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愕之色,看了看周围,道:“你们竟也找到了此处?”

    晏天痕冷笑道:“怎么,我们没有死,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任扶摇一愣,面带几分愧疚,道:“抱歉,我也无法左右魔岩的决定。”

    蔺玄之道:“魔岩等人现在何处?”

    任扶摇苦笑道:“魔岩来了没多久,便想着动用武力闯入城主府,却不料被城主府的人抓进了打牢,我想方设法去打牢见他,却根本没有途径,这重月城我也出不去,便只能每天在街上打探消息,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听得魔岩竟是被尹城主给抓走了,晏天痕不觉大快人心,他哈哈哈地笑了一阵,道:“这个魔岩,真是够嚣张的,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次碰了硬钉子,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那般嚣张!”

    任扶摇也知道魔岩人品不好,还得罪了蔺玄之和晏天痕,便也只得尴尬地笑了笑。

    蔺玄之道:“你们前来此处,已经多久?”

    任扶摇道:“已有一月有余。”

    蔺玄之道:“你们可曾拜访城主府?”

    任扶摇点点头,道:“自然是去了的,只是,那城主不知为何,竟是将我认成了其他人,非说我是来夺宝的,还对我刀剑相向,后来我便没再去过了。”

    那种被数百个士兵齐齐放箭的感受,有过一次就够了,不需要再有第二次。

    蔺玄之和晏天痕对视一眼,禁不住同时感到庆幸--幸亏他们进城以来还算客气,而且队伍里面也没有喜欢戳事儿的人,要不然,怕是之后都不会有丝毫进展了。

    任扶摇看了看蔺玄之和晏天痕,道:“你们是何时过来的?可有找到能够离开的方法?”

    晏天痕撇撇嘴,道:“要是能离开,我们早就走了,干嘛还非得在这里等着?”

    蔺玄之道:“任少宗,不知你最近住在什么地方?”

    任扶摇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尴尬之色,道:“这里的客栈,只收灵石,我哪里有灵石给他们?便只能在城郊找了个空地,安营扎寨,你们住在何处?”

    晏天痕道:“我们在城中找了个长廊亭子,每天便在那里休息。”

    大家的待遇都差不多,便也谁都不笑话谁了。

    任扶摇斟酌了片刻,道:“既然我们都被困在了这里,要不然,我们便携手合作吧,交换一下有用信息,说不定还能尽早从这里离开。”

    蔺玄之道:“任少宗,你那里还有多少下属?”

    任扶摇道:“我带的下属,除了三个已经死在了城主府的捉拿之中,魔岩被关押在牢狱中,剩余还有二十一人可用。”

    蔺玄之点点头,道:“不如任少宗便随我们走一趟吧,大家坐在一起,聊一下近日的收获。”

    任扶摇自然乐意之极,毕竟,他可是只有一个人,其他二十一人中,有一大半都是魔岩的人,而且那些人非但不怎么听他指挥,还每日催促他去营救魔岩,鬼知道这城中古怪颇多,那位脾气不太好的城主,见到他们便排兵布阵想要将这伙人给“捉拿归案”,他任扶摇又不是白痴,为何去送死?

    更何况,这一路上,任扶摇对魔岩的行事作风十分看不惯,却因为修为大不如他,而毫无话语权,如今魔岩被抓,任扶摇暗中庆幸还来不及,何谈救人?

    所以,任扶摇当机立断,马上随着蔺玄之一起前往他们的落脚处。

    见到任扶摇,在场的几人都没怎么给好脸色。

    若不是因为他们福大命大,现在早就成了一抹崖下的冤魂。

    皇甫晋先是讥讽道:“任少宗,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玄之脾气真不错,竟是没把你给绑了过来。”

    冷寂雪看了看任扶摇,终究是叹了口气。

    他们心底,又怎会对任扶摇没有怨言?哪怕是任扶摇被逼无奈,但他那个时候,也的的确确是和魔岩站在一边的。

    姬云蔚也忍不住嘲讽了一句,道:“任少宗,该不会是魔岩出了什么意外,你才想着退而求其次,投靠我们吧?”

    蔺玄之:“......”

    居然连这都能猜出来?

    任扶摇何曾落入过如此境地,他禁不住脸上发烫,道:“诸位抱歉了,上次之事,的确是我之过,我无法恳请大家不计前嫌,只是如今这等境遇,任某也无法给予各位弥补。”

    “想染我与那个魔岩合作,门都没有。”皇甫晋态度坚决。

    “若是魔岩还在,我也没这个机会,与你们合作了。”任扶摇禁不住苦笑了一番,道:“魔岩已经被抓入城中打牢了,恐怕,短时间内根本出不来。”

    姬云蔚露出一副恍然大悟之色,道:“我果然猜对了。”

    任扶摇:“......”

    段宇阳爽快地哈哈两声,很是解恨道:“多行不义必自毙,魔岩他活该!”

    元天问看着段宇阳,宠溺地笑了笑。

    虽说这些人中,有一部分还挺排斥任扶摇,但毕竟事儿是魔岩搞出来的,且如今他们都毫发无伤,再加上任扶摇他们掌握到的消息,的确比他们多上一些,便损了几句,过过嘴癮,泻泻火气,也就作罢。说起来,虽然任扶摇自从进了这重月城之后,就因着魔岩作死而没有什么收获,但蔺玄之更想从他身上知道的,却是在进入万兽魔林之前的事情。

    “任少宗,我如今很是想知道,你此次前来万兽魔林,目的究竟是什么?”蔺玄之并不绕弯,而是直言了当地问道。

    任扶摇叹了口气,道:“若是放在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必然不会说话,但现在......说实话,是我爷爷让我与魔岩一起前来万兽魔林极西之处,名义上为查一查万兽魔林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实则是为了让我们来这边,寻找一样法宝,那法宝,便是一样聚灵法宝。”

    说完,任扶摇抬头看了看蔺玄之等人的脸色,顿了一顿,道:“你们竟是丝毫不感到意外,难不成,你们也知道......”

    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任扶摇皱了皱眉,道:“可是,你们又是从何处得知此事的?”

    晏天痕眨眨眼睛,道:“我们是意外听说的,你知不知道西洲的那个隐世家族流家啊?就是流家的家主告诉我们的。”

    其他人齐刷刷地点头。

    反正流主不在这里,一切的锅,都是他的。

    任扶摇一听,便点了点头,道:“若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倒也正常,毕竟,流家也是从九界下来的隐世家族。”

    “只是,这种封尘多年的消息,流主也不一定随随便便就能猜到的吧。”蔺玄之道。

    任扶摇便笑了笑,说:“蔺少主这话说得,可不就外行了?隐世家族乃是九界的使者,他们自然有能够联系到上界的方法。上界的隐秘不知其数,区区一个万兽魔林的秘密,必然是有人知道的。”

    蔺玄之听出了一抹异样,道:“不知任少宗可听说过,五洲大陆已经悉数笼罩在一个结界之中,这些年来,所有飞升的修士,悉数身死道消,却无一人能够离开。”

    任扶摇心中禁不住喟叹,蔺玄之竟是连这等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看样子,他还是太小看蔺玄之了。

    “里面的人,的确出不去,但外面的人,却是可以进来。”任扶摇眯了眯眼眸,道:“流家和简家,与外界素来没有太多来往,我不清楚他们那边是否有九界来者,但我爷爷得知这个消息,便是从一位九界来者那里,所了解到的。”

    因着那位九界来者乃是地阶修为,原本他到了五洲大陆,便是将修为强行压制到玄阶巅峰,根本不可能进入万兽魔林,任不吝又不愿离开宗门,便派了他用起来最顺手的任扶摇,随着魔岩一起前往此处寻宝。而蔺玄之和晏天痕的关注点,具在九界来者身上。

    第404章 重月之夜(1)

    晏天痕瞪大眼睛道:“九界来者,是个什么人?”

    任扶摇想了想,说:“是两个极其厉害之人,其中一个,他只需要一招,就能将整个山头给打成粉末,另外一个,竟是通古博今,不管什么事情,让他掐指算上一算,便能看的清清楚楚。不过,第二位来者,为人倒很是傲慢无礼,即便是面对我爷爷,也丝毫没有尊敬之意。那人不经常出现,除非有什么事情,他才会主动找上我爷爷。”

    还有一句话,任扶摇没好意思是,任宗主对那个人,可谓是言听计从,甚至在他看来,有些谄媚讨好的意思在里面。

    “难不成,第二个人,乃是一位窥天者?”万倚彤凝眉问道。

    北弒天冷哼一声,道:“博古通今,占卜问卦,怕跑不出窥天者了。”

    除了自家师父揽月尊人之外,蔺玄之可是对任何窥天者都没什么好感,更别说是能和仇人挂上边的窥天者。

    蔺玄之道:“你可记得他们二人的容貌?”

    任扶摇点点头,道:“我见过他们几次,自然是记得的,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将其画出来给你看看。”

    蔺玄之拱了拱手道:“有劳了。”

    上辈子,他始终没能确定任不吝究竟是如何得知阿痕身上秘密的,如今想来,倒是极有可能遇到了从上界的来者,而这个来者--1旧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而且,若那位窥天者乃是从九界而来,恐怕即便他不是窥天世家之人,也必然知道窥天世家十四年前所做出的那个惊天预言。

    蔺玄之并不知晓那人是否已经知道晏天痕便是那个乱世魔星,不过,这并不妨碍蔺玄之已经动了杀念!

    上辈子,任扶摇是如何得知阿痕身上隐藏的秘密的?

    那窥天者,是不是透露之人?

    蔺玄之细细一想,眼眸便沉了下来。

    此处缺笔少墨的,画画一事,只得作罢。

    元天问问道:“任少宗,你们又是如何知道,该如何进入封魔大阵的?”

    “自然也是那个九界来人告诉我们的。”任扶摇眼睛眯了眯,道:“他似乎对着封印很是了解,只是在万兽魔林外面占了几日的星象,便知道这封魔大阵的入口大体是什么模样的。只是,更细节的地方,他却是不清楚了,只需得我们来自行摸索。”

    而摸索的结果,似乎并不太好。

    冷寂雪忽然说道:“可是,若宗主已经派你们前来万兽魔林,那又何必让我带人前来寻你?他明知,我不可能知道你去了何处。”

    说到这一点,气氛就又有一丝丝的尴尬了。

    任扶摇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让你来做什么,当我看到你与阿晋也在的时候,我还颇为不解。”

    皇甫晋面色沉沉,像是要下雨似的,道:“还能有什么原因?任宗主打得一手好算盘,借着这么个由头,想要除掉你罢了,以你的修为,想要独闯万兽魔林,无疑是送死。”

    “是啊。”晏天痕心有余悸道:“若不是我们来得及时,怕是冷大哥,已经成了那些藤条人之下的亡魂。”

    冷寂雪心中也隐隐有这种想法,但他却想不明白,他又有什么地方,挡了任不吝的路。

    任扶摇也是同样不解,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情,待到我们出去之后,我必会找宗主,问个明白。”

    别说是冷寂雪,就连任扶摇都没搞懂,任宗主究竟非要得罪冷寂雪做什么,不过,想也知道,这种时候让冷寂雪带人潜入万兽魔林,便是不想让他活着出去。

    皇甫晋冷冷道:“你最好能问明白,你若是问不明白,我便要亲自去问问究竟了。任宗主似乎忘了,冷寂雪出了是天极宗的弟子之外,还是我皇甫家的养子,任宗主这般作为,怕不是在给我皇甫世家,立下马威吧?”

    任扶摇摸摸鼻子,觉得自己也挺无辜,但冷寂雪恐怕比他更无辜。

    皇甫晋在整个天极城,都是出了名的有魄力有威仪,什么事情但凡牵扯到世家,就成了大事情。

    看样子,皇甫晋是铁了心要给冷寂雪讨回一个公道了。

    任扶摇便更是将此事放在心上,他郑重地说道:“你们放心,我说到做到。相信宗主会是听信了一些人挑拨离间之言,才会做出这等糊涂事情。”

    蔺玄之蛮有深意道:“任少宗,任宗主是个怎样的人,想来你比我们更清楚,有些事情,你可是要好好掂量掂量,切莫破舟沉船啊。”

    任扶摇心神一凛,道:“我会的。”

    这些年来,任不吝做的一些事情,任扶摇心中还是有数的,只是,那人是他的爷爷,他总不能违背他的意愿。

    有了任扶摇的加入,众人又多了不少帮手。

    蔺玄之将他们得到的一些情报,挑挑拣拣地给任扶摇说了个大概,并表示当务之急便是将那个叫“小猴子”的小孩儿找出来。

    任扶摇一听蔺玄之的形容,便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小猴子,究竟是什么人,巧合的是,当他们第一日进入这重月城的时候,也一样有一个同样着装打扮和高低容貌的小孩儿,与他们搭话。

    只是,魔岩见到那只碰到他脚尖的球,却是一脚将球给踢坏了去,十分不耐地看着那个幽幽盯着他的小孩儿,他们根本没和那小孩子搭上话。

    蔺玄之闻言,不得不感慨那魔岩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来了别人家的地盘上还如此放肆撒野,简直是自己找死。

    任扶摇回去之后,便派了他的下属在整个重月城中寻找蔺玄之形容的那个抱球小孩儿,一找就是一个月,然而也不知道那群下属是没什么心思来找个小孩儿,所以没尽心竭力的,还是因为那小孩儿的确是藏在了什么地方死活不出门,反正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