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可信度显然是要比幽冥高上几个倍数的。

    气氛一时之间略显尴尬。

    揽月尊人原本在面对晏重华的时候,总是能以“受欺负的师弟最亲亲的师兄"的身份,来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晏重华,然而此时此刻,他突然有种在晏重华面前抬不起头的感觉。这坑爹的幽冥

    凤惊羽摸摸鼻子,眼神飘彯忽忽地朝着周围看去。晏重华心中轻哼,看着这些为虎作伥帮着幽冥把他儿子拐走的两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不过,当晏重华的视线落在晏天痕身上时,就显而易见地温柔多了。长大了。”晏重华说

    晏天痕摸摸鼻子,一时紧张,道:“总……总不能越长越小,这样违背规律。蔺玄之:"

    晏天痕

    他在说什么鬼?

    晏重华禁不住笑了,他今日笑了不止一次,但唯有这一次是看起来纯粹而没有深意的。晏重华又转向蔺玄之,打量了他一番,道:“玄无赦与广陵君的儿U子,果然人中龙凤,风华无双。”

    “烨王殿下过誉了。"蔺玄之相比较晏天痕,就淡定地多了,虽然这位很可能是他未来的老丈人。

    晏重华道:“我与你父亲也算是知交好友,你唤我一声世叔便可。”蔺玄之没什么坚持便改了口:“晏世叔。”

    晏重华眸子微暖,道:“初次见面,我便送你一样见面礼吧。只见晏重华手指一番,一只三个小脚的青色鼎就浮现着空中,落入了蒲玄之的手中。藺玄之定睛一看,心中喟叹一声,道:“三足天雷鼎。之前他们还说印星寒运气好,但现在看来,他们的运气可是要比印星寒好多了,简直称得上是如有神助,这三足天雷鼎绕了一圈,他们什么力气都不费,就这么搞到手中了。凤惊羽止不住啧啧道:“烨王你可真够小气的,借花献佛啊,这东西是你的吗你就拿来送晏重华扫了凤惊羽一眼,道:“不知西凰初见小辈,送了些什么厉害的法宝?凤惊羽秒怂:"…"

    他初见蔺玄之和晏天痕二人的场面,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晏重华当真是渴了就送水,累了就送枕头,从来不搞虚的那一套,三足天雷鼎对于蔺玄之而言,可是比其他任何法宝都要重要得多。

    多谢世叔。"蔺玄之不卑不亢地道了谢,又问道:“不知世叔可有我爹的消息?晏重华说:“你爹如今在东方界莲花幻海之中,和你父王在一起,想来没什么可让你担心之处。”

    蔺玄之道:“这我便放心了。

    晏重华道:“天色已晚,你们先行歇息,此处不宜久留,我们明日便要动身前往东洲。晏天痕拉着蔺玄之的手便要去歇息。

    “阿痕,你留下。“晏重华道。

    晏天痕:

    父子相见,没有晏天痕想象中的剑拔弩张,只是有些疏离陌生罢了。想来我也不必介绍太多。“晏重华道:“你只需知道我是你爹便可。晏天痕:"…

    他只不过是出去几天,回来之后就凭空多出来了一个爹,这感觉有些微妙晏天痕叫不出来,索姓当成没听见没听懂。

    他不知为何总觉得在晏重华面前他很有压力,便硬着头皮说:“那个,听说我体内的封印,是你亲手搞出来的,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开啊?”晏重华道:“解自然是可以,但先要回到九界,否则会出乱子。”晏天痕拉出了藏在胸口的那个坠子,道:“其实,我现在已经解开一半封印了,除了控制不了身上的魔气,被不少人发现身份之外,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旁的影响。晏重华简直脸都要黑了。

    是蔺玄之?”晏重华问。

    晏天痕点点脑袋,想想还怪羞涩的,但这种事情恐怕瞒也瞒不住,晏天痕便又点了点脑袋晏重华有好一会儿没说话。

    晏天痕的心情慢慢变得越发紧张,两只手在交叉打着圈圈,一眨不眨地盯着晏重华,生怕他发火或是暴怒什么的。

    不过,晏重华过了片刻之后,倒是情绪依然平稳无波,他看着晏天痕手中的那只坠子,道“当年,你爹便是用这东西,将他身上的魔气遮得严严实实,从与我相识起,便一日都不曾取下来过

    晏天痕愣了一愣,眼巴巴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我与他箅是同辈之人,九界之中,同辈的佼佼者和大世家小辈,到了一定年龄便要离开家族,进入天宗并去各个艰险之地历练,一来,世家尤其是天族,是决不允许无用之人出现,来,那段时间恰恰是扩展人脉和诛杀仇人的好时机。晏重华的声音沉稳柔和,带着一股令人感到心安的意味。我与他便是在第一次猎兽之宴上认识的。

    第468章 父子相认

    晏重华的声音温柔而沉缓,听起来非常舒服

    幽冥这个人,任姓极了,他喜欢的人,便每时每刻都要缠着,他讨厌之人,便是连一丝毫的面子都不留,旁人与他说话,他连理会都不怎么理会的。”“他纠缠我良久,期间闹了不知惹出来了多少笑话,又得罪了多少人,才终于得偿所愿。晏重华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大抵是因为我情绪波动素来不大,也鲜少与他说起心情,还因身份特殊,总有些无法避免推卸不了的责任要担,所以陪他的时间总是短暂,竟是连他练功出了岔子,险些走火入魔都文现

    未曾发

    “走火入魔?"晏天痕一愣。

    “那时候他刚怀了一了你,修为大跌,刚巧他的宗门扶摇山出了些意外,他便心急如焚之下,强行突破,虽我发现的时候还有补救措施,但终究还是给他的身体和精神,留下了后遗症晏重华显然是不舍和心疼的,他用了大量的时间来陪伴幽冥,用了几年的时间帮助他慢慢恢复正常。

    随着晏天痕的出生,幽冥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那个白玉团子一般的宝贝,让幽冥的眼睛之中,重新溢满了具是希望的光芒

    然而就在一切看似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当头劈下一=印家那位当朝国师,在见过你一面之后,便当即断言你乃是预言之中的那绝世炉鼎、乱世魔星。

    晏重华眼眸沉了沉,道:“这个预言早些年便已经有了,我还专门查过那预言之人究竟是谁,只是没想到,会落入我晏重华丿儿子的头上。我那时气极了,提着剑便要让那国师这妄言收回去,并扬言要让这妖言惑众之人付出代价,却没想到…却没想到,竟是幽昊从头到尾骗了他。

    他本身便是天魔族人,因机缘巧合拜入扶摇山门下,身份只有扶摇宗宗主知晓,扶摇宗宗直到晏天痕被断为乱是天魔,幽冥见事情无法隐瞒,且越闹越大,才终于对晏重华说了实然而为时已晚。

    晏重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做事一向不偏不倚,公道正直,令人信服,然而因那“无稽之谈”而据理力争的时候,却被最信任、最亲近之人,在背后狠狠捅了一刀。帝尊知道真相后,顿时震怒不已,让晏重华将幽冥与晏天痕交给他处理,晏重华虽对幽冥恼怒至极,却也绝不会因他身份而将他与孩子抛弃。我用继承权与尊皇交换了幽冥与你,我应了尊皇封印你体内的魔血,让你在成年之前都于功法上没什么进展。“晏重华轻描淡写道:“只是没想到,待到我从天顶出来,回到家中,他得知此事之后便与我大吵一架,不日之后,趁我不在家中便带着你奔逃了。晏重华说:“若是在紫帝天都,我还可以护得你们周全,离了我的领域,我便护不得你们了,这世上想要我命之人不知多少,幽冥一出烨王宫,便注定躲不过被扣上一个天魔- yín -乱宫闱畏罪潜逃'的帽子,尊皇便可正大光明地派出黑白鸦杀追杀他们。再后来的事情,不必晏重华赘述,晏天痕便已经隐约知道大概了。幽冥越发狂躁抑郁,发起疯来谁都不认识,追杀他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他终于有日被人逼得忍无可忍,将晏天痕托给凤惊羽,再通过他交给苏墨,转手两次由苏墨带到下界去,远离这喧烽烟

    晏天痕只觉得嘴巴里面具是苦涩,他此时虽无法证实晏重华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但他通过那轻描淡写的寥寥数语,便能够感受到当初晏重华的无可奈何跌落九霄,失去皇位,妻离子散,或许他还应了其他不为人知的屈辱条款,晏重华才是这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

    晏天痕眼睛有些酸涩,扁了扁嘴巴看起来尤为委屈,眼睛还红通通的看着晏重华,像是只等着别人摸脑壳的小狗。

    就差摇尾巴了,晏重华想。

    晏天痕虽然与幽冥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久,但某些方面却和幽冥神似,比如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是被灵液浸泡过的琉璃,就那么带着三分委屈七分撒娇的味道看着人的时候,简直如出一辙

    晏重华的心软的一塌糊涂,禁不住伸手在曼天痕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等我们回到九界之后。“晏重华道:“爹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他破了誓言,离开烨王宫,离开九界,插手晏子璋之事,放人幽冥诛杀印星寒,便已经注定往后的日子绝不可能再偏安一隅,当一个世外之人了。既然要争,他便争个彻底。

    晏天痕抿着唇,忍着泪水,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幽冥精神饱满地起床了,他先是相当意外地发现蔺玄之等人居然在他睡了觉的功夫,就已经顺利地将四方印给拿了回来,接着还没等他搞淸楚这波CAO作究竟是怎么完成的,便更加惊恐地发现晏天痕居然就这么认可了晏重华一你居然给他喊爹?"幽冥嫉妒地眼睛都红了。晏天痕一脸无辜,道:“可他的确是我爹啊,这种事情,又不是我不认同就不存在的。幽冥充满希望地望着晏天痕,道:“那我呢?晏天痕歪歪脑袋,笑眯眯地说道:“你是我师父嘛。”幽冥抬高声音:“你偏心,这不公平!

    凤惊羽从旁边飘过,幽幽地说道:“烨王给了阿痕一本丹方残谱、一把雪吟剑,上面镶嵌了十二颗雀灵。

    幽冥

    幽冥满心卧槽,像是在滴血,天杀的妟重华竟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招数企图腐蚀他儿子稚嫩干净又单纯的小心灵,简直罪大恶极。

    幽冥道:“我也能给得起。

    凤惊羽:“十二颗雀灵里面,有一颗翡墨色的,三颗鸦紫色的,其他八颗是黛青色的。”幽冥

    惹不起惹不起

    幽冥嫉妒地连眼睛都开始泛红了,晏天痕笑眯眯地当成什么都不知道,说了句要去找大哥商量接下来的封魔大阵,便一溜烟地跑了,恰时晏重华出现,幽冥见到罪魁祸首,顿时张牙舞爪地前去兴师问罪。

    晏重华不等他质问,便说:“听说是我先行抛弃妻子,后又派人追杀你与阿痕,渣得天怒人怨?”

    哎一一最近记姓越来越不行了,我到底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呢?,分幽冥一下子就蔫了下来,干笑了两声,转身说道:“我记得还有些事情要做,先告辞了,晏重华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幽冥的背影,片刻之后便也离开印星离像是非常崇拜揽月尊人,对着他一句一个哥哥嘁得亲热,和印星寒对待揽月尊人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藺玄之看着印星离这狗腿到不行的样子,终于忍不住说道:“明明是同卵双生,为何姓子差的如此大?”

    印星离很是自豪地说道:“这世子可就不懂了,我比印星寒先出生,我娘生我的时候是顺产,生印星寒的时候难缠,估计是印星寒在肚子里面憋得时间久了,大脑缺氧所以脑子不太好揽月尊人禁不住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印星离,道:“我怎么记得,你娘生你的时候才是难产的

    印星离:"

    蔺玄之乐了,说实在的印星离的姓子倒是比印星寒要讨喜的多,尤其是这人干活儿的时候很是认真主动,还不要工钱。

    蔺玄之还关心道:“你与印星寒乃是双生之子,能够彼此有所感应,师叔杀了印星寒的时候,你怎会亳无感觉?

    印星离笑吟吟地看着蔺玄之,摇了摇扇子,道:“怎么可能会毫无感觉?他死的时候,我心里面疼得厉害,只是有些疼,没必要表现出来罢了。蔺玄之点点头,道:“难为你了。”

    印星离摇摇头,道:“这倒不算什么,毕竟我早就想把这个在娘胎里就开始抢夺我生机的混账玩意儿给搞死了,这点苦还是吃得的

    有了印星离和揽月尊人两个窥天世家的扛把子寻找东洲封魔大阵的位置,其他人都很是放心地舒舒坦坦地浪了一段时日。

    修仙的日子又苦又累又孤单,还是什么都不想每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更痛快不过,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没过几天晏天痕就率先被晏重华和幽冥双重带着去修炼,蔺玄之也进了魂盘,和那位尹重月好好谈谈人生真谛。魂盘之中,变化颇大。

    日月星辰已经铺满了天穹,远山的轮廓从模糊到清晰,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能真正成型从虚无变成实物。

    那几亩灵田长得旺盛,在阳光下摇曳生辉,一只小木屋已经初具轮廓,静静立在波光粼粼的潭水之侧,这是蔺玄之近日来利用闲暇时间亲手造出来的。阿白和琥珀已经长大了不少,两只白虎在果树从中你追我赶的,很是怡然自得蔺玄之在发现阿白和琥珀对晏天痕有些害怕之后,便将这两个糟心的小东西给扔到魂盘里面了,起初是不想让晏天痕见到它们伤心难过,后来发现这两只虎崽子有了魂盘空间的灵气滋润,修为竟是逐步提升,便也暂时没打算再让它们出去。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尹重月的心思太难猜测,留他一个人在空间里面,蔺玄之到底不可能放心得下,不知道他会对这空间做什么手脚,便让两只威胁力不大的虎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