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海狂浪恍然大悟,道:“原是如此。但元家可谓是东洲第一大家族,印星寒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引起众怒?”

    与流家不同,流家并非五洲大陆土生土长的家族,且他还算是上界属臣,所以印星寒灭了流家,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但元家不同,元家在五洲大陆已经不知鼎立多少年,与其他大世家族多有联姻,关系盘根错节,乃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印星寒不过是个外来人,他若是对元家动手,岂不是摆明了要挑战整个五洲大陆的世家权威?

    海狂浪能想到这一层,印星寒自然也可以。

    “印星寒此人,一向唯我独尊,自作聪明,他不在意旁人如何作想。”揽月尊人淡淡说道:“怕是在他看来,与整个五洲大陆作对树敌,也根本无所谓。”

    “窥天世家的所有人里面,我最讨厌的,除了印家的那个老不死的,就是印星寒了。”怀玉尊人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厌恶之色,道:“可偏偏,他们是窥天世家之人。”

    窥探世家在九界的地位,一向堪比国师。

    他们是最接近天道的人,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让他们每说一句话,都会有狂热的信徒深信不疑。

    揽月尊人却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莫要忘了,我一样是窥天世家之人,即便游离在家族之外多年,我的出身,也一样无法改变。”

    怀玉尊人愣了一愣,道:“可是,师兄你从不说假话,不说妄言。”

    揽月尊人道:“那便要看你的敌人,是什么人了。”

    元天问归心似箭,当即便带着段宇阳回了元家,蔺玄之和晏天痕随着揽月尊人一起朝着玄天宗走去,来到自己的地盘,到底还是心中底气足了不少,不说是大摇大摆,至少也未曾遮掩。

    虽说玄城多了不少外来修士,但即便他们看见蔺玄之,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晏天痕很快发现,那些人盯着蔺玄之的眼神,就像是饿狠了的狗,见到了肉骨头。

    玄天宗,沉剑峰。

    回来已经三日,蔺玄之拿着一样紧赶慢赶炼制出来的法器,敲了敲揽月尊人的门。

    “进。”揽月尊人道。

    蔺玄之推门而入,看到了正在推演棋盘窥测天机变化的揽月尊人,道:“师尊,我已经将玄龟内丹炼化进入这只法杖之中,师尊可以试试是否妥当。”

    三曰之前,蔺玄之讨要了揽月尊人手中的占星法杖,他当时并未说要做什么,但揽月尊人却是二话不说地将法杖交到蔺玄之手中。

    三曰之后,蔺玄之将许久之前在百家际会上,从白家手中嬴过来的一样玄龟内丹材料,炼制进入了占星法杖之中。

    揽月尊人拿过法杖,看了看那镶嵌在杖头上的一颗青白色硬石,禁不住有几分动容,道:“你竟是能够炼制灵宝了,这怎么可能?”

    蔺玄之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一直都会炼制灵宝,但生怕一下子表现出来,引人注意,所以才按照正藏的速度,“提升“我的炼制能力。只是如今,想来也没有遮掩的必要了。”

    第430章 叫嚣宗门

    前生上千年的岁月,蔺玄之的灵魂力已经无比强大。

    炼器师所依靠的,一来是魂火,二来是魂力,蔺玄之这两样都不缺。

    上辈子,他已经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修复窥天镜这等不知能被纳入何种等级的惊天法宝,镶嵌一个小小的玄龟内丹,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只是他之前并未将体内因重生而被封尘的灵魂之力释放出来,所以,他所表现出来的,依然只是比寻常人的修炼速度快上一些罢了。

    如今蔺玄之拼着爆体而亡的危险,将魂力解封,自然轻而易举就能炼制出需要的法宝。

    揽月尊人神色复杂地盯着蔺玄之看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玄之,你若当真决定不再遮掩,怕是所有的矛头,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那也总比,将矛头指向我身边人要好。”蔺玄之说。

    揽月尊人点了点头,摩挲着占星法杖,道:“今晚,我便去占星,看看你们的未来。”

    蔺玄之道:“麻烦师尊了。”

    揽月尊人道:“不麻烦,还有些事情,我要与你私下商量一下。”

    青竹将一缕用红绳系住的发丝,慎之又慎地交到了揽月尊人的手中。

    青竹很是紧张地说道:“你的法术,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揽月尊人将红绳去掉,道:“正常来说,不会出什么岔子。”

    青竹见他已经打算开始施法,便不再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揽月尊人的手。

    揽月尊人动作很是娴熟地打了个法印,将青丝放在了一张星盘的正中间位置,星盘上有十来个小纸片人,一个个都趴在石盘上面纹丝不动。

    没过多久,揽月尊人的手诀一边,目光一凛,青丝开始根根燃烧,那些小纸片人竟像是一下子复活了似的,全都站起来开始在星盘上跳舞旋转。

    青竹看得眼花缭乱。

    揽月尊人掐了一滴血扔入了燃烧的黑发之中,“呼”地一下子火焰变大,同时也从莹蓝色变成了鬼魅的绿色。

    这火焰一烧便是三天三夜,那些小人也舞动了三天三夜。

    然而当火焰熄灭的一瞬间,所有的小人,也都已经同时趴了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青竹看着被烧灼一空的发丝,心中焦躁地难受。

    揽月尊人做法三日,自是满脸疲惫,他沉默了片刻,才满是歉意地说道:“这是五行搜魂术,若是在发丝全部烧完之前,那纸奴当中有一个能脱离星盘飞起来的话,我们便能跟着它寻找到要找之人。只是......”

    “你不要说了。”青竹豁然站起来,失魂落魄地握着红绳,道:“我不信,他一定还活着。”

    揽月尊人叹了口气。

    五洲修仙界中,已经寻不到流梦尘的魂魄。

    其实,这是不出意料之事。

    揽月尊人会的,印星寒一样会,想来印星寒早就已经利用五行搜魂术,或是类似的法术,将流梦尘搜寻了不止一遍,可就连他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想来不至于有什么疏漏之处。

    流梦尘凶多吉少。

    再寻找一遍,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青竹很是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沉剑峰,路上展枧亭叫住他想要和他说话,都被青竹给直接忽略了去。

    展枧亭见状,便知道情况不好,心中禁不住又是觉得难受。

    安稳的日子没过几日,便有人按捺不住,找上门来了。

    “师尊,小师弟。”展楓亭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道:“方才有弟子传话,有人在宗门之外叫嚣,说是要让天玄宗将玄之与重莲盏,一起交出去,否则便要纠集玄城之中其他人,攻上玄天宗。”

    揽月尊人闻言,原本不知因何而冷着的脸,更是难看了几分,道:“简直是胡闹,玄天宗岂是他们想闯便闯的?”

    蔺玄之闻言便从旁边的蒲团上面站了起来,说道:“都是什么人在叫阵?”

    展枧亭道:“有些是散修,有些是佣兵团的人,还有一些是天极宗来的弟子,有一个带头之人,名为魔岩的,据说他已经是分神境巅峰了,怕是不好处理。”

    “魔岩?”蔺玄之冷笑一声,道:“我不去找他,他倒是要找上门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是有多厉害。”

    揽月尊人道:“你与此人,可有过节?”

    蔺玄之点头,道:“过节大了去了。只是之前没工夫理会他罢了。”

    正在此时,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传了过来,又听万倚彤抬高了声音,叫道:“你们别欺人太甚!小师弟乃是我沉剑峰的弟子,是我师尊的关门弟子,你们没资格赶他出去应战!”

    蔺玄之和揽月尊人对视一眼,道:“师尊,我出去看看。”

    展枧亭拉住蔺玄之,摇了摇头,道:“是宗主那边的人,他们不懂事儿,你别理会他们便可,一切都有我们。”

    蔺玄之心中一暖,这些师兄弟们,对他是真的诚心诚意的,回来玄天宗的这段时间,他每日都在闭关修炼,外面的事情从未管过,都是展枧亭他们帮他解决的。

    蔺玄之出关之后,便听人说起光是这短短七八日中,万倚彤便已经和别峰弟子,不知道因为他打了多少次架,还有几次见了血,险些受到峰规处罚。

    这次,蔺玄之却并不打算再让人帮他做什么了。

    有些事情,总归要他自行解决。

    蔺玄之给了展枧亭一个安抚的眼神,道:“师兄不必担心,我知道深浅,只是这次若不敲山震虎,怕是以后他们会以为我好欺负,必然会更加嚣张放肆,倒不如......让他们好看。”

    展枧亭微微皱眉,道:“玄之,你这几日,究竟在做些什么?”

    蔺玄之笑了笑,道:“倒也没做什么,只是想方设法,和止戈剑交流一番感情罢了。”

    他没再多加解释,而是背脊直挺地推门而出。

    门外,万倚彤正准备拔剑,一个主峰弟子满目愤恨地叫嚷道:“你们这般护着蔺玄之,却不知道他自己私藏了本该造福大家的重莲盏,这还不算,我们玄天宗弟子如今出门在外,轻易就会受到攻击,不知有多少弟子受伤!”

    “正是!宗门护着他可以,但他也要相应的付出一些代价!”

    “你们必然是得到了好处,才这般护着他,当真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呢?”

    此人话音刚落,便感觉到一阵冰凉贴着颈子擦了过去。

    他打了个寒战,便见到蔺玄之站在台阶之上,手中握着尚未出鞘的止戈剑。

    再一摸脖子,竟是摸到了一手血。

    他吓得尖叫起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其他原本还在喋喋不休的弟子,全部都噤了声,警惕地盯着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过来的蔺玄之。

    蔺玄之面色冰冷如霜,一双除了黑之外看不出任何其他颜色的眼眸,宛若是在盯着死人,他的身形很是高挑,宽肩窄腰,手中持着凛冽争鸣的止戈剑,从台阶上走下来的短短几步路,就让人有种气势压人的感觉。

    几个从主峰前来的弟子,纷纷噤若寒蝉,不由自主地往后面退了去。

    其中一位弟子强撑着说道:“蔺玄之,难不成你要屠杀同门?”

    蔺玄之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轻蔑地说道:“杀你?还不够格。”

    “蔺玄之,你别太嚣张了!如今玄天宗日日被人堵着山门叫战,你难道一点羞愧之心都没有吗?”另一弟子也动了怒气,道:“我一位师弟,昨日出门就被人给打成重伤,这已经是玄天宗弟子自你回来之后,地三十五位在玄城中与人争执受伤的了,这都是因为你!”

    万倚彤怒喝道:“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这种时候不同仇敌忾,反而要窝里反,难道玄天宗教给你们的,便是这种事情?”

    “万师兄,你这话说的就片面了,天极宗那边乃是天字级别的主宗,那边点名道姓地要让我们交出蔺玄之和重莲盏,难不成,我们要违抗主宗命令,护着这么个吃独食儿之人?”

    “他们说你是你娘和隔壁老王生出来的,你也能信?”万倚彤简直被气笑了,道:“你若是脑子不够用,就去看看药师,别出来祸害人!”

    “你说话怎么如此难听?”

    “不想听就滚蛋!谁叫你自己送上门来找骂的?”

    “你......”那弟子显然斗嘴不是万倚彤的对手,气得瞪了会儿眼睛,道:“反正,宗主让蔺玄之自行解决山门口叫嚣的那些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这群弟子便呼啦啦地一窝蜂离开了。

    万倚彤露出了一副打了胜仗的表情,捋了捋袖子,道:“和小爷我斗?比谁更胡搅蛮缠更不要脸?小样儿,渣渣!”

    蔺玄之看着万倚彤,失笑道:“这种事情,就不用比较了吧?”

    万倚彤说:“小师弟,你方才的动作,真是太帅了,我怎么觉得,你的剑法更加精进了呢。”

    蔺玄之轻描淡写道:“闭关这些日子,当然要有些长进了。”

    万倚彤盯着蔺玄之看了一会儿,微微皱眉道:“小师弟,你身上的气息,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蔺玄之笑道:“你想夸赞我比以前强了不少,不必如此委婉。”

    万倚彤:“......”

    万倚彤道:“小师弟,方才那些人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师尊和元家这些日子正在四处传信,联合其他宗门和世家同仇敌忾共同讨伐印星寒,想来不出几日,便会有结果。”

    印星寒自从灭了流家之后,对蔺玄之的围追堵截便从暗处转为明处,也不知是抽了什么风,竟像是一条疯狗似的。

    第431章 山门混战

    玄天宗也多方受到挑战,不过,碍于整个宗门的威严,暂时还无人敢直接冲上来挑衅宗门大门结界,然而,近日来玄天宗在外游走的弟子,却是遭了殃,竟是有人被暗中打闷棍。

    蔺玄之终是叹了口气,道:“那些弟子,其实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宗门终究是因为我,受到了牵连。”

    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的北弒天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源头却不一定当真是你。”

    蔺玄之道:“怎么说?”

    北弒天道:“前些日子,当宗门弟子屡次被按下毒手的时候,师父便派去前去查看情况。我发现,那些弟子虽有受伤,却无人有姓命之忧,歇息一段时间就可恢复正常,而且,我也跟踪一位弟子,最终发现对他下手之人,乃是我们玄天宗自己的弟子。”

    万倚彤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