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口说过话的任扶摇,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魔岩至今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他这边的人,死了便是真的死了,并不相识重月城里面的百姓,被杀了还有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大概是,他太孤独了吧。”晏天痕说:“千年百年都在这大针里面封着,没人和他说话,还挺可怜的。”

    青竹有些不服气,说:“我也是千年百年的都在同一个地方扎根,也不觉得孤单啊。”

    萧林风揉了揉青竹的脑袋,道:“小竹子,你是草木灵精,本就没和人说过话,所以感受不到孤单,只是维持原样罢了,但这尹重月,曾是众星拱月的天之骄子,不一样的。”

    青竹茫然:“怎就不一样了?”

    蔺玄之淡淡道:“尝过世间喧嚣繁华,便难以忍受孤单寂寞了。”

    蔺玄之等人分头去打探消息。

    结果不出他们所料,果然如尹重月所说,已经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便是他的生辰日了。如今搬救兵已经来不及,玄九霄亦不会来参加尹重月的生辰宴,想来尹重月也并未让他父亲派人去找救援,所以这般下去,一个月的时间一到,怕是结果也不会有分毫改变。

    一个糟糕的消息又在几日之后传来。

    任扶摇身边的一位下属,竟是压抑不住修为,不小心进阶,却又爆体身亡。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偶然,三次便是必然了。

    这封魔大阵,必然有等级压制,所能容纳的修为只有进来时原封不动的修为,若有突破,必回爆体而亡。

    众人便不敢再随意修炼了,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成了一抹永远走不出去的亡魂。

    随着尹重月生辰日逐渐逼近,众人便也越来越焦灼了,不过,好在他们都算是心姓坚定之人,否则,怕是早就已经被逼疯了。

    很快便到了少城主的生辰日。

    蔺玄之等人这次一改之前在城门口等待的决定,反而随着那些城中的百姓,一起朝着城主府那边走去,到了城主府门口,只见尹重月一身华服地站在尹峰身边,与他一起站在城楼最高处,接受来自子民的叩拜和祝福。

    尹重月见到了站在人堆中的几个外来之人,他唇角勾出了一抹晦暗不明的笑意。

    第409章 重月之夜(6)

    城主府门口摆了一日流水宴,长桌被壮士们扛在肩膀上,从天而降整齐划一地放在广场上,这望不到头的长桌上铺满了灵果灵酒,扑面而来的香气惹的人食欲大振。

    很久都没吃过饭的晏天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扯了扯蔺玄之的袖子,道:“大哥,我想吃。”

    蔺玄之道:“难道你不觉得,这一顿饭,很像是断头饭吗?”

    段宇阳:“你这形容......CAO,搞得我一点儿食欲都没了。”

    蔺玄之摸摸晏天痕的头,道:“所以,还是别吃了。”

    冷寂雪却是笑眯眯地捏起了一只灵果,道:“可是,如果不吃的话,难道这就不是断头饭了?”

    蔺玄之:“......”

    晏天痕:“......”

    冷寂雪刚想往嘴里塞,就被皇甫晋给眼疾手快地将食物给掐走了。

    “别随便乱吃东西,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毒没毒。”皇甫晋黑着脸没好气地说。

    冷寂雪笑了笑,道:“呀,既然阿晋不让吃,那就不吃好啦。”

    皇甫晋瞪了他一眼,没有吱声。

    说起来,冷寂雪也只是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罢了,他总不可能当真去吃这封魔大阵之中的东西,谁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用什么做出来的。

    很快,夜晚又一次降临了。

    历史在不断地重演,蔺玄之又一次亲眼见证了重月城从辉煌鼎盛到一夜之间彻底被摧毀的过程。

    望着四处都是火焰的重月城,众人的心情比第一次见到,更加沉重。

    但是,重月城的火烧不到他们身上,那些黑白鸦杀的刀锋,也无法伤害他们分毫--反之亦然。

    救无可救,帮无可帮,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这一次,蔺玄之选择在重月城成为灰烬之日,便离开城主府,前去城门处守着。

    他要验证一件事情。

    三日之后,同一个时间,一位身着黑袍镶金边头戴玉冠的男人,持剑乘马,踏破了城门那看不到的结界,飞奔而来。

    这一次,蔺玄之在惊鸿一瞥之间,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

    他心中萌生出一种宿命感,让他禁不住感慨道--果然如此。

    再一晃神之间,他们又一次出现在重月城之外。

    元天问恨的咬牙切齿,道:“这到底是在搞什么?我的剑都已经出鞘了,却根本无法伤害那些杂种分毫!妈的,太他妈的憋屈了!”

    平曰里,元天问大多数时间还是能维持自己身为世家公子的形象,然而在他眼睁睁看着那群侵略者大肆屠杀无辜百姓的时候,仍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由衷的愤恨和恼怒。

    皇甫晋看了眼元天问,道:“淡定一些,反正,就算我们能杀了那些人,历史也不会改变,重月城已经消失,这里的一切,都不过是幻像罢了。”

    “可即便知道是幻像,亦是想要改变。”青竹叹了口气,道:“可怜了那孩子,永远都要活在重月城被灭城的记忆之中了。”

    任扶摇走了过来,亦是有些失落,道:“相比较他们,我们可真是够走运了。”

    “我真想将那群混账,千刀万剐!”萧林风重重地将手中剑插入了地面,又是无奈又是沮丧。

    萧林风从来都是个侠骨柔情之人,他以前为凡人的时候,便总是惩恶扬善,想要平尽天下不平之事,如今见到这等龌龊下流卑鄙无耻之事,自然心绪难平,可他却又无能为力。

    青竹安慰似的拍了拍萧林风的肩膀,道:“过去的事情,我们都无法改变。”

    冷寂雪抬头道:“也不尽然无法改变。”

    皇甫晋道:“何解?”

    冷寂雪想了想,道:“我知道这天下有一至宝,名为溯世镜,此乃先古时期的鸿蒙至宝,若是谁拿了它,便能够回溯时光,让一切重新开始。”

    万倚彤来了兴趣,道:H我也听说过这种法宝,只是,它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罢了,传言中,溯世镜一直都在玄家人手中,只是不知何时,便已经丟失不见了。“

    段宇阳道:“这倒是稀奇。”

    晏天痕也很是唏嘘地说道:“若是我有这溯世镜,一定要让时光回溯到重月城被灭城之前。”

    冷寂雪笑了笑,道:“阿痕的确是个心善之人。”

    晏天痕没有解释,心中却是酸涩又不爽地想道:谁叫那个胡乱给人找麻烦的尹城主,临死之前诅咒了他这个无辜之人。

    若非他这该死的体质,此时此刻,说不定他还有一个完整的家。

    众人说了会儿无关紧要的话,最终还是将话题拉扯回了如今眼下最要紧的事情上。

    “所以,大家可有什么想法?”任扶摇问道。

    “我们的修为,在这城中的时候,相当于没有,也找不到突破口,我是实在想不出来,尹重月的执念究竟是什么了。”冷寂雪有些发愁地皱了皱眉头。

    “难道是灭城?”元天问寻思着,道:“可是,我们已经竭尽全力阻止晏迟灭城了,可惜没有丝毫作用。”

    萧林风摸了摸下巴,道:“执念一事,除了仇,便是情。难不成,他的执念在玄楼身上?”

    “可玄楼不来,我们又有什么办法?”皇甫晋说。

    晏天痕看了看蔺玄之,眨了眨眼睛,说:“大哥,你从一开始就不怎么说话,你是在想什么呢?”

    众人的视线,落在了蔺玄之身上。

    蔺玄之扫视着众人,缓声说道:“我有一个想法,只是尚不确定是否可行,但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来看,值得一试。”

    再见到小猴子的时候,尹重月站在他们面前,笑着说道:“你们只有两次机会了,再过七日,便是重月之夜,你们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外面不好么?为什么非要来这里找死?”

    蔺玄之只是看着尹重月,道:“尹少城主,还有七日才是你生辰,晏家会派人屠城,你何不告诉你父亲,让他现在便派人前去紫帝天都,请求支援?”

    尹重月面色微微一变。

    尹重月轻描淡写道:“‘没有必要。”

    他原以为,蔺玄之会再劝他几句,但却见蔺玄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说起来,也的确没什么必要。”

    尹重月皱了皱眉,转身便抱着球走了,那背影也不如以前看起来那般轻快,兴许是因为对蔺玄之等人,也懒得逗弄戏耍了。

    尹重月离开之后,晏天痕愁眉苦脸地对蔺玄之道:“大哥,你的法子可行不可行啊?这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儿,得考虑周全啊。”

    蔺玄之微微一笑,道:“方才我问他是否要请求支援,他说没有必要,我便更是可以确定他心中所想,你且看着吧。”

    姬云蔚摸摸下巴,说:“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靠谱诶。”

    冷寂雪道:“但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法子了,只得放手一搏。”

    这短短七日,他们除了每日都在城中参观游玩,其他的什么都不曾多做,说起来,这尹重月虽然心思难猜,行事古怪,但这幻境之中的重月城却是实打实的美好,不光是自然风景,就连修葺的建筑和花草景观,都别有一番风味儿。

    尹重月本还想看着蔺玄之他们像是没头苍蝇似的在这里面乱转,因即将面临永远走不出去的困境,而心急如焚,却没想到,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竟然在他这幻境之中,玩儿的如鱼得水,不亦乐乎。

    尹重月虽有些不爽,到了最后却又免不了觉得好笑。

    罢了罢了,反正这些人,以后都是要留下来陪他玩儿的。

    转眼便到了七月十五曰。

    尹重月站在楼台之上,看到了随着平民百姓们站在一起的晏天痕等人,只是,他并没有见到那个和玄楼长得十分相像的蔺玄之。

    尹重月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从楼上跳了下来,走到晏天痕身前,道:“喂,小子,蔺玄之呢?”

    晏天痕伸手摸了摸尹重月的脑袋,道:“我叫晏天痕,不叫喂。我大哥有别的事情要做,他已经离开一段时间。”

    尹重月:“......”胆大包天,竟然敢摸本尊的脑袋!

    尹重月只是冷冷扫了晏天痕一眼,一甩袖子转身走人,还凉凉说道:“再过几日,你们便要被永远困在这里了。”

    “也有可能,我们与你都一起重见天日了。”晏天痕好脾气地笑眯眯回道。

    尹重月古怪地一笑,转过脑袋盯着晏天痕看了一会儿,道:“倒是也有这个可能,那就祝你好运了。”

    晏天痕说:“应当是,祝我们好运。”

    尹重月加快脚步往前走着,然后一挥袖子便如同一根轻飘飘的羽毛似的,飞到了城头上,而城头上站在他身边的尹峰,却像是丝毫不知道他儿子何时离开过似的。

    重月之乐,承载着重月城的人们对紫帝天都最深沉的尊敬和祭献。

    所以它声势浩大,倾尽繁华,让任何人看了,都能见到万法时的鼎盛辉煌。

    然而一朝倾覆,覆水难收。

    子夜将至。

    黑白鸦杀破门而出,白鸦随主一路以白骨铺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城主府门前。

    然后,相同的对话便又一次重复。

    晏迟恬不知耻地向尹峰讨要尹重月,尹峰拒绝,尹峰对着晏迟出手,却被晏迟一招致胜。

    尹重月一袭红衣站在城头,他眺望着不知名的远方,似嘲似讽地勾了勾唇角。

    他没有动,然而却有另外一个他,代替他从城头上跳了下去,朝着晏迟走去。

    那个孩童,代替他向那个残忍的刽子手求饶,他愿意成为他的炉鼎,他再也不做那个从很早之前便开始做的、成为玄楼道侣的美梦了。

    第410章 破阵之法

    “炉鼎之体,果然味美,可惜太小了些,本世子玩儿不尽兴,不过,这身子多调教几年,倒也够了。”晏迟道。

    看过整整两遍的情节,晏天痕记得很是清楚,接下来,只需要晏迟一抬手,那些鸦杀便会将无辜的百姓悉数屠戮。

    尹重月冷漠地看着这每个细节都已经印刻在他的骨子里的一幕。

    内心毫无波动。

    他已经知道结局,甚至知道过程--比如,第一给被杀的百姓,是那个还不到七岁的女孩。

    重复了不知多少遍,他即便有心,也早晚已经麻木了。

    晏迟的手抬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这个屠城的手势即将做出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冷光破空而来,穿透了一个刽子手的胸膛,速度不减宛若一道闪电似的直冲冲地以雷霆之速飞了过来。

    剑光因速度太快,而成了一道一闪而过的青光,剑招散开的剑气所到之处,竟是扫了一大片的鸦杀影卫。

    甚至,尹重月都不曾来得及听到长剑断骨的声音。

    只一个恍惚,又似乎是眨了一下眼睛,原本准备下令的晏迟,那只罪恶的右手,已经被齐腕砍下,血淋淋的手落在地上,又被一只不知从何处跑出来的虎崽子咬着叼走。

    尹重月愣了好一会儿,他看着骑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一袭烫金滚边黑袍的持剑男人,从晏迟头上略过,在城门口转了个弯,挡在了他与他父亲前面。

    男子声音宛若昆山玉碎,清而沉,他手中持着一柄已经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