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他手中的铁羽扇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顿时觉得沉甸甸的很是烧手。

    随着凤惊羽一起来的晏天痕几乎翻了个白眼,小声说道:“毛毛,你是来搞笑的吧?”

    凤惊羽喝道:“废什么话,闭嘴!”

    晏天痕马上闭了嘴,担心地看了蔺玄之两眼。

    渠不易爬了起来,抹了把嘴角的血,肿着半张脸站在了印星寒身边。

    印星寒眼眶猛然颤动,盯着凤惊羽和蔺玄之,以及不知何时赶过来的晏天痕猛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晏天痕这名字,虽然不是当初那个乱是天魔绝世炉鼎之名,但是冠上了个晏姓,再加之这副尊荣与出现在他身边的这些九界之人,印星寒怎可能还猜不到他究竟是谁?

    尚未出生便被预言为乾元皇朝第一顺位继承人、济世明星的蔺玄之、早些年便已经来到五洲大陆如今为蔺玄之师父的揽月尊人印空桑、还有早已该死在九界的西皇凤凰,甚至不知是死是活却将小冥阴火给了蔺玄之的器皇白温......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印星寒脸色变了几变,才有种通透之感,禁不住仰头大笑,像是癫狂似的,道:“五洲大陆,竟是藏着这么个通天的大秘密,印空桑,印空桑,你终究还是早了我一步!哈哈哈哈哈-”印空桑是何人?“晏天痕不解地问道。

    “揽月尊。”凤惊羽嫌弃地扫了眼晏天痕,道:“你竟是这么久了,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蔺玄之想说我也不知道,但他仍是紧闭双唇,不曾开口。

    晏天痕颇为忧心地说道:“他笑什么笑?莫不是疯了吧。”

    凤惊羽道:“他本来就是个疯子,最多只是更疯而已。”

    印星寒笑够之后,阴冷地盯着蔺玄之,道:“这一下,你死定了,我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五洲,前去九界。”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蔺玄之轻描淡写一笑,道:“重莲盏可是在我手中,两仪乾坤伞、三足天雷鼎、四方印、五行聚魂盘,一样会在我手里,我定会打开五洲结界,前去九界。有本事,这些法宝,你自己来拿!”

    印星寒面色剧变,呼吸很是急促,道:“印空桑竟是连这些都已经算到了?这些法宝,究竟在什么地方?”

    凤惊羽嗤笑了一声,说:“你该不会是傻了吧?这些法宝的去处,蔺玄之是疯了傻了才会告诉你,印星寒,你还是快些先滚蛋吧,给你个活命的机会,若不是本王暂时不想在玄天宗门口杀人,你现在已经成骨灰了。”

    印星寒禁不住想起了烧灼了一整片梧桐山灭了一整队白鸦杀暗卫队的那一口火,顿时冷汗出了一身,他强忍着心头的冲动,艰难地对身边的渠不易道:“我们走。”

    敌众我寡,若是没有凤惊羽出现,印星寒自己动手也要将蔺玄之给解决了,但是西凰凤惊羽却是站在蔺玄之的身前。

    西凰的威名,响彻九界,哪怕印星寒不曾和西凰直接对上过,却也见识过他一怒之下伏尸百万的景象。

    哪怕五洲大陆结界对等级有所压制,他们无论原本修为有多高,此时都是玄阶归元境巅峰,没有谁高谁低之分,但实际上,对招式的感悟、身体的淬炼程度、战斗经验、所掌握的秘籍功法等等之类,都有着天差地别的变化。

    凤惊羽早已超过玄阶不知多久,他是九界最强的那群人当中的一位,功法修为深不可测,而印星寒虽修为也极其深厚,但比起九界天族之中唯一一位从尚未出生便已经得到凤凰一族全部传承的凤惊羽而言,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印星寒不怕凤惊羽,但他却不会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还没有自知之明地非要挑衅凤惊羽的权威和耐姓。

    即便有某个时候,印星寒想到了凤惊羽是在虚张声势,他其实没那么强悍,但印星寒也一样不敢赌下去。

    万一输了,就是死。

    印星寒落荒而逃,在场的不少修士,都是随着印星寒的挑拨前来围攻的,此时正主跑了,算是领头人的魔岩又被蔺玄之给杀了个彻底,其他人也都不明所以地频频退去。

    一场危机,不消片刻便这么化解了。

    凤惊羽得意洋洋地背着手说道:“幸亏本王来得及时,要不然,你今日非得被印星寒这个缺德带冒烟的,给一巴掌拍死!”

    晏天痕不满地说道:“我大哥已经领悟了《青莲九式》的剑意,又炼化了小冥阴火,也不知道有多厉害,你没见到他方才轻轻松松就把魔岩给弄死了吗?”

    “是吗?”凤惊羽只是勾唇一笑,看着站在旁边面色发白的蔺玄之。

    第433章 第一顺位

    蔺玄之露出了一个苦笑,摇了摇头,左手微微地发抖,道:“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和魔岩战斗之时,仅仅是看起来很是轻松罢了。”

    魔岩俨然要比蔺玄之高出两个小位阶,若不是因为魔岩轻敌,再加上蔺玄之突然突破了《青莲九式》的第四式--莲子无心这一杀伤力极大、全力一击之下能够将杀伤力连跳两个小位阶的招式,也不见得能够如此简单轻松地将魔岩干掉。

    不过,莲子无心对于如今的蔺玄之而言,未免太过勉强了,所以他只能发动一次,且一次就已经将他的所有真气,全部消耗一空了,甚至再加上小冥阴火的反噬,蔺玄之方才气血翻滚,强咬着牙根忍下来,才没一口血吐出。

    若不是方才凤惊羽及时出现,只要渠不易那一招攻击打下来,蔺玄之会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就命丧黄泉。

    可以说,凤惊羽拿捏的时间非常妥当,也很是优秀了。

    晏天痕脸色微变,连忙走过去扶住了蔺玄之,担忧地看着他,道:H大哥,我们不妨先离开这里再说。“

    蔺玄之点了点头。

    经此一战,蔺玄之体内非但真气耗空,初次使用小冥阴火也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后遗症,他身体一阵一阵地从股子里面浸出寒气,却不是冷,而是一种仿佛被鬼和魔暗中窥伺的不祥之感。

    小冥阴火本就是传说中从地狱中诞生的火种,说起来,若是炼化了它的主人,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它给压死。

    蔺玄之炼化小冥阴火的时候,用的时间太短,用的方法太过激烈,以至于小冥阴火虽然如今被蔺玄之控制,却又总是不想完全听他的话,偶尔蠢蠢欲动,这又给蔺玄之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好在止戈剑经过《青莲九式》的剑意感染,已经越发认可蔺玄之这位主人,没有在蔺玄之将它抽出来的时候任姓乱来,否则,怕是蔺玄之此时已经竭力而亡。

    晏天痕带着蔺玄之随着沉剑峰的几位师兄,一起朝着沉剑峰飞去。

    凤惊羽拉风出场完成使命之后,也是真气耗尽,噗地一下子竟是又变回了小肥鸟的状态。

    晏天痕见状,禁不住头大--果然,只是看起来很厉害罢了。

    逃离玄城之后,印星寒等人暂且找了个任不吝的别院暂时居住。

    印星寒坐在屋中,面色阴沉,几次三番地想要发火,让人见了就像躲得远远的,下人们都不敢随便发出声音,生怕印星寒一怒之下,那他们撒气。

    没过多久,渠不易推门进来。

    渠不易一侧的脸上,还能清晰地看出五个红红的指印,肿的老高,可见凤惊羽之前的那两巴掌,并没有丝毫手软,而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打出来的两巴掌,竟然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打听的情况如何了?”印星寒问道。

    “重莲盏在蔺玄之身上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原本揽月尊和元家号召起来的那些宗门和世家,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转变了态度,大多数决定退出联盟。”渠不易说道。

    印星寒皱了皱眉头,道:“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我让你去打探有关蔺玄之和晏天痕的消息,还有那位西凰凤惊羽......他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五洲大陆,还和蔺玄之他们混在一起?”

    渠不易为难地说道:“先生,这里可是五洲大陆,恐怕知道西凰是何人的修士,都没有几位。”

    印星寒深吸口气,道:“说来也是。”

    他扫了渠不易一眼,道:“蔺玄之乃是预言之中的济世明星,此事可有风声?”

    渠不易摇了摇头,道:“似乎从未有人提起过。”

    印星寒冷笑一声,将扇子在手心中轻轻一敲,道:“东皇啊东皇,他可真是够厉害的,这二十多年过去了,九界之中,竟是没人知道他已经有了儿子,还藏得如此严实!他当真玩儿的一手有趣儿的金蝉脱売!不过,主上怕是早就已经察觉到了此事,否则,也不可能广发对蔺湛的赤血追杀令,只可惜,流梦尘不是个能靠得住的......”

    渠不易没有说话,毕竟蔺玄之乃是九界如今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事情,他还是今日才知道,而且,济世明星的预言,九界从来都没有风声,恐怕是多年前就被晏家人给压了下来。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过了片刻,印星寒才慢悠悠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在五洲大陆,便想办法替主上将将蔺玄之这个心头大患给解决了,也好让主上少一个敌人,高枕无忧。”

    渠不易微微蹙眉,道:“只是,蔺玄之今日突然变得如此厉害,还炼化了小冥阴火,西凰又站在他那一边,恐怕,事情不太好办啊。”

    不得不承认,蔺玄之今日将魔岩给那般轻易地打死,很是给了渠不易很大的震撼,而且,巴掌打在谁的脸上,谁就会感觉到疼,渠不易被凤惊羽接连打了两巴掌,虽然从外面来看只是皮外伤,但实际上他的五脏六腑都快要错位了,若不是因为他修炼了玄级极品的防御功法《铁衫功》,身上又穿着卸力甲,恐怕现在体内已经成了稀糊一片了。

    要知道,渠不易在九界,那也是能排得上名号的高手,他到了凤惊羽面前,却连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都不复存在,这种等级上的绝对压制,让渠不易禁不住已经有了惧意。

    印星寒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恼怒之色,他重重地一捶桌子,道:“这个凤惊羽,当真是坏事得很,几次三番地坏主上好事。当初若不是因为他站在幽冥那边,帮着幽冥将那个小杂种不知送到哪儿去,我们这些年,又怎会凭空多出来这么多麻烦?”

    凤惊羽非但帮了幽冥,而且还是明目张胆地帮忙,若不是因为他乃是九界如今唯一一位先天神族,在九界羽族之中地位超然卓绝,令万鸟心悦诚服,一呼百应,修为又在整个九界排的上前一百,恐怕早就已经被晏家给追杀至死了。

    后来,凤惊羽又不知脑子抽什么风,竟开始帮助扶持第三顺位继承人的陵赤骨,这着实让晏子璋又更为恼怒了几分。

    本以为凤惊羽已经死在了护着陵赤骨逃跑的路上,凤凰一族就此绝迹,西方界大乱,选出新的能够为晏子璋所用的皇者,却不料,这个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凤惊羽,居然又活蹦乱跳地施施然出现在了印星寒的面前,还一出来便动手打人,威压深厚,这着实让印星寒满心愤恨,又有些疲于应对。

    但是,这一切相较于蔺玄之竟是九界第一顺位继承人、预言中将会登上帝位、一统九界的济世明星相比起来,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济世明星算什么?

    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名头,才吓死个人。

    这才是真正会给蔺玄之惹来杀身之祸的原因。

    更可怕的是,蔺玄之居然和晏天痕混在了一起。

    听说,晏天痕是被蔺湛收养的,可见当初偷渡乱世魔星的罪魁祸首,也有蔺湛。

    说句实话,虽然晏天痕从出生以来便被人追杀,但实际上,他的的确确也有顺位继承权,而且排位,还在晏子璋之前。

    若是东皇玄无赦打算与晏重华联起手来......

    印星寒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情稍微平复下来。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不行,这件事情,我必须要想方设法告诉主上,小冥阴火在蔺玄之手中,而当初预言之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已经出生,且平安长大。保不准,器皇也在这五界之中。”

    “可是......”渠不易皱了皱眉头,道:“五洲结界,只能进,不能出,我们之前尝试着发出去的消息,却是根本没能传递出去。”

    印星寒冷笑一声,道:“传不出去,那是因为用的传音符等级不够高,天字级别的传音符,我本打算万不得已之事,再拿出来使用,看如今的状况,我不得不提前使用了。不过,顺位之事,你切莫再让更多人知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渠不易连忙道:“属下遵命。”

    中洲天极城,白家。

    “少主,蔺玄之承认重莲盏在他手中了。”白无涯面色不悦地朝着正在侍花弄草岁月静好的白逸尘走了过来。

    白逸尘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这般生气?是谁招惹了我们无涯?”

    白无涯一头黑线,道:“少主,那重莲盏分明早就在他手中,蔺玄之却死不承认,还想骗我们去保护他,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白逸尘道:“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他那时候处于劣势,处处受人掣肘,怎可能承认重莲盏在自己手里?他到了东洲之后,毕竟还是在我们施加援手之前,将所有的祸水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已经算是厚道了。就算他死不承认,难不成你还能发现他说谎?”

    白无涯一时间哑火。

    他想了一会儿,才蹙眉说道:“我听说,蔺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