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接下来他只需差人寻来炼制聚灵丹的材料,再进行炼制便足够。小祖宗将烛天鼎送出去之后,便心情不悦地赶人了。

    蔺晏二人临走之前,小祖宗专门绷着一张小脸特意嘱咐: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们切莫再来打搅我们的平静日子,虽然你是我重重孙子,但你爹还活着,自然轮不到我来教训你。”

    蔺玄之: ....尹重月一睑无语。

    两人也没时间在此处过多停留,第二日一早便相携离开。

    当他们出了这山谷来到悬崖之上时,一只火色的纸鹤朝着蔺玄之凶猛地冲了过来。蔺玄之提住纸鹤,一抹传育在他耳中响起,紧接着,蔺玄之便脸色陡然- -变。晏天痕抬眸道:“发生什么了?”

    蔺玄之面色难看,道:“我们晚了一步。”晏天痕:“什么?”

    蔺玄之深深吸了口起:望着晏天痕道: "晏怀臻死了。”晏天痕:  .....

    虽说晏天痕已经提前叮嘱晏怀臻不要轻举妄动,但他却未曾料到晏怀臻竟是如此沉不住气,不等他炼制成聚灵丹,便兀自寻来了一颗等级不足以重创屠风的聚灵丹吞下,并私自行动。

    如此一来,屠风非但没有受到重创,反而在看穿了晏怀臻的意图之后,对他下了毒手,将他体内的真气污染为煞气,悉数吸入体内,且将晏怀臻做成了煞尸,明目张胆地挟天子以令诸侯,控制了整个北凉城。

    北凉城是个极为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它位于人间界和魔界的交界之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算是人间界的门户。以前有陵家驻守,上千年不曾出过差错,如今却是交给了一个煞....

    消息是从凤惊羽那处传来的,陵赤骨作为最接近晏怀臻的人,他是最初发现妥怀臻已经变成煞尸之人。但他并未声张,只继续佯装不知晏怀臻已死:继续留在北凉王宫潜伏。晏天痕一整日脸色都极为难看。

    他与蔺玄之从北跑到南,再从南跑到东,为的就是出其不意地给屠风一个痛击,但因着晏怀臻的私自行动,非但害了晏怀臻自己,还让他们这个绝佳的机会彻底成为泡影。

    屠风那般聪明谨慎,他绝不会在同一个坑中,摔倒两次。

    晏天痕深深吐了口郁气,心情沉重地对蔺玄之道:“我们怕是不能阻止他了。'蔺玄之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但并不如晏天痕那般强烈。蔺玄之道:“会发生什么?

    晏天痕轻轻抿唇,过了半晌才说道:“大哥,你知道煞修为何那般厉害吗?”蔺玄之微微感眉,道:“为何?”

    晏天痕望着尚且碧蓝的天穹:道:“因为煞修的特质,便是只要天地之间有煞气,他们便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 我们需得将灵气转化为自身的真气,来提升修为,增强战斗力,而煞修却能够不加转化,直接将煞气化为己用,所以,同等级的煞修,永远要比同等级的灵修厉害得多。

    蔺玄之看着晏天痕,道:“所以当年的长生,直到最后都不是灵毓的对手。若非灵毓存了死志,他绝对无法让灵毓死于剑下,是么?”

    晏天痕看着蔺玄之,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道:“无可否认。”蔺玄之的嘴唇颤了一颤,道:“傻瓜。

    晏天痕带了几分释然笑了笑,道:“唯有煞修能够克制煞修,当年老祖便是这般告诉我的。当煞修吞噬了其他煞修,将天地之间的煞气集于一体之后,再身死道消,天地之间的煞气自然会被封存消灭。”

    说完之后,晏天痕有些惊奇地说道:“老祖当年虽让我发誓不能提起我与他之间的交易,但却并未阻止我说出煞修的消灭法子,我竟是直到今日才发现。”

    蔺玄之恍然大悟,且感到痛彻心扉。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纵然其中的曲折和细节他尚不知晓,但灵毓为何欺师灭祖,背叛师门,和整个九界道修为敌,又杀了数个煞修和魔物下属,蔺玄之却是已经勾勒出了一副大致的全景。

    望着蔺玄之震惊中带着难以忽视的心疼之色的明眸,晏天痕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清了清嗓子道:“反正,我也没那么伟大,我是被逼无奈才只能当这么个死间,我有一段时间,其实特别憎恨道祖,也憎恨老天爷--这世上那么多人,凭什么偏偏选中了我:我也痛骂命运不公:待我极薄,甚至有一段时间, 还生出了索姓灭了这世道的念头...

    “为何,最终还是听了道祖的话?“蔺玄之轻声问道。

    第736章 形势严峻

    为何还是怂了啊。"晏天痕无奈地摊开手,道:谁让道祖的那枚轮回丹吸引力太大了,一想到糟糕的一辈子过去之后,我还能有来生,还能与你相遇,我便忍不住动心了。我不敢灭了这世,毕竟若当真那么做,纵然我转世轮回,恐怕也得不到你的原谅—一我还想好好和你在一起呢。

    他终究是没办法将自己的后路彻底堵死。

    幽山灵毓比任何人都明白,一旦他真正成了个杀人狂魔,丧心病狂,他和长生之间,便再无任何可能。

    相比起同归于尽,他更期待能够在经年之后,再次与长生重逢,许是到了那个时候,他还能笑着对长生说一句喜欢。

    如此足矣。

    此生无憾。

    蔺玄之喟然长叹。

    万古洪荒,此去经年,真相纷至沓来,当迷雾逐渐隐散,抽丝剥茧之后的过去呈现眼前,他这才发现,原来从头至尾,都是他亏欠灵毓,都是天下道统亏欠灵毓。

    忽而,一双温软的手握住了微微发凉的指尖儿。

    晏天痕笑眯眯地说道:“大哥,以前的事情,什么时候追究,都可以,倒是现在,恐怕我们还需得和父王那边联系-番。

    蔺玄之缓了片刻,才强压住心头的酸涩,缓缓点头道:好。”

    而此时此刻,晏重华和幽冥那边的情况不大好。

    他们自南方界返回北方界,便已经是数日之后,才刚刚抵达北界边沿,便已经遥遥看到了几乎崩裂的整片天空,而且这崩裂还有继续朝着南方扩散的趋势。

    两人立刻便判断岀情况不妙,迅速朝着龙尧一族飞掠而去。

    龙尧一族尚且因着龙帝坐镇,因此并未乱作一团,只是城中已经有不少住了不知多少年的孑民,都受不住这摇摇欲坠的天哭和不知何时就会突出现的煞物,而举家迁移了。

    龙帝见到两人,面色极其凝重地说道:“煞物并未再次出现,但是有一个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晏重华道:“怎么了?”

    龙帝抬头望着那遮盖了太阳浓重地散不开的煞气,道:这东西,竟是会消耗雀灵!三日之前有人来报,龙尧一族开采的雀矿竟是有一整座矿山已经成了废品,我差人寻雀矿灵气逸散的方向,法宝显示那方向指着这团煞气!

    龙帝显然已经焦头烂额,惴惴不安地说道:“若是按照这么个速度下去,恐怕要不了十年时间,整个北界的雀矿都会被悉数毁掉。

    雀矿乃是支持着九界灵气平衡极端重要的宝物,若是整个北方界的雀矿悉数消失,那么北方界将会成为一片瘠薄的废天地之间的灵气需得平衡,才能保持稳固,若是地上再无灵气,那天穹灵气过多,那么肉眼难以看到的天柱将会因承受不住天穹的灵气之重,而直接倒塌。

    这影响的,不只是北方界。

    九界也是一个稳固的整体,北方界的天柱塌了,势必会造成整个九界大陆的不平衡。

    万年之前的灵宗时期,东北界的天柱倒塌,几乎是立刻便引起了整个修真界的极大关注,甚至还带来了一阵动荡,数个宗门和家族派了成千上百个精英弟子,同时施法,才终于将天地给撑住了,直到下一个天柱被炼成,一切才算作罢。

    妥重华抬眸,突然觉得那盘旋于天空之上的黑龙,像是一个无底之洞,想要将这世上的一切,都给悉数吞噬。

    幽冥眯了眯眼眸,道:这然气可有什么办法给吸了去?”

    龙帝道:法子已经用尽了,不管是封印大阵还是吞天法宝,都毫无效果。”

    幽冥道:“我且去试试。

    说完,幽冥飞身而上,周身有幽火围统,他重入那厚厚的黑色煞云之中,企图用幽火炼化这繁气,奈问尝试一番之后只有些许效果罢了。

    当幽冥收了手,天哭之处的煞气,又马上弥补过来,黑气依然完好无损。

    幽贸脸色一变,落了下来,道:“的确厉害。”

    妥重华神色也凝重起来,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那便是召集来九界各宗各派各个大小世家的人,出谋划策,共同商讨该如何解决此事。天哭地裂,绝非一家之事,也非一界之事,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龙帝叹了口气,对着曼重华拱了拱手,道:“若是当真召集九界诸位大能,还需得紫帝天都那边下发诏令,否则单凭北界龙尧一族的力量,绝对召不齐全。而且……

    龙帝本觉得难以启齿,但为了北界的安宁,他还是咬咬牙说道:“之前尚有不少人被我借着选继承人的名义给骗了过来,他们本就对龙尧一族心有不满,绝大多数纵然看到了煞物,却依然心怀侥幸,认为这只是我北界之祸,他们尚有一息喘息之气,所以并不想插手此事。”

    “真是糊涂!“幽冥冷笑道:“上古灵宗时期,那灵宗一家独大,天下道统悉归于其中,所有人都以为只要灵宗不倒,九界便安然无恙,不需得他们出手相助,但到了最后,不一样蔓延成了倾九界之力共同灭煞?”

    屡重华皱了皱眉,道:“父皇如今已经闭关不出,朝中大权被分刮成了几部分,贵妃和婴子瑶成了一条绳子上的揭。

    他势必要和我作对。”

    提起晏子理,幽吴便有种接人的冲动,他握了捏拳头,道:“晏子埠这只会窝里斗的狗玩意儿,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狂

    当年没能病接他一顿,如今我可是还清楚地记着他去告黑状的样子。”

    千万别给他留下把柄!

    正在此时,一根羽毛飞到了晏重华面前,羽毛腾然变成了一只小鸟,对着安重华尖叫道:“爱怀臻死了!速归!”

    说完之后,这根羽毛自行燃烧成了灰烬。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在场三人迟疑了片刻,才在彼此震惊的眼神之中,确认了他们听到的消息并非虚假。

    龙帝喃喃道:项王.……死了?

    幽冥咬了咬牙根,道:“定是那个该死的然修动的手,我们现在便去北凉城一看究竟!”

    晏重华也等不及了,对龙帝道:“九界灭然之事势在必行,我会立刻差人先回紫帝天都探探情况,晏怀臻出事,我要先行去北凉城看上一眼。”

    龙帝心中沉郁不安,道:“也好。”

    晏怀臻身边的奇人不少,竟是如此突然轻易地便死于非命,这无疑让人更是绝望抑郁。

    晏重华和幽冥即刻便朝着北凉城赶去。

    越往北凉城走,他们越是心惊肉跳。

    黑云压顶,几乎已经看不到日光了,楚片北凉城都被笼罩在紫黑煞气之中,浓郁得让人难以晓息。

    幽冥站在北凉城外,抬眸便看到一个盘旋在空中的然气团,皱了皱眉道:重华,你觉不觉的那团煞气,和龙尧一族上

    空的煞龙有几分相似?

    晏重华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用处?它既不会被点化成煞物,也不攻击,难道只是为了遮蔽日光?”幽冥摇摇头,道:“不清楚,不若将此事告诉阿痕吧一”

    提起晏天痕,幽冥道:“你觉不觉得,阿痕对煞修的了解,似乎比我们要深得多。”晏重华顿了一顿,道:“许是因为,阿痕修了煞吧。

    幽冥自然也知道晏天痕在龙冢圣地的所作所为,如今九界,怕是无人不知晏天痕修煞了。幽冥沉了沉眸子,道;“又是一场硬仗要打。'

    晏重华轻描淡写道:“谁敢欺辱我儿,我必要他悔于立世。

    九界如今已经有不少流言蜚语甚嚣尘.上:有人到处说晏天痕乃是和那些煞修一伙儿的, 更是有不靠谱的传言说龙家圣地的灾难,乃是晏天痕贼喊捉贼一手策划。

    这可把幽冥给气坏了。

    晏重华和轮回宫均暗中派了不少人去打压这等传言,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源头尚未寻到,效果自然不佳。北凉城中一派萧然肃杀,比之他们走之前要荒凉得多,乍一进去,还以为来到了一处无人的空城。

    城中士兵还一如往常地巡逻,却再也见不到路.上的行人,就连行商的小贩也不见踪迹,家家大白天闭户不出,若非的确有生人的气息,晏重华还以为他们来到了一处死城。

    晏重华和幽冥甩掉了跟在他们身后的人,来到轮回宫的那处落脚院落之中。凤惊羽这段时间,便是住在这个地方的。

    见到晏重华和幽冥,凤惊羽略松了口气,又紧接着道:“你们可算是来了。“晏重华道:“我们才走了不足一月,阿臻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凤惊羽叹了口气,颇为懊恼地说道:“若是我多注意-些就好了。晏怀臻那个沉不住气的傻子,不知听信了谁的话,竟是将一枚聚灵丹搞到手服下去阴屠风,反倒被屠风识破,就这么被害死了,陵赤骨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屠风将晏怀臻做成了煞尸,让他看起来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实际上,已经彻底成了屠风的傀儡了!”

    幽冥骂了晏怀臻几句,橫眉倒竖:“他这个糊涂蛋,死了也活该!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晏重华到底是对晏怀臻有几分情谊,面色铁青难看,道:“人已经死了,追究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