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闹的弟子,有不少都凑过来将童子书围住。

    这个说:“那晏天痕的脾气可当真不怎么样,从考核那日,他敢当众顶嘴先生,我就看出来了,你莫要和他一般见识。

    “宗门之内,不分世家和平民,他若是当真欺负了你,你也别害怕,我们陪着你一起去找先生评理!”“这晏天痕,未免也太自私自利了,一点同窗情面都不讲。”

    “我看他啊,早晚要失了人心。”

    “若不是因为他爹是烨王,他能有什么本事?要我看,子书比他可厉害多了,日后你定然能成才,比他更厉害!“是啊,来年我们就要组队随着道门和器门弟子,一起出去历练了,到时候,就让他晏天痕自己和自己组队去吧。童子书红着眼眶,道:“多谢各位同窗支持安慰,我也不想和烨王世子对着干,只....他未免欺人太甚了。”众人纷纷道是。

    第564章 一直都有

    这时,一位女弟子说道:“可是,勤工俭学不是每个条件不好的弟子们都能申请的吗?学院应当还有不少空位,你为何

    不去勤工俭学处挑个位置,偏偏要去华容剑仙那处呢?华容剑仙的小蓬莱,本就是不对外的。”

    沈清和便禁不住抬眸看了这女弟子一眼。想不到,这屋子里竟还有个不被带歪的。那女弟子此话一出,便受到了攻讦一

    “你以为我们丹门和他们道门一样吗?我们每每炼丹,短则一日,长则数月,哪里有哪个闲工夫去勤工俭学?”"就是,我们可是丹师啊,将来是要被大能或者大世家请去当做客丹师的,怎能浪费时间在这上面?”那女弟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像是受到了惊吓,往后退了几步。沈清和只是挑了挑屑,微微抬起唇角笑了笑。

    他笑这些人不自量力,还真以为丹师就有多高贵了。

    世上丹师地位的确有高的吓人的;但那些天族世家又不是傻瓜?若是酒囊饭袋,他们说什么也不会供着,世家挑选做客丹师,大多都是从丹师盟会挑选的。

    可能够进入丹盟之人,又岂会是寻常丹师?

    更可笑的是,这些人竟是还要当面挑衅曼天痕。

    别看晏天痕平日里没什么世子的架子,但他可是实打实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这东院之中,被烨王和烨王妃安插进来专门保护晏天痕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只要他表达出要惩治这些人的意思,怕是这些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曾用得着晏天痕亲自动手?

    到底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沈清和眯了眯眼眸,想起了当年他还跟在晏寰宇身边的时候,有一次出门在外,到了外乡,进了一家黑店,只是当时沈清和并未看出来,便随着晏寰宇一起住了进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沈清和才发现那掌柜和小二都已经死了,大堂里面都是血迹。

    晏寰宇衣衫整洁容光焕发地走过来,在他尚末开口询问之时,便主动解释道:“那贼人想要半夜劫财害命,被影卫悉数绞杀,我也是清晨起来才知道的。

    沈清和再看向童子书的眼光,便多了几分同情之色。若是这小子还要继续蹦鞑,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虽然遇上了童子书这么个糟心的人,但并不能影响晏天痕的心情。他晃晃悠悠地出了学院,又晃晃悠悠地去了小蓬莱上。

    虽说蔺玄之这段时间忙于捕捉异魔,安排巡防之事,但也总归有闲暇之时。

    晏天痕再次出现在小蓬莱上的时候,蔺玄之已经撑开了魂盘空间,在其中打坐且汲取其中灵气了。

    蔺玄之打坐的时候,自有一派高人之姿,像是一闭眼见,山河星辰尽在其腔膛之内,万事入不了他的眼,万物已入他

    心间。

    白衣如雪,黑发如墨,唇若含朱。

    蔺玄之坐在山巅,周围涛生云灭,灵气宛若能够化成实质,在他的周身萦萦绕绕的,缥缈生烟。

    晏天痕总觉得这魂盘空间不似凡物,这其中有一方日月, 一片天地,有山川有河流,除了时间流逝的速度慢了些,灵

    气浓郁些,其他地方与外面的世界,并无太多差异之处。

    晏天痕便找个张藤条编制的椅子:坐在那儿吹着清风啃着灵果,然后远远地欣赏着蔺玄之打坐的模样,整个人一派满

    尼。

    过了一会儿;蔺玄之游走完一个大周天,便睁开眼眸。

    这魂盘空间与他魂识相连,晏天痕才刚一进来他就有所察觉,自然是知道有人来了。

    不过,蔺玄之既然在周天之内游走真气,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他收了势之后,便翩然飞下,来到晏天痕身边。

    晏天痕啃完最后一颗桃子,笑着站了起来,道:“华容哥哥,几日不见了,异魔的事情怎么样了啊?”

    蔺玄之道:“异魔尚未找到,海边也没见到他冒头的痕迹,也不知是拐回海琼城了还是还在海中潜伏,这段时日,虽然

    恢复正常上课,但仍是不要随意外出。

    晏天痕很是乖巧听话地点头,道:“我知道的,华容哥哥还要出去巡值吗?”蔺玄之道:“七日轮上一 一次,我第一日去了,下一次还要等上几天。”晏天痕道:“这消息传出去之后,天族也该派人来这边一探究竟了。

    蔺玄之点点头,道:“今日,宗门已经收到了来自紫帝天都和其他五家的消息,他们各自派了兵,打算前来缥缈城协助

    不过被我们拒绝了。

    晏天痕眼珠子微微一转, 便想明白了其中关窍,道:“是该拒绝,毕竟这里是世外之地,不该有天族驻军前来。”“不过,东方玄族和龙尧一族,仍是打算派军前来详细了解情况。“这也正常。

    晏天痕琢磨了一下,毕竞万法正宗所在的这片海外之地,乃是毗连北界和东界的疆域,这两界有着天时地利人和,来看上一看,也是正常,毕竟牵扯到了界内的安危。

    蔺玄之又道:“扶摇宗也会派人过来。”

    晏天痕一挑眉梢,道:“我师门?他们怎么会派人前来?“

    蔺玄之道:“异魔现世的说法,最初是窥天机揽月尊推演出来的,如今异魔真正出现,他自然是要来看上一看的。晏天痕有些欣喜,道:“若真是如此,那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万法正宗门规森严,若不是因为公事,鲜少会和外界联系,即便是在九界中都极有名气声威的扶摇宗,也一样会被拒之门外。

    不过,揽月尊倒是因为窥天之术成果斐然,实力超群,又不愿入世,所以始终被万法正宗高看一眼,被奉为坐上之宾

    也正因此,当年揽月尊推举蔺玄之入万法正宗,会变得如此简单。

    晏天痕自从来到宗门,就再也不曾见过师兄同门,此次有了这么个机会,他当然心中高兴。

    蔺玄之见他欢快,便也笑了笑,道:“揽月尊是一定会来的,其他人还不知会不会一同前来,还是未知。

    “哎呀,我师父能来就好。“晏天痕的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道:“总归有一位能见到的,我这心里就觉得高兴。”蔺玄之眼眸带了几分柔色,问道:“你的丹药,炼制的如何了?”

    晏天痕说:“还没开始炼制,这段时间,我在炼其他的丹药试手,这银霜冥丹的炼制手诀,和寻常丹药不同,我得先熟悉熟悉再说。对了,还要多谢华容哥哥送给我的灵草,费了不少功夫吧?”

    蔺玄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晏天痕要将贡献点转给蔺玄之,却被蔺玄之给拒绝了。

    “这些东西,对我而言乃是身外之物,你若是真想偿还恩情,不妨有空的时候,多来这里陪我说说话吧。"蔺玄之淡淡说道。

    晏天痕一愣,听出了那淡淡声音之中的几分孤寂之感,道:“华容哥哥,也会感到寂寞吗?'蔺玄之说:“一 一个人久了,自然就会觉得寂寞,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

    晏天痕眨眨眼睛,说:“可是,你将来是要成仙的啊。”

    蔺玄之望着他,道:“那只是世上之人对我的期待罢了,我从未想过成仙,从未想过会一个人离开九界。”

    晏天痕受到了颠覆,所有求道之人,难道不都是为了成仙吗?可被窥天世家推演出最可能成仙之人,却一副看破红尘

    的落寞模样,丝毫没有成仙的想法...

    “我的心愿,不过是希望能够护得住我在乎的人,能看他过得好罢了。"蔺玄之缓缓笑了,道:“他就是我的道,若只我一人,得求仙道,我也不会开心的。

    你... ."罢天痕顿了一下,道:“那是你喜欢的人吗?你竟是有心上人么?”

    蔺玄之说:“一直都有。”晏天痕: ...

    晏天痕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涩然。

    他不知道蔺玄之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但只要存在这么一个人,他就心中难耐,怅然若失。可是,那个人在哪里?

    他根本不知道蔺玄之一个人这么多年孤单冷情地日复 一日生活在这孤寂无人的孤岛上,或者即便知道,也丝毫不在意他受到这些人间悲苦,这样的人,又怎么配得.上让蔺玄之惦记?

    晏天痕喃喃问道:“你们在一起过吗?

    蔺玄之带着几分怀念,道:“也有过曾经。”可是现在却分离。

    晏天痕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突然开口说道:“你心中有他,可他根本不在乎你,不然的话,他定然会不论如何都要与

    你在一起的,绝不会任凭你一个人在这里,不闻不问,连面都不露的,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觉得,他根本就不值得你喜

    欠。”

    蔺玄之眸中闪过一抹错愕,他看到了晏天痕眼眸之中的愤怒和委屈,怕是晏天痕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

    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

    晏天痕说完之后,一吐为快便就后悔了。

    曾几何时,他变成了这样尖酸刻薄的模样一他一 方面的确是为了蔺玄之感到不值,但是另一方面,他自己心中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是在嫉妒那个被蔺玄之方在心上的人。

    可是话已经说出,晏天痕只能梗若脖子,低若脑袋抿若唇不说话。

    蔺玄之怔然片刻,便抬起手在晏天痕的脑袋上轻轻CAO了CAO,道:“你不懂,他不是不愿来看我,只是不能而已,而且我喜欢他,是我的事情,他既不知我对他的心意,自然我也不能强求他对我也有同样的感情。”

    第565章 大雨倾盆

    一股一股让人难受仿佛将心脏撕裂的疼痛席卷而来,晏天痕突然抬起头,脸色惨然地望着蔺玄之,道:”你有多喜欢他?有我喜欢你这般喜欢他吗?蔺玄之:你莫要总是沉浸在回忆之中了,你往前看看好不好?你不可能靠着对一个人回忆过一辈子的,他若是爱你也就罢了;可他给了你什么? "

    将自己锁在这孤岛之上,一锁便是八年。

    但那是人间界的八年,却不是魂盘中的八年。

    蔺玄之是魂盘的主人,他不管在魂盘中停留多久都没问题,魂盘的十日才是外界的一日,端看蔺玄之如今的修为和八年前的差异,晏天痕便能想象到,他究竟在魂盘中停留了多久。

    他的寂寞,与晏天痕所理解到的寂寞:恐怕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即便蔺玄之从未说过他为何要经年累月的在同一个地方“清修”,不问世事,避而不出,但晏天痕就是知道他是想把自己关在一个壳子里面, 当一个逃避者。

    蔺玄之的脸刷地一下子白了几分:他不可置信地望着晏天痕,双唇轻轻动了动,却末说出话来。晏天痕咬紧了下唇。

    “你喜欢我? "蔺玄之似乎难以相信,但他似乎又不该是这个反应。这个答案,难道他不是早就心中有数么?

    可当真到了晏天痕表露心迹之时,蔺玄之又的确感到错愕。

    晏天痕索姓破罐子破摔,道:“若不是喜欢你,我为何天天往这里来?若不是喜欢你,我为何宁可让那些人误会我骂我

    也不要让他们说你半个不字?'

    如今的晏天痕,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只敢狀默喜欢蔺玄之却不敢让他知晓的胆小鬼了。几年的世子生涯,让他变得更有勇气了。

    然而在自己喜欢之人面前,他最大的勇气,也不过是告白罢了。

    说完之后,晏天痕没等到蔺玄之的回应,心中便渐渐局促不安,涌上脑门的热气,变得越来越灼热。

    蔺玄之便站在那里,距离他不足三尺距离。

    于是晏天痕脑门充血地做了个他若是清醒的时候,绝对不敢做的事情。他勾住了蔺玄之的后颈,然后抬起头吻上了他那双红唇。

    “轰一”

    晏天痕只觉得大脑之中有什么炸开,像是放烟花似的,这一瞬间他像是什么都没得想,却又一瞬间想了很多。蔺玄之怔然了好会儿, 才在晏天痕毫无章法地啃着他的嘴唇并尝试着往里面试探的时候,回过神来。他抬起手,在晏天痕的后颈。上有技巧地一捏:将人拉离了自己的嘴唇。

    晏天痕虽然脖子后仰,和蔺玄之结束了嘴对嘴的接触,但他的双手还紧紧环若苗玄之的脖子,一双眼眸湿漉漉的,嘴唇红艳艳,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蔺玄之禁不住想:被占便宜的明明是我,主动占便宜的是你,为何此时偏偏是你在觉得委屈?风不知何时停了,周围一片安静。

    晏天痕精神紧绷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他都做了什么?

    非礼了蔺玄之?

    他方才当真是歇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