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就罢了,非要不自量力地学剑,便是自寻死路晏天痕平日里行事很是高调,还对自己的剑术很是自信,才不过学剑年,便胆大包天地去藏剑峰寻剑,最终落到个拿了把废剑的下场,而宗门规矩里面说得清楚明白,若是从藏剑峰上拿下了剑,则之后的所有宗门比试,必须使用那把剑,也算是对剑尊的尊重。”抽完对战签已经回到席位上的龙尧凌光很是满意地看着那结果,洋洋洒洒地说道:“这次,你可要好好教教他,该如何做人。”龙尧世子手中握着沉星,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莹观氵朝如今正受着龙尧凌光的好处,闻言自然说道:“我一向都不喜太过彰显自己之人,晏天痕虽为世子,在这万法正宗之中,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弟子罢了,身为师兄,我自然有这个义务来教他做人。”说完,龙尧凌光便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边,晏天痕抽完叶牌下来之后,便对上了祁非情和顾如玉凝重又充满了担忧的脸。

    晏天痕故作轻松地说道:“你们做什么这幅表情,像是我要跪了似的。”顾如玉微微蹙眉,盯着他道:“你对上莹观氵朝,怕是没什么太大胜算晏天痕道:“考核这种事情,并未要求新生必须胜过老生,只要能让先生们觉得已经拥有独自接任务的机会,不就行了吗?顾如玉道:“你何时变得这般天真?你难道忘了,你与沈从容和殷长歌关系很是不错么?

    殷长歌也走了过来,颇为担忧地说道:“莹观氵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早就在寻我麻烦了,这次你抽到他,想来他必然会迁怒于你。”晏天痕一愣,道:“他何时找了你的麻烦?

    殷长歌有些踌躇,犹豫了片刻,在晏天痕非常坚持的注视之下,才不得已地说道:“从我开始去妖兽苑勤工俭学开始,他便总是让那些妖兽寻我麻烦

    晏天痕的脸一下子便黑了,道:“那些妖兽,如何欺负你了?殷长歌很是平静地说:“妖兽苑里面,不少妖兽都是弟子们带过来寄养的,莹观氵朝便寻了一些人,合起伙来让妖兽但凡遇上我去清扫看护,便定然要闹个鸡飞狗跳,诸如此类。

    要我看,怕是没这么简单。”开口的是沈清和,他看着晏天痕,微微·笑,道:“我之前去妖兽苑寻一只妖兽的时候,曾遇上殷长歌轮值,欺负他的非但有妖兽,还有其他勤工俭学的弟子,妖兽凶残,弟子无知,他身上的伤,可是只多不少

    殷长歌瞪着沈清和,道:“我不是说,不要你多管闲事么?沈清和淡淡道:“我之前的确并未多管闲事,你既然并不开口求助,我也懒得管你死活,只是,若不让人知道莹观氵朝恨你恨到那种地步,晏天痕在比试的时候,掉以轻心又该如何?”

    晏天痕脸色一沉,走过去猛然将殷长歌的衣袖拉了起来,只见那上面看起来非但有鞭伤,竟是还有烫伤,在玉白色的肌肤上面,看起来触目惊心晏天痕脸上的表情有一瞬的空白。

    他从不知道殷长歌在外面受辱,更不知道事情竞是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这是什么?"晏天痕猛然抬高了声音,瞪大眼睛道:“是不是他们欺负的?是不是?”

    顾如玉也一脸严肃,身为负责人,他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同门弟子,在眼皮子下面受了这种侮辱委屈!

    我带你去评理!“顾如玉道

    “这件事情先这么算了吧。"殷长歌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情愿地后退半步,道:“考核在即,若是阿痕因此彻底得罪了莹观氵朝,想来他势必会做些更为过分的事情,而且…

    而且什么?"晏天痕气得眼睛都要发红了。

    而且莹观氵朝当时私下里警告我,说我若是便这么受着,待到我离开宗门之后,这笔账便算是清了,可若是我敢说出去…他们便会想方设法,无论如何也要杀了沈从容。”

    这种威逼利诱,对于旁人也许没什么用,但对于从一个小村落里面跋山涉水而来,无权无势也无所依靠的殷长歌来讲,的确很容易威胁到。毕竟,莹观氵朝乃是京都大世家弟子,身份高贵,即便在宗门之内还有所收敛,但他们今年通过考核,可以外出执行任务,岂不是给了他动手的机会?

    而且,他根本不需自己动手,有的是愿意替他杀人的。殷长歌出于种种考虑,最终选择了隐忍。

    “欺人太甚!"晏天痕捏紧了拳头,道:“我非得把他给捏死不可!‘你该不会是真的信了吧?"沈清和禁不住笑了,温文地望着垂着脑袋看不清神色的殷长歌,道:"别傻了,莹观氵朝知道沈从容厉害,而你柔弱好欺,所以才会这般耍你,你该不会是真的以为,你答应了这件事,莹观氵朝便会真的什么动作都没有,几年之后与你、与沈从容,将这笔账给购销了吧?“至少不会激怒他。"殷长歌坦然地说道

    够了!"晏天痕怒火中烧,道:“沈从容知不知道此事?殷长歌说:“他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你们也切莫告诉他。晏天痕四处寻找:“沈从容呢?”

    顾如玉道:“抽完签之后,已经离开了。”

    殷长歌说:“他最近剑道上有所感悟,抽空便要去闭关练剑,一会儿工夫都不愿意浪费在旁的事情上。”

    晏天痕怒道:“你算是旁的事情吗?你这么为他考虑,他可曾有把你放在心上?”

    在晏天痕看来,那沈从容就是一个天杀的负心汉。殷长歌却是幽幽说道:“他的确不曾把我放在心上,他救我一命,便是随手为之罢了,又不是出于私情,更何况……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他无关

    你一-"晏天痕被噎着了,恨铁不成钢地伸出手指头在殷长歌的额头上不轻不重地一点,道:“你说的也算是有道理,但依然气死我了,不行,我今儿非得去找他寻仇,连我身边的人都敢动,不想混了!顾如玉见他气上头来,便拦着说道:“如今这里的人太多,你若是想要教训他,倒不如等到你考核结束之后再说。”晏天痕眯了眯眸子,眼珠子危险地转了转,道:“我忍不了那么久,不过,这里的人的确有些多……你下次前去妖兽苑值勤,是在什么时候?”殷长歌道:“就在明日。”

    晏天痕深吸口气,计上心头,道:“那一切事情,待到明日再说。”毕竟,蔺玄之还在此处,且今日心情似乎不错,晏天痕自然不想当着他的面,做些什么让他不悦的事情。

    接下来,晏天痕虽然没什么心情,但因为蔺玄之没走,他自然也要留在这里,虽然两人离得还挺远,说不上什么话,但能远远看到自己心上人,倒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抽签继续进行。

    不久之后,便轮到了龙尧凌光

    龙尧凌光的运气不知算好还是算不好,他一抽便抽到了东院的玄子云。说起玄子云其人,晏天痕和他倒是没打过交道,但却因着他出身于玄族,所以便多注意了几分,而且,最初刚入宗门,令判审判沈从容的时候,晏天痕曾见过他。

    玄子云一向不爱参合各种争斗,还是个极为懒散的人,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不练剑就不练剑,什么任务也不接,什么历练也不做,每日都赏花逗狗,不亦乐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东院剑道之首,也是唯一一个在四院大比之时,碾压北院数位剑修,并与晏寰宇打了个平手之人。“世子,需不需要去寻来玄子云之前的对战记录?”旁边随着龙尧凌光一起入学的侍仆寒雨低声问道。

    第604章 玄家子云

    龙尧凌光将叶牌递给那位回收叶牌的师兄,头也不回地走着,道:“有什么可寻的?我觉醒龙族血脉,如今又得了沉星,区区一个没什么斗志之,我只需要多缠上他些许时候,他便会主动认输,这类事情,他做的多了。寒雨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龙尧凌光一向有心计,他自然是早已查清了宗门之中,各路冒尖儿之人的身家背景。

    玄子云厉害归厉害,就是短板太明显,他受不得人纠缠不清,只要他像是个牛皮糖一样缠着不放,对手绝对会不消片刻,便要主动放弃了。抽签临近尾声的时候,晏寰宇的叶牌仍是无人抽出,就在众人以为晏寰宇今年会被轮空的时候,他的叶牌竟是出现了,而且抽他叶牌之人,竟是东院丹门的沈清和。

    沈清和拿到那张叶牌,只是笑了笑,抬起眸子遥遥地与眉目沉郁的妟寰宇对视了一眼,便将叶牌翻手放入了记录人的手中,转而离去。片哗然响起,饶是坐在高出看着这些弟子们抽签的先生,也禁不住议论纷纷。

    摇光身为晏寰宇的师父,自然先行开口,道:“这东院今年到底是怎么了,丹师一个两个的,都开始考跨门考核,这时他们在搞笑还是我闭关太久跟不上发展了

    蔺玄之道:“自然不是你的问题,自古以来,能排的上名号的炼丹者和炼气者,极有可能同时也能成为极其厉害的剑修或法修,阿痕是典型的丹道双修,所以他无论考哪一门,都不成问题,至于沈清和…他应当是个剑修或者法修。”天权接着蔺玄之未说完的话,若有所思地说道:“他在炼丹上,一看就没什么天赋,甚至可能连灵根都不适合炼丹,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何偏偏要选择丹门。”

    “不过,好在如今已经走上正途,也算为时不晚。”“华容,莹观氵朝的剑术可是颇为厉害,如今比晏天痕的修为高出一整个位阶,他乃是北院上一届第二,手中的本命宝剑名为青霜,也同样是从藏剑峰上面取下来的名剑,怕是晏天痕今次考核危险了。"摇光说道蔺玄之的视线落在与友人正在说笑的晏天痕身上,微微一笑,道:“这可不见得,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更何况,考核从来都是打分通过制,不是以输赢下定论。”

    摇光啧了一声,说:“你对他,还真是莫名自信啊。”蔺玄之笑而不语,转而道:“天权剑圣的徒弟,这次遇上了玄子云,也算是不怎么走运吧。”

    “玄子云……”天权剑圣沉思片刻,道:“若是这小子能稍微刻苦那么一点就不会只有如今的成就了。”

    摇光深以为然,重重点了点脑袋,道:“我们这些剑神殿的,除了华容之外,哪个不曾对他殷殷叮嘱,让他多动弹,少躺着,没想到这小子嘴上答应的极好,却依然我行我素,简直是在浪费自己的才华天赋,当真是气煞我“但仅凭他指头缝里面露出来的那一点儿,就够旁人吃一壶的了。"天权给了玄子云极高的评价。

    可他为何如此?"玉衡剑圣想不明白,微微蹙眉,看着那领了叶牌便像是火烧屁股似的马上离开此处的玄子云背影,道:“但凡天才之赛

    个的努力,这世上,天才众多,却不见得都能走到最后。蔺玄之淡淡说道:“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心中没有顾虑的。你是说…:摇光剑圣一愣,道:“他如此荒唐行事,与东方界有关?蔺玄之道:“只是猜测罢了,做不得真。”

    摇光剑圣若有所思。

    蔺玄之的话,倒也不是无凭无据。

    但他意有所指的并非东方界,而是紫帝天都。当初东皇还只是世子的时候,不也一样因为天赋卓然,不知掩盖收敛而引起了紫帝天都那位的忌惮,还险些被送到紫帝天都,成为尊皇后宫之中的一员?

    大概前车之鉴太过惨痛,以至于玄族弟子,从玄无赦继位之后,便都成了缩头鸟,一个个恨不得让自己变得平庸无能,但那些弟子,到底不至于玄子云这般荒唐浑噩。

    抽签结束之后,玄子云早已回到自己的宿舍,刚准备躺下来,便听好友说道:“子云,有人来找你了。”

    玄子云隔着门道:“不见,就说我已经睡了。”睡了你还能说话呀。”晏天痕站在门口,笑吟吟地说道:“堂兄,我都已经站到这儿了,你就勉为其难地见我一面吧。”玄子云要被这一声堂兄喊得牙疼,他纵然能拒绝其他所有人的求见,却绝对不能拒绝晏天痕,毕竟这小子能耐得很,竟是认了玄无赦为义父,蔺湛为小爹爹,这两位在东方界最有权势的人,都对他宠得不能行,他这个立志毕业之后回东方界混吃等死的人,又怎能不给这点面子?于是,玄子云不情不慝地从床上翻了下来,穿上鞋子,磨蹭着走到厅房把门打开。

    晏天痕笑着走了进来,还很是自觉地随意找个位置坐了下来。玄子云关上门,打了个哈欠道:“世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晏天痕道:“就一件事,说完我就走。”

    玄子云道:“说。”

    利落麻溜点儿!

    晏天痕说:“今日抽签,龙尧凌光抽到了你,不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玄子云一皱眉,不耐地说道:“麻烦。”

    龙尧凌光好胜心强,又得了沉星,自然是麻烦。晏天痕一拍巴掌,道:"他就是一个麻烦人,到时候,我怀疑他肯定得对你纠缠不清,把你烦得要死。”

    玄子云倒是很是随意,道:“他纠缠我,我认输就好了,反正这比试不过是用来检验弟子是否适合外出执行任务,谁胜谁负,没什么讲究。”晏天痕一听就知道坏了,拍了下桌子,道:“你怎能如此随意?”玄子云撩了晏天痕一眼,道:“你又不是第一日认识我,我一向都是如此随意。”

    晏天痕

    玄子云勾唇,道:“世子找我,该不会是想让我胜过龙尧凌光吧?”晏天痕被戳中了心事,索姓点点头,说:“是啊,你这般厉害,可是东院第一,若是就这么被一个新生给打垮了,说出去多丢面子,咱们东院也抬不起头来了。”

    说实话。”玄子云敲了敲桌面说道。

    “我看他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