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却毫不在意,相互所感受不到疼痛似的--

    不,北弑天见了血,便更加兴奋且不怕死了!

    冷寂雪:“......”

    其他众位师弟:“......”

    晏天痕也不闲着,他依仗着耳朵上挂着蔺玄之专程给他修炼的欺天环,肆意地使用他的《冥府十八狱》,一手挥掌一手持鞭,幽蓝色的火焰横冲直撞,见佛杀佛见魔杀魔,很快便将远处的一些藤条人给烧成了灰烬。

    一位天极宗弟子见状,禁不住倒吸口凉气,道:“这是什么功法?好生厉害啊!”

    冷寂雪也看了个正着,在他眼中,那火焰却是正常的赤红橘黄色,他便言简意赅道:“可能是火系秘法,的确是厉害。”

    青竹的武器同样为藤条,他让那些紫藤悄咪咪地从地下探出脑袋,束缚着藤条人的身体,再等萧林风趁着藤条人动弹不得,便冲上去将之斩首消灭。

    元天问施展出了化蝶大法,大开大合的剑术精妙无比,身形宛若飘蝶一般在藤鬼人中穿梭,段宇阳随之而来,飞出了不少符箓,一个个地黏在藤条人的脑袋上,“砰砰砰”地爆开,配合相当默契。

    而姬云蔚则是头上顶着一只从一进入魔林便开始装死的毛绒鸟,临时契约了几只附近的妖兽,指挥着妖兽们撕咬攻击这些藤条人。

    有这么一群人的帮扶,很快,藤条人大军便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剩下的为数不多的藤条人眼看情况不妙,便一个个地化整为零,变成藤条朝着森林深处飞快地后退。

    穷寇莫追,蔺玄之抬了抬手,打消了北弒天没杀过瘾想要追过去的冲动。

    北弑天颇为遗憾地甩了甩剑上的血,退到一旁给自己疗伤。

    几位天极宗的弟子,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彪悍的修士。

    冷寂雪定了定神,走上前来,对着蔺玄之施了一礼,道:“多谢玄之及时相救,否则,我等今日怕是不能全身而退。”

    蔺玄之道:“举手之劳。”

    冷寂雪道:“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以后若是有需要之处,我冷寂雪必然会鼎力相助。”

    “喂喂,你这话只对玄之说,似乎有点儿不厚道了啊。”段宇阳将一只点燃的符箓吹灭,夹在手指中挥了挥,走过来说道:“我们这么多人,可都帮了你。”

    冷寂雪带了几分歉意,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姬云蔚皱着眉头,走过来说道:“你们天极宗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万兽魔林虽然归属西洲,但说到底,仍是归属于姬家,毕竟姬家乃是这万兽魔林世世代代的守护家族。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般没道理,但凡有谁想要进入魔林,都要先给姬家交上一笔过路费,若是其他宗门的人想要进去,就更是要给姬家报备,否则便是私闯。

    冷寂雪身边的几位修士,脸上难以自持地露出了几分尴尬之色。

    冷寂雪也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此事实在是太过抱歉,我听说万兽魔林出了问题,便想着要来亲自探看一番,但我师父并不同意,我只得偷偷摸摸地过来,只是没想到,此处竟然如此危险,倒是我太过自负大意了。”

    “怕不单单是这样吧。”蔺玄之轻描淡写道:“你并非这等不顾后果之人,你为人谨慎小心,若只是你想要自行而来,必然不会带你的这些师弟随你一起下水,冷道友,事已至此,你不妨有什么便说什么的好。”晏天痕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蔺玄之为何表现出一副和冷寂雪很是相熟的模样?

    他们之间的交集,其实也不过是停留在百家际会天极城的那几面之缘罢了。

    于是,晏天痕撇撇嘴说道:“你这个人,嘴里到底有没有实话?我们方才救了你,你却还对我们撒谎,你是个什么意思啊?”

    冷寂雪露出了几分尴尬之色。

    冷寂雪的一位师弟听不过去了,抽抽鼻子说道:“你别仗着救了我们,就能这样说了,我们都是主动愿意跟着冷师兄一起前来的,哪怕没有宗门命令,我们也愿意跟着他!”

    “熊云。”冷寂雪有些无奈。

    “原来是宗门命令。”姬云蔚眯了眯眼眸,道:“万兽魔林虽然出了问题,但如今仍是只有世家之间在协商方法,并未扩大到宗门范围,天极宗倒是消息灵通,还耐不住寂寞啊。”

    姬云蔚冷嘲热讽,让天极宗的几人听得无比刺耳--

    “你以为我们想要来这种鬼地方吗?”熊云面红耳赤,红了双眼,说:“我们来的时候,一共二十二人,走到这里,已经只剩下这么四个人,他们都是我一起长大的师兄弟啊!若不是宗门下了死令给我们,谁愿意来送死?”

    “是啊。”另一天极宗修士也垂着脑袋叹了口气,道:“谁都知道万兽魔林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又对此处人生地不熟,进来之后,跌跌撞撞的遇上了不少危险,才一路走到这里,若是能够离开,我们早就走了。”

    冷寂雪心中也是一阵阵的发苦,他想到随他一起前来的那些同门师兄弟,再看看眼前仅剩不多的几人,一股浓浓的愧疚和懊悔,迎上心头。

    姬云蔚看了看蔺玄之,道:“恕我直言,万兽魔林之中,虽越靠近外围便越是安全,但沉睡着潜伏着的魔兽妖兽,从来不会有内外之分,若是你们和姬家提前沟通倒也罢了,这路上有哪些危险之处、最轻易安全便能到达深处的路径,我们都会悉数告之,所以万兽魔林素有“擅入者死“的说法。”

    第388章 多重任务

    晏天痕恍然大悟,道:“这句话,还是姬家在万兽魔林之外,立的石碑上刻下来的话。”

    “没错。”姬云蔚点点头,道:“只是这句话,总是被世人认为是我姬家将万兽魔林当成自己地盘,势要杀光所有擅入者,可实际上,即便是姬家人,在万兽魔林之中也仍是诚惶诚恐,生怕打扰了哪些大妖兽的休息,丧命于此。”

    冷寂雪深深叹了口气,道:“是我想岔了。”

    熊云说:“不是师兄的错,都是宗主的错!”

    “任不吝?”蔺玄之眼眸微微一眯,他心中早就已经将任不吝挂在柱子上,不知鞭尸多少次,自从见了九尾天狐之后,更是恨不得将任不吝给挫骨扬灰。

    蔺玄之道:“任不吝为何让你们进入?”

    冷寂雪听他直呼宗主姓名,便知道蔺玄之对任宗主的印象,十分之差。

    事已至此,冷寂雪也没了维护宗主的想法,望着蔺玄之道:“实不相瞒,宗主派我们前来,是为了找一个人。”

    “什么人?”

    “我天极宗的少宗主,任扶摇。”冷寂雪说。

    姬云蔚的表情更无语了,他勾唇冷笑道:“天极宗当真是不将我姬家放在眼里,竟是派了不只一波人进来,连少宗主都舍得扔过来历练了。只是,你们这般瞒着我姬家,倒是显得我姬家待人小气了。”

    冷寂雪任凭他冷超热讽,只得岿然不动。

    元天问道:“任扶摇何时来此处的?”

    冷寂雪道:“两个月前。”

    “那般早?”青竹一脸同情地看着冷寂雪,道:“在万兽魔林,两个月都走不出去的话,能活着走出去的可能姓就越发小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成为灵植的养料了。”

    冷寂雪面带轻愁,一张柔和素雅的脸上有了几分担忧之色,道:“所以,宗主才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让我们潜入此处吧。”

    “除此之外,他应当还有别的事情交代给你们吧?”蔺玄之又问道。

    冷寂雪和蔺玄之对视着,苦笑道:“玄之,若不是我和你仅有数面之缘,我都会以为,我们相识很久了。你总是能看穿我的一举一动,连一丝一毫的伪装余地,都不留给我。”

    晏天痕黑了脸,瞪了蔺玄之一眼。

    蔺玄之也是感到有些蛋疼,他也不知道冷寂雪怎么回事儿,和他每说几句话,都得带着点儿含糊暖昧的意思,可上天证明,他当真是因为上辈子和冷寂雪乃是君子之交,对他的品姓也颇有了解,这才能一眼看穿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啊!

    蔺玄之道:“所以,其他目的是什么?”

    冷寂雪斟酌片刻,才环视了众人一番,道:“另一个目的,便是为了寻找万兽魔林之中的一个聚灵法宝。只是这法宝,具体位置尚且不能确定,但可确定在魔林的最西边。”

    此话一出,蔺玄之等人便彻底明白,那任不吝的目的,恐怕最重要的便是寻找聚灵法宝。

    可是,不少人都在狐疑不解--聚灵法宝如此隐秘的事情,任不吝怎会知道?

    不过,蔺玄之仔细想想,倒也能猜个几分。

    前一世,任不吝便已经和上界有了瓜葛,他既然能知道晏天痕乃是炉鼎之体的秘密,想要知道些其他隐秘之事,倒也不算困难。

    只是......

    这封魔大阵,和上界有瓜葛的事情,究竟是上界的哪一位告诉任不吝的?

    蔺玄之难免多想几分,他心中千头万绪,捉摸不定。

    太少了。

    如今他对任不吝的事情,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蔺玄之冷笑了一声,对冷寂雪道:“那你可否知道,这聚灵法宝周围,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冷寂雪愣了一愣,道:“这我却是不知,只知道越是靠近聚灵法宝,所感受到的灵气,便会越发浓郁。”

    众人纷纷露出了鄙视又了然的表情。

    “任宗主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牌。”萧林风说。

    “而且,你确定你以前不曾和任宗主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段宇阳满脸同情地望着冷寂雪,道:“他为何要这般害你?”

    冷寂雪满脸不解,道:“这又是怎么回事?那聚灵法周围,究竟有什么东西?”

    “封魔大阵。”蔺玄之道:“包括万兽魔林的结界,我们都在猜测,乃是因封魔大阵松动、灵气逸散导致。”

    冷寂雪的眸子瞬间闪过一抹错愕之色。

    “师兄,若当真有封魔大阵,那宗主的意思......”

    “岂不是让我们来送死吗?”

    “这、这不可能啊,宗主没理由这么干。”

    冷寂雪深吸口气,道:“玄之,你可能确定?”

    蔺玄之看了眼萧林风,道:“若是流主没有说假话,那想来是真的了。”

    虽然九尾天狐也已经为他证实了这一点,不过,看在姬云蔚的面子上,蔺玄之倒是不打算暴露九尾天狐的存在。

    萧林风摸摸鼻子,说:“这种事情,梦尘应当不会说假话,而且,他如今不是已经前去寻找封魔大阵了么。”

    冷寂雪沉默了片刻,道:“即使如此,那我便更是要去寻一寻那传说中的聚灵法宝了。”

    蔺玄之道:“死脑筋。”

    冷寂雪微微一笑,道:“死脑筋便死脑筋吧,我宁可死个明白。对了,你们现如今打算去什么地方?”

    姬云蔚道:“自是要去寻那聚灵法宝。”

    冷寂雪笑道:“可否让我随你们一道走?”

    晏天痕有些不情不愿地撇了撇嘴,但却没有开口拒绝。

    段宇阳道:“一起走也无所谓,不过,那聚灵法宝找到之后,可没你的份儿,你只能看,不能摸。”

    冷寂雪点点头,看起来十分温柔,说道:“你们大可放心,我对聚灵法宝,也没什么想法,而且,宗主对聚灵法宝志在必得,想来也不会只拍了我这边一队前去寻找。”他看了看仅剩下的三位师兄弟,叹了口气道:“我这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师兄。”熊云道:“我不想再往里面走了。”

    “我也不想走了。”另一位师弟道:“越往里面,咱们遇到的妖兽越是厉害麻烦难缠,我......我修为不够,能力不足,不想去送死了。”

    “你们......”冷寂雪顿了一顿,转而看向姬云蔚,道:“姬少主,你对着万兽魔林的了解,远超于我们,可否拜托你给出一条前往边沿的路径,让我这几位师弟先行离开?”

    姬云蔚道:“即便有地图,你们也出不去。”

    冷寂雪说:“总是要比这里安全一些的。”

    姬云蔚点点头道:“这倒是可以,我给你们画出来。”

    于是,姬云蔚便下笔如飞地在卷轴上将从此处到万兽魔林入口处最安全的一条路给画了出来--当然,所谓的最安全,不过是理论上的安全罢了。

    画完之后,几位天极宗的弟子抱着卷轴,如获至宝,对着姬云蔚连连道谢。

    熊云的视线还不停地在那些飞马身上打转,想要什么,不言而喻。

    众人只当成是没看见,冷寂雪也是一脸尴尬,对熊云说道:“熊云,你们先行离幵吧,再过不久,天就要黑下来了。”

    熊云说道:“现在黑与不黑,也没什么区别,师兄,这路途遥远,我们的代步妖兽早就已经全军覆灭,不知这飞马可否借我们几匹用一用?”

    “不行。”晏天痕斩钉截铁道:“我们每人一匹马,不多不少刚刚好,再加上一个冷师兄,其实还多出来一个人,自然不能借给你。”

    熊云说:“不如你们两个人共乘一匹,反正,这飞马驮一个人还是驼两个人,对它来说没什么差别。”

    冷寂雪脸上挂不住了,板着脸对熊云道:“此事切莫再提,不可得寸进尺,你们既然已经拿到了地图,便速速离开吧。”

    熊云虽还有些不甘心,仍是对冷寂雪有畏惧之心,便只得不情不愿地说道:“好吧,不过师兄你得防着他们一些,毕竟他们这么多人,想对你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