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道:“这不见得是坏事。"

    为何?”幽冥不解,道:“若当真如此,阿痕注定情路坎坷。"

    晏重华倒是看得很开,道:“至少阿痕喜欢上的人,是个正直之人,阿痕原本在修炼上丝毫不上心,自从被华容剑仙救下来之后,他便用功不少,如今修为也还说得过去,想来也是为了更有资格站在华容剑仙身边。"

    幽冥心头发酸,道:“可最终若那华容剑仙选择了道统呢?我家阿痕岂不是要伤心死了。"

    晏重华看着幽冥,道:“华容剑仙对阿痕,也有几分与众不同。”

    幽冥道:“没看出来。"

    晏重华道:“具体的也不好说,但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阿痕自己有分寸,且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幽冥只得点点头,心里想着待到阿痕考入万法天宗之后,他得去见见华容剑仙。

    说起来,自从晏天痕到了玄阶之后,他对睡眠的需求就少了很多,甚至不眠不休也不影响什么,而且九界之人,一心求道之人颇多,有不少人都每日恨不得将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面,但凡睡觉或者吃饭,都被当成是浪费生命的行为。

    晏天痕算是懒散的了,他虽然可以不睡,却仍然喜欢躺在床上放空思维,虽然可以不吃但他仍是对美味佳肴充满了浓浓的兴趣。

    晏天痕躺在床上,想着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不过多时,一只毛绒绒的虎崽子跳到了他的床上,还在他的胸口上压着。

    晏天痕对上了琥珀那双漂亮的眼睛,禁不住便笑了,说:“这么多年没见过阿白,想来你也思念它了,今次前去万法正宗,我便带着你去如何?"

    琥珀骄矜地迈着猫步在晏天痕身上踩来踩去的,然后点了点脑袋。

    第517章 我是断袖

    几日之后,晏天痕便要启程前往万法正宗了。

    临行之前,晏家今年准备参加万法正宗选拔的弟子,以及其他准备一同前去万法正宗的王孙贵公子们,便要悉数前去紫帝天都紫薇神殿之中面见尊皇。

    除他们之外,其他的朝臣和皇族的重要人物,也都要悉数到场,只是这些人今日就要站在大殿两侧了,中间的位置当然要留给准备出行的弟子们。

    这排场其实不算什么,若是换做其他天族或者是天族以外的世家,怕是要倾家族之力来表达对这些弟子的重视。

    没办法,晏家每年名额太多,就算他们排名靠后,也总归是有师父愿意让他们入门的。

    万法正宗哪怕与乾元皇朝瓜葛不深,九界之内谁都可以来,但保不准里面有谁愿意开个后尊皇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对于修行一道而言,他仍是算得上是年轻一一不管是从容貌上来看,还是从年龄来看。

    继续在位个百八十年,看样子轻轻松松。

    紫帝尊皇高高在上,下面的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也不敢看清,他充满威仪地扫视了下方排排站好的晏家弟子,片刻之后才说道:“今年我晏家一共有三十二人要参加万法正宗选举,希望到时候能进入万法正宗的,也有足足三十二人,除此之外,各位大臣世家公子,也有足足三十二人,朕同样对你们报以厚望。"

    下面排列整齐的六十四位弟子齐声说道:“定不负尊皇所望。”

    尊皇满意地点点头,道:“除此之外,今次朕还多要了一个名额,给玉清郡主,玉清郡主虽不是我晏家人,但朕毛非常看好她,此女子冰雪聪明,品姓颇佳,足以够格进入万法正宗。"

    此话一出,晏天痕便在心里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尊皇估计是老糊涂了,这些年非但独宠那位不知从哪儿来的皇妃不说,还连带着宠上了他的小姨子,而这玉清郡主虽然有些本事,却也是来拖后腿儿的。

    更重要的是,玉清郡主缠人的功夫简直一流。"

    晏天痕都快被她给缠怕了。

    尊皇说完,过了一会儿,便有一位晏家弟子道:“尊皇英明,玉清郡主若是能代表我晏家前去参加入选,想来我晏家今年又要大出风头了。"

    晏天痕心道:是啊,丢人丢到九界。

    另一位晏家弟子也道:“玉清郡主乃是天人之姿,我等仰望已久。"

    晏天痕心中嗤笑:见过华容剑仙你才知道什么叫天人之姿,玉清顶多算是蒲柳,没见识的东西。

    就在晏天痕内心活动极为丰富的时候,尊皇突然点名道:“阿痕。"

    晏天痕抬头,道:“皇爷爷。”

    晏宸霄悄咪咪扫了晏天痕一眼,心里面很是嫉妒。

    这一声皇爷爷可不是谁想喊谁就能喊的,在场的有七八位都是这位尊皇的直系血亲,但前尊后所出的只有两位,一个是晏重华,另一位便是这些年一直在北界的晏怀臻。

    晏怀臻至今未曾娶妻生子,前些年尊皇闭关之时,虽然蹦逖的有些厉害,但仍然得宠,想来若是将来有了孩子,尊皇一样会待他极好。

    到底是嫡庶有别,但这是出身问题,终究是人力不可改变。

    紫帝尊皇道:“你觉得玉清郡主怎么样?"

    众人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了晏天痕身上。

    晏天痕坦荡荡地说道:“儿臣与玉清郡主没什么太大交集,所以不太熟,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玉清郡主,而且皇爷爷也这般认可她,想来她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

    站在旁边侧室之中偷听外面说话的玉清郡主恨恨地跺了跺脚,怒道:“他竟敢说与我不熟?你说他是不是狼心狗肺”

    明明她经常去围追堵截晏天痕,两人总是能说上话的。"

    旁边身着华丽宫服、头上戴着尊贵叠翠的女子说道:“女孩子家家,急什么急?且往后看着。"

    玉清郡主紧张地揪着她手中的帕子,道:“姐姐,若是过会儿尊皇陛下将我指婚给他,他却拒绝了,我的面子该往哪儿搁?”

    那宫服女子便是如今最为荣宠的皇贵妃,只见她勾了勾唇,温柔说道:“他若是敢当众拒绝陛下,怕是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没有人能够拒绝尊皇,即便他是第二顺位继承人。"

    玉清郡主的心情平复了不少。

    外面,紫帝尊皇看了晏天痕片刻,道:“一晃眼功夫,你也已经成年了,你爹像是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追着重华后面跑了,前些日子有人告诉朕,玉清郡主拦了你的座驾,朕听了之后也甚是欣慰,想来阿痕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岁了。”

    晏天痕心里妈卖批。

    他脸上笑嘻嘻地说:“皇爷爷说的是啊,我也没打算孤独终老。”

    紫帝尊皇甚是满意,点点头道:“那你看看,玉清郡主指给你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齐刷刷地再次看向晏天痕,而且眼神相当…充满了幸灾乐祸和同情。

    幸灾乐祸的是晏宸霄,同情的是其他人。

    当然了,也有为数不多的羡慕嫉妒恨。

    晏宸霄差点儿没乐得笑出来。

    玉清郡主什么德行谁都知道,这种姑娘娶回去,那可是给宅子里面请来个王母娘娘。

    更可笑的是,晏天痕还没发拒绝

    而站在右侧最前方随着晏重华一起的幽冥,则是明显黑了脸。

    上面这家伙,是在为难他儿子啊。

    晏天痕禁不住乐了,说:“皇爷爷,你这是在拿孙子开涮吧,虽然我也很想娶个女人过门,但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您孙子我天生就是个断袖,姓好龙阳,还是个袖子断得彻彻底底的那种断袖,您将玉清郡主许配给我,岂不是要让姑娘家守活寡?我对姑娘从来都硬不起来啊。"

    "咳咳咳咳咳….”晏宸霄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

    其他众人也都用震惊的眼神望着晏天痕,这他妈是真的无所顾忌荤素不忌啊,当着尊皇的面儿、站在这紫薇大殿上,非但直言不讳承认自己是个断袖不说,还说这等带颜色的话,当真是不要命了啊!

    却没想到,紫帝尊皇也发出了笑声,道:“你这小子,什么都敢往外说,姓子倒不像是重华,而像你爹,幽冥,你说是不是啊!"

    幽冥瞪了晏天痕一眼,转而对紫帝尊皇道:“这倒是像,总不能容貌随了他爹,天道运数和天赋随了他皇爷爷,连姓子都不能像我吧?好歹是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讨债鬼,要是一点儿都不像我,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哈哈哈….”尊皇很是高兴地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晏天痕的运数极旺,在炼丹一道天赋也颇为骇人,甚至比这位在位多年的尊皇还要盛,但幽冥这么一说,却是将紫帝尊皇捧得高高的,他这等在意运数之人,怎可能不高兴尊皇笑道:“你呀你,一贯会发现真相。"

    幽冥说:“那是自然。"

    公媳二人相互吹捧,其乐融融。

    晏天痕面无表情地看着幽冥把紫帝尊皇捧得天花乱坠的,心里想道:呵,男人。

    紫帝尊皇心里舒坦,便也不追究晏天痕当朝出言荒唐之事了。

    紫帝尊皇道:“你们此次前去万法正宗,山高路远,而且一去便可能几百年不再回来,朕便送你们一些东西傍身,也算是一些心意和期待了。”

    "多谢尊皇陛下。”弟子齐刷刷道。

    很快便有身材姣好容貌颇佳的宫女们端着托盘走了下来,每个托盘上面都放着个储物瓶光是这储物瓶可都算是大手笔了。

    弟子们倒也不是见识浅薄之人,虽心中激动,却并未表现出来让人轻看。

    紫帝尊皇对他们的表现很是满意。

    跟在紫帝尊皇身旁多年的大总管道:“这些瓶子上面,都刻着各位世子的名字,尊皇可是对你们非丰常上心了,你们到了那边,定要潜心修炼,切莫让尊皇陛下失望啊。”

    "儿臣定当潜心修行,不负尊皇所望。”众人齐声说道。

    这些瓶子上面既然写好了名字,不难猜到里面的东西不一样,但有亲有疏,有轻有重,这是难免的。

    晏天痕身份最为尊贵,自然是第一个给他。

    只是当晏天痕拿起那瓶子之后,尊皇又开口了,道:“原本你自己便会炼丹,所以这里面朕并未放置丹药,但方才既然你说你是断袖,朕便专门差人往里面放了一瓶宫中秘制的绵膏。"

    晏天痕险些一口血吐了出来,他以前居然都没发现尊皇竟是个调皮的。

    大总管胖乎乎的脸挤成了一团,笑眯眯地看着晏天痕道:“殿下,用过之后若是好用,可以托话给宫中,宫里面旁的没有,这东西倒是不少,保准够用。"

    晏宸霄想要捧腹大笑,紫帝尊皇这一手简直是要让他笑到原地爆炸。

    晏天痕却是个厚脸皮的,非但没有闹个大红脸,反而笑嘻嘻地谢恩,说:“还是皇爷爷实在,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

    玉清郡主在旁屋之中,已经快要气炸了。

    她红着眼眶说:“我不信他是个断袖,姐姐,他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你不能信他。"

    皇贵妃道:“信或者不信,真或者不真又有什么干系?总归他已经把话就这么当着大庭广众说出来了,而且这理由很是令人信服,至少既保全了尊皇的面子,又不让人觉得敷衍……你看他那两个爹,说不准他还真的是断袖。”

    "恶心。"两个男人搞一起,终归是逆天之举,自古以来阴阳调和他们这样早晚是要遭天谴的。

    皇贵妃皱了皱眉,道:“玉清,这些话你当着我的面说也就罢了,若是敢出去说,惹了麻烦本宫也不见得能保住你。这世道虽然断袖少,不成正统,但位高权重者总有那么几人姓好龙阳,一个两个的都是咱们如今招惹不起的,你还是少说几句吧。”

    玉清郡主捂着脸哭了起来,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他,他喜欢龙阳,我就把他喜欢的那些男人,全都一个个杀个干净。"

    说完,玉清郡主便跑走了。

    皇贵妃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面其实也是不高兴的。

    毕竟,这晏天痕无论如何都拒绝了玉清,说实在的,是不是断袖从来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权势地位,是否足以对抗玉清郡主背后的势力。

    皇贵妃眼眸沉了沉,心道:看样子,她还得加把劲儿啊。

    第518章 尊皇送礼

    从皇宫离开之后,晏天痕随着晏重华和幽冥坐着青鸟鸾车径直地朝着烨王府飞去。

    路上,晏天痕打开那个储物瓶,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了看,禁不住抽了抽嘴角,道"皇爷爷竟是真的送了我一瓶脂膏。"

    幽冥一巴掌拍到晏天痕后脑勺上,道:“你小子也够胆大包天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居然说自己是断袖,你信不信不出几日,所有人都知道我幽冥的儿子是个断袖了。"

    晏天痕撇撇嘴说:“要是你能生出个不断袖的儿子才怪呢,你自己的袖子都断地彻底,还不准许我断啊。"

    幽冥啧了一声,说:“我也没搞得人尽皆知啊!"

    晏天痕心道现在可不就是人尽皆知,而且听说当初幽冥满山头地追着晏重华跑的时候,不也是搞得全天族都知晓了。

    当然他是没这个胆子说出来的。

    晏天痕说:“我也是没办法啊,当时情况,我要是再不自救,您老人家今天说不定就得多个准儿媳妇了,我才不喜欢那个玉清郡主,她就是个疯丫头,我喜欢安静沉稳一些的。"

    “若华容剑仙是女子呢?"幽冥问。

    "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地喜欢女人了。"晏天痕说。

    幽冥又是一巴掌拍在了他脑门上。

    幽冥很是不爽地冲着晏重华说:“你父皇也真是的,自己喜欢那个皇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