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

    尹重月笑了笑,潇洒地_扬下巴,道:“你走吧,楼哥哥。”

    玄九霄被这个称呼给雷了一下,不过,他没有纠正什么,而是轻轻点了点头,便翻身上马,策马离开。

    黑衣翩飞,这成了尹重月记忆中,玄九霄最后的模样。

    “八年之后的重月之夜,晏迟率领黑白鸦杀,趁着城门大开之际,毫无阻碍地闯入了我重月城中。”

    尹重月满脸似恨似悲之色,道:“他不知从何处得知我乃是绝世炉鼎之体,便要当着我父亲和城中所有百姓之面,与我苟合,我父亲气不过便拼着同归于尽和他打了起来。可是,晏迟那时候便已经是半步天阶,我父亲并非他的对手,很快被他杀死。”

    “我始终在等着玄楼出现,他那时已经是天阶,只要他出现,晏迟非但会败退,还会原形毕露。”

    尹重月垂着眼眸,道:“可惜,他没有来。”

    直到最后,玄九霄都没有来。

    他已经忘了他们之间曾有的约定,或者说,他还记得,却从来不曾在意、也从未想过履行约定。

    “两万八千九百一十二人啊......”尹重月宛若泣血,嗓音沙哑:“我运气极差,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晏迟硬生生逼着我看他屠城,看他焚城,看他如何狂妄地成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宰者,让重月城被血洗成死城。我恨不得吃人的肉,喝他的血,将他_口_口咬死一一可是我最终,却什么都做不了。”

    溶洞之中,没有声音,就连那水潭都宁静地像是一面镜子。

    “最终,他杀光了所有人后,才发现我已经自废丹田。”尹重月嗤笑了一声,道:“一个连自己的修为都彻底废了的炉鼎,和一个凡人没有丝毫差别,晏迟终于又气又恨地给了我一个了断。他将我凌迟了三万三千刀,整整三日三夜,我才断了气,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晏天痕倒吸了口凉气,禁不住觉得背脊发凉。

    原来,尹重月在那个幻境之中,让他们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正的、完完全全的还原。

    “只是晏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重月之夜出生的,不仅仅是传说之中的后位之人,也有可能是鬼婴。”

    尹重月红衣似血,他抬唇轻笑,道:“再加上冤魂的戾气和重月之夜的特殊磁场,我重获新生,我先是成了鬼修,就在重月城中飘荡,没过太久,重月城便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城暴彻底掩埋在了沙尘之中,就这么不着痕迹地消失了。”

    “后来呢?”晏天痕紧张地捏着拳头问道。

    “后来啊。”尹重月悠悠地说道:“我修为够了,便离开了重月城,我抢别人的身体,伪装成活人,想方设法地找晏迟寻仇。不过那些身子都不好用,没几天便坏了。再后来,我和一个天魔尊打架,我蠃了,便彻底占据了他的身体,从此以后,我便不再是一抹天地游魂,而是成了一位人人惧怕的天魔尊。”

    说到这里,尹重月飘荡着从蔺玄之身前飞过,道:“这么多年,都没人与我说过话了,所以今天见了你们,觉得有些缘分,便想多说一些,你们听过,忘了就好,能助我破除心里一方执念,我也对你们多有感激。”

    没想到,这尹重月竟然还是个很懂礼貌知感恩的人。

    晏天痕忙道:“不必感激我们,反正,我们本来也是冲着你的聚灵法宝来的,而且,救不了你,我们也救不了自己,应当是相亲相爱互助互利才对。”

    此话一出,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朝着晏天痕杀了过来。

    娘的,这种话能就这么光明大地说出来嘛?

    这小子是不是傻?

    不了尹重月先是一愣,旋即哈哈笑了起来,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

    他对着晏天痕勾了勾唇,道:“小子,我很欣赏你,你可比我当年实诚多了。”

    晏天痕摇手,谦虚道:“比不起,比不起。”

    尹重月蛮有深意地说道:“比不比得起,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待到以后你且看着吧......你与我命格如此相像,我倒是想亲眼看看,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第412章 三日造化

    晏天痕怔然了,他总觉得尹重月话中有话,他们的命格,的确有些相像,但仅存在于他们都是炉鼎之躯罢了,至于尹重月的那后位命格,他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蔺玄之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沉了沉眸子。

    尹家对晏天痕,多有亏欠。

    若非尹峰已死,他必然要揪着他的衣领,让他把说出来的那些垃圾话给吞回去。

    晏天痕生怕尹重月再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话,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看你说的,我将来肯定能成为顶天立地的一方大能,惩恶扬善,除尽天下恶!”

    尹重月噗嗤笑了一声,道:“年纪轻轻,倒是油腔滑调。”

    晏天痕觉得委屈,说:“怎可能是油腔滑调,我是实话实说。”

    不管晏天痕是实话实说,还是其他什么的,尹重月却是始终摆出一副不信任的样子。

    蔺玄之上前问道:“尹前辈,幻境之困既然已破,接下来,你可有什么别的打算?”

    尹重月眯了眯眼睛,找了个随意的姿势坐在一块石头上,道:“难不成,你们以为幻境破了,便能轻易出去了?”

    众人齐刷刷变了脸色,道:“这是何意?”

    别告诉他们,搞了半天,最后仍是会被困在其中。

    蔺玄之淡淡一笑,道:“尹前辈,虽然我在幻阵之上造诣不精,却也有些了解,这封魔大阵的结界,本就已经随着前辈魂魄的凝聚和修为的加深而变得越发薄弱,唯一能困住前辈之人,乃是你自己罢了。如今这封魔大阵,全由你掌控,你想让它解,便是能解,你想让它继续存在,便是继续存在。”

    尹重月听完,翻了个白眼,不爽地说道:“谁叫你拆穿我?没得玩儿了,无聊,无趣。”

    蔺玄之:“......”

    这得是有多无聊?

    其他几人默默地松了口气。

    尹重月起身,拍了拍手,那块在湖泊正中心的白玉石台上,有一个莲花形状的法宝散发出盈盈的乳青色光芒,远远看去,莲花轻薄通透,栩栩如生,静谧安好。

    众人只觉得冲天的灵气扑面而来。

    如此浓郁的灵气,简直堪称惊世骇俗!

    “我只在这封魔大阵之中停留三日。”尹重月望着那莲台,负手而立,道:“那便是你们要找的聚灵法宝,名为重莲盏,乃是一样来自九界的仙器。只要这重莲盏被点亮,便可散发灵气,灵气乃是九界正常灵气值的百倍。不过,这当中的灵气,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这千年时光,为了凝魂和恢复修为,已经将其消耗不少,不过对你们来说,仍是有不小的好处。”

    每个人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几分兴奋之色,若不是为了维持形象,甚至有人恨不得现在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

    “三日之后,我便要带着它离开,封魔大阵届时也会彻底分崩离析,万兽魔林的结界,亦是会消散彻底,这三日能修到何种境界,便看你们的造化了!”

    他指了指蔺玄之,道:“你随我过来。”

    众人狐疑的眼神之下,蔺玄之随着尹重月朝着旁边的转角走去。

    尹重月站定,道:“你助我破阵,作为回礼,我便随手帮了你一个小忙。”

    蔺玄之不解道:“什么小忙?”

    尹重月轻笑一声,道:“你怕是有所不知,重月之城,乃是一处聚灵重地,若是魂魄不全、八字奇清之人,进来之后不久,要不了多久便能想起前生往事,你那个小朋友,本也该恢复记忆的。”

    蔺玄之的脸色瞬间变了一变。

    他倒是一不小心,把这么个惊险的事情给抛在脑后了。

    尹重月得意一笑,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施了个小法,他怕是暂且想不起来了。”

    蔺玄之困惑道:“可是,你怎会知道这等事情?”

    尹重月故作神秘地道:H这你就不用多想了,话已至此,恩怨两清,有缘再见。”

    说完之后,尹重月一甩袖子,人便消失不见了。

    蔺玄之若有所思地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众人原本还说说重月之城的事情,但重莲盏当前,他们势必不会浪费这个时间。

    于是,不必多说,一行几人便各找位置,各自开始打坐修炼。

    封魔大阵的另一侧。

    一只甩着九条尾巴的白狐狸走了过来。

    “魔头,你决定不再沉睡下去了?”九尾天狐问道。

    尹重月呦了一声,道:“居然是你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啊,真是意外。当初对着我喊打喊杀的,可是你叫得最响亮。”

    九尾天化白了他一眼,变成了人型,道:“对你喊打喊杀之人,从来都不在少数,不过,我却不知道你竟是还有这样的经历--若是我家主人知晓,他怕是会被气得活过来吧。”

    尹重月沉了沉眸子,片刻之后才,才勾唇一笑,道:“你家主子知不知道,都与我没什么关联了。倒是你,镇压了我千年,也该重获自由了。”

    九尾天狐摇了摇头,道:“大魔头,你不知道我主人都为你做了什么。”

    “不管他后来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与我没什么干系。”尹重月卷着一绺发丝,在指尖缠绕着,他声音平淡道:“他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封印了我,光这一件事,我便注定与他,永远不是一路人。”

    九尾天化望着尹重月,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大魔头,我知道你心中对主人怀有怨气,但是有些事情,我仍是要告诉你。紫帝天都,早已在千年前便改了姓氏,我家主人为了不让你被这封魔大阵消磨,他用紫帝天都的尊位,与晏迟做了交易,他从晏迟手中拿到重莲盏,将你三魂七魄中最重要的一魂一魄,养得极好,所以你现在才能站在这里与我说话。”

    尹重月不明所以地笑了一声,道:“与我何干?”

    九尾天狐地盯着他道:“若是我告诉你,我家主人已经死了呢?”

    尹重月挺无所谓地像是在说陌生人似的说道:“死就死了吧,他死了,这世上刚好没有再能将本尊封印之人了。”

    九尾天狐有些失望地变回了原型,九条尾巴耷拉在身后,像是一条受了欺负的小狗狗。

    尹重月见状,笑了一笑,道:“阿九,你要不要随我去九界?”

    九尾天狐竖起耳朵,道:“你去九界做什么?”

    尹重月说:“晏迟还活着。”

    九尾天狐差点儿脚下打滑,猛然抬起头道:“你怎么知道?”

    尹重月淡淡道:“我当初,给晏迟下了一线牵,又在他体内打下了我的一缕魂印,他若是死了,我可以感受得到,反之,我亦可以感知他是否还活着。”

    九尾天狐面色逐渐凝重,道:“晏迟若现在还活着,那他的修为,该是多厉害了。”

    尹重月冷笑一声,道:“多厉害,早晚也是要死的,他的克星,可是即将要去九界找他算账了。”

    九尾天狐摇了摇头,道:“不行啊大魔头,你现在的修为,可是比他差远了。当年你全胜的时候,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如今你-

    “我全胜的时候,是被你家那个脑子被驴踢了的主子给封印的。”尹重月凉凉地抱臂道:“九尾,你搞搞清楚,说起仇人来,我和玄楼也一样有着深仇大恨。”

    “你说这种话,还有没有良心了?”九尾天狐控诉道:“若不是你自己控制不住走火入魔非要灭了九界正统,我家主子怎么可能舍了命也要把你给封印?西凰凤九韶魂飞魄散,他家那只凤凰崽子指不定想怎么搞死你,当年因为你,死了那么多人,你怎么就不往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尹重月梗着脖子道:“少他妈把凤九韶魂飞魄散的锅抡到我头上,若不是当初他枕边人做手脚,凤九韶怎么可能飞不出九转阴阳山,被搞得魂飞魄散?”

    九尾天狐震惊不已,脱口而出:“凤九韶是被他那位枕边人给阴了的?”

    “啊,应该是这样吧。”尹重月说。

    “你怎么知道?”

    “我给他支的招啊。”

    九尾天狐:“......”

    妈卖批的,罪魁祸首原来是你!

    九尾天狐痛心疾首道:H当初凤凰对惊华多好,惊华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西凰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为什么要谋害西凰?“

    “我怎么知道。”尹重月翻了个白眼,道:“估计是因为凤九韶床技不好,惊华受不了了吧。”

    九尾天狐:“......”

    “喂。”尹重月道:“你真不打算随我回九界?”

    九尾天狐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回,我肯定回,当年主人给我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要留他一个人“,你姓格这么差,肯定交不到朋友,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照顾你了。”

    “没想到我们小九倒是重情重义啊。”尹重月笑眯眯地说道:“可是,你随我走,你家的那个姬云蔚可就要和你天人永隔了。”

    “天人永隔是他吗这样用的吗?”九尾天狐险些掀桌,瞪着尹重月道:“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的事情?”

    尹重月说:“谁叫你睡觉说梦话的?”

    九尾天狐转身就走。

    尹重月笑着,对着九尾天狐翘起来的几根尾巴,道:“我暂时还不打算回九界,想回也回不去嘛。”

    九尾天狐停住脚步,扭头瞅着尹重月说:“不报仇了?”

    尹重月勾唇,道:“仇是要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