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月尊人说:“你有你自己的目标,我不妨碍也不阻止你在旁的事情上耗费时间,只是这个度,你自己要把握好,切莫耽搁了修行。”

    蔺玄之点点头,知道揽月尊人指的是他正在布置的那些产业。

    他这段时间,也的确疏于修炼了,修仙之人之所以大多看不起从商者,除了从商者经常要抛头露面与人有口角之争外,还因着心思不在修炼上,以至于修为不高。

    蔺玄之也切身感受到,从商的确太耗费时间。

    不过忙完这一阵子,等一切都步上正轨,尘埃落定,蔺玄之便会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修炼中去。

    揽月尊人主动问道:“你如今修炼的剑招,都有什么?”

    蔺玄之道:“除了《基础一百零八式》之外,还有另一套剑招,只是我如今至多才练成了三式一重。”

    揽月尊人道:“叫什么名字?”

    蔺玄之说:“《青莲九式》。”

    揽月尊人:“....”

    蔺玄之未曾察觉什么,继续道:“我爹说,这是蔺家传承给嫡子的功法,我从小便对着练。但是这剑法有些古怪,虽然我从头到尾都背得烂熟于心,却也无论如何都摸不到窍门--说实话,我爹当时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青莲九式》乃是天字级别密不外传的传世之宝,然而我却觉得越往后面,招数便越是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之处。倒是前面的三招,很是好用。

    揽月尊人满脸都是复杂之色。

    他知道蔺湛胆子大,否则也不敢轻易去不怕死的招惹那位帝君,只是他怎么也没想,蔺湛的胆子竟然能大到如此地步!

    《青莲九式》乃是某一天族弟子的传承剑式,年龄到了,机缘到了,不必父传子子传孙,那人识海之中自然而然地会多出这本《青莲九式》,而且还能根据天赋窥得法门。

    然而蔺湛显然是知道《青莲九式》是传给嫡长子的,也见到了并偷到了剑谱。

    更显而易见的是,蔺湛根本不清楚,这《青莲九式》完全不需要剑谱,只需要蔺玄之的的确确是那一族的纯正血统,就终有一日能主动“看”到这本传世秘宝。

    更何况,蔺玄之恐怕还是嫡脉。

    揽月尊人止不住满心吐槽,他在九界这么多年,都从未听说过《青莲九式》有剑谱,所以蔺湛这是被人坑了还是被人坑了?

    不过,看来蔺玄之此时仍未得到《青莲九式》传承。

    但如果蔺湛未给那位脑袋上戴绿帽子,蔺玄之得到传承,是早晚的事情。

    从蔺玄之的容貌来看,戴绿帽子应当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揽月尊人平声说道:“剑招可以先练着,但配套的内功心法,暂且可以搁置不练,练剑不必着急,你先将前面的三式九变八十一招运用娴熟,再做其他打算。”

    蔺玄之感到意外,道:“师尊竟然知道《青莲九式》?我曾经使出来过其中一招,竟是无一人能看得出。”

    揽月尊人:“…”

    你去九界问问,可还有人不知道这《青莲九式》?

    揽月尊人云淡风轻道:“自是因为我见识广博。”

    蔺玄之:“....”

    揽月尊人又道:“切莫让人知道你可修炼《青莲九式》,否则会惹祸上身。”

    蔺玄之点点头,道:“我知晓厉害。”

    揽月尊人道:“可还有其他问题?”

    蔺玄之道:“怀玉尊人和师尊,是否真是同门师兄弟,他是否知道阿痕的情况?”

    “他与我师出同门,自然是我的师弟。”揽月尊人道:“我也曾与他简单说过阿痕情况。”

    蔺玄之道:“怀玉尊人要比师父来得早。”

    揽月尊人点点头,道:“师弟前来此处的确早我多年。”

    蔺玄之道:“宗门内的长老说,师尊来之前,从未听怀玉尊人说他有过同门师兄。”

    揽月尊人淡定道:“不过是因为没有说的必要,如今他们仍不知道怀玉就是我的师弟,同门弟子内部的事情,不必拿出去给旁人说道,而且,你若是有怀玉这等师弟,你会愿意让人知道吗?”

    蔺玄之:““…″突然很能理解揽月尊人的心情了。

    蔺玄之点点头,道:“谨遵师父教诲。”

    “行了,你去吧。”

    “师父,这几日我想上断剑峰看看阿痕。”蔺玄之道。

    揽月尊人说:“先去风厉崖上闭关三日。”

    蔺玄之:“…好。”

    就知道没那么轻易。

    蔺玄之又道:“师父将那两个和我有点过节的小子,直接扔给我,我可不保证能把他们教成什么样子。”

    “我早知如此,而我也知道你有分寸,再说了,我也没真指望你能教他们些什么。”揽月尊人道:“我既不想让我的弟子受委屈而无法发泄,又不想你做岀些什么事情得罪了隐世家族,思来想去,还是让他们在你手下磋磨磋磨比较好。”

    蔺玄之和揽月尊人对视着,两人同时勾起了唇角,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蔺玄之前去风厉崖闭关三日之前,专程回了一趟他的摘星阁,简云曦和流照月果然很是听话,他们两人正一上一下地蹲在一棵开着花的树旁,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特别是流照月,简直是一脸嫌弃表情。

    见到蔺玄之,两人一个跳了下来,一个站了起来,都用略带复杂的眼神看着蔺玄之,其中,简云曦的眼神之中大部分是吃惊,而流照月是显而易见的…在盯他的脸。

    蔺玄之云淡风轻地扫了两人一眼,道:“师尊说你们两人这段时间可以在我这里暂当小厮,你们在山下应当有不少东西,给你们一日时间搬过来。”

    流照月愣了一愣,似乎还沉浸在蔺玄之的美貌之中没回过神来。

    简云曦微微张着嘴巴,像是没听懂蔺玄之这话的个中含义。

    “小……小厮?”流照月干巴巴地重复着这个让他迅速抓住的陌生词语。

    蔺玄之淡定说道:“不然你们]还想给我当徒弟?想当我的徒弟,可是比做我的小厮还难,你们两个暂且还不够格。”

    说完,蔺玄之便朝着院中走去。

    流照月一把掐住简云曦的手臂,道:“我他妈刚才没听错吧?”

    简云曦黑着脸说:“没,他的确让我们给他当小厮。”

    流照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尖儿,道:“他竟然敢….敢…他哪儿来的自信不就是一张脸长得好看?”

    “他剑术也十分厉害。”简云曦皱着眉头拍开了流照月的手,道:“你的手规矩一些,别经常对我动手动脚的。”

    “CAO,谁稀罕对你动手动脚的,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流照月吼了一句,愤愤地说道:“他一定是故意的,本世子才不要给他当小厮,妈的,长得好看又怎么样?他竟然敢如此折辱本世子!”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隐世家族嫡系,从小到大别说给人当小厮了,就连洗澡水都不曾自己打过,流照月虽然已经想到了离家修行之路艰难,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亲手来做,但是他也从未考虑过去伺候人!

    妈的,这他妈的!

    流照月的自尊心比天高,就算蔺玄之是个绝世美人也绝不能让他心平气和,流照月当即就要进院子和蔺玄之理论一番。

    相比之下,简云曦脸色虽然难看,但仍是冷静的。

    蔺玄之已经拿好了前去风厉崖所需要的丹药和炼器材料,出来之后,便看到流照月气冲冲地握着拳头似乎想要对他吼些什么。

    蔺玄之先发制人,轻描淡写道:“今日收拾东西上山,旁边这两间房子归你们住,自行分配,主屋是我的,外面有法器,你们最好不要轻易尝试闯入。从明日开始,之后的三天时间,你们只需要将这院子打扫干净,给这些花草翻土施肥,也就差不多了。”

    流照月被狠狠噎了一下,他像是看神经病似的看着蔺玄之,道:“我不是来给你当随意使唤的小厮的,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蔺玄之冷漠地看着他,道:“进了我的门,就别想着自己是什么身份,或者你现在便可以离开,慢走不送。”

    “你…”流照月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握着剑道:“蔺玄之,我一向只臣服于强者,不妨让我亲自试试,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来指教我!”

    流照月的剑,乃是一把宝器,通体闪着莹亮的蓝白之光,里面蕴藏着流家的雷霆之气,再配合着流家的心法和剑法,绝对不容小觑,放眼整个五洲大陆,流家剑法都是顶尖的存在。

    引雷霆,动乾坤,流照月这一剑并未有任何收敛,带着无穷的杀意朝着蔺玄之的喉咙刺了过去。

    简云曦瞳孔骤然一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流照月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下如此重的狠手。

    蔺玄之倏然抽出了怜怜,同时一个虚晃招数使出,怜怜在流照月眼前晃出了无数个虚影竟让他辨认不出虚实。

    流照月的剑招被打歪了,蔺玄之一剑破云而出,反手将流照月的贯日剑给压在了地上。

    流照月只觉得手腕被什么给重重拍了一下,“锵”地一声,剑柄脱手而出,笔直地插在地上,流照月愣住了。

    他看着自己正在滴血的手腕,止不住感到心惊胆战。

    若是方才蔺玄之再更加用上半分的力道,他的手,现在恐怕就已经保不住了。

    这是何等的威力?

    蔺玄之慢条斯理地轻轻抖了抖怜怜,让它身体上的几滴血珠落在地上,这才收回剑鞘之中。

    “与我比剑,你只使出与我同级别的修为,是远远不够的。”蔺玄之轻启红唇,云淡风轻说道:“我如今方在淬体一重,而我的比剑记录,是同等级无敌,至今未曾有人打破,你还差得说。”

    说完,蔺玄之不再理会这两人,便直接御剑而飞,朝着之后三日三夜的住处风厉崖而去。

    每日共有十二个时辰,揽月尊人为他规定的时间是每日六个时辰,他缺的时辰,自然要想方设法补上去,为了能和阿痕多在一起几日,蔺玄之只得没日没夜的在风厉崖上修行。

    烈风吹过蔺玄之的面颊,他在入空之后,脸上的淡漠有了几分裂痕。

    他之前从未抽出过怜怜与别剑相互接触,因此并不知道,怜怜芯子里面的血煞之气,竟会已经浓重到如此地步。

    险些,连他都没有控制住怜怜夺命的冲动。

    比弑天,你究竟杀了多少人,才能让怜怜变成这番模样?

    第315章 天地异象

    不知揽月尊人,是否知道这件事。

    蔺玄之想,揽月尊人应当是不知道的。

    否则他绝不会对北弑天仍是暂且放任不管。

    蔺玄之用手指抚摸着怜怜的剑柄,安抚着因为见了血而不停想要出鞘争鸣的怜怜。

    剑修和剑之间,有种旁人感受不到的契感,当剑和监修能够有了通感、能够相互明白彼此的想法时,这便是人剑合一的境界。

    然而蔺玄之至今都不曾达到过这种地步。

    但这并不妨碍他感受到怜怜渴望杀戮却又被逼无奈只得被他压抑住的悲愤无奈。

    蔺玄之觉得,找个时间他该和北弑天亦或者是北苍漠聊一聊了。

    风厉崖依然狂风肆虐,冰雪肃杀,让人站在洞口朝外面望去就有种几乎腿软的感觉。

    蔺玄之从未在风厉崖度过一整个夜晚,他并不知道风厉崖在夜晚之中,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蔺玄之提这剑缓缓而入。

    风厉崖和外面相连接的一处山洞洞门,被他按下了山崖下方隐藏的机关,给直接关上了,蔺玄之和外面的世界,至此彻底相互隔绝。

    蔺玄之听着鬼哭狼嚎的风声,抽剑、飞身、旋转,宛若灵鹤一般随着这些枯叶碎石舞动,他的剑法精炼而飘逸,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每一招都力求用到精准,每一式都要挥展发挥到极致。

    他不会浪费任何一次出剑的机会,他练剑从来都是如此一一或者不练,或者心无旁骛,全心全意。

    他的真气在体内四处游走,不多时便回转了整整一个大周天,他的丹田之处在隐隐发热,里面的那根隐约可见的灵根也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风灵根。

    这是蔺玄之的天生灵根,也同样是最适合练剑的一种灵根。

    如风飘逸,如风无处不在,如风可大可小,可柔可狂。

    蔺玄之突然有所感悟,在飞沙走石天地变色之时,闭上了那双清列的眼睛。

    耳听,身感,世间万物虽不必用眼来看,却已经入了心中。

    蔺玄之的剑越舞越快,他体内的真气越转越狂,手中的一套《青莲九式》的前三式也越发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剑影这边刚起,那边还未曾落下,远远望去,剑身的残影连起来竟然宛若一片片盛开的莲花花瓣.

    轰一一剑破苍穹。

    蔺玄之眉心一道火红色的莲纹若隐若现,他丹田像是要被真气撑爆,灵台处却是一片清明,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识海之中,一个青影修士正在舞动着一套剑法,旁边出现了一本秘籍,上面书写着《青莲九式》。

    蔺玄之刚想去翻看,那抹残影却又倏而消失不见,让他只能隐隐约约窥得道门的一角,却无法真正进入那扇门,见到门后瑰丽雄奇的世界。

    风厉崖上的风忽然又大了起来,冰霜之后,又是狂岩,山谷崖底看押的巨兽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此起彼伏地疯狂嘶吼,惹得整个沉剑峰都能听到这些声音。

    只见天地风云突变,雷霆震怒,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上席卷来了如同氵朝浪翻滚的雷云,“轰轰隆