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还要用转死回生之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生永世都是这副可怕的模样吗?他为了修煞,将我炼制成这副模样,又将我囚于第七域的黑渊之中,让我饱受折辱和痛苦,我不害人,人却要害我,

    到头来,害人之人,却得偿所愿,而我一我受到的痛苦,又有何人知晓?'

    蔺玄之大脑一片凌乱,他一方面因着见到了曾经疼爱的小师弟,心中颇有几分复杂,另一方面,也是因着藏地凤浪如今的模样,和所作所为,而感到痛心不已。

    "若你当真受了他的欺负,你随我一起走,我替你问问清楚,你所言属实..我定会惩他罚他,让他替你赔罪。”

    蔺玄之沉沉地说道:“但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又是在干什么?凤浪,你一直以来,于我心中始终都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你可还记得,师兄曾教过你的话?”

    “师兄说,若是我善待旁人,旁人便也会善待我。”藏地凤浪轻轻-笑,感怀地说道:“可惜了,幽山灵毓是个疯子,纵是我打心眼里将他当成师兄来对待,他也一样恨我入骨,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师兄,你如此被蒙蔽了双眼,永远都不知道他背着你,都做了什么。你当真以为,当年那位险些与你结为道侣的正阳门门主玉明墟,是修炼之时,意外爆体而亡?正阳门上上下下三百六十八人,他灵毓一夜之间居戮殆尽,你可知晓此事?”

    “玉明墟?“蔺玄之几乎都已经忘了这么个人了,他猛然捏紧了拳头,道:“正阳门覆灭之日,他并不在当场。

    “是啊,他大病一场,你正巧陪着他。”藏地凤浪轻蔑地笑了,道: "可是大师兄,你可知道,煞修与其他道统最大的不同,便是纵然相隔万里之遥,但凡已偷偷布下煞物傀儡,便可动动手指,便牵引它们杀人。师兄啊师兄,你可当真是一爱他入骨啊,其他的人呢,对你而言,死便死了,白死便白死了,是不是这样?”

    第712章 离开龙家

    煞气翻滚,天哭怒号,宛若万鬼同哭,天地同悲。不是。“蔺玄之道。

    "若不是,你为何还会与他在一起? "藏地凤浪阴鸷问道。

    “他若当真做错事,我自会让他改,他欠下的债,我会与他一起偿还,纵然他入魔入煞,千夫所指,也与我心悦他无关

    蔺玄之嗓子有些发紧,却仍是兀自镇定地淡淡道:“有什么话, 出去之后,我们慢慢说起。”

    "我不会与你走的。“藏地凤浪露出了几分哀伤之色,道:“我好不容易,才从大封之中解脱出来,不想再死一次了,师己,那大封之地,幽寒冷清,黑不见光,无声无息,比坟墓还可怕,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你若不再害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你--无论你之前,做了什么。“蔺玄之盯着戰地凤浪,字句清晰地说道。

    “我不会收手了。“藏地凤浪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蔺玄之的距离,道:“你这一次,是站在他那一边的。大师兄,你心中从来最爱最疼的那个人:都是灵鋶:旁的人,纵然被他害死,也是白死,我信不过你了--九界欠我的,该是偿还的时候了,我要做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我要让这天下,尸山血海,再无风平浪静那一日!”

    蔺玄之抬高声音怒道:“藏地凤浪, 我将你救下,不是为了让你做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这世道,若是待你不公,我便替你讨回公道,你若怨我恨我,便冲着我来,何必对这无辜众生动手?你莫要任姓妄为,铸下大错!‘

    藏地凤浪眉目之间闪过一抹迷茫,紧接着便被冰冷所替代,他捏紧了拳头,道:“我藏地凤浪,永生永世感念师兄救命指教之恩,纵是来日相见,也绝不会害你姓命,可其他的,恕我无能为力!”

    藏地凤浪的话刚刚落下,整个龙冢便开始被紫黑之气悉数包裹,只需得片刻便会彻底坍塌,蔺玄之眸中闪过一抹狠厉他朝外踏出了一步,脚下是盘旋的真气。

    “他欠你什么,我来偿还,你若是想报仇,第一个便杀了我吧。”

    藏地凤浪看着蔺玄之玉色的脖颈,却是艰难地露出了一个笑容,道: "师兄,你知道你最大的错,便是把他给宠坏了,以至于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不管他犯了什么滔天大错,都会有你,替他承担。”

    “可惜,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偿还,旁人,谁也代替不了。”

    “我不会让他好过,我会让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生不如死!

    .....

    蔺玄之只觉得眼前一黑,便被一股大力给吸入了空间通道之中。

    待到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听到周围有人喊道: "快看,竟是有人出来!”“是谁?是华容剑尊!

    “什么?快去通禀家主和长老!”

    蔺玄之当空一个翻身, 便轻盈地落在了地上。

    他抬头朝着那处通道看去,只见那通道出口,竟是紫黑煞气密布,像是一个盘旋的巨大漩涡似的不停旋转,还有巨大的煞物从里面冲出来。

    一只如同小山包一样的煞物,扛着一只用煞气幻化的斧头,一步一震地自远而近朝着蔺玄之杀了过来,还有数不清的模样各异的煞物,也都自漩涡之中跳出,飞奔着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蔺玄之持剑跃起,三下两下便将那只持着巨斧已经毁了数个建筑的巨人解决了,煞气蒸腾,却又无可奈何。龙冢圣地,是从里面开始封印的,而非外力可为。

    蔺玄之能做的,只有杀杀杀。”快派人来!有煞物出现!”“都都嘟--”

    号角声响起,龙尧一族的守城兵士们都朝着这边飞奔而来,和这些煞物混战一起,那样子显然是训练有素。

    忽而青光乍起,忽而冰凌漫天,仅仅用了不足半个时辰,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附近的煞物便已经被消灭-空,这让蔺玄之着实松了口气。

    再看天穹,那漩涡竟是消失不见,像是龙家已经被重新封印了似的。重新封印...

    蔺玄之心头一跳,抬眸环视着周围的人,道:“其他人呢?

    玄无赦看着蔺玄之,道:“其他人比你早一些时候便已经出来了。

    “大哥!“罢天痕方才也加入了战斗之中,此时看到葡玄之,自然无比激动地朝着他跑了过来。蔺玄之看到晏天痕,彻底松了口气;抬手在他鼻子尖儿上轻轻一弹,道:“你行事,太冲动了。”晏天痕知他何意,道:“当时的情况太过急迫,我也没办法的。”

    他又一看那斯裂状却再无煞物出现的天穹,轻叹了口气,道:”展师兄还没有出来吗?'蔺玄之顿了一顿,道:“不曾见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晏天痕看了看周围的人,低声说道: "展师...代替龙尧,去镇守这龙冢圣地了。”蔺玄之一愣,道:“可还能出来?“

    晏天痕摇摇头道:“不好说,这大封印之术,是龙尧一族传承所得 ,我并不十分清楚,只是龙尧万年之前,进去之后,便再未出来,。

    只听得“啪嗒“一声,海狂浪手中的剑便掉在了地上,他眸色之中带了几分茫然无措,像是寻不到家的孩子似的,觉得空气都凉了。

    他盯着晏天痕,道:“你说什么?”

    若说晏天痕觉得最无法面对的人,当属海狂浪无疑了。

    若非他带着展枫亭前去埋骨之地寻找龙尧,若非他让展枫亭得知,需得真龙镇守,方得龙家无虞,若非展枫亭为了让他脱身而不得不留在龙冢,又如何会以一己之力,留在龙冢成为那大封之人呢?

    他又该如何告诉海狂浪,你的心上人,你-直都视为道侣的展枫亭,为了镇守煞物,便千年万载地和那龙冢化作一体再也离不开,永远离开了你呢?

    他说不出口,尤其是望着海狂浪这凌乱不堪的表情,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啊一“他不说,海狂浪却是在抖着双手,问道:”他跟你一起去寻龙骨,为何我却不见他回来?他做了什么?他遭遇了什么?龙冢一你们把龙家打开,我要回去寻他,我要回去寻他!’

    说到最后,便几近嘶吼,海狂浪猛然转身,朝着那原本出现漩涡的天穹猛然打了一道法术, 企图将龙家重新引来打开然而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天穹依然是那片天穹,龙冢依然荡然无存。

    “师兄,师兄--你给我回来!你还欠我解释,你给我回来!“海狂浪几乎目眦尽裂,对着天空狂吼,几欲癫狂。

    “海师兄,你别要这样。”晏天痕眼睛都红了几分,他站在海狂浪身后,道:“这是展师兄自己的决定,他要留在龙家,接任龙神的位置,以自己的魂魄,镇守万万真蠢欲动的煞物。”

    “他的决定?“海狂浪突然不浓不淡地发出了一声冷笑,他蓦然回头,眸子逼仄惨人,像是滴血,盯着晏天痕道:“是他自己的决定,还是有人逼他做决定?你带着他:去了什么地方?你早已知道龙家之中有万万煞物,你早已知道锁压煞物靠

    的是什么,你又为何,要带着他去寻龙神?你... 难道不是你的,一力促成的这些吗?”

    晏天痕被海狂浪给吓住了,脸色瞬间刷白,他往后退了半步,道:“不是我,我没有,我也不想他这么做的。“可他的的确确,这么做了。“海狂浪抹去了半滴几乎垂下来的眼泪,道:“结果,智大欢喜,不是么?”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蔺玄之皱着眉头,声音冷肃,道:“敌情刚缓,你竟是便要寻阿痕的麻烦,他比你,更不愿意看到展枫亭以身祭阵,你有这个心思在此处责骂阿痕,倒不如想一想,该如何将展枫亭寻回来。”

    海狂浪先是眸中露出凶光,接着便握紧了拳头,重重地朝着旁边的一块巨石砸了过去。"嘭“地一声巨响,巨石碎裂,粉身碎骨。“海狂浪!“蔺玄之道。

    “如何寻回来?“海狂浪伸手扶着旁边的一棵树,几乎站不稳身子,道:“还能寻回来吗?你们告诉我,还有可能寻回来吗?”

    "有的。"晏天痕咬咬牙,眸色坚定地道:“我定是 要将他寻回的,待到这边安定下来,我亲自去寻龙家,去寻展师兄。”龙帝见状,也是脸色灰败,沉默良久之后,才抹了把脸,说道:”龙家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你们细细说来我们才好商量对策。‘

    晏天痕吸吸鼻子,道:“你们请过来的那位玉虚君,乃是一位煞修,他进去之后,便开始四处放出那些被封印的煞物,攻击我们。“

    “玉虚君?“龙帝眉头微微一皱, 道:“那不是玉宗散人举荐之人吗?”

    “玉泉散人,也是一位煞修。“蔺玄之淡淡说道:“只是,恐怕真正的玉宗散人,已经造遇毒手,至少随我们一起进入龙冢圣地的那一位,并非真正的玉泉散人,而且,相比于玉虚君,恐怕玉泉散人的修为,更是深厚。”

    玄无赦闻言,面色淡淡,道:“看样子,你们龙尧一族,被煞修渗透地不是一份半点啊。”龙帝愣了一愣,才长叹了口气,道:“防不胜防。”

    又道: "来人,去寻玉泉散人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再将世子请过来说话。

    玄无赦看了看眼眶发红头发凌乱地晏天痕,心道这可是受了大罪,便道:”他们方才出来,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有什么话,待到他们歇息之后,再行询问罢。”

    第713章 质疑之声

    龙帝叹息,垂眸掩去了一闪而过的泪光,道:“如此也好。”

    剩下的煞物,龙帝已经派人追杀.他想到那被留在龙冢之中的展枫亭,便心如刀割,哪里还有继续探讨煞物的心思?只是身为北界之主,龙尧一族的家主,他无论如何都不可在人前失态。纵然哀伤,也要在心底流泪。

    龙帝刚准备离开,便突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这边走来,为首的竟是龙尧遗珠和几位亲历龙冢圣地的宗门大能。“慢着!“龙尧遗珠的声音响起,她眉目逼仄,瞪着晏天痕说道:“你们似乎忘了,我们这当中,还有一位煞修!”晏天痕心头跳,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人?

    “我们当中,怎会有煞修!”“是谁?“

    蔺玄之沉下眸子。

    龙尧遗珠猛然指着晏天痕,高声说道:“就是他一 烨王世子晏天痕!他能够控煞,还能让煞物化形,他也同样是个煞修,大家千万别被他给骗了!“

    “什么?”

    众人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数双眼睛齐刷刷地朝着晏天痕看了过来。玄无赦冷声道:“这种话, 你可不能乱说。”

    龙尧遗珠冷笑道:“我又没有乱说,你们问问其他人,便就知道了,所有人都看到他能够驭煞,众目睽睽,难不成他晏

    天痕还能够狡辩不成?

    周围诸人,大多都是各宗]和各大家族的代表,他们如今亲自见识了煞物的厉害,此时正是对煞修和煞物敏感的事情当即便有人开口道:“此话当真?“

    “烨王世子,你何时修了煞?又为何而修煞?”

    “烨王世子,你总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的,若不然,在场这么多人,可都要对你,抱有怀疑了。晏天痕只觉得心脏被冰凉的水和锋利的刀子给划过。

    他自然是修了煞的,而且修为还不低:若不然,他又如何能够控制那些煞气,将它们凝成实体?可他纵然是修了煞,也从未用来害人,更是不曾轻易使用,他之所以冒着风险暴露自己,不过是为了救大家。

    可是....

    那一双双怀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