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么不可能是?难不成,你是?“玉虚君说完,突然愣住了,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表情像是见鬼一样,道:“你!你这个冒牌货,竟是要假扮我,骗取长生的感情,我今天,定要杀了你!”

    晏天痕: ...

    他这么个真货,竟然被入倒打一耙说成是假货,还要被对方喊打喊杀,这他能忍吗?必须不能。

    然而,若说这玉虚君是装得,看起来倒也不像。但不管如何,先打再说。

    两人对视一眼,确定了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即都使出了吃奶的本事,动了真正的杀心,企图将对方给强行留在此处。

    .........

    龙冢圣地,大漠之中。

    蔺玄之的修为虽然被强行压制在大圆满境界,但在一定时间里,对付这些数以干计的煞物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众人有了之前的冰海经验,此时已经发现了诀窍--

    若是不加以灵血,只要能够将那处于额头正中心的煞核给粉碎个彻彻底底,煞物一样可以被消灭,但这便要考验弟子们的道行了和实战经验了。

    虽然龙尧-族的弟子,大多都从未经历过过多切身实地的考验,但他们毕竟是九界天族,族内对弟子的要求,也是颇为严格,平日里非但组织月考和季考,还会让他们前去危险却不至于害命之地历练,也有一些会轮流去边关人间和魔界交界之地服兵役。

    因此,龙尧一族的弟子,战斗经验不至于全无,更不会在关键时候,见到煞物就只会嚎啕大哭抱头鼠窜,纵然不能一击毙命,倒也各个都愿意冲上去和煞物作战。

    再加上这些被弟子们选中,随若他们一同进入龙冢圣地抢夺储君之位的修士们,各个都算是翘楚,对付煞物,倒也不算是毫无胜算。

    只是,煞物数量太多,- ~波接蓍-波来,总归是容易让人感到疲乏和绝望的。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他们不怕敌人强大,而是怕无休无止永不停歇的战斗。毕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又真气耗尽的那一刻。对未知的绝望和恐惧,最为致命。

    好在此处的煞物,不如之前冰海之中的杀之不尽,在几次小型的爆发氵朝之后,数量竟是慢慢减少下来。“煞物变少了!大家快冲啊!”

    “杀了它们!别给它们再生的机会!

    “大家伙儿打起精神来,就差最后一波冲锋了!弟子们瞬间亢奋起来,杀敌更为勇猛。

    半个时辰之后,黄沙之中爬出来的煞物,被消灭的差不多了,蔺玄之飞身而起,在半空之中持着止戈施展出了《青莲九式》中的一个莲天雨落的群杀招数。

    青金色的光满瞬间大盛,几乎照亮了整片沙漠之域,众人尚未来得及闭上眼睛,便听到“啊啊啊”的刺耳尖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几乎将他们的耳膜刺破。

    在场众人连忙捂着耳朵,或念着法咒将这些声音阻挡在外,道行尚欠的,来不及抵御,竟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满脑子都是昏香沉沉的。

    光芒消失之后,风沙骤停,环顾四周;具是散落的残肢断骸,那些煞物竟是被这一招给全灭。

    缓过神来的修士们,都用又是敬佩又是惊恐的眼神望着如同神祗将临人间的蔺玄之,甚至有人双腿一软,直接原地跪了下来,不知是吓得还是被震的。

    伏离掏了掏耳朵,道:“华容剑尊,好歹提前说一声,好让我们有些防备。”“也让煞物一起防备么?“蔺玄之淡淡反问。

    伏离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倒不至于,那些煞物的脑子似乎不太够用,它们听不太懂人话,倒是华容剑尊--咦? ”伏离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

    那些原本被震得吐血的弟子,竟是纷纷盘膝坐了下来,抱元守一,开始吸纳这龙冢之中的真气,他们面色逐渐红润起来,比之方才因着激烈对战而搞得亢奋又憔悴的模样,倒显得好看多了。

    “你方才,做了什么?“伏离好奇地问道。

    “和过多煞物接触,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吸入煞气。"蔺玄之不动声色地说道:“不过是帮他们排一下罢了 ,伏离祭司修为高深莫测,自然是不受这么点煞气或真气影响。

    那最后一招莲天雨落带有涤浊扬清之效,非但能够灭煞,还能够让弟子们体内吸入的煞气排出,也算是应情应景了,奈何因着覆盖面积广、效果绝佳,耗费的真气几多,若不是到了最后关头,蔺玄之也不会轻易使用。

    伏离愣了一愣,盯着蔺玄之那张如同冰雪雕琢的面容,道:“华容剑尊对煞物似乎很是了解?我活了这么多年,都不曾听说过任何有关煞物的消息,自然也清楚如何和煞物作战,又如何运功排出煞气,华容剑仙看起来,倒是很有经验的样子

    这可以说是话里有话了。

    不少修士都朝着蔺玄之看了过来。

    蔺玄之看向伏离,道:“怎么,你孤陋寡闻,却要怪我见多识广了?”

    伏离: ....

    第708章 守护结界

    伏离意识到方才的话的确有几分挑拨之意,便扶了扶额头,道:“华容剑尊莫要误会,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蔺玄之轻描淡写道:“我之前便已经对煞物有所研究,还专门写了一本名为《煞物生存手册》的小册子,在那其中,煞物的特点、习姓、攻击方法、如何被消灭,全都一应俱全,散发出去之后,却是无人问津,到现在大概已经落了尘。”

    伏离立刻大吃一惊,眉梢上扬,道:“那本看起来像是开玩笑的《煞物生存手册》,竟然会是华容剑尊写得?我当时也瞄了一眼, 还以为是如同笑笑生写出来的话本野史....怎地,叫了这个名字?”

    蔺玄之顿了一下,道:“此乃东后所起。”伏离:  ......

    想当初,蔺玄之思来想去,打算给那本专门]交代煞物相关情况的书册,起一个一听便很正经的名字,没想到在他向远在东界的蔺湛求取天书上记载的相关情报时,竟是还顺便得了一个书名。

    蔺湛还很是大言不惭地说,牛逼的大世界都这么起名字。

    不过是个书名罢了,且又能体现出本书的意义所在,蔺玄之便并未在意,直接拿来用了。

    然而没想到,哪怕是蔺玄之只收取派人制作加工的成本费用,《煞物生存手册》,一样是各大书屋卖的最差的那本。

    纵然有人买,蔺玄之还专门寻了几个买的人问了问观后感如何,却得到了相似的回答一 一

    “这本书啊,描写的煞物和跑满煞物的世界,可真是够刺激的,而且煞物专挑修为高的人搞一搞,哈哈一这是不是说明,等那什么天哭地裂来了,咱们没什么天赋的人,都会活到最后啊? "

    “哎呀,写这本书的人,想象力可真是够丰富的,也不只是平日里究竟有多闲,竟是有时间绞尽脑汁编造这些东西写成书册,当真是太让人羡慕...... 哎哎哎,不说了,先去挖矿了。”

    蔺玄之: ...

    饶是英明神武的华容剑尊,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他总不能直接揪着那人的领子,阴测测地对他说:“放你娘的屁!这本书乃是本尊呕心沥几个通宵所成,都是真实发生过以及即将发生只是,你给老子看到脑子里面去!

    蔺华容也有些凌乱,初次出书,以失败告终不说,还被晏天痕给无情地嘲笑了一番。

    伏离失笑,道:“东后的想法,果然和常人不同,只是,这本书最大的问题,不是名字,而是写书人的名字。

    蔺玄之眉头一皱,眸子-沉,道:“落款名字哪里不对?”

    伏离道:“若是落了华容剑尊的名字,这本书绝对会被一抢而空,不管卖的多贵,可华容剑尊非要落个二虎的名字,这一看就不太靠谱吧。”

    蔺玄之: ...

    这名字,是晏天痕起的。

    他说这样才能体现出他对两只虎崽子深沉的爱。蔺玄之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伏离苦笑一声,长叹口气,道:“当真是悔不该当初,待到出去之后,我定是要将这本《煞物生存手册》,买来好好看看。

    “不必。"蔺玄之道:“你想知道什么,我此时便会告诉你,听说伏离祭司,乃是伏家雷术传承最浓厚之人,可是如此?”

    伏离道:“这话,若是放在平日,我可是万万不敢应答的,但如此关键时刻,大敌当前,我便大言不惭地说一句是吧。”

    伏离素来为人低调,纵然在虎族地位颇高,平日里也总是长年累月地闭关于祭祀神殿之中,见过他真容之人,并不算多,他又没什么祭司的架子,便容易被人给轻看。

    但虎族的兽皇不知已经换了多少,祭司却是始终只有那么一个人,这足以让人看出些什么来。

    蔺玄之点点头,道:“只怕这龙冢的煞物,不只是有这些,我们趁着此时风平浪静,炼制些法宝,用以防御煞物,你认为如何?”   伏离道:“这自然是好,只是我在炼器方面,一无所知。”

    蔺玄之道:“只需要祭司提供雷系真气便够了,其他的,我来做。”

    此时已经有大半弟子瘫坐在地上精疲力竭了,方才虽然侥幸将煞物悉数歼灭,但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此处,总是要继续往前走的。

    想要离开龙冢圣地,就必须要先去这大封的核心,也就是龙神埋骨之地。接下来的一路上,谁又能保证不会再次遭遇煞物攻击?若是再遇上一波呢?

    众目睽睽之下,蔺玄之盘膝坐在大漠之中,手指飞快掐诀,将被他用真气分割成薄片的灵石如同下雨一般不停地在他身边起落盘旋,另一只手则是将伏离的那些雷系真气给导入其中。

    不消片刻,灵片便被灌满了蓝色的流动真气。

    这灵片只有薄薄一层,因此蕴含的真气必然不会太多,蔺玄之做了数百片才勉强收了手。

    “华容剑尊,这是怎么用的? "一个弟子问道。蔺玄之起身,拿着灵片做了个示范。

    他在一只煞物尸体不同的三个方位分别抛掷灵片,又轻轻-捏拳头,那煞物尸体竟是瞬间被爆炸的灵片给烧成了灰烬。

    ......

    众人先是沉寂,紧接着便发出了欢呼的声音。“华容剑仙,你这也太厉害了吧?”

    “哇,这叫什么法宝?我以前可从来没见到过,这杀伤力,比霹雳弹还要厉害哇!

    “哈哈哈,有了这东西,我就不怕遇到那怪物了。”

    蔺玄之差人分发灵片,道:“遇到煞物的时候,建议三人成团,这样成功几率比较大。”

    龙尧凌恒也分到了几枚玉片,心情自然是说不出的复杂。

    他看向师尊玉泉散人,本想要问些什么,却见玉泉散人的表情很是凝重,又像是怀念什么,又带了几分疯狂之意,看得龙尧凌恒一时之间有些怔然,   “师尊,可有什么问题?”龙尧凌恒最终仍是开了口。

    玉泉散人轻轻挑了挑唇角,捏着手中的灵片,道:“只是有些怀念罢了,雷系道法加上雀灵本身蕴含的浓重真气,再加之天生便是煞物克星之人的手法

    自然是轻而易举就能造出对煞物而言,称得上是天敌的法宝。

    龙尧凌恒皱起眉头,道:“师尊在说什么?天生可灭煞之人,难道是华容剑尊?”

    玉泉散人将灵片收入袖中,抬眸朝着龙尧凌恒一看,却是意味不明地笑着说道:“说的,自然是华容剑尊,你可知道,有些人啊,天生便是带着光的,天生便是要当救世之人的。

    龙尧凌恒越听越觉得不解,而且,他总觉得玉泉散人似乎有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玉泉散人,也算是德高望重,说话从不会绕这种门门道道,而是直白多了。

    只是,尚未来得及让龙尧凌恒去深究,突然之间,大地的震颤让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险些摔在地上。

    “发生什么啦?”“怎么回事?”

    震颤过后,重新恢复平静。

    蔺玄之却是心头猛然一紧,他朝着周围^飞快看去,对伏离道:“除了阿痕和展枫亭之外,还少了谁?”

    伏离也被方才那一震动搞得心神不宁,茫然道:“不知道啊。”蔺玄之突然意识到什么,道:“玉虚君呢?

    伏离朝着龙尧凌恒和玉泉散人那边一看,刚想说不是和他们在一起, 便倏然睁大眼睛,道:“玉虚君怎么不见了?方才我还似乎看到他和玉泉在一起。”

    蔺玄之沉下眸子,道:“我去看一看。”

    然而,不等他动身,轰然之间,一道让人灵魂都要颤抖的声音从天而降,拔地而起,天和地,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了缝隙。

    黄土顺着缝隙簌簌地朝下面落去,落入了无尽的黑色深渊,天空裂开了一      道道的口子,云朵被撕裂成数片,紫的发黑的气息从缝隙中漏出。

    弟子们纷纷尖叫起来,不知发生了何事,但一个个都感到十分恐惧。

    “天哭地裂。"蔺玄之黑眸摄人,他带了几分不可置信,道:“龙冢竟是要塌了。

    “什么?“海狂浪猛然回头看着蔺玄之,道:“龙冢要塌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蔺玄之道:“有人动了龙冢结界,这里,怕是要压不住了。"“不可能...海狂浪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蔺玄之飞身而上,双手结着法印,一柄止戈剑狠狠地朝着天空掷去,先是化作一道青光划破苍穹,紧接着便如同一道加速落地的流行滑过天穹,径直地插入了大地之中。

    “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