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时候,仍是狠狠地用眼神插了他一刀。

    晏天痕歪着脑袋对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险些又让晏宸霄跳脚炸毛。

    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祁非情顿时乐不可支,说:“哎呦这小子居然也有怂的一天啊,在紫帝天都的时候,他可是日天日地日空气啊!"

    晏天痕却没什么笑意,道:“我那位寰宇堂兄,可真是够沉得住气,他若是想与我为敌恐怕我这心思不会是他的对手。"

    祁非情的笑容一收,道:“不用若是,而是必然。"

    璋王这些年只是暂时退避锋芒,他手中仍是有黑白鸦杀,晏天痕的第二顺位就像是个活靶子,明晃晃地在所有有志于那个尊位之人眼前晃悠。

    晏重华为了晏天痕能活命,也不知暗中付出了多少心血。

    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来万法正宗,为的便是要他安全更有保障。

    毕竟万法正宗是出了名的规则森严,决不允许同门相害相杀,一旦发现,便是追究到底且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宗门也会给弟子各方面的保护。

    在这方面,晏重华还是很放心的。

    璋王大概是所有人中,最想要晏天痕丧命之人。

    身为璋王的大儿子,璋王府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晏寰宇怎可能对晏天痕有什么好印象不害他就不错了。

    晏天痕从来不将晏宸霄放在眼中,不过是因为会叫的狗不咬人,晏宸霄表面上是什么模样,私底下便是什么模样,他学不会阳奉阴违,也学不会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他讨厌晏天痕,便表现得明明白白,他想折辱晏天痕,便直言了当要与他比试。

    这样的人,反而更好对付。

    晏天痕对晏寰宇下了最终定论一一不好搞。

    结束所有的道门比试之后,原本该呼朋唤友身边总是清净不了的尹念,很快被人发现不知所踪了。

    当然了,弟子们只会怀疑他跑到哪里厮混去了,绝不会怀疑他拎包走人。

    此时此刻,尹念正在蓬莱岛上听训。

    “你说说你,在赛场上也那般大意,幸亏他没打算伤你,要不然你现在哪里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说话的是尹重月,他皱着眉头苦口婆心地训着这便儿子,很有当爹的样子。

    蔺玄之则是坐在一旁逗弄那只毕方,而毕方身边则是两只虎崽子,正在你追我赶地玩耍。

    一派其乐融融的场景。

    尹念也觉得委屈,说:“不过是个比试罢了,我怎么会知道那小子居然如此丧心病狂,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我的傀儡做了好久才做好的,他就这样把头给砍掉了,心疼死我了。"

    尹念一听这话,便有些心软,说:“算了算了,幸亏没什么大碍,不过是个傀儡,爹赶明儿亲手给你做一个。"

    尹念便笑了起来,扑过去抱着尹重月,说:“爹你真好。"

    蔺玄之淡声说道:“另急着撒娇装可怜,我之前不知与你说过多少次,无论何时,都不能放松警惕,你权当是我在说废话是吧。"

    尹念不怕尹重月,但他打心眼里畏惧这个让人猜不透深浅的师父。

    尹念马上从尹重月身上跳下来,站得规规矩矩,道:“师尊,我错了,我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蔺玄之道:“既然错了,就要受罚。”

    尹念:"...."

    蔺玄之说:“北院的一位剑师觉得你不错,东院你也别去了,直接去北院吧。”

    尹念:“....."

    尹念当然不愿意,他叫道:“不行啊!师尊,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我要进东院,继续跟着您老人家学剑吗?怎么就要把我赶到北院去了。"

    尹重月摸了摸尹念的狗头,说:“北院就北院吧,你和华容若是走得太近,容易引起人怀疑,我与你师尊原本是打算让你隐姓埋名进入万法正宗修行的,但你自己非丰要暴露身份,我们也无可奈何。"

    说白了,就是自己作死,自己承受。

    尹念失魂落魄,很是伤心,说:“爹你不爱我了。”

    尹重月慈爱地望着自家傻儿子,说:“爹就是因为爱你,才没有打死你。"

    尹念:“...”

    蔺玄之摸了摸那只很爱撒娇的毕方的脑袋,毕方便立刻被眼尖的阿白给拱了个跟头。

    阿白这些年越发的会撒娇了,它还特别见不得这只只会喷火的傻鸟在蔺玄之面前撒娇。

    毕方和阿白很快打成了一团。

    蔺玄之看着这些小朋友打架,没怎么理会,对尹念说道:“过些日子就要正式开学了,万法正宗的规矩你应当也有了解,这里不能用灵石,只能以物换物或者通过劳作赚取宗门贡献点,你现在可以考虑一下该如何赚钱了。"

    尹念怪叫一声,道:“不会吧?师尊您该不会眼睁睁看着最可爱的徒弟我身上分文全无而置之不理吧。"

    蔺玄之道:“自己赚钱去。”

    尹念转而看向尹重月。

    尹重月呵呵笑了两声,掐着下巴尖儿说:“这规矩我一直觉得很有意思,新生接不了那些任务榜上的活儿,又没什么本事,自然只能干点儿体力活来维持生计,乖儿子,爹爹可是很想看到你干活的模样的。

    尹念:“....”

    很好,非常好,坑儿坑徒不过如此

    华容剑仙素来不喜欢身边有人,他喜欢清静,尹念从小就很懂事,因此他没停留太久,便随着尹重月一起御剑离开蓬莱岛。

    在上空飞行时,尹念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越来越远的蓬莱岛,他看到了仍是坐在原地的蔺玄之。

    尹念心中莫名有些难过,说:“爹,你与师尊关系这般亲密,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啊尹重月乐不可支,说:“我和他怎么可能在一起?你小脑子瓜里面都想些什么呢。”

    尹念觉得没被说服,执着问道:“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你们看起来如此般配。”

    尹重月摸了摸尹念的脑袋,说:“你师尊心里面啊,可是住了一个人,那个人虽然已经离开他很多年,但你师尊从来都不曾放下过他。"

    尹念还是第一次听到尹重月提起此事,他禁不住满脸错愕,比之不久前被顾凝给下了黑手还更加错愕。

    "我师尊那样的人,心中怎可能有喜欢之人?"尹念在风中凌凌乱,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试心石都测不到师尊心中所求,他这种无欲无求毫无贪念之人,如何能藏住一个人?"

    他不信,所有人都不信,没有人会猜到让试心石都沉默无言的华容剑仙,竟是会有所爱。

    还藏得如此深。

    尹重月蛮有深意地望着尹念,道:“傻孩子,你师尊过试心石的时候,乃是七年之前,那时候,他受到灭顶的打击,已经万念俱灰,心中再起不了丝亳波澜,所以试心石才说他无欲无求。可只要是人,又怎可能永远无欲无求?"

    尹念心中砰砰直跳,惶惶难安。

    第543章 考核落幕

    尹念见到师尊时,师尊便是一派高人之姿,他待尹念极好,收他为徒,给他最好的生活帮他报了仇,将他从那些恶人手中抢走,还由着他的姓子成长,吃穿用度上面,从来都不缺了他短了他的。

    这样的师父,其实已经算是挑不出任何瑕疵来了。

    但尹念总觉得蔺玄之不像是真人,仿佛这世上的一切他都不曾留恋,世上的万般美景,都入不了他的那双眼。

    甚至尹念怀疑,若是有一日蔺玄之在这尘世待得腻了,只需要挥挥衣袖,便能羽化登仙消失不见。

    没想到,蔺玄之变成如今这样,还有这一茬在其中。

    尹念突然就很怨恨那个人。

    "那个人,他竟然舍得离开师尊?"尹念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说:“师尊这样的人,怎可能有人舍得如此伤害他?那人莫不是脑袋被驴给踹了,不好使唤了么?"

    尹重月怕是这世上最了解蔺玄之过去的人了,且没有之一。

    他知道他的前世,也知道他的今生。

    被天道玩弄至此,蔺玄之如今没疯,也算是他心姓坚定了。

    尹重月说:“话不能这么讲,很多事情,都并非你心中所想的那样简单,路是你师尊自己选出来的,他怨不得旁人。

    正是因他怨不得其他任何人,所以一腔怒火和委屈才无处发泄,他怨天道,可再怨恨又能如何?天道看不见摸不着,只是冥冥之中存在的东西,总不会理会他的。"

    所以蔺玄之才越发的淡漠冰冷,情绪也愈发难以波动起伏了。

    尹念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师尊心中的那个人,是个怎样的人?"

    尹重月想了想,说:“是一个能让他变得像是个人的人。"

    尹念:“....”

    他有很多想问的话,但又浮想联翩,暂时没再多问什么。

    而尹重月又接着说:“在你师尊面前,若是他不主动提起此人,你也莫要多说,否则他若要罚你,我也救不了你。"

    尹念点点头说:“我懂。"

    不管是因为什么而分离,总归是情伤,情伤这东西,搞不好就会要命啊没过多久,器门的考核便也落下了帷幕,今年倒是有几个在炼器方面很有天赋的考生,让器海殿的那几位器圣高兴得合不拢嘴,不过,是否能进入器海殿,还需要继续观察。

    万法正宗器海殿的器圣,显然要比丹涯殿里面的那几位丹圣要沉稳的多,至少没搞出那种喜欢你就欺负你的事情来。

    器门和道门都中规中矩的,有特别突出的考生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甚至几十年都会成为众人津津乐道的对象,但没有一个像是晏天痕这样,还不曾正式入学便已经毁誉参半至于尹念,那是彻头彻尾的毁了,这也是个万法正宗有史以来的特例。

    每个世家都有自己习惯和喜欢的学院,比如紫帝天都的一贯喜欢北院,其中以晏家为首不过今年晏天痕选择了东院,和他关系超好的顾如玉和祁非情,自然也会选择东院。

    还有一些晏天痕的追随者,也和他做了同样的选择。

    至于晏宸霄,他没什么挣扎地便去了北院,只是不知为何,沈清和却是留在了东院。

    随着晏天痕一同前来的,还有几位晏重华暗中派给他的类似于“影卫"的人物,只是晏天痕不到关键时候,绝不会让他们暴露,而这些影卫也遵从这如影随形的宗旨,他们始终在暗中保护晏天痕,却又不会让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而这些人,遍布在东西南」北匕四个学院中,一方面监察着散落在这些学院里的其他天族后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掌握学院最新动向,替晏天痕拉拢人心这也算是天族的老一套做法了,除了晏家之外,其他世家自然也会做同样的布置。

    万家一贯喜欢南院,翼族喜欢西院,莹家、兽族和龙尧一族也一样喜欢北院一一毕竟北院的剑修是四院之中最厉害的,而天族后裔多使用剑。

    按道理来说,晏天痕也该进入北院,奈何他特立独行,不喜欢按常理行事。

    东方界的玄族,自然而然也选了东院。

    东南印家乃是窥天一族,他们不需要考核,只需要等开学的时候直接入学就够了,而且他们既可以选择四院之中的随便一个位置,也可以选择进入宗门的祭祀神殿。

    祭祀神殿,乃是完全独立于三殿和四院的神秘之处,历来都不对外开放,只做占星之用东北灵族倒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嫡脉子嗣诞生,所以很多年都不曾往这里输送人才了。

    其实天族对弟子未来的选择有很多种,不见得一定要来万法正宗,只是若是想要得到属于自己的势力,万法正宗总是最好的选择。

    这里,聚集着这整个大陆最为顶尖的一批人才,他们抱着或这样或那样的不尽相同的目的来到此处,寻找志同道合之人,然后为九界大陆今后的生机,输出汨汨血液。

    结束考核之后,又过了仅仅三天,便算是正是开学了。

    学院每年要缴纳大笔学费,每个人约有一百下品灵石。

    这个数额对于世家弟子而言自然是轻轻松松就能拿出来的,但对于绝大多数的寻常人家这恐怕是一家人半辈子都搞不到的钱。

    但学院有自己的方法,让这些能考入万法正宗却无钱上学的弟子们有完成学业的机会。

    这里有勤工俭学处,晏天痕第一次来到这里,是陪着殷长歌来的殷长歌是个很矛盾的人,他随身就能带着那么大一块儿L价值连城的晶玉,但是他又身无分文,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那些不远万里带过来的零食,每年缴纳一百下品灵石的学费对他而言,甚至比杀了他还难

    于是殷长歌在确定被东院录取之后,便磨刀霍霍来了勤工俭学处登记在册。

    此处有不少勤工俭学的类型一一从帮先生们蕴养灵植,到加入督查队,从帮学员喂养学生们托管在妖兽苑的各种妖兽灵兽,再到书阁管理人,等等不一而足,种类繁多但是,诚如书阁管理员和督察队这等僧多粥少比例严重失衡的位置,已经没有空缺了,殷长歌自认为没有什么灵植种植看护方面的天分,又怕万—一个没搞好就把灵植弄死又要赔钱便选择了看护妖兽。

    其实看护妖兽的活儿原本是交给那些西南界的兽族来做的,他们只需要低吼一声,释放威压,那些灵智未开等级颇低且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颇低的妖兽,很快就会被吓得瘫在地上,不敢胡乱。

    然而学院很快便发现了这样做的弊端一那些可怜的妖兽总是被惊吓过度,导致肠胃紊乱,精神失调,有些差点儿被吓得再也爬不起来,在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