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得此人纤瘦却又坚韧,如同一枝柳条,矗立在狂风巨浪之中,虽浮沉摇摆却仍是不卑不亢,不屈不挠。

    玉虚君负手而立,他身边和身后,容貌丑陋的煞物正一个个凝成实体,呲牙咧嘴地趴伏在地上,冲着站在对面的展枫亭和晏天痕耀武扬威,只需要玉虚君一声令下,不难想象,他们将面临什么。

    一条地缝在玉虚君身后崩裂,玉虚君却只是轻轻一勾红唇, 抬起手来,更多从地缝里面冒出来的黑紫之气,竟是直接化成煞物跳了出来,朝着晏天痕那边冲了过去。

    晏天痕瞳孔皱缩,道:“龙家要崩了!师兄,你快些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我撑着!”

    展枫亭深吸口气,道:“龙冢之地,哪里用得着你来动手?老祖最后的念想便是见到故人,如今这个煞阵的阵眼已经解开,只需得你和华容同时撑开时空法门,打开通道便罢。届时,你只需要带着那些入了龙冢之人,一同随着时空法门出去就能离开龙冢圣地。’

    兑着,展枫亭手上的动作也并未延迟,竟是直接数万冰凌甩了出去,将那些正在凝成煞物的黑紫气团,直接打散,且-杀便是一大片。

    晏天痕瞳孔骤然-缩,猛然-拍脑袋,道:“对啊, 这里还是个煞阵世界,是会出现煞阵通道的。

    只是这煞阵通道,有些时候是在触发条件之后,自行打开,有些却仍是需要在触发必要条件之后,再行运功,按照开启幻阵的法子,靠着法力和修为,撑出一个通道来。

    显然,龙冢圣地因着要镇压千万煞物,等级必然奇高无比,自然不可能那般轻易地自行开启。晏天痕当即咬了咬牙,很是纠结。

    玉虚君不是好相与的,他的修为,至少和自己持平,单他能够控制这整个龙冢的煞物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严阵以待。展枫亭并没有对战煞修的经验,而且,他绝不可能控制这些煞气。若是真的打起来,必然会落入下风。但他晏天痕却不会。

    晏天痕死死捏了捏拳头,下定决心似的,道:“师兄! 你带他们出去,我来这里对付这冒牌货!展枫亭已经化作龙形,-尾巴横扫过去,上百只煞物都被打成了气团。

    “你?你留在这里可是能封印这龙家?莫要捣乱,时间宝贵,快些离开! "展枫亭的口吻不容置喙。晏天痕一愣,道:“师兄,你、你要封印龙冢?‘

    封印龙冢,至少要消耗半身修为,还有半条命,而且,龙家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一旦封印,封印之人,哪里还有命啊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这些东西,跑出去危害人间么?”展枫亭很是冷静,道:“我是扶摇宗大弟子,若是放跑了这些煞物,来日,也无颜再面对师尊了,阿痕,我答应过师尊,要让你平安无事的回去,我说出口的话,便要做到,你快走吧。”

    晏天痕突然眼睛就红了。

    为什么总是他身边的人在做牺牲?

    为什么天道,就不能给他多一些好日子过?

    展枫亭是随着他一起来寻龙尧的, 若是他出去了,展枫亭却回不去了,他又该如何给海狂浪交代?他该怎么告诉海狂良,我丢下展师兄,-个人跑了?

    他做不到...

    “流火黑岩..蔺玄之望着天哭之处像是瓢泼大雨般落下的流态紫黑之水,脸色蓦然变了几变。这是彻底廟裂的前兆。

    而且,龙冢圣地之中,埋葬镇压的煞物和煞气,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若是这结界破裂,煞物重入九界,后果当真不堪设想,怕是整个北界,会一瞬之间就被整片煞气吞噬,多数人,连还手之力都不会有。

    忽而之间,煞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成了煞物的模样,一个个都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颀长的四肢,野兽一般朝着尚在护盾之中不受天哭地裂侵扰的众人冲了过来。

    这护盾能防得住地面不崩裂,天顶的黑气不直接侵袭,却防不住数以百计甚至干计的煞物同时的攻击。

    蔺玄之挥手出掌将数十只已经爬到护盾边沿的煞物给拍了出去,其他人见状,也都马上回过神来,拿着武器朝着想要突破护盾的煞物杀了过去。

    伏离隔空捏碎了数只煞物,道:“通道还未打开,难道要等着整个结界坍塌,我们随波逐流到了外面吗?"蔺玄之道:”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人已经死完了。”伏离道:“你就没有什么法子了吗?你可是宗师啊”

    蔺玄之道:“有。不带你们,我一个人自有办法安然无恙地出去。

    伏离:...

    “这边断了一个口子!“不知是谁尖叫一声,只见一只原本只能在护盾上面趴着的煞物,竟是毫无遮挡地掉了进来,虽然被人眼疾手快地杀了,那处断口,却是吸引了不少煞物的主意,他们纷纷全都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蔺玄之瞳孔-缩,道:“不对!有人从里面做法破坏!”而且,能破了他的护盾,说明那人的修为绝对只高不低。可是,是谁?会是谁?

    蔺玄之抬手朝着那破损之处打去,飞快弥补了那处破损,然而下一刹那,突变瞬起--

    "啊啊啊啊!”龙尧凌光的一双眼眸突然变成了紫色,他抱着脑袋痛苦地喊叫着,那声音撕心裂肺,听的人头皮发麻。“凌光!“龙尧凌恒原本正在杀敌,一见龙尧凌光如此,马上抽身返回,抓住跪在地上恨不得打滚的龙尧凌光,面露焦色,道:“你怎么样了?你这是一怎么了!”

    龙尧凌光的嗓子里面发出嗬呼嗬呼的声音,眼白布满了血丝,他只觉得神智都几乎不清晰了,但肺腑之中,饥饿感十足,仿佛嗅到了能让他满足的血腥气味。

    好饿啊。好想吃东西。

    那些味道,真香啊。

    龙尧凌光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来,一双没有焦距的紫色眼眸,看着龙尧凌恒。龙尧凌恒惊住了,道:“你的眼睛。”

    “嗬嗬嗬-  龙尧凌光的嗓子眼儿发出浓稠的声音,他毫无征兆地朝着龙尧凌恒扑了过去,龙尧凌恒眼疾手快地撑住了龙尧凌光的肩膀,方才没被他的尖牙给咬住脖子。

    “妈的,凌光你疯啦!”“嗬嗬嗬--“

    “煞化。“蔺玄之喃喃,若是方才只是怀疑,现在便可以肯定了,他们这群人中,必然有一个能够控煞之人,也就是煞修!

    第711章

    龙尧凌光张牙舞爪,嘴巴里面流出口水,看着龙尧凌恒的眼神,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周围的弟子见状,都被这一幕给惊住了,谁都不敢轻易,上来。

    “嘭”地一声,龙尧凌恒只觉得双手撑着的人身体一软,便悄无声息地倒了下来。龙尧凌恒赶忙接住龙尧凌光,惊魂未定地看着动手的海狂浪。“大惊小怪。“海狂浪颇为鄙视地说道:“打最不就好了。”龙尧凌恒:  ...

    然而下一刹那,原本排斥了煞气在外的护盾之中,竟是凭空出现了数道黑紫色的人影,它们乍-凝形便朝人杀了过去顿时场面陷入了新的混乱之中。

    “可恶,究竟是谁?“蔺玄之咬牙切齿,一边灭煞,- 边寻找那躲在暗处的罪魁祸首。

    只有煞修,才能感应到煞修的存在,他从来都是灵修,手中若无法宝,根本难以仅凭感觉,寻到煞物的存在。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天哭地裂已经将整个结界都快要撕裂成碎片,眼看着这整个龙冢之地,便要崩塌一“大哥!

    一道刺破天晓的声音遥遥传来,只见晏天痕如同一道闪电,划破浓厚的紫黑煞气,朝着这护罩冲了过来,

    蔺玄之猛一回头,便看到曼天痕一双眼眸爬满了紫色,他方才没来得及开口,便见到晏天痕挥出一道紫色的鞭子,隔空朝着护盾抽了过来,竟是直接在那位玉泉散人的脸上狠狠抽了一鞭子, 打得对方险些踉跄跌倒--

    “你这个浑水摸鱼的臭虫,给老子滚出来,决-死战!”

    蔺玄之瞳孔猛然一缩,便见到原本一派高人之 姿的玉泉散人,竟是捂着被打出血的脸,阴阴仄仄地笑了起来。“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逐渐变大,一巴掌便拍碎了面前的护盾,竟是踏着黑紫色的煞气,腾空朝着同样站在煞气之上的晏天痕飞了过去。

    “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我总算是找到你了!幽山灵毓,前来受死!“玉泉散人狂笑着,像是疯了似的,他双手抬起,煞气凝成煞物,悉数朝着晏天痕冲了过去。

    "阿痕!“海狂浪的心脏都快停了。

    那么多的滚滚煞物,光是埋,都能将晏天痕给活埋了。“还是老熟人?呵,装神弄鬼。”

    令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是,晏天痕只是冷笑一声,打了个法诀,原本在他身后的那一半煞气,竟也同样凝成了煞物,只是这些煞物并非人型,而是兽形,都是虎猫的模样,同样四肢着地,咆哮着和那群人型煞物撕咬在一起。

    -时间:两团煞打成了一团。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面色骇然苍白,却又有种被救了的感觉。

    晏天痕对蔺玄之传育,道:“大哥,我从这边,助你一起打开空间通道,我打不过这个煞修,只能先吸引住他的眼球,再想办法逃跑。

    蔺玄之有千言万语想说,然而到了嘴边,他只说道:“注意安全, 莫要硬抗,我说撤的时候,及时逃跑。晏天痕道:“好。

    事不宜迟,蔺玄之马上运出真气:猛然朝着天顶打去,一时之间金光乍起,光柱冲天,大有气吞山河之势,只见另一道光柱从晏天痕那处破了浓浓的紫煞之气冲天而去, 一紫一金两道光柱, 在高空纠缠起来,竟是将那片已经不停爆发着黑      紫之气的天穹给冲出了一个大口子,像是生硬地撕裂开一个通道似的。

    “走!“蔺玄之对海狂浪和伏离道:“带着他们进入空间通道,离开此处!”

    “想跑?“玉泉散人意识到蔺晏二人的想法,当即便眯起了眼眸,飞身而去重重地朝着晏天痕一掌拍去。

    他的一掌,像是带了万钧霄霆,扫荡地方圆数百里都是漫天尘土飞扬,晏天痕不敢正面触其锋芒,马上聚集周围的煞气,凝成一个巨大的猛虎,挡在他的身前,而他则是猫着腰迅速朝着旁边一滚,借着煞气的遮挡,竟是从玉泉散人身边溜过去,-溜便溜到了护盾之中。

    蔺玄之一把便将晏天痕拉住,用惊魂未定的眼神看着他,动了动唇,像是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又自知不是时间,深吸口气,道:“先出去再说。”

    曼天痕点了点头。

    那通道凝合两人之力,再加上很是靠谱的伏离也加了一手,很快便将此处数百人送了出去。

    煞虎和玉泉散人打在一起,起初气势万分威猛,然而在玉泉散人的浮尘一指之后,便化成了煞气,再被他一挥广袖,竟是又变成了一只受他控制的煞虎,咆哮着朝着晏天痕扑了过去。

    蔺玄之神色冷肃,撒开了为护盾做定阵之眼的止戈剑,隔空御剑,止戈剑锋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使已经将那只快娄扑到晏天痕身前的猛虎给刺破了煞核。

    玉泉散人阴鸷着一双眼眸,道:“华容剑尊, 你身边这人,可是个煞修。

    蔺玄之推了晏天痕一把,将毫无准备的后者扔到了那时空通道之中,看着晏天痕消失在视线之中,他方才声音冰冷地说道:“是又如何?相比于你这等缩头缩尾只会在背地里要阴招的东西,阿痕为人坦荡,心地善良,纵然是煞修,我也爱他

    玉泉散人便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他为人坦荡,心地善良?你可当真是眼睛被纸给蒙住了,他是什么人,想来你比我更清楚,他手中沾染了多少血,又有多少刀下亡魂,难道你都忘了吗?长生,大师兄,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会对他心软?”

    玉泉散人的脸逐渐模糊起来,他眸中带了几分恨意,和说不出的伤痛,死死盯着葡玄之,似怨似爱,道:“你看看我这模样,你看看我被他害成了什么模样一我成 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究竟是谁害得?难道不是他吗?”

    蔺玄之骤然瞳孔缩起,他朝前走了几步,在看清了那褪去了玉泉散人模样之后的容颜,便万分不可置信地说道:“你是..凤浪?‘

    藏地凤浪,他真正的最后一位入门师弟,还是他从那破落不堪的地方,亲手牵走,带出来的小师弟。

    藏地凤浪半张睑已经爬满了紫色的纹络,像是咒文,又像是幻阵的伤疤,他另外半张脸,却是好好的,眉目精致,上挑的风眼像是含着桃花,是张轻易就能让人心生好感的脸。

    一半是神,一半是鬼: 这等强烈的冲撞感:让蔺玄之-时间说不出话来。

    “师兄竟是还记得我,也当真不容易了。“藏地凤浪阴阴地呲着呀笑了笑,他脚下是蓄势待发数以万计的煞物,他的身后是滚滚翻腾的紫煞之气:黑色的长发朝后面飞起,宛若从地狱爬出来的索命厉鬼。

    “你缘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蔺玄之一时间有些怔忪,他亲手为凤浪敛尸,亲手将他下葬,已经无比确定他已经死了。藏地凤浪伸出一只森然白骨的左手,道:“我为何会变成这样?这你大可可以去问问你那位为人坦荡心地善良的好灵毓网!若不是因为他害我,我如何能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蔺玄之沉了沉眸子:道:“他不会害你。”

    藏地凤浪的眸子紫得瘍人,他直直地盯着蔺玄之,道:“师兄,情爱当真会让人眼言心盲一 难道就因为我修煞,所以我便要被他害了姓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