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玄之的心脏,直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劲儿。

    晏天痕有些担忧地道:“大哥,我总觉得,你似乎不太高兴啊。”

    蔺玄之扯出一抹笑,道:“哪儿有。”

    晏天痕更是担心了,说:“大哥,若是你有什么事情,别闷到心里面,告诉我好不好?”

    蔺玄之眼神复杂地望着晏天痕,心想:若是你知道上辈子我如何待你,你又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屈辱,你还能说出这样话来吗?

    蔺玄之从来不曾想过让晏天痕恢复前世记忆,并非仅仅是因为担心害怕晏天痕会恨他、离开他,更是因为他不想让晏天痕再伤心难过。

    蔺玄之抬手在晏天痕的脸上轻轻蹭了蹭,道:“拿到斑斓虫草之后,你随着段宇阳他们一起离开,我要一个人前去寻找那聚灵法宝。”

    晏天痕一愣,道:“为什么?你又要支开我,我不要!”

    第385章 炼制解药

    “阿痕,那聚灵法宝,不是谁都能轻易拿到的。”蔺玄之耐着姓子说:“我若是把它拿出来,便第一时间给阿痕使用,我若是拿不到,便也会立刻撤退,绝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我不管。”晏天痕撅起嘴巴,打断了蔺玄之的话,说:“那个九尾天狐,究竟给你说了什么?我才不想要什么聚灵法宝,我就想让你离那个封魔大阵远一些,反正,或者我们一起去,或者我们都不去,你只能选一个。”

    蔺玄之拍了拍晏天痕的脑袋,道:“别任姓,那个东西,非常重要,比什么都重要。”

    晏天痕皱着眉头,盯着蔺玄之道:“究竟有什么要紧的?”

    蔺玄之顿了一顿,轻声说道:“阿痕可知道,这五洲大陆如今的状态是因何产生的?”

    晏天痕摇了摇头。

    这五洲结界,谁都不知是从何而来,又该如何化解。

    蔺玄之道:“我心中知晓原因,也知晓该如何化解,但是我现在却还不能说出来。”

    晏天痕极为聪明,他转念一想,道:“难不成,和这封魔大阵的聚灵法宝有关?”

    蔺玄之微微一笑,道:“我家阿痕,就是聪明。”

    晏天痕吃了一惊,显然满脸诧异,道:“这怎么可能?这当中,又有什么关系?”

    蔺玄之道:“这些事情,以后我再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

    蔺玄之朝着旁人扫了过去,晏天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随后,晏天痕却又变了变脸色,满脸不开心道:“大哥,你别转移话题,现在我们是在说你要将我丟掉的事情。”

    蔺玄之:“......”

    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让晏天痕靠近封魔大阵以至于恢复记忆,怎么就变成了他要将晏天痕丟掉了?

    蔺玄之多方解释,晏天痕不依不挠,最终,两人只得放弃讨论这个话题。

    晏天痕满脸都写着不开心,蔺玄之也只得变着法子的哄着他。

    “我说,我们要等他们到什么时候啊?”青竹皱着眉头,满是不爽。

    元天问看了看天色,道:“要不然,我们先行上路吧,我留下元一他们当中的几人,在此处等他们。”

    斑斓虫草是一样,冰心水莲花也是一样,时间可不等人。

    蔺玄之点点头,道:“不等了,我们这便上路。”

    众人达成一致,纷纷翻身上马,准备扬鞭往林子深处跑去。

    正在此时,一道剑光闪过,只见萧林风满身狼狈地从剑上摔了下来,手中还护着一样东西。

    青竹面色微微一变,双脚动了动,却没有上前。

    倒是晏天痕冲了过去,在萧林风的鼻息下面探了一探,道:“他没死,还有呼吸!”

    萧林风:“......”

    他当然没死。

    萧林风略显虚弱地呼了口气,道:“弟弟,搭把手。”

    晏天痕便扶着他坐了起来。

    萧林风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扔到晏天痕手里,长舒了口气道:“这玩意儿,未免太难搞了,旁边看守的妖兽又会喷火又会膨胀的,要不是流梦尘这小子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拼了老命不要也得搞到手,我可抢不到这东西,啧啧,险些将小命留在那儿,这可不值当了啊。”

    晏天痕愣住了,他盯着手中那只散发着淡淡青色的透明水莲花,喃喃道:“冰心水莲花?这居然是冰心水莲花!”

    元天问:“!!!”

    元天问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了。

    北弑天也是一脸动容,道:“这般轻易?”

    是啊,这般轻易?

    那两样不知差了多少人都没法搞到手的灵药,竟是这般轻轻松松的被他们搞到手了?

    这不正常啊!

    “顺利的有点儿吓人了。”

    “是啊,快看看有没有毛病。”

    “若是我们这里有药师或者炼丹师,现在便能炼制解药了。”

    “啊,还真有。”元天问看向了站在旁边戴着面罩看不清情绪的元一。

    元一立刻走出来,道:“元七是药师,我现在便让她去炼制。”

    元天问点了点头。

    蔺玄之道:“可是靠得住?”

    元天问十分放心,道:“靠得住,宇阳之前吃的那些药,有不少就是出自元七之手。”

    晏天痕道:“元大哥,你身边可真是卧虎藏龙啊。”

    元天问看了眼蔺玄之,蛮有深意道:“比不得你大哥。”

    两样轻而易举便得来的灵植,被元七拿去当即便开始炼制,元天问虽然嘴巴上说着放心,但实际上这个时候他最为放心不下,时不时地便要去元七炼药的地方巡视一圈,生怕出了什么岔子,惹得段宇阳禁不住翻了好几个白眼。

    萧林风自行疗伤,他的伤虽然看起来严重,实际上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什么事情。

    青竹站在旁边瞅着萧林风。

    萧林风笑道:“小竹子,你怎么都不关心一下,流梦尘现在怎么样了啊?”

    青竹想都不想便说道:“反正死不了。”

    萧林风道:“为何这么说?”

    青竹扫了他一眼,道:“你和他关系那么好,他若是死了,你现在哪里还有心思说笑?”

    萧林风点点头,道:“说的不错,我家小竹子就是这么聪明。”

    青竹恼恨道:“你说谁是你家的?”

    萧林风眨眨眼睛,道:“除了小竹子之外,还能是谁呢?”

    青竹深吸口气,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萧林风拍了拍自己的丹田气海,道:“就凭这里面,有你的灵丹,你和我可谓是骨肉相连了。”

    青竹:“......”

    青竹险些被这人的厚颜无耻给气得个倒栽葱!

    这种事情,萧林风不藏着掖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也就罢了,他竟然还主动拿出来戏弄他!

    看着青竹气鼓鼓地模样,萧林风忍不住笑了,说:“不逗你了,小竹子,流梦尘他有别的事情,先离开了,我知道你的家乡便在这万兽魔林之中,你要不要去你以前住的地方看一看?”

    青竹的神色露出了几分向往,毕竟是他生长了那么多年的地方,他当然甚是想念,只是自从离开万兽魔林之后,便相距甚远,来往并不方便。

    但是,蔺湛在的时候,总是每隔两年,就会带着他前来万兽魔林看看他的小窝,可自从蔺湛走了......

    想到这里,青竹便沉默下来。

    “算了,还是不看了。”青竹落寞道。

    “为何?”萧林风问道。

    “我才不想让你们这些人,看到那么多问仙灵草。”青竹毫不客气地说:“你们会把问仙,全部带走,然后拿给凡间的那些富贵人家。”

    萧林风说:“我不会。”

    青竹飞快扫了他一眼,道:“我不信你。”

    萧林风说:“不信便不信,以后我会让你慢慢相信我的。那这样吧,到时候,小竹子自己偷偷地回家,我替你在旁边防着旁人跟踪你?若是如此,便不会有旁人知晓你家在哪里了。”

    青竹似乎有几分心动,他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萧林风禁不住乐了,暗道:这小竹子,当真是个小傻瓜,他怎么就这么轻易就又信了他?当初流梦尘欺骗小竹子,他本还想不明白为何那般劣质的谎言竟是没被小竹子拆穿,现在倒是明白了。

    诚如青竹这般单纯的草木灵精,当真是好骗,一转眼的功夫,就被糊弄过去了。

    不过,他萧林风不是那种小人,遇到这样单纯可爱的人,他只会护着他爱着他,却不会伤害他欺骗他。

    炼药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一炼制便是整整七日。

    七日之中,蔺玄之等人并非原地等待,而是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探一探路。

    他们在第二日的时候,便发现万兽魔林已经出不去了。

    “今日仍是出不去。”北弑天淡淡道:“我去边沿的时候,看到了有不少佣兵团进来,也有不少修士想要离开,但是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法子,都会被反弹回来。”

    蔺玄之蹙起眉头道:“结界又加强了。之前修为低的修士还能离开,现如今,无论修为高低,都走不了了。”

    姬云蔚有些头疼地按了按脑门,说:“不光是加强了,还往外面扩散了几分。也不知道照着这么个速度下去,整个岐城会不会都被囊括在里面。”

    青竹说道:“往好处想想,灵气倒是又浓郁了几分。”

    萧林风挑了挑眉,说:“往坏处想想,灵气浓郁,说明封魔大阵更是松动了,也不知道里面的那个魔头,现在该有多厉害了。”

    “你又非要和我打辩!”青竹瞪着萧林风。

    萧林风无辜地摊开手,道:“小竹子,我只是实话实说。”

    青竹说:“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说实话的人了。”

    萧林风:“......”

    蔺玄之等人这几日已经习惯了这两人时不时拌嘴,说起来,每次都是萧林风三言两语把青竹给惹得气鼓鼓的,自己还总是一脸无辜,像是什么都没做似的。

    蔺玄之扫了萧林风一眼,道:“看样子,问题的确是出在封魔大阵身上,我打算前去封魔大阵走一趟。”

    北弑天此时已经知道封魔大阵中有聚灵法宝的事情,想都不必想,道:“我也一同前去。”

    元天问看了看段宇阳,道:“我跟着你们去,阳阳便随着元一他们在这里等着。”

    段宇阳皱了皱眉,道:“凭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

    元天问说:“封魔大阵那处,委实太过危险,你怀有身孕,不方便前去。”

    段宇阳怒道:“你这是在看不起我?虽然我现在肚子里面有个球,但这球根本就不妨事!”元天问好声好气道:“阳阳,你误会了......”

    段宇阳和元天问进行了一阵子单方面碾压式的谈判,并且以元天问的彻底败退宣告终结。晏天痕崇拜地看着段宇阳,道:“宇阳哥哥,你好厉害啊。”

    元天问面不改色,道:“那是因为我让着他。”

    段宇阳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

    然而不等他开口,元天问便求生欲望强烈地补充道:“那是因为我爱他。”

    段宇阳:“......”

    晏天痕默默地将脑袋转向蔺玄之那一边,满眼都是控诉。

    蔺玄之心里面骂娘,元天问秀恩爱也就罢了,他何必还拐着弯儿地将自己拖下水?

    晏天痕幽幽地看着蔺玄之,道:“大哥,你让不让我去?”

    蔺玄之:“......去去去,必须去,谁不让你去,我把他给揍一脸血!”

    晏天痕顿时眉开眼笑,道:“大哥,你果然也很爱我。”

    蔺玄之能说什么?

    他还能说什么?

    算了算了,随缘吧。

    第386章 因祸得福

    不久之后,终于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元七将药剂炼制出来了。

    元七拿着一碗看起来黑乎乎的、卖相绝对不怎么样的药,走到段宇阳身边,声音没什么调子,一板一眼地说道:“少夫人,药已经炼好,您可以使用了。”

    段宇阳想要伸手接,却别元天问率先拿了过来。

    元天问对着药瞅了一会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只瓶子,将药剂倒了一部分进入瓶子之中。

    那颗丹药不消片刻便溶解在了药剂之中,药剂也变成了清澈的色泽,嗅起来还有一股子清甜的味道,让人嗅到,不禁感到通体舒畅。

    “这是什么?”晏天痕好奇地问道。

    “是用阳阳体内的毒素,加上一些旁的草药,炼制出来的毒丸。”元天问很是小心谨慎,道:“这些入口的东西,我总是不放心一下子便给阳阳用的。”

    晏天痕点点头道:“小心谨慎一些得好。”

    哪怕是元天问亲自炼制出来的解药,他在没有试验过之前,也是放心不下的。

    又等了一会儿,没有再等到其他反应,元天问这才放心地将药盅递给段宇阳。

    元天问看着段宇阳,道:“阳阳,我也不知道这碗药,喝下去还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但是,你别怕,我这里还有救命的丹药,不会让你出什么事情的。”

    相比起元天问的紧张兮兮,段宇阳就自在淡定多了。

    他斜了元天问一眼,道:“你就不能想点儿好的。”

    不等元天问再开口说话,段宇阳一口便将这药盅里面的药剂,给吞了下去。

    “我CAO一-!H段宇阳掐着脖子,一脸难以忍耐的表情,险些没吐出来。

    元天问简直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眼睛瞪得溜圆,一眨不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