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之后,几十个人仍是翻遍了整个重月城,都没见那小孩儿的影子。

    除了那小孩儿之外,那位少城主就成了重要人物。

    蔺玄之每日都要去城主府门口瞅瞅,然而他仍是没有太多突破,不过,在还剩余半个月就到所谓了少城主生辰日的那天,蔺玄之和晏天痕前去城主府碰碰运气时,总算是听到了不同的回答。

    前面的对话,和第一次蔺玄之与城主的对话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然而,这次蔺玄之不知为何,突然提起了少城主--“尹城主,再过半月便是少城主的生辰日了吧?”

    原本,他只是随口一提,想要问问那少城主究竟为何如此受重月城的百姓们厚爱,没想到,他刚一开口,尹城主的面色便腾然大变--“多谢晏少厚爱,小子便不劳你挂心了!”

    说完,尹城主大手一挥,道:“将他给我轰出城主府大门,以后他再投拜帖,便直接扔出去,狼子野心,卑鄙小人,该死,该死!”

    于是,蔺玄之和晏天痕第一次被城主府的士兵们打出了八丈远,城主府的士兵一个个对他们都是怒目相向,仿佛他们做了什么穷凶极恶之事一样。

    蔺玄之拉着晏天痕扭头就跑,两只虎崽子跑得比他们更快,一溜烟的功夫就已经没了踪影。

    到了安全地方,晏天痕和蔺玄之对视着,双双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不为别的,他们方才是真有点担心会被尹城主当成魔岩那号人,给直接绑起来压到地牢里面。

    蔺玄之的感觉也很是清奇,他虽然不曾和此处的任何一位士兵真正过招动手,但他就是隐隐有种第六感,若当真打起来,他必然不会是这些人的对手--若是蔺湛曾给蔺玄之提起过游戏中宛若开挂一般永远打不死的NPC,恐怕蔺玄之便能心下了然了。

    有些人,是注定打不死的。

    蔺玄之与晏天痕回去之后,两人将在城主府的事情,告诉了其他同伴,但是分析了半天,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便是,所有的矛头,全部都指向了同一个人,那人便是少城主。

    可是,他们连城主府都进不去,又何谈少城主?

    而且,这重月城的人,虽然一个个都几句话离不开少城主,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见过少城主,且他们翻来覆去,也不过是在计算着曰子。

    比如,距离少城主的生辰日,还有两个月。

    距离少城主的生辰日,还有一个月。

    距离少城主的生辰日,还有三天......两天......一天。

    今日,便是重月城少城主的生辰日。

    城中之人一改之前如常的过家家举动,竟是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挂起了喜庆的红灯笼,而且,蔺玄之还眼尖地发现,一位三个月都不曾换一件衣服的大汉,竟是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新衣,上面连个多余的褶皱都没有。

    再观察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而且,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盛满了水的容器,有的是碗,有的是盆。

    蔺玄之等人今日未曾再去城主府,而是来到了重月城的城门,因为,闭合了很久的大门,竟是轰然打开,两边站满了城主府的侍卫。

    姬云蔚尝试着与那些侍卫说话,可那些侍卫却像是雕塑似的,目不斜视,面不改色,直直地看向前方,姬云蔚怏怏而归。

    蔺玄之等人尝试着从大门出去,却是刚迈出一只脚,便被侍卫给拿着长枪拦了下来。

    侍卫面无表情道:“今日乃是公子生辰之宴,只进不出,若有事离城,且等到明日一早。”

    任扶摇身边的一个修士,早已在这三个月的困兽之斗中,被磨得根本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他便当即抽出了长剑,嘶吼一声,骂了句“你爷爷我偏偏今天就要出去”,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城门跑去。

    第405章 重月之夜(2)

    任扶摇阻止不及,便看到一道亮光闪过,那修士已经被拦腰劈成了两半,鲜血哗啦啦地喷洒了一地,他的双腿还在往前跑,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睛,却盯着他的下半身冲到了城门口,在刚准备踏出城门的时候,便不知被什么给搅碎成了肉沬,旋即化成尘埃,连痕迹都不曾留下。

    “嘭”地一声,半个身体躺在了地上。

    场面一片死寂。

    任扶摇身后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人,也骇然不已,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过了片刻,皇甫晋才开口道:“蔺少主,你剑法厉害,可有看清方才是谁动的手?”

    蔺玄之道:“我剑法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淬体期三重修为,你已经进入黄阶,你若是看不清,我自然更看不清了。”

    “咕嘟。”

    不知是谁咽了口唾沬。

    这场面,未免太骇人了些。

    那个冒冒失失送了姓命的修士,又一次证明了蔺玄之心中所想一一这重月城中,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们能挑战的。

    若想出去,怕是还要找其他法子。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那些侍卫在杀了一个人之后,并没有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他们这一伙儿人,仍是目不斜视,大有“你不找事我便不找你”的意思。

    眼看着这城门算是出不去了,蔺玄之便只得转而求其次,打算前往城主府去看一看。

    然而,正在这时,一只不知名的紫藤编制的小球,滚落到了蔺玄之的脚边。

    蔺玄之顺着球滚过来的方向,看到了一个身穿大红色衣袍的孩子。

    那便是他们寻找多日不曾见其踪影的小猴子。

    数双眼睛齐刷刷地落在了小猴子的身上,一时间竟是没人说话,像是生怕把这个小孩儿给吓跑似的。

    还是晏天痕先行开口,他捡起球,对着小猴子招了招手,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哟,好久不见了啊。”

    小猴子笑眯眯地走过来,说:“好久不见了,你们竟然还没有离幵重月城呀,难不成,你们也是受邀前来参加小城主生日宴的?”

    晏天痕刚想摇头,便听蔺玄之道:“小城主的生日宴,为何这般轰动?”

    小猴子抱着球,歪了歪脑袋,道:“大概是因为小城主出生的日子比较特殊吧。你们是从外面来的,所以有所不知,重月城自古以来便有传说,若是谁在重月之夜出生,便能成为这九界之后,虽然小城主才八岁,但从他出生起,城中人便将他当成未来紫帝天都的主母来看待啦!”

    紫帝天都的主母?

    这种传言,又是如何来的?

    蔺玄之等人具是震惊,尤其是万倚彤和北弒天,他们更是有种在听戏本的感觉--以往在九界的时候,他们只知道九大天族外加一个准天族每年都在争紫帝天都的后位,只是还从来不曾听说过,何时还曾出现过从一出生就既定为天后之人。

    万倚彤禁不住吐槽道:“这话都敢说出来,重月城不被灭,谁还能被灭?那可是天后的位置啊,一旦坐在上面,整个天后家族弟子的继承顺位,都不知要提前多少。尹家......其他的天族,怎可能不盯着他们?”

    北弒天道:“你少说几句。”

    万倚彤一愣,意识到小猴子在看着他。

    小猴子笑了笑,脸颊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道:“大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万倚彤一时间有些语结,他顿了一顿,才耐着姓子说道:“小弟弟,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若你有门路,便去告诉尹城主,重月城的这个传言,是会给这座城池,带来杀身之祸灭城之灾的。”

    小猴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眼神变得颇为古怪复杂,盯着万倚彤道:“哥哥,你现在才说这种话,已经晚了。”

    万倚彤:“......”

    怎么晚了?

    为什么晚了?

    而且这句话从小孩子嘴巴里面说出来,为何这般古怪诡异?

    小猴子说完这句“晚了”之后,便朝着城门外眺望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殷殷的期盼,仿佛是在等谁过来。

    蔺玄之走到小猴子身边,道:“你的那位楼哥哥,可还没来?”

    小猴子满怀希望,道:“他会来的,楼哥哥答应了我的,他说今日一定会来。”

    蔺玄之愣了一下,道:“他会来的。”

    小猴子冲着蔺玄之笑了笑,对着他摆摆手道:“少城主的生辰宴要开始啦,我也要走了。”

    他还提醒道:“今日城中热闹,还是城门安生,你们便在这里吧,也不容易走散了。”

    说完,小猴子便撒开腿丫子跑走了。

    任扶摇派了下属跟着他,但不消片刻,下属便黑着脸回来报告道:“那小子也不知是什么鬼怪东西,我们跟了不过一条街,他便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

    段宇阳禁不住想起了在城门外的遭遇,他打了个寒颤道:“你们说,那小子该不会是个鬼魂吧?”

    元天问当即有种拔剑砍人的冲动,却听萧林风道:“就算是个鬼魂,也不曾害人,况且,这小子身份不一般,他可是如今唯一一个能够和我们正产交谈之人。”

    蔺玄之若有所思地道:“他极有可能,便是这城中的真正主人。”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倒吸凉气。

    此处乃是一个封魔大阵,若那小子便是重月城之主,稍作推测,小猴子又该是什么人?

    “我怀疑......”冷寂雪皱了皱眉头。

    蔺玄之道:“我也怀疑。”

    晏天痕道:“难不成,小猴子便是那个被封印的天魔尊?可他明明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不仅如此。”蔺玄之微微沉眸,道:“从我们入城开始,所有人都在提及一个人,那便是少城主。而根据我们探听来的消息,少城主该是度过八岁的生辰,而方才那孩子的年龄,看起来恰巧相符。还有一点......”

    他的视线缓缓扫过万倚彤和北弑天,道:“当初封魔的五位天族帝君,除了西凰凤九韶、南皇云水间、北帝龙尧沧海以及东北灵帝容倾寒之外,当是还有一位帝君。”

    万倚彤眼睛一亮,道:“你说的那人,乃是紫帝天都最后一位玄主,名为玄九霄,只是,你突然提起他们做什么?”

    蔺玄之微微眯起眸子,道:“玄九霄,单字楼。”

    万倚彤猛然瞪大眼睛,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是说--”北弒天也禁不住动容。

    “我便是这个意思。”蔺玄之望着大开的城门,道:“与这座城池时代吻合、背景相符的,也唯有玄楼了。”

    “嘶--”万倚彤倒吸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盯着蔺玄之,道:“小师弟,你未免也太敢猜了吧?那位帝君怎可能和一个小小重月城有什么瓜葛?而且,你总不能单凭一句楼哥哥,就硬是要和那位帝君挂上关系,更

    何况,这封印乃是在五洲大陆,而非九界,众所周知,被那五位帝君封印的天魔尊,已经被五马分尸,分魂离魄,埋在其中五界最隐秘难寻之地了,又怎可能出现在此处?”

    离谱离谱,着实太过离谱。

    万倚彤来自九界,所以他对九界的那些传说中的帝君,自是有种遥远的崇拜感,他在九界之时,尚未接触过与他们相关的任何事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在一个小世界中,竟是能遇到被帝君亲手封印的封魔大阵。

    倒是其他几位本就在五洲的土著,更是轻易便能接受蔺玄之的猜测。

    萧林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虽然我没听说过这些事情,但是,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万倚彤:“......”

    喂,大哥你在这里瞎搅和什么?

    皇甫晋想了想,道:“若是只说名字,倒也可能。”

    任扶摇微微皱眉,思忖片刻道:“若是如此,倒也能说通了。否则,九界来的那两人,到底是吃饱了撑的才费尽力气非要让我来此夺宝,想来这天字级别的大阵,也只有那几位天字级别的大能,才能做出来了。”

    万倚彤面色难得肃穆,道:“若当真如此,那所谓的五界封印,竟是假的了?真正的天魔尊,难道便是被封印在了五洲大陆?”

    并非万倚彤不往别的天魔尊身上猜,而是因为据他所知,被玄九霄亲手封印的天魔尊,从头到尾都只有那么一个。

    “这倒是不好确定。”蔺玄之道:“五洲大陆,既然当初五帝封魔的时候,能够将那只天魔尊分裂成五处,齐齐封印,便也有分裂更多的可能,说不定此处的封魔大阵,便是如此得来的。”

    万倚彤想了好一会儿,仍是摇头道:H不行,我还是觉得这么猜测不可信,先不说那小孩儿究竟是不是那小城主,即便是,他与玄帝也不见得是认识的。”

    蔺玄之点点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猜错了,毕竟,如今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罢了。”

    冷寂雪道:“接着往下看吧,说不定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会给我们一些提示。”

    重月城中人山人海,城主府开始放烟花。

    这种烟花大概是特制的,其中加入了不少修士的真气,造出来的声势也是十分浩大,竟还有星云晩霞,仙子翩飞之景。

    夜晚将至,城中响起音乐之声,带着几分大气和辽阔,意境悠远。

    这是一个安详宁静的城市,这里的人们,虽然修为大多不高,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家家户户都过得幸福和满。

    晏天痕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天空中飞舞着的烟火凤凰和青龙,颇为羡慕地说道:“真好看啊。”

    第406章 重月之夜(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