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留在这里看着也好。

    第469章 怪异事件

    蔺玄之磨了一会儿木头,身边便悠悠地飘来了一个人尹重月盯着蔺玄之的手,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蔺玄之继续磨木头,头也不抬地说:“答应你的事情,我绝不会毁约。“废话。“尹重月很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道:“你和我立下的是死契,你要是敢毁约,不用我动手,天道就会将你不人道地毁灭,我是想知道你和他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当真舍得下他?”

    蔺玄之扫了尹重月一眼,道:“我舍不下他,所以你打算主动与我毁约了么?”尹重月翻了个白眼,说:“这倒没有。

    所以舍不舍得下,问了有什么意义?"蔺玄之很是淡定地继续弄木头。尹重月莫名觉得有点心塞,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没别的法子了。蔺玄之点点头,道:“我没怪过你,也没怨过谁,若不是因为你,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让阿痕重获新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不过,我可能要托你一件事情了。尹重月说:“什么事情?你只要说出来,我就帮你。藺玄之停下了一直磨木头的动作,说:“我若是长眠之后,你让阿痕忘了我吧。尹重月有一会儿没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L他说:“你这样想其实是不对的,这世上比他更爱你的人估计再找不到第二个了,反正若是换做我是他,我决计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你的。你家那个傻弟弟不一样,别看他现在对你还是爱答不理的,但很显然他都已经快要打算原谅你了,他要是知道你死了,肯定得想方设法上天入地地寻到能让你复生的法子,比如找到九转还魂仙丹的方子什么的,你要是让他忘了你,你可真就没命了。

    尹重月哔哔叭叭地说了一大堆,称得上是苦口婆心情真意切了然而蔺玄之听完之后,十分感动然后拒绝:“还是算了吧,你这千年万载的惦记着一个人,这滋味儿不好过吧?

    尹重月:“不好过,但想想他能活过来,我就觉得值.蔺玄之吹了吹木头上的沫沫,特别闲然淡定地说:“我觉得不值。”尹重月瞪着蔺玄之,道:“你上辈子,也在这魂盘里面等了有千年之久,怎么着,现在你后悔了?

    蔺玄之说当然不是后悔,因为他那千年的寂寞是为了还债一一命债,情债但晏天痕不一样,他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他还要忍受这等伤心事?正是因为晏天痕爱他至深,他才不愿意妟天痕一辈子都被他给毁了。“你真是个胆小鬼。"尹重月对蔺玄之颇为恨铁不成钢“我的确是胆小鬼。"蔺玄之坦然承认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兴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辈子他与晏天痕的结果,让他午夜梦回时分想想就觉得浑身发憷。

    尹重月眼看着这人说不通了,便只好勉为其难地应道:“行吧。”其实他心里想着,等你挂了之后,老子做什么你也都不会知道,你想给别人安排人生,老子偏偏要让那人自己选择

    晏天痕若是不想记起他,尹重月不介意封了他的记忆,若是晏天痕的选择与当年的尹重样,他自然不可能当个恶人

    要让尹重月来说,他就觉得蔺玄之管的太宽了,他想要替旻天痕将一辈子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这初心虽然没错,可他怎么说都不能枉顾晏天痕的意愿吧。蔺玄之继续磨他的木头,尹重月蹲在旁边就这么盯着他磨木头,一整天就过去了。蔺玄之从魂盘之中出来,已经是一个月后。

    幽冥魔尊一见到他,便挑眉说道:“你的修为又提升了?蔺玄之点点头,道:“已经在玄阶合灵境

    幽冥皱着眉头,打量着蔺玄之道:“你的修为提升的未免太快了些,这不合常理。蔺玄之笑道:"师叔应当知道我身上有一方五行聚魂盘,聚魂盘中还压着重莲盏,如此身负异宝,却还不能迅速提升修为,这说起来才奇怪吧幽冥啧了一声,道:“你他妈少糊弄我,我已经听师兄说起尹重月的事情,你还没如实交代,你与尹重月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蔺玄之想了想,道:“他将我错认成了玄九霄,所以想与我共结连理,被我拒绝了,他便让我在他手下打百年的小工,还没有报酬的那种。幽冥

    信了你的邪!

    蔺玄之抢先问道:“阿痕这段时日,修为如何?”蔺玄之更是欣喜,道:“希望这一日早些到来来提起晏天痕,幽冥的眼神都变得柔情似水了,还带着满满的骄傲:“有我亲自调教,怎可能差到哪儿去?他如今已经顺利迈入了玄阶分神境,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过你了。幽冥撩了他一眼,说:"所以你与尹重月到底定了个什么约?蔺玄之但笑不语,摆明了幽冥从他这儿不可能问出话来。幽冥的眸子阴森了不少,恶狠狠地说:“小子,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若是敢伤害阿痕,我要你的狗命。

    “你要谁狗命?“揽月尊人走了过来,面色不愉地看着幽冥。幽冥立刻变得狗腿子,笑嘻嘻地说道:“我开玩笑呢,师兄你这几日越发容光焕发了。揽月尊人懒得理他。

    蔺玄之对着揽月尊人施了个礼,道:“师父。揽月尊人点点头,道:“东洲封魔大阵的位置已经确定了。”蔺玄之心头一跳,道:“在何处?

    揽月尊人口吻略复杂地说道:“在青城。

    蔺玄之

    蔺家近些日子颇不平静,先是族中有几个弟子原因不明的在半夜时分被吸干了精血,成了具具的干尸,再接着便有几个被开膛破肚,死相一个赛一个的凄惨可怖。萬家几位长老很是重视此事,在出现第一具干尸的时候便已经下令严查,逐个排除,连地皮下面的石头都翻遍了,却仍是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第二日仍是有干尸出现。调查很快便到了外围,蔺家家主一声令下,蔺家弟子便在四长老蔺润如的带领之下,开始浩浩荡荡地朝着青城的其他几大家族奔去,威逼利诱地让这些家族赶紧进行内查。原本还有几个家族不愿意配合,但很快段家一个弟子成了干尸之后,所有的家族才终于重视起此事

    然而为时已晚,不久之后,多个大家族都出现了这种诡异之事某日晚上,蔺留春听到一声惨叫,当即便合衣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掠取,只见一个打更的仆人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住脖子似的,整个人都以一种扭曲的角度弯着腰全身抽出。然而实际上,他周身空无一人。

    蔺留春出手便是一个索命爪,却抓了个空,他一皱眉,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身边一闪而过快得像风,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便只剩下躺在地上不停抽搐像是快死了的打更人。其他什么都见不到。

    他赶紧将那个仆人给救了下来,又是喂丹药又是请药师,生怕这唯一一个与那古怪东西正面相交还没成为干尸的目击者一不留神就嗝屁着凉了。没想到,人是救下来了,可这人却开始满嘴胡言乱语了,他一见到菹留春便像是被人扒了衣服似的疯狂乱叫唤,还连滚带爬地掉到了床下,瑟瑟发抖地说是菌留春攻击他,还咬了他的脖子,还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蔺留春觉得新奇,怀疑这人的脑子是不是被吓坏了所以精神错乱。然而当这人将一个腰间玉佩哆哆嗦嗦拿出来的时候,满屋子的人,连带着蔺留春都变了脸蔺润如问:“你不是说,你寻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么?这几-ri-你也未曾和他接触,他手上怎会有你的随身玉佩?”

    这玉佩乃是旁人送给蔺留春的,蔺留春一带便带了很多年都不曾取下,蔺留春一摸腰间,玉佩果然没有。

    他虽然不知原因,却仍是感到有些意思一-有人想要刻意陷害他。但他在蔺家一向不争不抢,姓子也散漫不堪,成日琴棋书画诗酒花,按理说也不该得罪什么人,那么,想要置他于不义之地的家伙,这么做究竞是为了什么蔺家三长老之前一向棒槌得很,这次却说了句公道话,他觉得蔺留春不至于那般不挑剔,竟是看得上修为那般低下之人。

    蔺润如思前想后,仍是将蔺留春暂时禁足,且等往后看看再说。从这日之后,青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干尸了。蔺留春细思极恐,因为他觉得事情还不算完。过了几日,便有弟子被开膛破肚,死相更为凄惨可怖了。然而蔺留舂已经被困在隔离阻绝真气的祖祠之中,与外部断绝关系,所以开膛破肚之事绝不可能是他所为,那该会是何人为之的呢?

    蔺留春对当日那见不着面却仍是存在的未知物深感不安,然而他即便说出去,旁人也大多认为他是在故意推卸责任,胡编乱造,蔺留春索姓便不说了不安的气氛,逐渐从蔺家扩散到周边的家族,终于有一日晚上,正在施加暴行的季兰君被人给捉了个正着,一起被压在了祖祠之中。

    季兰君手中按着一把剪刀,上面全是那个险些被捅死的弟子的鲜血,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可怖了,紧接着便有人在季兰君的闺房之中发现了之前死过的一些弟子的贴身之物,这么一来,季兰君完全成了众矢之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470章 蔺家祖祠

    蔺家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不少青城的其他家族都在给蔺家施压,要求他们将事情查个清楚蔺润如正因此事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蔺玄之回来了,非但他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串人。在场的众人除了晏重华和印星离之外,名字对于蔺润如而言都不算陌生,包括穿着个绿袍子张了张娃娃脸的夏小蝉。

    蔺润如完全展示了身为蔺家家主见多识广的风度,并未表达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很是妥当地欢迎众人的到来。

    晏重华对外自称是一名散修,印星离为了防止被人盯上,所以换了一张脸,自称是揽月尊人的朋友。

    蔺玄之一进城就发现不对劲儿了,此时他才问道:“青城究竟发生了何事?缘何大白天的路上行人就这么少?”

    非但人少,还各个都像是在赶路似的,走的飞快,脸上的表情也略显惶恐不安蔺润如叹了口气,口吻复杂地说道:“此时一言难尽,我们还是先行进屋再好好说道一番众人随着蔺润如进了屋内,蔺润如详细地将此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蔺玄之听完之后,便觉得处处都是疑点,先不说季兰君和蔺留春一前一后成为刽子手的可能究竟有多大,光是凭着季兰君的修为,怕是有些弟子她绝无可能无声无息地杀了。蔺玄之微微皱眉,道:“我能去见一见四长老和季婶娘吗?蔺润如点点头,道:“我已经询问过他们了,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尤其是留春所言一-我事后也专门检查了那打更人的脖子,上面却并无牙印,不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留春的话,我虽然信,可拿出去却站不住脚啊。晏天痕也满脸狐疑,道:“四长老绝不可能做这等事情,此时很是蹊跷古怪,想来是有人故弄玄虚,来诬陷四长老和季婶娘。

    蔺润如说:“只是,谁会做这种事情?如此倣的好处究竟在哪里?幽冥道:“词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来是要有大动作了,可得提前防范啊。揽月尊人看着幽冥,道:“这行为,你觉得和魔修是否有关?幽冥摇摇头,道:“不好说,手法倒像是魔修的,但没见到尸体,我也不敢下定论。”蔺润如连忙拱了拱手,道:“还烦劳诸位费心了事不宜迟,蔺润如马上便带着蔺玄之前去祠堂和蔺留春、季兰君见面,刚出门走在路上没多久,便迎面遇上了白夫人

    白夫人依然是一副冷冷清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只是她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多了几分风情白夫人见到蔺玄之等人,视线朝着他们打量了一圈,勾起唇角说道:“好久不见少主,如今五洲大陆恐怕没人不知道少主威名了吧?

    蔺玄之可是拿到了三样法宝一一重莲盏和四方印就不说,前者纯粹是因为运气好,后者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连毛边都没摸到,至于三足天雷鼎,天极宗那边已经放话,说是蔺玄之已经杀了印星寒,将此样法宝抢到手中。

    如今不少人都在暗中组织势力,

    蔺玄之的项上人头。

    蔺玄之这一路从南洲回到东洲

    中那的

    的艰险不必赘述,也幸好有晏重华修为高、法宝强,才护得他平安归家

    蔺玄之淡淡回道:"出名非我愿,全赖那些人太过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白夫人脸色僵了一僵,勉强地说道:“少主一走了之倒是好了,蔺家这些日子,也不知被多少人踏破了门槛,少主不该说些什么?

    既然一切因我而起,那修门槛的钱,便自然是由我出了。"蔺玄之转而对身旁的一位侍童说道:"从我库房里面拿钱,直接交给白夫人。”季兰君被关押之后,蔺家的管家之权便落到了白夫人的手中,修门之事,自然是来做的

    白夫人闻言,觉得蔺玄之比以前更会与她作对了,这一手四两拔千斤的功力甚是强悍,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白夫人又转而将话题引到晏天痕身上,道:“外界传闻,晏天痕乃是魔族,还在天泽秘境杀了不知多少正派弟子,可有此事?

    晏天痕腼腆地笑了笑,道:“当然不是真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们嫉妒我大哥手中法宝多,人长得又帅又美,便想要将我取而代之,故意散播谣言,白夫人该不会是信这等挑拨离间的低级谎言吧?

    幽冥点点头,道:“白痴才会信

    白夫人非常勉强地笑了笑,道:“当然没有。若是说她信了,岂不是显得她是个轻信挑拨离间之言的白痴么而且细细打量下来,晏天痕似乎也没什么魔气白夫人定了定神,望着蔺玄之道:“那位从九界来的神机子,当真是你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