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金绿色的光圈朝着四周7 K快扩散,那原本还在开裂的大地,竟是停了下来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并拢愈合。

    弟子们看得目瞪口呆,瞳孔之中倒映着的,是缕缕青金色。

    不消片刻,被光圈笼罩的土地,已经重新合成了一整片土地,众人纷纷抬头,便看到一柄高达百尺的青色长剑,立于天地之间,而它不断地朝着周围散发圣洁的金绿色光芒,宛若流萤聚在一起般耀眼。

    一个半弧形的防盾,将在场所有人都给笼罩其中,任由外面的天空撕裂的范围越来越大,唯有此处是最后一块净土圣地。

    蔺玄之的心情颇为沉重,甚至称得上是难以言喻的沉痛了。

    他以前并不知晓,但自从进入龙冢圣地,才知道此处竟是一个用以封印煞物的小世界,而这小世界的看守者,竟然是早已该死在幽山灵毓剑下、被他扒了皮抽了筋丢入黑狱之中的龙尧。

    第709章 天哭地裂

    若是无人帮扶协助:仅凭龙尧一抹魂识之力,无论如何也撑不起这么个结界的,可若是有人帮扶,那个人,又会是谁

    答案不言而喻。

    若幽山灵毓当真和龙尧有扒皮抽筋断骨之仇,灭族之恨,晏天痕又如何敢在这种情况下,亲自前去寻找龙尧相帮?他还记得当时天哭已经从幽山开始蔓延,掠过东北界,朝着西方-路撕开, 抬眼望去,举目皆是已经被撕成絮状的云霞和苍穹,紫黑色的煞气悉数传来;映照着的是与天空如同镜像一般同样撕裂出深渊裂口的大地,

    数不清的煞物从天地之间爬。上来,它们见人便吃,相貌类人,却又比人类丑恶,它们甚至比魔物还要可怖,毕竟魔物尚且有与人族相同的智慧,但这种煞物、这等以天地之间最为肮脏、残忍、阴仄、绝望、沉郁之气再加上特殊的点化而形成的低等生命,只知道情食、撕咬、杀戮。

    没有目的、也听不懂人话,所以寻不到破绽,也没有讲和的可能。这样的存在,最为致命。

    原本煞气是无法凝成实体的,就像是天地之间的真灵之气,只能被吸收,却不能当真化形。

    而偏偏天哭之时,旁的大世界来了位煞修,他以一己之力,竟是能够将整个九界的煞气,全都点化成完全听他之言的

    煞物。

    它们宛若被困在绝境之中足足饿了千年万年的出匣猛虎,肆无忌惮地残杀着九界的无幸生灵,纵然无数道门弟子以命相搏,也阻止不了煞物如同浪氵朝一般的侵袭。

    天哭地裂已经几乎蔓延至北方界。

    那时候,北方界是被一条不知从哪里 跑过来的真龙给盘踞许多年,真龙的天赋和实力,灵隐圣宗的诸人是见识过的。想当年北方还是星辰宗管辖的地盘,不知哪一日跑来一只龙, 竟是看上了星辰宗的山头,直接二话不说将星辰宗打了个乱七八糟,盘踞山头不走了。

    星辰宗的宗主能咽得下这口气吗?当然不能。

    他便率领被赶出宗门的数百位弟子,一起前往灵宗告状。

    灵宗一听,自家小弟被一只不知从哪儿跑过来的长虫给欺负了,当然不能忍,便派了当时的灵宗首席大弟子长生和已经入门有十年,足以单独下山接任务的小弟子灵毓,一同出门,去会会那条长虫。

    灵毓和那条龙打了一场,灵毓百招之内落败。

    长生之后出面,和龙尧打得昏天地暗,不知荡平了多少山头。

    最终,龙尧着实不想打了,才屁股坐在地上:说: "妈的,这破烂的小世界里,竟然也有这般天才人物,本尊也算是长见识了。但龙族天生就要生活在山明水秀灵气充沛的地方,你们若是不给我寻个更合适的居住地,我这边就不客气了。”

    灵毓蹲在巨龙脑袋前面;不怕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道:”龙, 你要是能变下的话,便跟着我去灵宗可好?”龙尧眼皮子一撩,道:“灵宗是什么地方?那里的水可还好喝?‘

    灵毓笑嘻嘻地说:“灵宗呀,那可是整个九界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了,天海相连,山清水秀,你想吃多少灵气,就能吃多少,你别看你现在盘踞的这处山头不错,但整个北方界,也就这么个山头能过眼看了,你要是不信的话,便亲自去旁边瞅秋,看看那里究竟是不是连天大漠,灰土渣拉的,别说是水了,就连山头都看不见几个。”

    龙尧将信将疑,他落下的地方,便是此处,若不然他也不会就近挑着这里不走了,但若是周围的环境,当真这般恶劣    他说什么也不会留在这里。

    "更何况,你说你是真龙,对吧?“灵毓眨了眨眼睛,说:“我们那边,也有一个家族,据说是龙族的后裔,不过他们的

    龙形,可是没一个比你威武漂亮的,光是头上的角,这气场都相差甚远。

    龙尧来了兴趣,在石头上磨了磨爪子,道: "此话当真?

    灵毓道:“我又打不过你,要是骗你的话,你再打我不就得了。”

    长生并不清楚龙这种种族,是不是都喜欢扎堆儿,反正龙尧在被灵毓忽悠了几句之后,当即便决定打包行李跟着他们前去灵宗了。

    从此之后,灵宗便多了一只护山神兽。

    而居住在灵宗附近的疑似龙族后裔,也寻找到了真正的官方组织,龙尧受到了整个龙族的礼遇和热烈欢迎,并在几年之后,荣升为和他其实血脉关系并不亲厚的九界龙族的族长。

    灵毓的狐朋狗友不少,龙尧更是个中翘楚,两人不知凑在一起, 干了多少鸡”飞狗跳之事,惹得整个灵宗苦不堪言。只是后来,灵鋶欺师灭祖,自毁灵核,修煞练魔; 一路杀了不知多少人,去了魔界称帝,自此宣布与整个九界道统彻底决裂。

    从那之后,龙尧便带着整个龙族,举家迁移到了龙族并不喜欢的北方界落地生根,龙尧在灵宗面前立誓,道:“龙尧一族,至此之后,乃至翻覆,誓要守在北方界,决不许魔物踏足中原一步!”

    龙尧和灵毓的决裂,便至此而始。

    天哭地裂终究还是蔓延到了北方界的天空和大地。

    这是整个九界最后一道防线 ,若是连北方界也被天哭地裂所彻底侵蚀,那么魔界的幽山灵統,便可饶是不离开魔界,也能点煞成兵,让那些凝形的煞物,从魔界边沿乃至北疆地带为起点,-路南下,足不出户便可将整个九界吞噬。

    宗门求到了龙尧一族头上。

    龙帝道:“我定要杀了幽山灵毓这个骗子。”

    之后,他单枪匹马地杀到了北界边沿,在那里遇上了魔帝幽山灵毓。之后的事情,无人能说得出具体发生了什么。

    众人只知道,龙帝死于非命,当日他被扒了龙皮,像是一条泥鳅似的被人扔回了龙尧一族,气息喘喘,命脉单薄,完全是一副濒死状态。

    然而还来不及派人去寻药师来救治,当天夜里,龙帝的身子便失了踪迹,后来又不知从何处传来可靠消息,说是龙帝被幽山灵毓打击报复,扔到了黑狱之中。

    而北方界的天哭地裂,却是至此不再朝着北方蔓延,甚至随着龙尧死后,龙冢圣地出现,这些已经形成的天哭地裂,竟是从北方界开始:朝着原路返回,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那些裂缝给慢慢地补上。

    煞物失去了支撑它们躯体的煞气来源,自然没了生机,一个接一个地重新化作煞气,消散在天哭地裂之中。

    那一战,给九界道统留下了数十年的喘息之气,只是刚有起色的龙尧一族,失去了他们爱戴的王,自此处于隐退状态却又遵从龙尧临死之前的嘱托,饶是举族覆灭,也定要守住北界。这一守,便是万年之久。

    后来,长生前去魔界想要求取共存,当他见到幽山灵毓的时候,这位魔帝身上,便穿着一件黑色长袍,.上面勾着金丝银线,那形状,赫然就是一条龙!

    那双角,除了龙尧,再无旁人!      长生问道:“为何要将它的真身,绣在衣服上?”

    幽山灵锍叼着烟杆子,眼神轻蔑,笑道:“好歹是这九界唯一条真龙,还曾经赢过我,我扒了他的皮,抽了他得筋,

    断了他的骨,再绣在衣服上,便说明,哪怕是真龙。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

    长生道:“无药可救。

    幽山灵毓道:“病入膏育,为何要救?”至此之后,两人便是长时间的无话可说。

    思及过往,蔺玄之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依然是那个泰山崩于前而神色不改的华容剑尊,然而他的心中,俨然已经翻江倒海,像是要被什么给撑爆撑裂似的。

    好一个扒皮抽筋的幽山灵毓,好一 一个无药可救的魔帝。

    他怕是比任何人,都了解究竟该如何灭煞,又该如何还九界一个太平。

    蔺玄之早已心中有所猜测,只是得不到实证,所以总是弃而不想罢了,饶是暗中调查,这万年之前的事情,又有谁能够轻易诉说?

    蔺玄之在万法正宗的小蓬莱那夜,使已经在山商独自想过了曾经的事情,可是他不敢想也想不出的只有一件--

    那便是,若当年的幽山灵毓:从始至终,都不曾背叛道宗,不曾做那等背弃天下的事情,反而顺势而为,冒着万夫所指遗臭万年的危险,以背弃之名,反其道而行之;实则为救万民苍生于水火之中,至死都不被谅解,那他...又该如何自处

    饶是想一想在黑暗之中,双手鲜血,踽踽独行的淡薄背影,蔺玄之都有种钻心剜骨之痛。

    不是他强行要为幽山灵毓洗白,而是太多端倪摆在眼前,他不得不重新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重新审视那些扑朔迷离的过往。

    “龙冢若是破了,便该如何是好啊?“怎么好端端的..便成了这副模样?“

    “龙家本就不在九界时空,我们会不会死在时空夹缝之中啊?"

    弟子们饶是被保护在蔺玄之的那光罩之中,望着令他们着实惊恐的天崩地裂之象,便也终究是忍不住要心惊胆战起来不光是龙尧族的弟子,就连这些在九界能排的上名号的大修,也都纷纷按捺不住、维持不住平日里高深莫测岿然不动的姿态了。

    “华容剑尊,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华容剑尊,您这结界,可能撑得起天崩地裂啊?”

    “华容剑尊,我们只在这里干等也没什么用啊,还是早些想想对策,怎么才能逃出去。

    第710章 流火黑岩

    海狂浪望着那一缕一缕令人心生绝望的黑紫色袅袅长烟,捏紧了拳头,下定决心道: "让我出去,我要去找展枫亭。”

    蔺玄之扫了他一眼,道: "你现在出去,就是送死。”

    海狂浪一咬牙,冷笑道:“小师弟也一样在外面,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腹背受击,却为了自身姓命,躲在这里面,龟缩不出吗?“

    “我倒是愿意离开。“蔺玄之冷淡地看着海狂浪,道:“但,若是我走了,这里的三百人的姓命,便不管了吗?”

    若不是这些人在拖着他的后腿,若非他知道展枫亭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晏天痕吃亏,他又怎会任由晏天痕离他那么远,

    远到他触手所不能及的地方?

    海狂浪一愣,一时间不禁语塞。

    伏离拧着眉头,望着那越发扩大的间隙和越发强盛的煞气,道:“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要想办法出去才是。

    蔺玄之望着越发撕裂地吓人的天地,道:“只可等这龙家之地,重新封印了。”

    ......

    埋骨之地。

    龙尧将毕生修为悉数传给展枫亭,他最后一抹在此处守了万年之久的魂识,终究还是散开了去。

    “你如今,已经知晓了镇压煞物的法门。“龙尧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笑容却是越发的深邃而真挚:“只是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你要担得起诀别的痛苦,要担得起举世毁誉,耐得住万世孤独寂寞,总之,你要想好。”

    展枫亭一双金色的眸子里面,沉着更是比以往多了几分,然而却显得他更为内敛。“多谢老祖提点,晚辈定会替老祖护住龙尧一族。

    “如此,甚好。“龙尧一挥袖子,便化作-道光冲破了天穹,消失在龙冢之中。龙冢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

    展枫亭只觉得周身一片剧烈的震荡,放眼四野,竟是天崩地裂齐齐袭来。真龙离去,大封已解。

    展枫亭化作一道金光,来到那打得热火朝天的晏天痕身边,抬起手来施展招数,将两人悉数分开。“结界要崩了,你快些离开。“展枫亭道。

    晏天痕骂道:“不行!这个东西,他会控煞,我方才发现,这整个龙冢之地的煞物,都是被他CAO控放出来的!

    既然是下了毒手,往死里去弄对方,自然是要使唤出看家本领的,就在方才,晏天痕居然眼睁睁地看到那玉虚君,竟是动动手指,便将那些紫黑之气从地下放了出来,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凝成实体,朝自己张牙舞爪地扑过来。

    罪魁祸首是谁:不言而喻。

    所有的煞修,都有点煞化形的能力。

    上辈子的幽山灵毓,便是这般组成了-支煞物军团;屠灭了不知多少城池,让这天地之间的煞气,更是勃发到一个巅峰。

    如今,他竟是也亲眼看到,眼前的人,施展出了和前世的自己,一模一样的点煞手法,这让他在震惊之余,多了几分恐慌。

    不行,他必须将这个家伙:留在此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展枫亭看向此人。

    玉虚君容貌艳烈,一身黑袍披在他身上,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