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他手中的青灰色长剑,怀中抱着一个顺手从晏迟手中救下来的红衣孩童,对着晏迟勾了勾唇,带着三分轻蔑三分傲气和四分的冷淡,道:“紫帝天都玄九霄。”

    尹重月忽然浑身震颤,他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几乎站不稳身子。

    他为什么回来?

    他为何能够将功法化成实质,真真切切地伤到了这城中本就不存在的人?

    他不是玄九霄。

    他不是玄楼。

    可是他却又是他,是他心中设想了不知多少次的他。

    尹重月忽然捂着脸,眼眶里面突然之间如同泉涌一般迸出了泪水,他看着落在手心上的温热水珠,突然又是哭又是笑的--这么多年,这是他流下的第一滴眼泪。

    透明的,无色的,有些咸味儿的。

    不是哀痛到极致而不可说的血泪。

    “玄楼”杀了晏迟。

    他似乎是轻而易举就能杀了晏迟。

    鸦杀没了领袖,倒也没有大乱,因为死人是无论如何都乱不起来的。

    “玄楼”始终抱着尹重月,但他却并不想让尹重月见到这修罗场般的场景,便将他的小脸,埋在自己的胸口,但却又不阻止尹重月听到他提剑杀人时候发出来的声音。

    鸦杀悉数歼灭。

    “玄楼”放下了怀中的孩子,站在他面前,弯下腰说道:“我来了。”

    这一晚,冷月如霜。

    倒影在血泊之中的那轮月亮,和天空之中的月亮交相辉映。

    重月之城,来了一位贵客,他赴了一场此生最重要的约定,也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

    尹重月抬起头,和蔺玄之对视着。

    他仿佛看到了遥远记忆之中的那个人。

    两人对视着,一个仰着脸,一个低着头,仿佛悠久的时光,在这一瞬间,便穿越了古今,交握在了一起。

    城中的百姓在笑着,尹城主也在下属的搀扶之中站了起来,死了一些人,但更多的人却是被保住了。

    重月之城没有被灭城,尹重月还是尹重月。

    只听得一阵震颤之声从脚底传来,只见重月之城从外围开始塌陷破碎,接着便如同浪涌似的朝正中心扩散。

    晏天痕有些发慌地喊了句“大哥”,冷寂雪却道:“莫怕,只是这幻阵破了。”

    重月之城悉数崩塌。

    流光溢彩宛若流萤点点的光芒倾洒在整片天地之间,很是好看。

    很是好看。

    这些光芒倒映在尹重月的黑色瞳孔之中,调皮地闪烁着,还有一些落在他的鼻尖儿上,似乎在和他玩耍。

    城主府也崩塌了。

    脚下的土地,再不是青石板,天空的月亮,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何地?”蔺玄之望着那个身形抽长容貌隐隐约约看不清的红衣男子,淡声问道。

    尹重月轻声笑了笑,道:“这边是封魔大阵的最中心位置。”

    这是一个类似溶洞的地方,视野很是宽阔,前方有一个缠绕在一块玉色石头周围的不规则的湖泊,山顶很高,抬起头来也看不到尽头究竟是什么。

    晏天痕盯着尹重月猛看,道:“你是小城主?你以前那么小,怎么突然变这么大了?”

    尹重月轻哼一声,凉凉说道:“小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随便说一个男人小。”

    晏天痕噎了一下。

    段宇阳目瞪口呆地看着尹重月,道:“你他妈居然开黄腔?”

    “我他妈为什么不能开黄腔?”尹重月和之前在重月之城幻像中的时候,姓子似乎截然不同。

    是啊,他为什么就不能开黄腔......个毛啊!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吗?

    蔺玄之淡淡问道:“重月之境,是否破了?”

    尹重月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道:“幻境都没了,自然是破了。”

    又问道:“小子,你是如何想到这一招的?”

    蔺玄之说:“那幻境乃是你心中执念所成,我便在想,你的执念究竟是什么。原本我以为,只是对晏迟那些人的恨意,以及对重月城百姓的愧疚,但在我们无法对城中入侵者产生任何伤害的时候,我便知道我猜错了--至少,你的执念不完全是这些。”

    “从最开始,你见到我们的时候,便说在等一个人,重月之夜那日,你又去城门,亲口说要等那人来,你离开之后,夜幕降临,一位宫装侍女特意前来城门口,叮嘱他们今夜晚些闭门,而在晏迟前去城主府叫嚣的时候,他也屡次提及玄楼--”

    一个从未出现在重月之城的人,却是被多次提起。

    若说没有什么深意,蔺玄之却是不信的。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尹重月的执念还有这一层。

    蔺玄之止不住想,若是尹重月的执念,仅仅在重月之城上,那为何偏偏要等上屠城的三日之后,他们才会又一次回到原点?

    这三天意味着什么?

    当他第二次看到在屠城三日之后,一袭黑袍的俊美男子,策马持剑破城而来的时候,他忽然大彻大悟。

    尹重月的执念,在这个男人身上。

    玄九霄,玄楼。

    蔺玄之惊鸿一瞥之中,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他记得尹重月曾说过,他们很像。

    于是,蔺玄之便有了之后这么一出。

    “你的执念,是一个不曾准时出现在你生辰宴上的男人。”蔺玄之望着尹重月,道:“你曾不止一次想,若是他不曾违约,在子夜之前出现在重月城中,你是否就不会死?这座城池的无辜之人,是否就不会死?重月之城,是否不会在历史之中消失?所以你的执念是玄楼,亦是玄楼不曾赴约。”

    “所以,你便替他赴约而来?”尹重月哈哈笑了起来,他笑着笑着便低声啜泣,似乎是在感怀什么。

    “玄九霄可真坏啊。”晏天痕叹了口气,说:“要是他按时赴约就好了,后来的一切,大概就不会发生了。”

    “与他,从来都没有关系。”尹重月笑了笑,脸颊有酒窝,他很是平静地说道:“这一切,正如之前你们所见到的重月之城,其实都是我疯到极致,产生的自我幻想罢了。玄楼那个时候,根本就不认识尹重月,也不曾给他任何承诺,自然,更不可能为了从不放在心上的人,赶赴一个本就不存在的约而来。”

    尹重月多希望他能早早的便认识玄楼,多希望玄楼也如他一样喜欢他、甚至像晏迟这等黑心烂肺之人一样,因为他是绝世炉鼎之体、得而可得九界的身份,从而对他生出强烈的占有欲啊。

    可惜了,玄九霄从来都是如同九霄至上的曜日皎月,光芒万丈,不染尘埃。

    他有他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他的出身、他的教养、他的天赋,让他永远不可能通过旁门左道的方法,来获取他想要的一切。

    饶是过了千年万载,尹重月仍是记得清清楚楚。

    他出生那时候,乃是重月城有史以来的第三个重月之夜。

    他也被预言为修仙界有史以来第三位注定为紫帝天都后主之人--重月城的这个预言,乃是第一位紫帝天都之主,亲口许下,而那位天帝的天后,正是重月之夜所降生的。

    在尹重月之前,重月之城已经万年不曾出现重月之夜降生的人了。

    他从一出生起,便获得了瞩目。

    这件轰动九界的大事,自然第一时间传入了紫帝天都玄家人的耳中。

    而那时候,玄帝的唯一一位亲子,便是已经快要及冠的皇太子玄九霄。

    玄帝听闻此事,自然是心下惊喜不已,一来每一位重月之子的诞生,都会伴随着修仙界一个新的鼎盛时代的到来,他的儿子若是迎娶了尹重月,说不定便能带着九界,突破当下面临的无数令他头疼的问题,让修仙界得以继续蓬勃发展。

    重月之子,乃是紫帝天都的福星。

    二来,玄九霄生姓冷漠,除了修炼之外,这世上似乎没什么能够吸引他的事物,玄帝私下以为自己的这个儿子,亲缘淡漠,情爱决绝,没想到峰回路转,天见垂怜,竟给他指了一位道侣。

    玄帝打算亲临重月城,亲口许下这门亲事。

    然而他却没料到玄九霄的抗拒如此强烈。

    第411章 故事真相

    玄九霄道:“我自出生以来,便知我身为九界未来之主,担负着九界兴衰荣辱,万事应以九界安危为首,但我却丝毫不认同重月之子的说法。”

    重月之子?

    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是当年那位天帝哄天后开心的戏码罢了,他玄九霄,即便有朝一日登了那个位置,也绝不会依靠这么个“预言之子”一丝半点。

    “我玄九霄的人生,不需要任何人来为我添彩。”

    玄九霄年少成名,狂傲肆意,只是他并不知道,当初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竟是让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成了九界天族心中的一个笑话。

    是啊,重月城的传说,与尹重月的出生,本就足以让天族那些企图与玄家联姻来巩固地位的人们,忌惮不已,此时听到玄九霄的话,便更是放心大胆地落井下石。

    一时之间,重月城城主想要靠儿子巴结倒贴玄家少主、并被玄家少主狠狠打脸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九界。

    然而尹重月的成长,却没有因此而受到一丝半点的影响。

    他依然有爱着他的父亲,有爱他敬他依然将他当成重月之光的子民们,没有人告诉过他外界的风言风语,而且,重月城的子民,也从来不曾偏听偏心那些难听的话,毕竟,重月城曾出现过两位天后,每一位都是他们的骄傲,重月城的子民从骨子里面,就有着对重月之子根深蒂固的敬重,和对传说不可动摇的坚信。

    尹重月自然是知道他将来是要与玄九霄结为道侣的。

    只是他不清楚,玄九霄从来都不曾将这个和他相差了一些年岁的孩子,放在眼中。

    一晃八年过去,玄九霄第一次踏进了重月之城的大门。

    虽然他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架不住玄帝的要求。

    重月城毕竟是天后的故乡,玄九霄即便不愿意给尹家人面子,也需得给那些远古天后面子。

    尹重月第一次见到玄九霄,便是在城主府的城楼上。

    他每个生辰日,都会将一只紫藤球从城楼上抛下去,扔给那些等着他赐福的子民们,重月城的风俗之中,当重月之子将紫藤球抛下去时,接住这个球的人,将会获得好运。

    人们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尹重月往下面看了一看,他闭着眼睛一扔,那只紫藤球便蹦蹦跳跳地落在了一个身着黑袍的俊美男人的怀中。

    尹重月愣愣地看着这个个子很高的男子,只觉得他比他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好看。

    玄九霄掂了掂手中的球,抬头朝着城楼上看去,如同黑色玄石一般的眼眸,便这样撞进了尹重月的眼中。

    玄九霄是贵客,他自然被恭恭敬敬地请进了城主府中。

    玄九霄将珍贵的礼物放下,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眸在穿着一袭红衣的尹重月脸上划过,只对他道了一句祝福之言。

    只是,玄九霄此次前来,并不只是为了参加尹重月的生日宴罢了,他还要借此机会,让重月城主彻底打消将尹重月生辰过后便送到紫帝天都当后位接班人培养的想法。

    不过,大抵是为了顾及尹重月的情绪,他在私底下才与尹峰说道:“本王于尹重月无意,且已有心慕之人,尹城主的厚爱,本王怕是承受不起。”

    这世上,哪里还有玄九霄所承受不起的厚爱?

    不过是推脱罢了。

    尹峰吓了一跳,问道:“不知殿下心慕之人......”

    “我有一位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虽我与她并未挑破那层窗纸,但再过几年,我势必是要娶她的。”玄九霄淡淡说道。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仍是没有多余的情绪,却不容置喙,不容怀疑。

    尹峰欲言又止,犹豫了良久,才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他虽不愿违背老祖宗的意思,却更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成为多出来的那个人,备受欺辱,便说道:“既是如此,看来我儿与殿下并无缘分,情爰之事不可强求,那老祖宗定下来的婚约,便自此不作数吧。”玄九霄没想到尹峰竟是如此简单便答应了,毕竟在他心中,尹峰乃是一个卖儿求荣之人。

    不过,事情如此轻易便能解决,玄九霄自是畅快,于是他也松了松口,许诺道:“此事,算我玄九霄欠你尹家一个人情。”

    留下这句话,玄九霄便离开了重月城。

    出了门,他看到抱着一只紫藤球站在柱子旁边不知听得多少话的尹重月。

    玄九霄第二次仔细打量尹重月。

    因为以他的修为,竟是从头到尾都没察觉外面还有这么个人存在。

    尹重月抬着脑袋,望着玄九霄,像是个小大人似的,道:“玄九霄,全九界都知道我长大以后是要与你结为道侣的,你就这么把我给拒绝了,若是让人知道,会搞得我很没面子的。”

    玄九霄微微挑眉,道:“本王已经与你父亲说好了。”

    尹重月撇撇嘴,说:“你与他说好,又不是与我说好,玄九霄,你欠我一个人情。”

    玄九霄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竟能说出这等赖皮的话来。

    只是,他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玄九霄便道:“你想要什么?但凡不过分的,我都可以应允。”

    尹重月想了想,道:“我今年八岁,八年之后的今晚,我要你来我的生辰宴。”

    玄九霄只看了他片刻,便道:“若当时我无要事,定会准时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