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大哥顶上。"

    晏宸霄脸色变了又变,道:“你切莫胡说八道。”

    晏天痕笑笑没说话。

    直系血亲之间,尤其是父子之中,能同时排到继承顺位的几乎不存在,除非父辈死了,子辈才会进入顺位排名之中,或者孩子死了且没有继承人留下,父辈也同样有可能获得继承顺位。

    正常来说,这一辈如今的继承顺位乃是晏天痕父辈也就是烨王这一辈的排名,但晏天痕纯粹是因为晏重华为了保住妻儿,而主动放弃了继承顺位,再加上卦皇预言,直接确定了他的地位,所以才能进入上一辈的排名之中。

    但若是晏宸霄或者他大哥想要获得名正言顺的继承顺位,那就得搞死他们老子,亦或者是他们老子主动退位。

    但这两种无论是哪种,都是逆上之事,一个搞不好就会无路可退,得不偿失,而且若是让晏子璋得知他的两个儿子竟是有这种想法,想来以他的姓子,保不准得提前让自己断子绝孙。

    晏天痕这挑拔离间可谓是要命的很,直接捏七寸。

    晏天痕无可无不可地耸耸肩,心情愉悦地勾着唇道:"璋王既不是我的君上,也不是我爹,何来大逆不道之说?倒是你那位兄长,看起来比璋王可有希望多了。"

    “你闭嘴。”晏宸霄涨红着脸,他虽然还算是擅长与人斗嘴,但谁让他的对手是晏天痕呢若说胡搅蛮缠颠黑为白口出狂言,晏天痕自认为是一代宗师级别人物。

    "殿下,我们该回去了,天色快要黑了。”晏宸霄旁边的一位青年开了口,他距离晏宸霄的位置并不算近,看起来像是被晏宸霄故意排挤在外似的。

    晏宸霄冷眼看了他一下,对晏天痕竖起中指,道:“洗干净了等着本世子。"

    说完,晏宸霄调转马头,策马扬鞭顺着宽阔大道正中央朝着东方跑去。

    其他几位世家公子也纷纷扬鞭跟上。

    唯有那位容貌称得上是清秀的青年,并不急着走,看了晏天痕片刻,道:“没行到,烨王世子不光口齿伶俐,还如此有心计。"

    晏天痕笑道:“好说好说,比不得璋王二世子身边的狗头军师阮公子。”

    “狗头军师”名为沈清和,出身不高,但从小便是璋王府上培养出来的死士,以前是跟着晏寰宇身边的一号人物,后来不知为何,晏寰宇前去万法正宗的时候,却是将他留在璋王府上并未一同带去。

    待到沈清和再岀现在人前,便已经是跟在晏宸霄身边的跟班了。

    说是跟班,倒也没错,晏宸霄待沈清和的态度显而易见,就是将他当成一个打杂的小厮然而沈清和却是个愚忠之人,无论主人家如何待他,他都一如往昔,依然忠心耿耿地对待璋王二世子,还替他处理了不少麻烦事。

    沈清和最终没说什么,转身便跟了上去。

    这个插曲晏天痕没放在心上,他归心似箭地朝着烨王府走去。

    不过,让晏天痕很是无语的是,他回到府上的时候,便被王府大管家告知晏重华和幽冥正在切磋功法,不宜打扰。

    晏天痕无语了一会儿,心里面很是唾弃这对儿爹娘-_一妖精打架便是妖精打架,好意思说是在切磋功法。

    而且如今还是大白天,白日宣- yín -当真大丈夫。

    晏天痕便没再等他们出来,直接回到自己的寝宫之中先是泡了个澡,再交代侍女准备一些吃食,然后提笔便在书房之中画起华容剑仙的画像。

    两个时辰之后,终于有人来告知他那两位长辈已经“切磋完毕”,并且请他过去一叙晏天痕看着那张很是抽象的人物画像,抽了抽嘴角,将画卷团成一团扔到了一旁。

    没天赋,只能认命了。

    晏天痕见到幽冥和晏重华的时候,这两人正在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一起吃着晏天痕交代下来的晚饭。

    见到晏天痕,幽冥坐直了身体,道:“来的还挺早,我以为你要等到万法正宗考核前几日才回来。

    晏天痕在幽冥旁边坐下,道:“事情还算是好解决,伏驭当场就被我梦中情人给打死了。”

    “你梦中情人?谁呀?”幽冥十分好奇

    晏天痕很是意外,幽冥的消息源一向很是厉害,都过去这么久的事情了,恐怕九界之内该知道的人都已经清清楚楚,可幽冥竟像是一无所知。

    晏天痕道:“爹爹,距离伏驭被搞死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你竟然还不知道他是被谁给搞死的。"

    幽冥摸了摸鼻子,轻声咳了咳,道:“那什么,你父亲半个多月之前才刚回来,我和他两个月都没见面了,所以你懂的哈。"

    晏天痕:"…"

    晏夭痕简直一言难尽,他算是彻底服气了幽冥和晏重华,这两人竟是能搞在一起什么正事都不管厮混整整大半个月,他也真是醉了。

    第516章 喜欢之人

    晏重华微微不满,道:“孩子面前,说些什么。”

    幽冥顶嘴道:“这种事情,阿痕早晚要懂,他年龄也不小了,却还是个童子鸡,孤零零的一个人,你于心何忍啊?”

    晏重华捏了捏幽冥的鼻尖,笑道:“就你废话多。"

    幽冥说:“你居然嫌我说的这些话是废话,你不爱我了。"

    晏重华说:“胡说八道。”

    幽冥便很没形象地咧嘴笑了。

    晏天痕:"...."

    "卧槽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你们这样很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我告诉你们。"

    许是感受到了来自晏单身狗的怨念,晏重华松开幽冥的鼻尖儿,道:“西南界的事情,我略有耳闻,详细经过还需你细细说来。"

    晏重华倒还算靠谱一些,虽说他陪着幽冥厮混挺久,但也算是趁着间隙歇息停战的时候抽空关心了一下儿子的动向。

    幽冥说道:“所以究竟是谁搞死了伏驭?伏驭居然被弄死了,虽然他也的确该死。"

    晏重华淡淡道:“华容剑仙。"

    幽冥惊讶道:“你竟是看上了华容剑仙?"

    晏天痕羞涩地点点头。

    幽冥撇撇嘴,很是不屑地说道:“他有什么好的?一看就是个姓冷淡。”

    晏天痕说:“我就是喜欢姓冷淡。"

    幽冥摇了摇头,接着说:“你喜欢他,他也不见得喜欢你,他将来说不定是要继承万法天宗道统的。"

    晏天痕撅噘嘴,说:“我父王原本还是要继承乾元皇朝的,不一样被你撬了墙角。"

    幽冥有一瞬的哑口无言。

    他不知道自己居然给晏天痕做了这样的表率。

    晏重华看着自家儿子,道:“道统与世俗皇朝不同,日后你便明白了。

    晏天痕眼中的光黯淡了一些,他还是有些执着地问道:“父亲,爹爹,我当真没可能与华容剑仙在一起吗?"

    幽冥回过神来,道:“剑骨之人,修为越高便越是会无情,若是动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殒命。华容剑仙乃是万年才终于出来一位的天生剑骨,阿痕,你且想好你究竟想要什么。”

    晏天痕愣了一愣,道:“为何剑骨之人一旦动情,便会走火入魔?”

    幽冥道:“因为天道公平,给了绝世之才,又怎会给坦荡情路?修道之人最难的劫,一是道劫,二是情劫,二者总要至少占有一样的。"

    晏天痕若有所思,道:“竟是如此。”

    随后他笑了笑,说:“我方才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我对华容剑仙很是仰慕,也很是敬佩,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怎可能有那等私心杂念?我能与他结识已经是人生大幸了,若是将来能够与他成为知交,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至于其他的,自然做不得真。"

    幽冥也笑了,拍了拍晏天痕的脑袋说:“你小子,这种事情也能开玩笑,去了万法正宗之后要让那些老不死的听见,肯定得和你拼命。不过说起来你要真看上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爹帮你把他敲晕过去扛回来就行了,有什么难的?”

    晏天痕禁不住热泪盈眶地说爹你可真是亲爹,然后残忍拒绝。

    幽冥表示很是惋惜。

    华容剑仙的事情现在对于晏天痕而言到底算是私情,既然暂时没什么希望,晏天痕便也不再多说。

    晏天痕想起了回家时候半路遇上的二货,便说道:“对了爹,我回来时候路上了晏宸霄他非要和我约定比剑,谁输了谁滚蛋。"

    幽冥不以为意,道:“比就比啊,不过你可得手下留情不能把他一不小心给打死了,别给我惹麻烦,晏子璋这些年看我不顺眼,正想着找我麻烦,你别给他作筏子。”

    晏天痕:"..."

    晏天痕说:“您老人家对我还挺有信心。"

    幽冥说:“那当然了,知子莫若父么。”

    此事晏天痕提起来为的就是先让幽冥知道,万一到时候真不小心把那晏宸霄给弄个半残什么的,也好让幽冥提前做好给他擦屁股的准备。

    晏天痕趁着吃饭的功夫着重将西方界越家和龙尧凌恒岀现在伏驭结侣大典上的事情悉数托出。

    听完之后,幽冥倒是丝毫不感到意外。

    西方界和北方界掌控了雀灵的两大源头,他们两家若是合作起来,那恐怕是距离下一个雀灵之祸不远了。

    晏重华淡淡扫了幽冥一眼,道:“你为何方才说话的时候,双目放光?”

    幽冥收敛了一些,道:“生活太平淡,修炼太乏味,总要有些跳蚤蹦跛一下来调剂一下生活。"

    晏天痕默默抹了把脸,道:“爹,原本龙尧家族和凤家都是隐世状态的,根本不会出来多问世事,每年的雀灵也给得尤为主动,所以他们那般强大,我们也放任自由,但这几年他们有了别的心思,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保不住哪天紫帝天都就要换地方了。"

    幽冥笑道:“哪里是那般容易就能换了的?他们即便有雀灵,但这世上谁家的雀灵是最多的?左右逃不出晏家。你以为这些年晏家囤积雀灵是闹着玩儿的?"

    晏天痕皱了皱眉,说:“可有时候我觉得这章法的确有些问题,西南界的雀矿那般稀少每年却要供上和西方界一样的雀灵数量,这不是摆明了要让他们去隔壁买吗?倒不如让他们换个法子来弥补雀灵亏损。”

    幽冥摸摸晏天痕的脑袋说:“你这就不懂了,晏家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用旁的法子弥补亏损,毕竟晏家最终目的是尽可能多量的将外面的雀灵收回来,西南界朝西方界进行雀灵买卖,便同样意味着西方界的雀灵减少,若是其他七界都向西方界购买雀灵,那雀灵之祸就不可能再发生了。"

    晏天痕恍然大悟,但他想了想仍是担心:“若是一个搞不好,西方界和其他几界联盟了呢"

    幽冥勾唇道:“手中连雀灵都没有,有什么可打的?”

    晏天痕:“....”

    晏重华听完,道:“我却认为最难以解释的仍是伏驭的事情。"

    晏天痕说:“孕子丹么?"

    “这是其一。”晏重华轻轻敲打着桌面,道:“孕子丹数量极为稀少,当年你爹费劲力气才好不容易搞到一颗,有事谁能够轻而易举地批量炼制孕子丹。"

    幽冥也沉了沉眸子,道:“妈的,给女子使用简直是暴殄天物,若是让我知道他是谁,我定要逼着他给我炼上十个八个。"

    晏重华:“....”

    晏天痕抹了把汗:“爹你正经点儿。”

    幽冥说:“我是认真的啊,孕子丹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要真有人能批量炼制,那岂不是要发财了?我也没说要自己吃嘛。"

    晏重华扫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其次便是要等虎族那边调查就够了。各族都有这等伤天害理之术,当初为了稳定,九大夭族聚集一起同时将那些禁忌之术焚烧并还归上天,虎族的禁忌之术最少,那亲血绝脉之术,我当时是有印象的,的确被彻底毁了。只是如今被伏驭知晓也不知是从内部传出来的,还是从外部。"

    "若是外部,那可就危险了。”幽冥咂咂舌,说:“而且兽皇现在也被梦鬼缠身,醒不来了可苦了兽王后这个母老虎了。”

    “母老虎?”晏天痕险些一口茶喷出来。

    幽冥点点头说:“是啊,她当然是个母老虎,各种意义上的。”

    晏天痕:“…”

    晏重华淡定道:“你爹以前与她有些交情,还曾经被兽王后追着打。”

    晏天痕:”“…懂了。

    幽冥记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恐怕他现在还记着兽王后当初揍他的场景。

    晏天痕忽然想起轮回宫,便皱着眉头说:“兽王后和轮回宫那边做交易,轮回宫他们竟是知道梦鬼指名道姓要找华容剑仙一事。"

    “倒是有一段时间没听过轮回宫了。”幽冥微微一挑眉,道:“轮回宫和华容剑仙没什么过节吧?"

    晏天痕说:“应当没有,没听说过他们有交集。”

    幽冥道:“不过轮回宫和钱也没什么过节。”

    晏天痕:“.....”

    幽冥想了想,道:“说便说了,反正华容剑仙那姓子,也不见得当真会去帮兽皇。”

    "为何?”

    "因为他不愿入世。”幽冥蛮有深意道:“一旦他帮了兽皇这一次的忙,恐怕以后哪个家族来请他帮忙,他都不好推辞了,华容剑仙是个明理之人,自然不会轻易改变原则。”

    晏天痕说:“这我就放心了。”

    一家三口又聊了挺久,在幽冥催促之下晏天痕才会去休息。

    晏天痕走了之后,幽冥叹了口气,几分忧愁,道:“他似乎对华容剑仙,一见倾心,再见难忘。"

    晏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