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能有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有事情瞒着大哥?我几乎每日都和大哥在一起,就连背着大哥和容止水混在-起办坏事儿,都难逃大哥的法眼,我又哪里有机会,在大哥眼皮子底下做什么瞒得过你的事情?”

    蔺玄之慢慢靠近晏天痕:形状姣好色泽饱满的双属几乎贴在晏天痕的双唇上。晏天痕能够感受到蔺玄之的气息和冷香。

    "阿痕。“蔺玄之轻启双唇,声音清冷却像是蛊惑:“幽山之塚的两百三十八年里,最初的一百年,你去了什么地方,经历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晏天痕咕咚吞了吞唾沫,强忍住眼珠子咕噜噜转动的冲动,弱弱地说: "要、要我告诉大哥吗?"

    “所有有关你的事情,只有我装作眼盲,不想知道,不愿知道,装作不知道,却还没有我不能知道的。°蔺玄之吻了吻晏天痕微微张开的唇,然后松开他的下巴,起身说道:“你当真以为,你那把剑,糊上一层血,再穿了件龙皮铸成的衣服,我便认不得它了么?”

    “阿痕,你忘了我是谁,又曾经是谁了。”

    晏天痕的脑子轰然一下子悉数炸开, 炸得他片甲不存,目瞪口呆,险些腿一软跪在地上。蔺玄之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可是,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

    不不,-定是在故意炸他,他没有露出太多破绽。

    可是,不管是前世的长生,还是今生的菌玄之;他们皆是剑尊,皆是这世上最顶级的炼器师,那是他亲手炼的剑,那是他抽出的肋骨,滴出的心头血,铸成的剑。

    他当真会认不得吗?

    他纵然记不得那把剑是如何铸成、用什么铸成的,也定然能感知到是出于他之手。“...是天痕的声音是抖动的,像是抖了山路十八弯。

    “我如今不想听你解释,也不想听你再说谎话骗我。"蔺玄之打断了晏天痕尚未说出口的话,天高云远,具是-派云淡风轻:“我从不逼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说你不愿说的话,我今日向你透个底子,从今往后,你也不必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编造谎言欺瞒于我,过去的事情,早已过了那么多年,你不愿提起,我亦然。

    晏天痕张了张嘴,什么话都再也说不出口。原来,蔺玄之是当真从头至尾:一切都知道。

    他以为害怕提起以前的,只有他一人,却忘了,最不愿旧事重提的,乃是蔺玄之。

    他想不出来,蔺玄之这段日子,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面对他.对他继续温柔如昔的。这可是曾经几乎灭世、与他道心背道而驰的人啊。这可是曾经伤害他至深的坏人。

    蔺玄之看若晏天痕茫然的眼神和不知所措的表情,终究是不忍再苛责什么。“阿痕,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教你背的第一条灵宗训诫? "蔺玄之问道。

    晏天痕过了半晌,才艰涩地开口,道:“心净天清,神灵澄明,赤子之心,功德世成。

    蔺玄之看着晏天痕的脸,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这条其实并非灵宗训诚的内容,而是道祖最初给你卜算那-卦之后的批语。他说你这一生,都是要应这一卦的。过去的孰是孰非,皆不可考,我只希望这一辈子, 如今站在我面前的你

    依然是我最初认识的模样一赤子之心, 心净天清。

    晏天痕的眼眶倏然便红了,他鼻子猛然一酸,便转过身去闭住了眼睛。

    蔺玄之没有去出言安慰,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等着晏天痕自行冷静下来。

    片刻之后,晏天痕转过身来,红着-双兔子眼盯着他,道:“..... 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就..... 就是他的。'

    “之前是怀疑,却不敢肯定,你露出的马脚,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蔺玄之很是淡定地说:“直到你说出那条只有你背过的灵宗训诫,我才得以肯定。

    .....

    “你若是死不承认,我也无可奈何。”

    ....

    “好了,这件事情,我们暂且先不谈。“蔺玄之云淡风轻道: "仅此一次,下次你若是再敢背着我干这些危险之事,我定是要惩罚你的。

    .....

    “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你这脑瓜子里面大约是进水了,还是我看着你,比较放心。”晏天痕吸吸鼻子:一脸茫然:道:“我怎么会被人卖了?”

    蔺玄之道:“容止水为何不找旁人与他一起偷盗卷轴,偏偏要寻你一起去?”晏天痕说:“因为宗门之内,他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蔺玄之说:“他与沈从容在一起已经一 年有余, 于情于理,我倒是觉得沈从容比你更合适一些。”晏天痕目瞪口呆:“什么?他竟然已经勾搭到了沈从容,手段厉害啊。“

    ...辅玄之微微一抽嘴角,道:“他早知容家有-只天狗,能够万里寻人,穷追不舍,他不过是想要利用你的身份,算准了若是有你参合一脚, 纵然容家知道是你所为,最终拿不到卷轴也无可奈何,他也算准,我势必不会让你被容家所迫,定会护你安稳无忧。

    晏天痕先是勃然大怒,跺脚道:“妈的容止水,我就知道丫儿找我来不安好心没什么好事儿,没想到竟是算计这么多,这免崽子的心眼是马蜂窝做的吧!”

    紧接着,晏天痕又意识到什么;猛然一收话茬,盯着繭玄之猛看,嗫喏道:“大哥怎会来的这么及时?”还护他安稳无忧什么的,怎么听着这话,倒像是在说甜言蜜语?蔺玄之扫了他一眼,道:“自家孩子出门在外,总是放心不下的。

    所以,便从头至尾地跟着,不敢跟得太近,以免家里的小孩像是惊弓之鸟般担惊受怕,又不敢离得太远,生怕需要自己出马的时候,却又未能及时赶到,出了差池。

    也当真是CAO碎了心。晏天痕眼眶又逐渐红了。

    “大哥....

    然而蔺玄之没打算给他太过感动的机会。

    “既然你还认我这个大哥,那便要受我的管束。"蔺玄之眯起了眸子,让晏天痕看到了-丝危险的意味。

    “临行之前,莲华将《灵宗训诫》的原本交于我手,又将天外陨石送我做礼物,如今这两样东西,都放在小蓬菜。“

    “..

    “原本只是留个想念,不过,如今我却觉得,这种东西,总是要物尽其用才好。”

    .....

    第673章 我来就山

    “待到回去之后,灵宗训诫总训的前七七四十九条,每抄七条,便去外面跪上两个时辰。”

    晏天痕暴雨梨花汗,两条腿软得像是面条似的,抹了把冷汗道:“大哥,好歹我现在已经不是灵宗弟子,和你的关系,也不是师兄弟了,我可是你最贴心最听话的宝贝儿啊,能不能.... 能不能就...别罚了?”

    四十九条训诫,跪上十四个时辰,晏天痕仿佛看到了一个永远逃不出的轮回--被大师兄支配的恐惧,哪怕过了千年万载,也根本忘不了。

    太恐怖了。

    蔺玄之看着晏天痕,轻叹口气,道:“是啊,你说得对,灵宗已经不复存在,我也再也不是你的师兄,又有何资格来罚你?算了,方才的话,当我没说,E后我也不会再提。

    .....

    “算了,就这样吧。”

    说完,蔺玄之转身便要离开。

    晏天痕一下子便心里发毛了,吓得赶紧冲了,上去扒着蔺玄之的手臂,怂的要命,提心吊胆地说道:“大哥你别这样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怎么可能没资格罚我?你什么时候都有资格,什么时候都是我大师兄,我可听你的话了!"

    “哎呀,不就是四十九条训诚,再跪一 会儿么,咱们翻倍成不成啊?大哥你别不理我啊,大哥你说话啊,大哥--”蔺玄之看他情急之下都快窜到他身上了,便放緩了脚步,看着快急哭了的晏天瘦,道:“认罚么?”“认,必须认,谁不认罚谁孙子!“晏天痕拍着胸脯。蔺玄之微微一勾唇,道:“日后,我可能管得了你?”

    晏天痕:“管得了管得了,你让我说一我不会说一二,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跪天下第一硬我绝对不会躺着 。蔺玄之便也绷不住脸,露出了笑意。

    晏天痕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险些晃瞎了眼睛,先是一愣,接着便情不自禁地扑过去对着蔺玄之的红唇啃了上去,也顾不得这里是荒郊野岭。

    他死死抱着角玄之的脖子,亲了半天,才喘息着说道:“你还要我,真好。

    蔺玄之叹息一声,将晏天痕按在怀中,道:“否则,我还能如何?我既说了要护你一生,又怎可能因为任何借口,半途而废?”

    晏天痕大为感动。

    便听蔺玄之接着道:“毕竟,你这么胆大妄为,又爱钻牛角尖,若是我再不管束着你,你又要生出毁灭九界的心思,可该怎么办呢。

    ......

    晏天痕憋了半天,方才哭笑不得含泪控诉道: "大哥, 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怎么,阿痕比较喜欢那个对你总是爱答不理的我? "蔺玄之挑眉,道:“若你真的喜欢,那我不妨考虑一下。”...天痕。

    蔺玄之真的变坏了。

    晏天痕深吸口气,在心底给自己打气,鼓起勇气说道:“大哥,其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没有告诉你,现在觉得还是告诉大哥比较好。’

    “只有一件么?“蔺玄之蛮有深意道:“我以为, 会有很多件。”

    晏天痕又要冒冷汗了,马上一脸乖巧模样,眨眨眼睛说道:“反正,既然我都露馅了,大哥问什么,我便说什么。”“看你自觉。"蔺玄之看着晏天痕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忽而勾唇玩味一笑,抬手在晏天痕的脸颊上摩挲着,道:“反正,我有不少法子,让你做个自觉的孩子。

    晏天痕: ...

    这次他觉得菊花一紧。

    “很多事情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我倒是不急着知道。"蔺玄之道: "耽搁了不少时间,我们先行去海琼城和万院长天枢剑圣他们会合吧。”

    晏天痕翻身上剑,抱着蔺玄之的腰,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肩膀,道:“天枢剑圣也来啦?他怎么不亲自去教容止水呢,好歹是一家的。

    止戈朝着天穹飞去,蔺玄之握住了晏天痕抱着他腰身的手,道: "正 是万眠棠说什么也不让他去。”

    .....

    “他担心天枢剑圣一个忍不住, 便将容家弟子给团灭了,到时候,可就不是偷卷轴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

    讲真,万眠棠的担忧不无道理。

    ........

    有蔺玄之引路,两人很快便到了海琼城,并与在此处等待二人的天枢等人会合。

    因着卷轴怎么说都是容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纵然被容止水给偷出来,万法正宗的长老也不能让它进入宗门大门,否则便是窝藏包庇,给外界留下把柄,饱受病诟。

    然而,他们又不愿意放弃这卷轴.上的秘密,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一一

    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就山,既然卷轴不能进宗门,那宗门长老前来海琼城研究卷轴,总归是不违背宗门规矩吧?于是,当晏天痕踏入宗门长老下榻的客栈房间时,整个人都有点情逼。

    不光是天枢剑圣和万眠棠,屋子里面还坐着扶叶尊人、梅院长、器海殿殿主、以及令判圣涯。除此之外,就连海狂浪和展枫亭,都在此处等候。

    容止水一脸愁容地坐在地上扒若卷轴,看到晏天痕便愁眉苦脸地说道:“我怀疑我们偷的卷轴是假的,不光是我,就连族叔都看不到任何记载了。'

    晏天痕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啊了一声,道:“说不定是被容家给换了,毕竟我们去借卷轴的那段时间,各个宗门和家族,都有人络绎不绝地上门拜访,怕是容家担心卷轴会丢,才故布迷阵,拿了个假的代替。”

    一定是这样! “容止水捶地,有种被欺骗的愤怒,道:“放出了个假的骗我去偷,竟还有脸放狗追杀我,容天仙当真不要睑!

    晏天痕轻咳一声,心道:好了,这锅已经甩出去了,虽然有些同情容天仙,但谁让他不留情面呢?

    天枢剑圣却是有些怀疑,盯着这空白的卷轴,嗤笑-声,不屑地说道: "容家十个里面九个半都是蠢货,我倒是不认为会有聪明到提前换了卷轴的人。

    容止水无辜地说:“我呢?“他觉得自己还算是聪明的。

    你?“天枢剑圣冷笑道: "明-ri-你自己回容家负荆请罪去吧,宗门怕是容不下你这尊贵的容家少主, 容家也绝不会让你继续在宗门求学。“

    容止水很是倔强地说:“我和他们不一 -样。’

    天枢剑圣道:“我管你一样还是不一样,容家没一个好东西。

    容止水小声说:“你也是容家的。

    天枢剑圣冷道:“早就脱离关系了,族谱上再无我的名字。

    容止水也不知是脑子抽了,还是激动过度,竟是胆大包天地说道:“可是容迟还在族谱上,我看到过。”回答他的,是天枢剑圣的一巴掌。

    “谁准你提起他?“天枢森然地阴沉着一张脸,鬼魅一样来到容 止水身前,提着他的衣襟将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咬牙切齿道:“小子,我对你有几分宽厚,不过是看在你那父亲当年说了句公道话的份儿上,别以为你和他们,有多大不同。

    容止水吓得面如土色,手足无措。

    圣涯令判面色不偷,走过来将天书的手掰开,让容止水脱离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