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不得过去将他挫骨扬灰--他的诅咒,竟是有一部分落在了晏天痕的身上!

    他两辈子都以为,晏天痕的体质,乃是因为阴差阳错,偶尔得之,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料到,这一切的一切,竟还和这重月城城主的诅咒有关!

    妈的......

    火光四起,倒映在蔺玄之的黑瞳之中,宛若从他眸中逬射出的两股怒火。

    万倚彤也禁不住倒吸凉气,喃喃说道:“十四年前,晏家生出来的那个半血天魔,便是天生炉鼎之体,这当真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一报还一报啊。”

    “这算什么一报还一报?”北弒天皱眉,道:“晏迟造的孽,竟是让他后人来还,当真是没天理。”

    冷寂雪叹了口气,道:“父债子偿,天经地义,端看那后人的运气如何了。重月城本就是个古怪之地,此处磁场很是古怪,又一夜之间死了这么多人,再加上狱火焚烧,怕是要出魔啊。”

    大火烧了三日三夜。

    原本还繁华安宁的城池,彻底成了一个处处都是烧焦味道的死城。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三日之后再回到城主府前,竟是能看到一个穿着红袍光着脚丫子面色如玉的孩童,晃着脚坐在高高的城主府城墙上,面色轻松地望着这满目疮痍的城池。

    “小猴子?”晏天痕吃惊地说:“他不是死了吗?”

    “定然是死了。”蔺玄之看着尹重月,道:“也不知,这是幻像,还是鬼魂。”

    小猴子往这里看了一眼。

    他将一只球,朝着楼下扔了过来。

    紫藤球蹦蹦跳跳地落在了蔺玄之身边。

    晏天痕的神经马上紧绷起来,看着那紫藤球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炸弹似的。

    然而,蔺玄之却只是顿了一顿,便弯腰将那只球捡了起来。

    他飞身而上,落在小猴子身边,将球递给了他。

    尹重月接过球来,对着蔺玄之笑了笑,道:“你和他很像。”

    “哪里像?”蔺玄之问道。

    “气息像,容貌像,气质也像。”尹重月嘴角带着酒窝,天真烂漫地笑着,说:“在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他回来了。”

    蔺玄之顿了顿,他不知该接什么话。

    尹重月低头看着手中染了血的藤条球,喃喃说道:“他为什么没有来?”

    玄楼为什么没有来?

    蔺玄之当然无法给他答案。

    “若是他来了,是不是爹爹就不用死了?是不是城中那些无辜百姓,就不用死了?是不是我也不用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尹重月忽然落了泪,血色的泪水砸在手背上,一滴一滴的,看得人心疼。

    “他为什么食言了?他这个骗子。”

    “他明明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

    “他说他等我长大,便娶我为妻。”

    “可是我死了。”

    “我再也不能离幵重月城了。”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蔺玄之觉得尹重月很是可怜。

    “不过......”尹重月忽然抬起头,看着蔺玄之笑了一下,样子十分诡异:“你们也出不去了。重月城有进无出,你们便留下来陪我吧。”

    蔺玄之:“......”

    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真是瞎了这双眼,竟是对尹重月动了恻隐之心。

    天知道这个时候的尹重月,究竟是人是鬼!

    “大哥!”晏天痕尖锐的声音几乎刺破蔺玄之的耳膜。

    蔺玄之猛然回过神来,他觉得大脑胀痛,像是中了什么咒似的。

    “你对我,用了惑术?”蔺玄之微微蹙眉看着还是孩童模样的尹重月。

    尹重月歪着脑袋,笑嘻嘻地说道:“你还是很厉害的么,旁人中了我的术,早就已经扑过来了,你却是无动于衷。”

    蔺玄之眼眸微沉,道:“尹重月,这大阵中被压得那人,可否是你?”

    尹重月笑容不变,望着蔺玄之道:“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反正,你们破不了这阵,也不可能救了你们自己的。”

    蔺玄之淡淡道:“难道你不想离开这大阵?”

    尹重月哈哈大笑,道:“这世上能困住我的,只有我自己,而这阵法之所能造出一个重月城,便是因为我的执念太深,这里乃是我的所思所想,你破不了我的执念,便再也出不了这重月之城,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为何而来,我不介意你们在阵中修炼,只是......能修炼多久,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说完,尹重月一挥袖子,蔺玄之便从城墙上翩然而落。

    他继续朝着前方不知名的地方眺望,脚丫子一晃一晃的,脸上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大哥,你方才为何盯着他发呆啊?”晏天痕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说道。

    蔺玄之摇摇头,道:“只是想看透他而已。”

    元天问道:“我们还要在这里多久?重月城已经被灭了,接下来,也不知能否有什么提示。”

    萧林风道:“不知你们可有发现,这城中的灵气,越发浓郁了。”

    任扶摇点了点头,道:“没错,但如今有一个问题,想来必须要告诉大家。”

    “什么问题?”冷寂雪问道。

    任扶摇面色凝重,道:“昨日,我有一位下属进阶黄阶,却没想到,他竟是不知为何爆体身亡,而且,他不是唯一一个在进阶之中爆体身亡之人。我现在怀疑,若是在这大阵中晋升,怕是会直接被这大阵的威压,给压得爆体身亡。”

    蔺玄之等人此时早已都在进阶边沿,只是因为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不曾晋升修为。

    经任扶摇这么一说,他们更是庆幸自己之前小心谨慎的选择。

    姬云蔚的修为,如今也已经在淬体三重边沿徘徊,他禁不住苦恼地挠挠头,道:“太强悍了,果然也是一种负担。”皇甫晋:“......”

    青竹说道:“虽然不能确定是否和大阵有关,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还是继续小心为妙吧。”

    第408章 重月之夜(5)

    “竹子哥哥说得对。”晏天痕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他之前,一直想要突破淬体二重,好在被蔺玄之强行押着,没出什么意外。

    众人又在这处处都是残肢断骸宛若古战场般的城池中停留了三日,却根本没有任何收获。

    就在大家都快要没了姓子继续等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一日,城门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响,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烫金滚边法袍,头戴玉冠的男子,乘着一匹双翼铺开足足有八米宽的纯白色类马灵兽,破门而入,尚未等到他们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眼前的画面便是一个转动,众人竟是又到了最初来到重月城的时候。

    蔺玄之一阵恍惚地看着前方的那座城池。

    一个轮回。

    众人都有些茫然不解,但是很快,他们便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重月城但凡只要进去,便没有出来的机会了,所以他们便要在重月城外,将出去的路找到。

    然而找了许久,却是毫无收获。

    蔺玄之道:“不必找了。若想要解开此处的幻象,必须解幵尹重月心中的执念。”

    冷寂雪愣了一愣,道:“为何这么说?”

    蔺玄之望着那从外看起来,具是伤痕累累残肢断骸的城池,道:“这重月城的幻像,是尹重月的执念所形成的,执念不破,这座城池永远不会消失。”

    段宇阳倒吸口凉气,道:“可是,他心中的执念究竟是什么,我们怎会知道?”

    一个人的执念有多种,有的为仇,有的为情,有的为自己,有的为苍生。

    执念是最难破解的谜,因为它不知因何而起,又会因何而终。

    蔺玄之盯着那城门,道:“我们再进去看看便知道了。”

    在此处游荡,反正也不可能再找到出路,他们倒不如继续回到那重月城中寻找解决的方法,毕竟,比起第一次进城时候的一头雾水,至少他们现在至少已经知道了重月城衰落的来龙去脉,也知道那小城主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进城之前,万倚彤禁不住感慨叹息道:“天族始终在寻找当初重月城那件引来屠城之祸的绝世法宝,没想到,这法宝竟是一个孩子。”

    “绝世炉鼎,又是后命,必然会成为众人争相哄抢的存在。”北弒天淡淡说道。

    晏天痕轻轻咬了咬下唇。

    他的命格,便是如此。

    而且,从尹峰的诅咒中可知,他竟是来给晏家偿还孽债、偿还因果的。

    这不是坑爹么?

    管他屁事儿啊!

    蛋疼。

    蔺玄之轻轻握住了晏天痕的手,用温柔如水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一怕什么,有我在。

    晏天痕抿了抿唇,对着蔺玄之笑了一笑。

    算了,就当是为遇见他哥先得早点儿罪了。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啊。”万倚彤咂舌道:“自古以外,绝世炉鼎的下场都不会太好,他们就像是被天道给诅咒了似的,人生从来都是身不由己,偶尔有那么几个幸运的,出生地位高本该无人敢惹,却又因为各种意外,而沦为可怜虫,就像当年晏家的那位......”

    “晏家的那位如何了?”姬云蔚对于九界之事不甚了解,听万倚彤提起,又突然停下,便好奇地一问。

    北弒天扫了万倚彤一眼,道:“你听来的这些传闻,再胡说八道,小心回去之后,师尊揍死你。”

    万倚彤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便笑嘻嘻地打着哈哈道:“哎呀,一不小心又把话本里的情节当真了,师兄你可千万别让师父知道啊。”

    北弑天面无表情地看向别处,道:“能被师尊揍一顿,也是好的。”

    万倚彤说:“好个屁。”

    蔺玄之道:“说明我们已经出去了。”

    万倚彤:“......”求揍!

    不管是真的话本戏码,还是其他什么的,眼看着万倚彤不想说,姬云蔚便也很有眼色地不再问。

    很快,众人第二次踏入了重月城的地界。

    还是那样的城,还是那样的人。

    藤条球落在了蔺玄之的脚边。

    再看到小猴子,蔺玄之眼神复杂地说道:“你便是这重月城的少主了。”

    尹重月笑了笑,说道:“整个重月城,都知道我是少主。”

    蔺玄之道:“尹重月,玄楼不会来的,待你生辰宴那一日,晏迟将会率领黑白鸦杀,屠你满城。”

    尹重月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与蔺玄之对视片刻,方才歪了歪脑袋,轻轻问道:“蔺玄之,你真是个胆大包天地人。”

    众人一听这话,突然觉得有戏。

    至少这尹重月看起来并没失忆。

    蔺玄之淡淡说道:“你可回稟城主,让他速速前去求援,距离晏家屠城那日,还有三月有余。”

    尹重月面色恢复了原状,道:“谁告诉你还有三个月?”

    蔺玄之:“什么意思?”

    尹重月轻笑了一声,道:“已经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若是你们这次再失败,下一次进入重月城,便只剩下七日时间,再下一次,便是三日,若是四次之后,你们还不能解幵这重月城之困,你们将会永远重复重月城被屠城的那一日,直到你们被磨死在这大阵之中。”

    “这也太苛刻了吧!”段宇阳脱口而出。

    尹重月勾唇道:“放心,你体内的那个元胎倒是不错,我这魂魄也飘荡了够久了,想要找个安家之处,若是你死了,我会亲自养你的元胎的。”

    段宇阳:“......”CAO你大爷!

    元天问的脸色腾然黑了下来,抽剑道:“你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你重温重月之夜那日的记忆?”

    尹重月冷笑,眸子冰凉,道:“这整个重月之城,都是我一个人的世界,在这城中,我想让谁死,谁便要死无葬身之地,我想让谁活,谁便能活下来,甚至我连手都不用动一下。你对我说这等话,莫不是找死”

    段宇阳面色一变,一巴掌拍在了元天问的脑门儿上,道:“别理会他,他脑子不好使唤。”

    元天问:“......”

    CAO!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忍!

    尹重月抱着球,走路的姿势有些吊儿郎当的,估计是被拆穿了身份,所以也没了愚弄他们继续装小孩儿的乐趣了吧。

    “你们既然胆子如此之大,敢来封魔大阵玩乐,那就陪着本尊,好好玩玩吧--哈哈哈哈哈!H抽了抽嘴角,元天问把手指头捏得咔啪作响,道:“妈的,我真想把他给揍一顿。”

    萧林风笑道:“你可打不过他,也就想想吧。”

    段宇阳摸摸肚子,道:“没想到,在重月城外,在我耳朵边吹凉风的那个东西,当真是这孩子。”

    “什么孩子,他就是个魔鬼!”元天问耳尖地挑着毛病。

    段宇阳翻了个白眼,道:“就算是个魔鬼,死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说起来,要是我们真的一不小心挂了,以后保不准还得让他替我们养儿子。”

    元天问顿时烦躁:“让他给我们养儿子?他不把我们的儿子驱売给占了就不错了!”

    “他虽是这般说,我却觉得他不会这般做。”段宇阳道:“他若当真只想要一个躯体,早在我们进入封魔大阵的时候,他便做了。这重月之城都是他的,相杀我们,易如反掌,可他并未动手。”

    冷寂雪也点点头,道:“现在想想,却是如此。除了任少宗那边死了几个人之外,我们这便,倒是风平浪静。”

    从进来开始便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