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莫渐离面色巨变,已经知道今日势必不可能拿下蔺玄之,便想要逃窜,却不料蔺玄之一剑狠狠劈来,莫渐离竟是已经被杀了。

    莫渐离死的瞬间,他的尸体变成了一堆骷髅。

    晏天痕原本正在和花子峰交战,无意中朝这边一看,顿时惊道:“他竟然也是一具尸傀!可他方才像是活人似的!”

    蔺玄之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右手一抬,将一只透明的碎片拿到了手中,看了看便收入了储物袋之中。

    天泽秘境的翼族,都是经历过不知多少场厮杀才活下来的,一个比一个凶猛,成群结队的鸟朝着这边飞来,听从凤惊羽的指示朝着下面的众人发起攻击,让整个战场的形式瞬间扭转。

    不消片刻,这些原本想要将玉蝉王拿下的人,竟是被悉数歼灭了。

    大战过后,每个人都收获颇丰。

    陵赤骨将这些人体内残存的真气悉数收集起来,以供他将这些真气化为己用。

    晏天痕将这些修士身上的储物袋之类的挑挑拣拣,找到了不少好货,当然了,在蔺玄之看来,这其中的破烂居多。

    夏小蝉这才从晏天痕的衣服里面跑出来。

    晏天痕黑着脸道:“你可真有能耐啊,关键时候,直接跑路。”

    夏小蝉委委屈屈地说道:“我又不会打架,咱们得各司其能才行,我一出手,就被人给秒了。”

    晏天痕继续黑着脸道:“我看你百年之前,并非被夏宫主主动救了的,而是你在危险的时候,躲在他身上,他不得已才救了你吧?”

    夏小蝉点点头,说:“你怎么知道?你猜得很对,太厉害了。”

    晏天痕:“......”

    妈的百年过去了果然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凤惊羽围着陵赤骨飞来飞去的,陵赤骨的眼珠子随着他不停地转着。

    第449章 大梦初醒

    凤惊羽围着陵赤骨飞来飞去的,陵赤骨的眼珠子随着他不停地转着。

    晏天痕走到蔺玄之身边,道:“大哥,你可是练成了淬雷之体?”

    蔺玄之点点头,握了握拳头,感受着比以前更强的力道,他猛然间朝着远处的一块巨石隔空砸了过去,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那块巨石被砸成了碎片。

    而那些雷电,此时已经尽可能地绕着蔺玄之和陵赤骨走了,毕竟这雷电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若是落到蔺玄之身上,必然会被他悉数化解。

    凤惊羽惊喜道:“没想到,陵赤骨也能炼成淬雷之体。”

    蔺玄之点点头,道:“陵小将军的毅力,非常人可比。”

    凤惊羽点点头道:“他这人,从来不会喊苦喊累,哪怕受了伤,也会咬牙坚持,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军营中便有那么多人服他。”

    蔺玄之道:“方才我收集了从那赶尸宫弟子身上得来的碎片,不知究竟是什么用处,我们不妨先离开此处再做研究。”

    夏小蝉点了点头,道:“此地不宜久留,想来这些人是打前锋来探查情况的,恐怕后面的人发现他们死了,便会很快过来,我知道一处能够让人淬炼体质的地方,不妨前往那里。”

    于是,蔺玄之等人便御剑朝着别的区域飞去。

    “啪”地一下子,尸鬼老怪手中的一只玉片碎成了渣滓,他面色一变,旁边弟子凉桐走过来,道:“师父,发生什么了?”

    尸鬼老怪道:“莫渐离死了。”

    凉桐吃惊道:“莫渐离本身就是死人,而且他的等级已经到了尸鬼级别,还能CAO控多种尸傀,怎么会这般轻易就被人给杀了?”

    尸鬼老怪阴鸷着一张老脸,捏了捏拳头,道:“定是遇上了更厉害的人。”

    凉桐皱着眉头,道:“会是何人?”

    尸鬼老怪掐了个法诀,手指一顿,再一掐一一“混账!那人竟是将生灵精给拿走了!”

    凉桐也白了脸,道:“生灵精......我们是否要去追踪?”

    “废话!”尸鬼老怪气急败坏,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那生灵精虽只有指甲片大小的一块,却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宝贝。

    不过,此时蔺玄之等人早已走远,即便尸鬼老怪到了那处雷击之地,也寻不到他们的踪迹了,再加上原本被吸引走的焚天兽又回到它的地盘,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击之地又重新成了一处无人问津的安静地带。

    一月之后,晏天痕光着膀子从一片湖水之中走了出来。

    这片湖水乃是和雷击之地作用相似的湖水,泡在其中便能够将身体淬炼,只是给身体造成的疼痛非常人能够轻易忍耐罢了。

    静水本身便属阴,晏天痕在这其中浸泡着,倒是没有太多不适之感,他便坚持了一整个月。

    有夏小蝉这么个东道主果然是方便了不少,至少他们除了被堵在雷击之地以外,竟是再也不曾遇到过其他潜入秘境之人。

    而且,夏小蝉很是大方地将炼体湖的位置告诉了晏天痕,这才有晏天痕每天近乎自虐地淬炼身体一说。

    淬炼身体的时候,不能穿衣服,否则效果便会大打折扣。

    所以晏天痕出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赤裸着的。

    这段时日,凤惊羽每日用威压迫使夏小蝉在林子之中给他找能入口之物,顺便看着陵赤骨在林中狩猎提升修为,平日里不常出现在蔺玄之眼前。

    蔺玄之一眼便看到了晏天痕大大方方地朝他走来的样子。

    晶莹透亮的水顺着晏天痕胸前的肌肤滑落下来,落在地上就被晏天痕踩住,带出了一个又一个脚印,少年美好的身体让人看起来十分美味可口,像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

    晏天痕的衣服都在蔺玄之的储物袋中,他走到蔺玄之身前,朝着蔺玄之眨了眨眼睛,道:“大哥,衣服呢?”

    蔺玄之突然勾着唇角露出了一个充满暗示味道的笑容,他抬起手,抚摸上了晏天痕胸前漂亮结实的肌肉。

    晏天痕:“......”

    他似乎知道蔺玄之想要做什么了。

    晏天痕的脸颊飘起了红云,他抬起头望着比他高上一些的蔺玄之,喉头动了动,道:“大哥,你是不是想与我困觉了?”

    原本还是很好的气氛,一下子被晏天痕这句话给败了一半,蔺玄之禁不住笑了出来,道:“困觉这个词,说的太委婉太单纯,我是想与你翻云覆雨、被翻红浪。”

    晏天痕红着脸咯咯笑了起来,张开双手搂住了蔺玄之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地啄着说道:“大哥,其实我等着一天等了很久了。”

    蔺玄之体内的火焰,瞬间燃烧成一片燎原之火。

    如果有人提早告诉蔺玄之,你和晏天痕的第一次,也是你们这辈子的最后一次,蔺玄之定然会嘲笑那人脑子有问题。

    若是有人这么告诉晏天痕,那晏天痕估计会挥舞着拳头非要把那个乌鸦嘴之人打得满地找牙。

    然而事实上,当两人彻底结合在一起、并且引动了晏天痕体内的真气流转之后,晏天痕的灵台开始逐渐变得无比清明透彻--“杀了我......你行行好,就疼我这一次......杀了我吧。”

    “晏天痕,我只问你一遍,冷寂雪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我爹死了,他是因你而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将你当成我弟弟来看待的,你走吧。”

    “我下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大哥,结束了吧。”

    前尘往事,宛如走马观花梦幻泡影一般在晏天痕的脑海中闪现而过,周围浮动着不知名的焚香,像是在为他滑稽可笑到欲哭无泪的前尘过往而祭奠。

    周围一片黑暗,身体一片冰冷。

    他的大脑之中猛然被灌输了无数记忆碎片,有些欢乐,有些难过,有些悲伤,有些欣喜。

    只是绝大多数,都是悲伤和难过的。

    也有少少的、不能言说的欣喜。

    晏天痕透过山洞的洞口,望向远山背靠着的群岚,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也没有动弹,只是身上搭着那件被扯过来的衣裳,身下是一片粘腻湿润。

    他体内的封印借由这次姓事,吸收了不少来自蔺玄之体内的造化之气,被硬生生地解开了一半,也几乎点燃了他另一半的天魔血统。

    晏天痕却并未感觉到力量涌动,他只觉得满心苍凉和疲惫。

    蔺玄之在晏天痕结束姓事之时,淡淡问了一句“你为何没和冷寂雪在一起”,便入赘冰窟,心知晏天痕俨然已经恢复了前尘记忆。

    他从重生以来,一直都在琢磨晏天痕恢复记忆的那个引发点究竟会是什么--他曾以为是解开封印,也曾以为是溯世镜再次现世,也猜测会是西洲封魔大阵不断轮回的触发......

    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能让晏天痕瞬间恢复记忆的,竟是他们两人再次结合,触动晏天痕的炉鼎之体。

    蔺玄之披着衣服站了起来,他用极尽复杂的眼神望着面无表情的晏天痕,过了良久之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想起多少?”

    晏天痕过了一会儿才转眸看向蔺玄之,对他露出了一个有几分妖然的笑容,半眯着眼睛道:“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刚刚好能让我记起我是如何上了你的床,又是如何被你出卖的。”

    蔺玄之心中一痛,就连呼吸似乎都带着辣意。

    晏天痕用了“出卖”这个词。

    前世他上了天极宗,成为任不吝的入室弟子,在天极宗内始终受着众星拱月的待遇,那时候他身边无一亲人,只有冷寂雪待他真心实意,又有上师任不吝处处重视关心,蔺玄之自然愿意为天极宗肝脑涂地。

    那时候,任不吝的房间挂着一幅封印图,样子几位妖异奇特,像是来自地狱的曼珠沙华,又比之更为艳丽,让蔺玄之过目难忘。

    晏天痕动情的时候,他的小腹上便会浮现出这样一幅图案来,越是动情至深,这朵花便会开的越艳丽,花瓣的覆盖面积也就越大,甚至那些纤细的花枝,会延伸到晏天痕的后腰之处。

    蔺玄之曾经在两人关系略微和缓的时候,询问过晏天痕这究竟是什么,却被晏天痕给轻描淡写地抹了过去,蔺玄之也不甚在意,他自认为对晏天痕无感,所以有关他的一切,他理所当然不应太过在意。

    蔺玄之从未想过将床笫之事拿出去给人说,然而他后来仍是说出去了--虽然并非有意。

    他那时候恨着晏天痕,他以为晏天痕杀了被他当做挚友的冷寂雪,而怡怡那时候,晏天痕不知受到了何人蛊惑,竟是连续杀了数个天字级宗门的内门弟子,引起了正道的敌视和追杀。

    蔺玄之那段时间心中充满了阴郁的情绪,难受极了,他分不清是因为晏天痕还是因为冷继续,便与刻意接近它的苏子星和沈长庚成日混迹在一起。

    一次醉酒之后,他偶尔吐露了晏天痕身怀彼岸花封之图的秘密给苏子星和沈长庚,两人转脸便将这个消息卖给了皇甫晋,而皇甫晋恨透了晏天痕,花了大价钱买下了这个消息,当然不可能为了封□,他将此消息卖给了专门传播消息的贩子,不出几日,整个五洲大陆都知道晏天痕的新身份--天髓炉鼎之体。

    这是世上至阴的天髓炉鼎之体,在修仙界已经绝迹了上万年,但在秘闻的记载之中,这种炉鼎但凡-jiao-合一次,便能够得到至高无上的好处,只是叙述的很是模糊,并未明说好处究竟是什么。

    第450章 先打一场

    然而这并不妨碍修士对天髓炉鼎的狂热追求。

    蔺玄之无数次告诉自己,晏天痕滥杀无辜,已经堕入魔道,心魔难以根除,已经无可救药,但是他想起晏天痕在他怀中,以为他睡着便偷偷地、试探着亲吻他唇角的场景,依然忍不住的满心都在作痛。

    正道魔道,蔺玄之一旦并行,便如同一人骑双马,危险十足,他必然要选择一条路。

    蔺玄之不可能选择晏天痕,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仇恨和误会,所以身为正道的后起之秀,天极宗宗主最为看重的弟子,蔺玄之最终选择彻彻底底与晏天痕决裂--为了他的前途,也为了他的复仇之路。

    他那时以为他永远不会原谅晏天痕--因为蔺湛,因为冷寂雪,也因为那些死于晏天痕手下的无辜之人。

    晏天痕的日子更加难过了,他非但受到正道追杀,还遭到不少下属的背叛,那些魔族比正道更为利益至上,在得知追随许久之人竟是天髓炉鼎之体,他们便将矛头对准了晏天痕--所有人,无论正邪,都想要得到这样的炉鼎。

    蔺玄之在晏天痕逃窜的那段时间里,并未亲眼见过他,只是后来当蔺玄之率领人众将晏天痕“捉拿归案”的时候,从他疲倦糟糕的状态中,完全能够推断出他究竟经历了多少折磨。

    晏天痕那时候修为已经很高,但他大概是太累了,已经不想再继续逃下去了,所以才那般轻易的被蔺玄之捉住。

    他们对视的时候,仿佛一眼万年。

    正如他们对视的现在。

    蔺玄之的长发散在脑后,有几缕散乱地落在身前,他动了动唇,口吻还算是镇定地说道:“阿痕,过去的事情,我无法解释,但你想一个解决的办法,你想如何,我们便如何。”

    晏天痕轻轻笑了一声,他那张像是布满了裂纹的脸上,有几分说不出的轻蔑。

    “天髓炉鼎之体,的确能增强人的魂力,也是提升修为的好工具。”晏天痕摸了摸自己的脸,古怪地笑着,道:“也真难为你了,对着这么一张脸,你竟然还能做得下去。”

    “阿痕......”

    “我记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