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说…龙后陛下苛待他混账!"龙后闻言,顿时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他竟是敢胡言乱语,这等话也敢随便乱说?”

    龙后苛待倒是其次,关键时候扯上龙帝私生子一事,纵然最后证明是假的,这话也传出去了,对龙帝的声望,会有极大影响。

    若到时候龙帝再知道海狂浪发疯犯病满口胡言乱语的导火索,是龙后不曾好生安排而至也不知龙帝会如何震怒。

    此人生姓狂浪,当真应了他那名字。龙尧凌恒评价道。龙尧凌光倏然站了起来,冷声说道:“我这便去会会他,且看他如何能够在龙宫撤野!“倒是不必如此。"龙尧凌恒却是拿出了储君之风,道:“父皇前些日子才对我说,储位争夺在即,各方来客纷至,切不可发生意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是一个住处罢了,我龙尧族也不是供不起,且让他先安生几天,待入了龙冢圣地,我们再对他下手便罢。龙尧遗珠也应声道:“殿下说的不错,纵然是再厌恶,也要表面上过得去,海狂浪这种人疯病一旦犯起,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特殊时候,还是需得先行忍耐的。”龙后深深吸了口起,重重捏了拳头,道:“既然如此,此事便交由凌恒去做,我当真是懒得再与那杂种打半分交道!”

    母后放心。“龙尧凌恒唇角微拾,道:“我自会让他挑不出任何毛病。如欲取之,必先予之。

    该出手的时候,他绝不会手下留情半分。

    进入龙冢圣地的日子很快便到了,该来的宾客已经全部到齐,会追随龙族后裔进入龙冢的辅助者,也已经就位。

    蔺玄之将名字报上去的时候,引起了不少风言风语,还让结果变得扑朔迷离。原本,龙尧淩恒基本上能够确定会得到这皇储之位,纵然海狂浪占据扶摇宗一席之位,奈何他在龙族并无任何根基,甚至不少人都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龙族后商的存在。然而,当新晋宗师风头无双的华容剑尊就这么么明目张胆地站在海狂浪身后,再加上第二顺位继承人也竟是站了队,那结果如何,可当真尚未可知了。还有七日,便是龙冢开启的时候

    这段时间,龙族后裔该拉拢人的拉拢人,该打磨爪子的便去打磨爪子,纵然弟子们口口声声说着这储位和自己绝无关系,但谁不想要这个位置?万一在龙冢里面,老祖残魂慧眼识英雄,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血脉浓厚福泽绵延之人呢?碰碰运气,又不影响什么。

    不过,若说谁的名字被人提起最多,那必然是华容剑仙不少龙族长老都来寻了蔺玄之,或拐弯抹角或直言了当地让他退出对海狂浪的支持,又是拿大义来压他,又是提起宗师誓约,可惜具是无功而返。当龙尧无极来此处大骂一通,指着蔺玄之鼻子尖儿说他不要脸,以大欺小等等一系列不好的话之后,成日不知在做些什么的海狂浪,总算是舍得带着展枫亭过来看望一下接下来会帮他的两人。

    晏天痕正在拿着一块帕子擦桌子。

    海狂浪见状,道:“师弟,你这是在做什么?晏天痕嫌弃地说道:“方才那龙尧无极喷了一桌子唾沫,恶心死了,竟是也不擦干净就走海狂浪也露出了嫌弃之色,道:“你让他擦干净嘛。”晏天痕更是气愤,道:“我说了让他擦,所以他才跑路的,他肯定是因为不想擦,所以才跑了!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

    海狂浪点点头,道:“的确过分,为老不尊。展枫亭:“…

    蔺玄之:“

    展枫亭带了几分歉意,道:“这些日子,你们多被打扰,我实在过意不去。晏天痕眨眨眼,说:“大师兄说的哪里话,这是我们自愿的,他们找上门来,又不是你们指使,管你们什么事?”

    海狂浪勾着展枫亭的腰,说:“我就说了要你别见外,你还非得来讨人嫌,啧啧,做人』不能太死板了。”

    屐枫亭推了海狂浪一把,道:小浪,你快些将最近的发现,告诉阿痕和华容。晏天痕道:“什么发现?”

    海狂浪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这些日子,龙尧淩恒他们屡次派人来打探你们二人的情况,我和师兄,也偷偷去探查龙尧凌恒身边那位黑衣覆面不敢露脸家伙的身份,总算是有了些进展。”

    第687章 你是何人

    龙尧凌恒已经将随他前去龙冢圣地的三个人报了上去,其中一位是他的师尊玉泉散人,乃是半步宗师境的大能,算是个杂学大家,什么都会,什么都修,还难得被他修到了大圆满巅峰,也算是奇人一个,在九界颇有名望

    剩下的那两位,其中一位乃是在伏家颇有盛名的虎族祭司伏离,他在虎族有选择兽皇的资格,据说这一代的兽皇,便是他亲手在上百个虎崽子当中选出来的,只是为何与龙尧凌恒关系这般好,便不为人知了。

    还有一位,报上去的名字乃是玉虚君。

    玉虚君所从何来,唯有玉泉散人给了个说法,说是在外游历之时遇上的,至于修为,乃是大圆满期,至于年龄,连玉泉散人都不知晓,但不知为何,玉泉散人以在龙尧家族当了数百年门客的身份为这个可谓是来历不眀的人作担保,还信誓旦旦地说他定然能够辅佐真龙上位晏天痕也朝蔺玄之打听过这位玉虚君的来历,然而哪怕是轮回宫,也根本查不到任何有关此人的消息,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个大能

    海狂浪道:“我查到,就连龙尧凌恒自己都不知道玉虚君的身份,这玉虛君不管是睡觉还是洗澡,都不曾将覆面摘下,但他尤其喜欢温泉沐浴,有人看到过,他的背部有一朵不知名字的花,是艳红色的,纵横了整个后背,不知华容剑尊可曾见过类似的图腾?蔺玄之道:“只是红色的花,我如何判断?

    海狂浪虚虚一笑,说:“这不是,华容剑尊见多识广么。也总不可能无中生有。

    展枫亭道:"偷窥那人不善作画,也不善形容,搞了半天我也不曾弄明白所谓花瓣是细长条、看起来很妖冶'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但这倒是其次,我昨日亲眼所见,这位玉虚君竟是能够催动万花盛开,改变四季更替

    如今已经是北界的初冬。

    虽今年的第一场雪还未下,然而凛冽的北风已经倏然而至,千树万树的叶子,若非有灵气便都悉数枯菱,即便是已经有数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的草木灵精,也大多让旧叶飘落,将灵气集中回收于根系之中,蓄力等着来年春天再舒展新芽。派肃杀之景

    “天大寒,玉虚君沐浴之后,披衣而起,踩着卵石小路,刚准备离开,便望着那凋敝的枯枝,叹了一句若等来年春日,未免太久,何妨日日花红,年年柳绿,只听他说完之后,整座温泉池子周围的花草树木,悉数抽岀新芽,舒展嫩叶,又迅速鼓起花苞,开岀了娇艳欲滴的花海狂浪派去些人,暗中潜伏在玉虚君身旁,想要观察他的隐秘,之后在那位侍仆看到背后的红花,玉虚君便突然头也不回,靠在池子上,道:“告诉你家主人,行事要光明磊落,何必做梁上君子?若想知道什么,让他不妨亲自来寻我。于是,展枫亭便要替瞒着他乱搞事情的海狂浪擦屁股,决定亲自拜会这位处处都透着股神秘气息的玉虚君,顺便赔礼谢罪。

    毕竟,不管如何,海狂浪的行事都不够君子,愉看别人洗澡什么的,也真是够够的了。展枫亭去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之前所形容的那一幕。晏夭痕挑了挑眉,很是惊异地说道:“能够控制花草,枉视四季伦常,也当真是个奇人了他的修为,看样子必然是在大圆满之上。

    蔺玄之微微垂眸,长长的睫羽打下阴影,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动,道:“倒也的确是位奇人晏天痕道:“居然有人洗澡都不去面罩的,难道是因为容貌丑陋不堪,所以没脸见人?蔺玄之道:“也有可能,怕人认出。

    “也是个有故事的。"晏天痕道:“要不,我们去会会他?是骡子是马,一看便知蔺玄之道:“也好

    晏天痕说:“我去就好,你已经是宗师,亲自去拜访,岂不是太给他面子了?蔺玄之看了晏天痕一眼,道:“宗师一共有是个,乾元皇朝第二顺位继承人,也不过只有个罢了

    晏天痕眨眨眼睛,道:“大哥难不成忘了自己的身份?蔺玄之知他说的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之事,但此事很久无人提起,也无人知晓究竟,蔺玄之自然也不放在心上

    蔺玄之道:“还是一起去吧。

    晏天痕喜笑颜开,道:“就是这个道理。

    海狂浪道:“小师弟怕是去不了了。

    为何?难不成你怕我长得太帅,让那人心生记恨,所以更加不留情面?海狂浪喷笑,玩味地看着晏天痕那张的确很是俊美的脸,道:"我方才似乎忘了告诉你,半个时辰前,龙尧一族收到消息,说是烨王殿下和王妃,已经到了城外三百里,怕是此时早已到了龙宫。”

    晏天痕:“…

    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放在最开始就说?

    海狂浪的乌鸦嘴不是白长的,他的话音刚落,便见到一个银蓝轻甲玉树临风的娃娃睑青年走了进来,他打量一圈,再落在晏天痕身上,笑着说道:“属下灼炎,见过世子殿下。殿下,王爷要您去前殿见他。

    晏天痕

    灼炎乃是晏重华手下第一大猛将,看起来弱不禁风,实则舞得一双流星锤,很是厉害。能让灼炎亲自来请,看样子,这一趟是必走不可了。晏天痕感到一阵蛋疼

    他求助地朝着蔺玄之看去。

    蔺玄之道:“我随你一起过去。

    灼炎便对着蔺玄之拱了拱手,娃娃脸笑得天真,道:“华容剑尊且慢,来之前,王妃专程叮嘱,若是华容剑尊一同岀现,他便马上绑着世子离开,还请华容剑尊莫要让世子为难。晏天痕顿时大惊,道:“我都已经报上名字了,我爹还能绑我不成?灼炎道:“世子应当了解王妃的脾气。”

    晏天痕:"…

    他还真敢!

    蔺玄之想了想,道:“虎毒不食子,你先且去见见你爹,我在殿外等你。晏天痕叹了口气,道:“算了吧,他们这几日肯定得牢牢看着我,咱们还是暂且别见了万一真惹恼了我爹,他把我打晕了扛走,我倒是无所谓,就是坑了师兄。海狂浪:“…

    于是,天不怕地不怕能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小霸王晏天痕,终于还是屈服于幽冥的权威,乖乖地马上夹紧尾巴跟着灼炎小将军去见烨王和王妃。路上,晏天痕试探姓地问道:“灼炎小哥哥,我爹他们之前不是已经知晓我和玄之的关系了么,为何还会如此生气?

    灼炎似笑非笑地说道:“世子能问出这样的话,想来心中也是有数的。晏天痕沉默了片刻,才又说道:“当真影响那么大?”灼炎佯装叹息,道:“华容剑尊昭告天下倒是心里面舒爽了,烨王府最近可是门槛都要被踩破了,那叫个热闹非凡啊。你也知道,道宗和烨王府的关系,自从烨王娶了王妃之后,便直都不好,如今你又拐走了道宗之光…反正,你想想就知道了。”晏天痕立刻成了缩头乌龟

    知道归知道,但他爹当时也说了,尚不到让天下人知道的时候,还让他们低调行事。然而

    晏天痕禁不住想,为了保命要紧,要不然先和蔺玄之暂时分个手,躲过这阵子风声,再说其他?

    晏天痕一路愁得头发都要掉了。

    另一边,葡玄之决定独自一人前去拜访那位神秘的玉虚君。玉虚君到底是龙尧一族的贵客,住的地方也是碧瓦飞夢,楼阁俊秀,回廊百转,流水潺潺蔺玄之独自一人,顺着这九转回廊,朝着那常年都是温热的白玉温泉池子缓步而去传言,玉虚君若是闲来无事,便会泡在池子中,不知是畏寒还是洁癖使然。纵然是寒冬将至,这殿中也处处都是盎然生机,浮萍满地,碧绿透着绯红,中间落着些新开便凋落的梅花,但再看那梅花枝头,依然有冶艳的红梅傲然盛开。

    烟雾缭绕,再一转弯,便看到繁花深处影影重重之中正在安然沐浴的一个男子背影黑色长发放在胸前,苍白的肌肤比白壁更白,被热水温泉漫泡之后,也依然只是带了些淡淡的绯色。

    后背上,的确有红色的花瓣,顺着里脊延伸。桃之天天,灼灼其华。

    蔺玄之心如雷鸣,耳膜鼓动,就连太阳穴都几乎在不楟跳突。他的视线定定地看着那蝶骨精致肌理顺畅完美的背部,竟是一时之间脚步都停了下来,不敢轻易往前再踏上一步。

    这世上纵然有千种红,万种花,可经他手亲自描刻在肌肤上的,唯有一朵而已。那是一朵彼岸花

    蔺玄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眼前的人才是真正的灵毓,那他身边的晏天痕该是谁?蔺玄之站定,等着那人回头。

    肌肤苍白像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男子如他所愿,回了头,朝着蒲玄之的方向看了过来。他脸上覆着黑纱,但一双紫色的眸子,却看得人心悸。他仿佛隔着黑纱,对着蔺玄之挑唇笑了一下,那黑纱牵动了几分之后,便被一只带着水汽的手,给轻轻勾了下来。

    一张称得上是苍白、妖冶的面容,出现在藺玄之的视线之中。师兄,好久不见了。"有着灵毓容貌的青年说道蔺玄之上前几步,盯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眸,道:“你不是灵毓,你是谁?

    第688章 诡异之人

    青年却是又笑了,用沙哑到听不出年岁的声音道:“我?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想不起来有关自己的事情了。我只知道我要寻一个人,我这一生,都是要寻那个人的一一那个人,名为长生,那个人,是我的师兄,是我最在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