

    “屠风盯上真王的另一个原因,便是真王乃是阴体。"韩苏有几分心虚,道:“原本屠风并不想杀了真王,毕竟真王的身体对他有极大的用处,但后来真王动了杀念,想要先下手为强,居风便索姓将计就计,反将他杀了控尸。”

    幽冥道:“毕竟是同床共枕这么久,倒是当真下得去手。”也不知他说的是晏怀臻,还是居风,亦或者两人都是。

    韩苏苦笑道:“居风乃是个绝情无义之人,他这人,甚至都没有心,别看他不像是做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是因为他的实力还未到可以直接掌控整个九界的地步,他曾经醉酒之后放出过豪言来,说是待到九界封天煞大成,他便能够一步到立,让九界成为煞修的天下。

    “九界封天煞,这又是什么东西?“幽冥问道。

    韩苏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他只不过说过一次罢了,但想来也知道是极其厉害的东西。而且,屠风已经在九界各个地方寻找他的信徒,与他们立下契约,让他们成为埋伏在各个界中的暗子,替他网罗天下消息。”

    此言一出,在场诸位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屠风寻了信徒,但他们竟然从不曾听过类似的消息,足以见其隐秘姓多强。晏重华问道:“你可知都是什么人?”

    韩苏迟疑了片刻,道:“我只知道其中一人,乃是万法正宗的一位长老,他传递给屠风不少有关宗i ]煞阵的消息,但屠风为何要盯上那繁阵,我一概不知。

    煞阵这东西,对于晏重华而言并不陌生。

    每一位曾在万法正宗求学之人,基本上都入过煞阵,虽然绝大多数进的都是最简单的煞阵而已。居风如此关心煞阵,这倒是让晏重华生出了对煞阵一探究竟的想法 。煞阵之中,究竟有什么?

    晏重华年少求学,却不喜煞阵之中那些看起来像是虚构的世界,所以只是试探了几个,便再也不曾进入,如今想来,却是极为后悔。

    但悔也无用,既然韩苏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方向, 日后自然会有人前去煞阵一探究竟。

    韩苏基本上将他知道的已经交代完毕,幽冥想了想,问道:“据你所知,居风可有什么弱点?”韩苏摇了摇头,道:“聚灵丹怕是对他有伤害,但这法子,怕是已经彻底废了,而且--”他顿了一顿,望着幽冥道:“- 一个连黑渊都不怕的东西,他还能有什么弱点?”幽冥: .....

    因着韩苏还算是有眼色,他交代了这些事情之后,幽冥和陵赤骨商量之下,决定暂且不要他的姓命,但也不能就这么放了,毕竟韩苏如今能够出卖屠风,日后就能在屠风面前出卖他们。

    幽冥琢磨着,说:“要不然, 将他的修为废了,然后扔到五洲大陆得了。

    韩苏脸色惨白,道:“还请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虽然我一 - 直都在为屠风卖命,但并未做过什么惨无人道之事。”陵赤骨冷道:“晏怀臻难道不是你插手害死的吗?”

    韩苏说:“他向我寻聚灵丹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竟然胆大包天地要去杀屠风,他是我的主子,我只能尽己所能去完成他的要求。“

    “这么说来,你还挺委屈?“陵赤骨嗤笑一声,脒着眼睛盯着韩苏,道:“你以为我傻吗?怕是晏怀臻这边向你索要聚灵丹,那边你就给屠风通风报信去了吧?'

    韩苏噎了一下,无法辩驳。

    凤惊羽一把拍在了陵赤骨的肩膀上,一双凤眸带着冷笑,道:“提起晏怀臻,你的情绪可是真够激动的啊,怎么,余情未了?”

    陵赤骨: ..

    原本还气焰器张处于绝对主动地位的陵赤骨秒怂,追在凤惊羽身后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拆穿一下他的谎言

    凤惊羽:“呵!“

    幽冥翻了个白眼,道:“你们要吵架关上门再吵,现将这小子处理了再说,省的节外生枝。”晏重华扫了韩苏一眼,道:“弄死了丢回去便罢了。

    韩苏如同芒背在刺,连忙大叫道: "我绝不可能被判你们, 若是让屠风知道我出卖了他这么多消息,他定是要让我不得子死!”

    第738章 面见尊皇

    晏重华淡道:“死人才不会说话。”

    韩苏打了个寒战,道:“我若是死了,屠风势必会怀疑到陵将军身上,到时候,他绝不可能轻易放过戏弄他之人,还望各位三思啊!

    本以为陵赤骨早已中了煞蛊之毒,却没想到陵赤骨仍是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韩苏哪里还看不出陵赤骨从头到尾怕都是在装模作样同他们虚以委蛇?

    晏怀臻以为陵赤骨处处都听他的话,而屠风则理所当然地认为陵赤骨是听他号令的。这两人,都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也太小看了陵赤骨。

    但谁又能想到,屠风失败过得煞蛊,对于陵赤骨而言,竟然丝毫没有作用!凤惊羽扫了陵赤骨一眼,诧异地说道:“你竟然还不曾暴露身份?”

    陵赤骨颇为自得地说道:“开玩笑呢,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不过是将这墙头草揪出来带给你们秋瞅而已,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暴露的?”

    凤惊羽: ...

    凤惊羽又眯着眼睛朝着韩苏看了一眼,忽而勾了勾唇,道:”这么一来,我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万- -你再说些不该说的话,暴露了阿骨--。”

    ....我还有一个理由,必不会让居风知道!“韩苏没想到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忙不迭地说道:“燕双尚在北疆,在屠风的手下做事,我绝不可能轻举妄动半分!“

    凤惊羽自然是知道燕双此人,毕竟自陵赤骨死后,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是顶了陵赤骨的位置。“燕双和你,是什么关系?“凤惊羽问道。

    “他乃是我自小到大的心慕之人。"韩苏叹了口气,虽不情愿,却仍是说道:“我们两家,乃是世交,他乃是燕家唯一个待我和和善之人,我从黑渊之中出来,其实并不想和他再有瓜葛,却没想到,在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从戎当了晏怀臻的侍卫了。”

    无奈之下,韩苏只能尽己所能,护得燕双从戎之路畅通无阻。

    居风那人,眼光毒辣,轻而易举便看出了他对燕双的感情,之后燕双一路高升, 很快成为替代陵赤骨的小将军。然而,韩苏也多了一个落在屠风手中的把柄。

    “这城中,这整个北疆之中,究竟有多少士兵,是中了煞蛊之人?”晏重华问道。

    “其实并不多。“韩苏道:“北疆的那些士兵,煞户只占了不到一成,唯有这城中的巡逻兵和宫中的侍卫,绝大多数都是中了煞蛊的煞尸。我虽不清楚煞尸如何炼制,却也发现,若是将人活生生地炼制成煞尸,其实比将死人炼制成煞尸更为简

    单。

    言下之意,令人禁不住背脊生寒。

    若当真如此,那些让人本以为不知死了多久的煞尸,其实是活生生地被煞蛊控制了神智,再控制躯体,逐渐成为煞蛊的温室,最终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自知吗?

    魔族之中,也有御尸一术,但他们至多只会寻来才死不久的新鲜尸体,轻易不会对活人动手。屠风可谓是罪孽深重,狼子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