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改变,倒不如从一开始便当个聋哑盲人来得轻巧。

    蔺玄之突然问道:“待到他醒来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尹重月怔忪片刻,道:“我已经老了

    他明明是一副年轻的模样,心却已经历经沧桑,老成了一根皱巴巴的枯木,再无半点逢春的生机。

    尹重月其实忘记了很多事情,因为千年万载的光阴着实太长了,他每日每日都在欺骗自己,玄楼其实心慕于他,即便是封了他,让他的魂魄四分五裂,让他忍受千年万载的孤单,只是为了多年之后的重逢。然而他在见到玄楼的瞬间,那些被他刻意以往的事情、那些话语、那些画面,全部如同氵朝涌一般滚滚闯入他的脑海之中他们从来都不是道侣,亦非爱人,甚至他杀了他心爱之人,他害得他丢了帝位,也失去了生命。

    他们大概算得上是仇人。

    “我原本想,待到他复活之后,我便与他隐居山野,浪迹九界,什么事情都再也不管了,只两个人快活地在一起。”尹重月怅然若失,道:“可是我方才刚刚想起,他本就与我不是一路人,他又不喜欢我,还对我那么坏,生前都想着该如何杀了我,死后又怎会愿意与我在一起?”否则,又怎会忍心让他成为一抹游魂,在这等黑得不见五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有声息的地方,孤孤单单千年万年?“蔺玄之,你若是没了修为之后,打算去什么地方?”尹重月歪着脑袋问道

    蔺玄之说:“还未想清楚,也许是随意走走,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尹重月问:“就像曾经在九界那样?”

    蔺玄之点点头,道:“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尹重月禁不住失笑,说:“蔺玄之,其实你根本没想过让我消了晏天痕的记忆吧?我忽然想到,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我来动手,便会有旁人来代劳有些事情,"蔺玄之一派云淡风轻,道:“早知结果如何,又何必追究尹重月深以为然。

    蔺玄之看向玄楼。

    他长长的睫羽宛若蝴蝶的翅膀般轻盈而弧度完美,眼睛很长,形状也美也不知当这双眼眸睁开的时候,会是怎样的风采。万法时代有无数传奇,而玄楼玄九霄便是这些传奇当中,最为惊艳的那位,哪怕他惊鸿一瞥便迅速陨落,他的名声也流传千古,足以碾压登上帝位的晏迟。

    蔺玄之道:“你想让我何时为他解封换命?

    尹重月点了点脑袋,道:“我想在这里陪他一段时间。你也趁着这个机会,去与你的阿痕好好道别吧,往后怕是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蔺玄之说好。

    尹重月站了起来,光着脚丫走到蔺玄之身前,在他的眉心用咬破的手指画了一个法符,蔺玄之灵台一闪,一把半是黑色半是雪白的阴阳伞便落入他的识海之中。

    从此以后,它们便归你管了。”

    阴阳伞归位,五洲封印法宝悉数到齐,若是不出什么意外,不日五洲结界便会悉数崩塌,九界与五洲的通道将会打通,隐世不出的几位已至玄阶归元境巅峰的大能,必然会趁着这个大好机会离开五洲,飞升九界,而原本便归属于九界之人,也终将回去。

    五洲势必会陷入一阵动荡之中,甚至原本的势力划分,也将重新洗牌。蔺玄之觉得有些轻松,也有些沉重。

    他不再打扰尹重月与玄楼的相处时光,转身便踏着莲台铺就的道路,朝着外面一步步地走去。

    步一生莲。

    身后,尹重月轻轻哼起了歌,像是童谣,又像是无意义的调子。好听,又难懂。

    待到蔺玄之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这里是蔺家祖祠的七层,抬眼看去,列祖列宗的排位尽在此处。蔺玄之一出来,便见到晏天痕疲倦地面容上,带着说不出的欣喜。“大哥。″晏天痕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朝他走了过来。蔺玄之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抬手见他拉入怀中,下巴抵住他的额头温柔地说道:“让你久等了。”

    晏天痕松了口气,闷闷地说:“你进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来被五花大绑压在地上的阴伞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道:“我就说是他自己不愿意出来,你们还非得赖我,小爷敢作敢当,从来没有不认账这一说幽冥一脚将阴伞重新踹趴下,道:“这丿儿哪有你说话的余地?闭上你丫儿的嘴!”

    阴伞要发飙,马上就被阳伞给按住了肩膀。

    阳伞睁着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安抚道:“小阴别生气,误会化解了就好谁让你有前科呢?也怨不得别人怀疑你。

    阴伞怒视着阳伞,道:“你他妈到底是跟谁一伙儿的?他们究竟给你什么好处了竟是让你和他们站在一边?”

    阳伞眨眨眼睛,很是无辜地说道:“我明明是和小阴站在一边的。”阴伞说:“扯淡!你要是和我一边,为什么你没有和我一样被绑结实了压地上?

    “……"阳伞强烈挽尊,道:“因为地上凉快,你喜欢凉凉的地方,所以我就不与你争了,要将好的都留给你。”

    阴伞:“…"我还真是得谢谢您了。

    顾不得阴阳伞掉智商的对话,蔺玄之已经被其他几人给团团围住了。玄之啊,你可真是吓死爷爷了。"蔺润如一把鼻涕一把泪,眼眶都红了一圈,道:“你可知道你在里面已经多久了?足足十个月的时间啊,你可知道你和阿痕要是有孩子,孩子都能生出来了啊。蔺玄之:“…

    印星离却是着实松了口气,感动地说道:“世子无事,我总算是有脸去给陛下交差了。

    晏重华也点点头,道:“贤侄果真是造化之人,连阴伞都无可束缚蔺玄之禁不住有些汗颜,阴伞乃是化骨消魂的法宝,被收进去的人不日就能成为一滩泥水,魂魄烟消云散,不入轮回,他进去之后,若不是因为里面睡着的玄楼扰乱了磁场,怕是他早就化成了水雾,不过,如今阴阳伞归属于他,无论他再如何进入,都不会有任何威海了晏天痕道:“大哥,你在伞中那么久,怕是对外面的事情不太清楚。那-ri-你进去之后,三长老突然成了尸傀王的傀儡,整个人都不似人形,尸傀王霸了三长老的魂魄,以整个青城为阵,想要将这里变成一座尸傀死城,以人祭阵,重获新生,不过被我们联手挫败了阴谋,尸傀王也挂了。那日之后,师伯和阿离先生重新占卜推演,才得知原来东洲封印的阵法便在蔺家祖祠之中,出去七层和一层之外,其他五层皆是法阵。如今阵法已破,阴阳伞也现世,五方封印看样子已经悉数集齐。”蔺玄之点了点头,道:“的确集齐了。”

    他转而说道:“为何不见毛毛和阿骨?”

    晏天痕挠挠头说:“尸傀王最后被阿骨给吸了修为,毛毛怕他食物中毒便带着他前去消化了。

    蔺玄之

    说到这里,晏天痕眼睛灼灼地望着蔺玄之,道:“大哥,我们是否很快就可以前去九界了?

    蔺玄之望着晏天痕那张斑纹已经淡了不少的面容,依稀可见他的秀美娟丽,便忍不住心生欢喜,笑道:“是啊,只需要祭阵之后,便能破了结界。”

    第487章 尘埃落定

    幽冥挑眉道:“祭阵?

    蔺玄之说:“天极宗有一处通天法阵,里面本就有祭品,灵气也最为浓郁,我们可以前去那处解封。”

    幽冥点点头,道:“挑个时间一起去吧。

    他话锋一转,眯了眯眼眸盯着阴伞道:“等开了结界之后,再把这小子给灭了,简直完美。”

    阴伞背脊发凉,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嚷嚷着说道:“河都还没渡过去,你他娘的竟然就要拆桥?我实话告诉你,你现在想搞我,得经过蔺玄之的同意,小爷我现在是他的人,一切他说了算!

    晏天痕一脸懵逼,刷的看向蔺玄之,眼睛里面具是惊愕诧异,幽冥炸毛道:“蔺玄之,你在阴伞中的那几个月,到底都干了些什么?”蔺玄之满头黑线,特别无语

    阳伞见晏天痕抬手就要揍阴伞,连忙挡在阴伞面前,道:“你别生气他不是,他没有,他不可能是主人的人!"

    “拿出证据来!"晏天痕咬牙切齿。

    阳伞理直气壮:“他最多是主人的伞,他又不是人!"晏天痕

    妈的竟然无言以对!

    晏重华禁不住笑了,抚掌说道:“阴阳伞竟是与契约为仆。契约为仆?

    只是这样?“晏天痕狐疑问道。

    阳伞立刻点头,道:“我们原本乃是天焕魔尊的契约法宝,只是不久之前,天焕魔尊便将我们转手卖给了蔺公子,以后我们便随他混了。晏天痕瞅着阳伞和阴伞那如出一辙的漂亮脸蛋儿和青涩的身段,想着这两个家伙虽然不是人,但器灵的人形却是如此好看,禁不住生出了一股危机感,撸起袖子道:“我不管,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看我大哥英俊潇洒又霸气所以故意靠这种方法接近他,想趁机打我大哥的主意我保证没有!“阳伞立刻抱住阴伞,在他嘴巴上吧唧亲了一口,信誓旦旦视死如归道:“我和小阴早已私定终生,彼此是彼此的唯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绝不可能再看上其他任何人,哪怕他是天仙,我们也看不上!

    晏天痕

    阴伞一头黑线,一把将入戏太深的阳伞推开,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道少他妈胡扯,小爷喜欢胸大的,你他妈下面掏出来比我都大!”阳伞委屈地说:“明明是一样大的,咱们俩比过。”阴伞悲愤道:“我他妈硬着,你他妈软着!

    幽冥倒吸口凉气,禁不住啧啧啧地朝着阳伞下半路看去。靠,天赋异禀啊,人不可貌相啊

    晏重华抬眸看着幽冥,眼眸里面有些许危险的光芒阳伞生怕打击了阴伞,不太好意思地小声说道:“我那不是把伞柄变成了那啥么…

    阴伞瞪大眼睛:“你要不要脸,居然还敢作弊

    阳伞:“嘻嘻嘻嘻嘻!

    阴伞觉得周围的视线越发诡异,让他头皮发麻,于是阴伞受不了的吼道“你给劳资闭嘴!

    阳伞迈着小内八“嘤嘤嘤”地朝着外面跑了过去。阴伞

    众人

    阴伞面无表情地对着众人冷笑一声:“呵,你们说我变态,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变态了吗?你们千年万载长年累月都去面对着这么个神经病试试,你们不变态我跪下来给你们喊爹!

    幽冥充满同情地看着阴伞,道:“你竟然还没被他给玩儿死,脑子有坑果然活得久一些。”

    阴伞

    竖中指!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阴阳伞已经归了蔺玄之,阴伞之前犯下的过错,也的确不太好追究。

    蔺玄之也并非刻板之人,这世上弱肉强食,一向都是丛林法则,之前他们说阴伞害人夺命,不过是因为杀了他们这边的人罢了,如今阴伞也换了阵营,蔺玄之倒是对他宽宏了一些。

    “你去给他们念上九九八(十一天超度经,送一送亡灵便也算了。"蔺玄之对阴伞说道

    阴伞差点儿没跳起来,超度经可并非随随便便读一读就算了,而是要消除孽障,积累功德的,若是没干过坏事儿的人读了,自然会通体舒畅,可如他这般害了不少人的,每读一句都会有天打雷劈的痛感,读一遍勉勉强强,可蔺玄之竟是让他读九九八十一日,这简直是变相要他的命啊阴伞抗议的话刚到嘴边,便听蔺玄之很是冷淡地说道:“否则,我废了你半身修为,也是一样的。

    阴伞至此便无话可说,乖乖地去蔺家祠堂的七层跪在蒲团上读超度经每读一遍就被雷当头劈上一道,劈得他痛哭流涕悔不该当初。九九八十一日之后,晏重华施法将那些亡灵送入轮回,这一切才算是终祖祠的门打开,洗心革面的阴伞身上少了沉沉死气和黑气,钟灵毓秀的小脸上满是羞涩和紧张,阳伞笑眯眯地牵着他的手将他拉到阳光底下,阴伞先是往后面缩了一缩,但又发现阳光其实也没那么难以忍耐,便又将脖子伸了出来,样子很是可爱。

    怎么进去一趟,出来就成了个小媳妇儿?"幽冥觉得很是好玩儿。说实在的,他们这些来自九界之人,虽然见多识广,但见到器灵的机会并不多,且这对丿儿双生器灵更是头一回见,所以稀罕地不能行。阴伞懵懵懂懂地抬着脑袋看着周围这一圈人,禁不住红了脸,更是紧张地抓紧了阳伞的袖子,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尽是惶恐和拘谨,竟是让人禁不住生出怜惜之心。

    晏天痕看了一眼,便扁着嘴巴,说:“居然比我可爱,我不要他跟着你蔺玄之忍俊不禁,笑道:“可是在大哥心中,谁都不如我们家阿痕可爱。”

    晏天痕说:“这还差不多。

    阳伞牵着阴伞走到蔺玄之身前,对他施了个礼,道:“多谢主人再造之恩,我与小阴以后自当尽力侍奉主人,任凭差遣绝无二话。”蔺玄之点点头,道:“他的心智,怎会成了这样?”阳伞看了看阴伞,笑道:“小阴本就是孩子气,只是后来沾染了太多封印之中的魔物,才成了后来的模样,涤尘之后,虽然灵智通透了不少,怕是心智也会同时降了下来,他现在记忆也不太完全,不过再过段时日,就会恢复正常。

    晏天痕啊了一声,失望地说:“还会恢复正常啊,还是现在看起来更顺眼一些。

    阳伞:",

    不过,小阴一直这样,看起来也是不错的。

    三长老的事情处理之后,青城恢复了平静安定没过几日,苏墨便带着段宇阳和元天问返回玄城,毕竟元家事宜不少玄天宗的杂事也多,自从青云尊人羽化之后,元天问便成了折剑锋峰主,他断然不能离开太久。

    临别之前,元天问同段宇阳与蔺玄之和晏天痕聚会道别。“你们前去天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