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经练成了一半。剩下的时间,便是在不停地练习上面独特的剑招,随着那配套的心法练习地越发顺手

    又是匆匆几日过去,抽签挑选考核人的时候便如期而至。晏天痕出了小蓬莱,整个人的气质又有了细微的变化,在小蓬莱的这几日之中,他的修为已经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如今已经达到玄阶分神境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能踏入合灵境。

    晏天痕步伐轻快地朝着抽签的练武场那处走去。练武场那里人山人海,很是热闹,似乎有不少闭关的师兄们,都为了凑热闹而提前出关,来看好戏。

    每年的新生考核,都得死伤几个人不可,说好听些是考核,说难听些便是老生教训新生一一毕竟新生即便来宗门一年有余,但修炼时间大多都不如老生,修为也不如他们,总是容易吃亏。

    不过,当然也存在新生之中的黑马逆袭老生的事情。所谓闻道有先后,有些天才,在娘胎之中便已经开始修炼,出生之后在会走路之前便已经会吐纳了,自然是无比厉害。修仙界中,尤其是九界之内,最不缺的就是天才,逆袭之事比比皆是。就像是上一届的晏寰宇,他当初考核的时候,可是完虐了上一届的一位师兄,搞得那位师兄险些失了道心,走火入魔,还是天枢剑圣出手替他稳固境界,再加上之后的几年调养,才终于恢复正常。但如今他看到晏寰宇,便要绕着走,两人几乎从不打照面。若说起厉害来,自然不能忘了蔺玄之。

    蔺玄之那年并未正式考核,而是天枢剑圣亲自与他过招。据亲眼见到两人过招的弟子事后回忆,也是一脸夹杂着恐惧和向往以及敬佩等等多种情绪的复杂之色,说:“那一日,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世界似乎只剩下那两道白色的身影,以及一白一青的剑光,有不少剑门弟子,看完了这场比试,便当即突破了修为瓶颈,甚至连摇光剑圣,也有所感悟,回去之后便闭关了整整三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圆满境的大成期了…没见过那场比试的弟子,都纷纷扼腕叹息,恨不能早出生十年。晏天痕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

    快看,烨王世子来了。”

    “啊,这几日都不见他踪影,还以为他不会来了。“估计是找个地方偷偷躲着哭了吧,若我是他,我会恨不得抹脖子算了本命宝剑居然是一把废剑,这对于剑修而言,太残忍了。”

    去去去,瞎比比什么呢。"祁非情瞪了那几个嚼舌根的弟子一眼,挤过来凑到晏天痕身边,打量着他,很是担心地说道:“阿痕,你没事儿吧?”晏天痕心态已经调节的不错,漫不经心道:“我能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快该抽签了?”

    祁非情点点头,道:“北院的先抽,这次是东西南北四院错开来,咱们刚巧抽到了北院,有点儿背。”

    第602章 看看热闹

    谁都知道,北院和东院相互看不顺眼,弟子们走在路上一言不合就会约战,而且从整体上来看,北院获胜次数比较多,因此气焰也是器张不少。晏天痕啧啧说道:“新仇加旧恨,这次估计得一起算了。”祁非情说:“是啊,刚才两院弟子已经相互骂过一轮儿了,要不是如玉和对边儿谢连衡拦着,估计得能打起来,现在处于暂时歇战储蓄力量的阶段晏天痕

    身为东院道门的负责人兼纠察队队长,顾如玉这个时候自然是最为忙碌的

    顾如玉看了眼周围的弟子们,对旁边的顾凝道:“你去清点一下都到齐了没,到齐了就准备开始抽签了。”

    顾凝点点头,便开始一个个地查人。

    顾如玉转眼便看到了多日不见的晏天痕,刚巧晏天痕也在朝着这边看过来

    顾如玉微微一笑,说:“你可算是出关了,若是今日再不来,我会以为你打算直接放弃了。

    晏天痕挤了过来,说:“开什么玩笑,小爷我从出生到现在,都不知道放弃这两个字儿怎么写的。

    顾如玉周围凑着不少东院弟子,有个弟子并无恶意地好奇问道:“天痕,听说你从藏剑峰上,拿了一把锈剑下来,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祁非情眉毛一竖,脸一黑,就要去揪那个小子,道:“你会不会说话?再他妈乱问,小心小爷扒了你的皮。”

    那弟子瑟瑟发抖,缩了一下脑袋。

    他也不是故意的么,就是好奇而已。

    但是这话一有人开个由头,便就停不下来了。阝些东院的弟子也并非全都对晏天痕友好,晏天痕自从插班进了道门之后,剑术便一路水涨船高,就连执教先生见了他也禁不住纷纷夸赞,还曾经以晏天痕为标杆,不停地勉励这些道门弟子,说什么“看看人家晏天痕,非但丹道出类拔萃,就连剑道如今也一日千里,你们这些纯练剑的,再不努力来日连自己的丹师都寻不到了,人家丹师比你们都厉害,要你们作甚?因此,晏天痕获得了不少崇拜者的同时,也无形之中树了不少敌人。这般好的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这些弟子们怎会放过?尤其是东院屈居第三的那名为张浩渺的弟子,闻言更是来劲儿,阴阳怪气地说道:“像晏世子这么厉害的人,乃是咱们东院之光,剑道天才,怎可能拿了一把废剑?就算爬满了血锈,人家也定然比咱们这些有宝剑的人厉害多了,甚至不用剑,就能把咱们给弄死,你说是不是?”张浩渺的那些簇拥者们,马上也都附和道:“那是肯定的,被剑神殿的天枢剑圣看中的人,估计比华容剑仙都厉害。哈哈哈,可他到底不还是拿了一把锈剑

    哈哈哈哈哈….,

    顾如玉冷着脸,走到张浩渺面前,道:“比赛当前,你别在此处丢人现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北院弟子。”

    张浩渺一见到顾如玉,马上秒怂,心里没底气,却仍是输人不输阵地梗着脖子道:“我这是在夸他,你听不懂人话啊?顾如玉冷笑,顾凝数万人走了过来,一看顾如玉这副表情,便知道顾如玉当真是生气了,便马上来到顾如玉身边,轻轻拉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转而对张浩渺说道:“张浩渺,我看你是还没被我大哥教训够吧,往后对战的机会多了去,难道你下次想橫着下练武场?”

    张浩渺

    张浩渺想起了在练武场上被顾如玉统治的痛苦,这小子看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实际上一肚子坏水儿,和他过招的时候专挑看不见的地方打,还总将他打的特别狼狈。

    上次对战,他就是被踹了膝盖窝,最后被人抬下去了。疼倒是其次,丢人是重点

    于是张浩渺梗着脖子,用眼神警告顾凝。

    晏天痕也恰时开口,悠悠然地说道:“我的确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把你杀了。”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了晏天痕。

    晏天痕一勾唇,道:“我若是今日在这里问一句,若是有谁能帮我弄死你,我便许他个紫帝天都的三品大官当当,亦或者是替他炼制三颗地字级别的丹药,你觉得会不会有人愿意替我搞死你?”张浩渺脸色刷然一白,猛然朝后面退了两步。众人一片哗然,看那表情估摸着有不少人都等着晏天痕开口。说来也是,晏天痕虽然平日里从来不摆谱子,可人家的身份地位,妥妥的在那儿放着呢,岂是旁人随意践踏的?

    更何况,他可是丹师,还是这一届丹门最有前途的丹师,谁愿意得罪?张浩渺若是有些身份背景,能和晏天痕旗鼓相当便也罢了,可他虽然出身世家,却是个排不上号的小家族,公然挑衅晏天痕,可当真是自取其辱。张浩渺看着众人看戏似的眼神,顿时脸红脖子粗地扯喊道:“宗门之中,决不允许公然显摆身份,不可以势压人,以权压人!你这是在公然违规晏天痕笑嘻嘻地说道:“所以,本少爷又没说现在就给他们这身份,而是要等到离开宗门之后,再兑换诺言,本少爷金口玉言,总是会作数的。”沈从容在人群之中听完,便笑了,道:“晏小世子自然一诺千金,若是真有这等好事儿,记得算我一个。”

    殷长歌平日里腼腆不爱多说话,此时也禁不住笑着说:“我不要当官我就是要你给我炼丹,也算我

    接下来,不少弟子也都纷纷起哄,倒也不是当真就想要当官,而是这种气氛下,皮一下还是很开心的

    然而张浩渺当了真,一双腿刷刷地抖着,嘴皮子都泛了青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华容剑仙来了”,这些东院弟子们才突然收敛起来,齐刷刷地全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蔺玄之从空中御剑而下,落在地上之后,刚巧遇上了摇光、玉衡、天权三位剑圣。

    蔺玄之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一左一右地跟着两位粉雕玉琢的小童。

    小童脑袋上还顶着一对儿毛茸茸的耳朵,屁股后面还晃着根尾巴,一看就知道是两个刚刚化形的虎崽子。

    摇光剑圣一挑眉,故作惊讶地打趣儿说道:“哎呀,几天不见,你两个儿子都长这么大了?快说,什么时候偷偷生的儿子,我们居然都不知道!阿白奶声奶气地说:“我们就是之之生的。”‘胡说八道。"琥珀黑着小脸,说:“明明是阿痕,他们谁在上面,谁在下面,你难道不清楚吗?”

    蔺玄之:“…

    摇光

    其他人

    呵呵呵,刚才风太大,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说起来,蔺玄之和晏天痕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外界其实多有猜测,而且,剑神殿的几位剑圣,心里也已经有了底子。但这两人人前既是非常注意,也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这些剑圣便当成不知道,也自然不会往外乱说。

    毕竟,世俗继承人和道门之光,若是混在一起,传出去是对万法正宗名声的一大打击不说,恐怕连乾元皇朝都要掀起腥风血雨,后果难以预料,不堪设想,这些剑圣们当真是CAO碎了心,恨不得他们赶紧藏起来。“走走走,抽签快开始了,我倒要看看,这些小崽子们今年谁倒霉抽到不该抽的人。“摇光剑圣马上转移话题。

    玉衡剑圣也点点头,说:“抽到你那位弟子的,可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摇光剑圣一听人提起弟子,便挺胸抬头,很是骄傲地说道:“一般一般,寰宇也就是勤奋了点儿,天赋么……就比他的努力厉害一点点而已,哈哈哈!

    玉衡:"…

    瞧你那瑟的劲儿!

    蔺玄之也禁不住笑了笑,觉得这万法正宗的剑圣们,着实有趣儿。行宗门大拿一起到来,自然引起了弟子们的轰动。行了道门礼之后,摇光剑圣也不废话,道:“别磨磨蹭蹭,赶紧抽签,我还等着看有没有冷门组合。”

    晏寰宇见到摇光剑圣来了,也从北院的地盘走了过来,闻言黑了脸说道:“师父,你又想赌了。”

    摇光剑圣厚着脸皮道:“这可是七年之中唯一一次能光明正大下赌注的机会了,你师父我老人家不得趁着这个机会好生翻盘啊?晏寰宇表情略显无奈。

    弟子们也都纷纷起哄,大着胆子询问摇光剑圣打算压谁赌谁北院弟子在自己的地盘上看着这边欢声笑语一大片,纷纷嫉妒的眼红道:“剑圣们为何偏偏要去东院那边?他们院的弟子,哪里比得上咱们厉害晏宸霄撇撇嘴,说:“还不是因为华容剑仙带着他们直接去了东院?”弟子道:“为何华容剑仙那般喜欢东院,难道是因为小蓬莱距离东院最近?哎,早知道我也报考东院了。”

    晏宸霄不屑地嗤了一声,心里想着:你们懂个屁,不过是因为他姘头在东院罢了。

    当然了,这件事情,晏宸霄原本想要说出去,却被他大哥严词厉色地警告了。

    虽说东西南北四院在这练武场上各占一个角落,有自己的位置,但抽签的时候,却是要集中在一起的。

    四院参加道门考核的弟子已经悉数到齐,由各自的院长带队,集中在了练武场最中央的位置上。

    抽签采取最原始的方式,将叶牌放到一个暗箱之中,抽到谁便是谁。是个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黑箱子抬了上来,里面放置的全都是上一届东南西北四院的道门弟子。

    第603章 不遂人意

    新生抽老生,老生都在看台上眺望观看,等着那能被自己凌虐的新羊出现,毕竟入学以来能够如此光明正大地欺负师弟的机会,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新生们开始抽签了,有的抽到了厉害的师兄师姐,便哭丧着一张脸恨不得重来一次,有人抽到了平日里修为并不突出的,便险险地送了口气,默念声阿弥陀佛,打算回去和那位师兄交流一下感情,求对方手下留情。“东院弟子沈从容,对战北院弟子杨乐。

    东院弟子顾凝,对战北院弟子诗瑶。”

    位学长报出叶牌结果,然后将叶牌装入一个储物袋中,待到过会儿还给那些老生。

    下一个便轮到晏天痕。

    晏天痕走上前来,在那箱子里面摸来摸去,随手捞起来了一张叶牌,再一看名字,晏天痕便抽了抽嘴角

    “北院弟子晏天痕,对战东院弟子莹观氵朝!

    此话一出,场面一度开始喧哗。

    莹观氵朝挑挑眉,坐在北院席位上,一派闲然自得的表情。旁边人禁不住说道:“莹少,居然抽到了你,他可真是运气不好。莹少可是咱们北院,仅次于晏寰宇的剑修,虐打区区一个晏天痕,岂不是松松的。”

    那妟天痕,有算是点儿背了,抽谁不好,偏偏要抽莹少。”那这次下注,我肯定得下莹少。”

    “我倒是有些忐忑。"另一位弟子道:“这晏天痕,据说是受到华容剑仙亲自指导,剑术也着实不俗。

    莹观氵朝扫了他一眼,轻蔑地说道:“即便入了华容剑仙的眼,又算得了什么?他炼炼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